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82.第182章 赵廉之死

    江云翻江倒海的逆天手段,吓坏了北海岸边的众人,全都大眼瞪着小眼,说不出话来。

    许久,身材胖硕的郑王惊奇道:“不愧是遇仙之人,这样的手段,只有神仙才能做到……”

    江云遇仙的事情,世间早有流传,但信以为真的寥寥无几,但如今无人再敢怀疑,只是在场的人不知道,神通秘术,每个旬月内,只能使用两次!所以但凡信教,初一、十五都要上香叩拜,因为这是仙佬定下的规矩,提醒世人按时供奉。

    听了郑王的话,鲁皇拓昌也不住点头,这下他信了,江云确实见过神仙!不由心头狂喜,对手下道:“来人!请吴忠候登台!”

    江云却摆手,眼盯赵廉道:“赵夫子,你可认输?”

    赵廉恨道:“输又如何。”

    赵廉话语冰冷,江云毫不在意道:“愿赌服输。”

    众人闻言屏住气,这才想起,赵廉要给江云磕头赔罪,江云有此手段,莫说杀赵国四十九名学子,便是再杀赵国百万大军,也绰绰有余!

    “江云!你休要欺人太甚!”赵王载拓怒喝,但江云充耳不闻,仍旧盯着赵廉不放。

    赵廉狠狠的道:“我就是死,也不会给你下跪!”

    赵廉突然挥剑,朝江云砍去,众人大惊,但却来不急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廉一剑劈在江云的身上……

    砰!赵廉倒飞了出去,载倒在湖岸边,因为先前,激起一蓬青绿的光晕,将赵廉掀翻出去……众人不解,而江云未动分毫,单手负在身后,看向呕血中的赵廉,似乎很无趣的道;“算了……”

    江云朝众人走去,似乎不屑与赵廉计较,众人也都松了口气,既庆幸这场纷争终于过去,又惊讶与江云的毫发无伤!

    江云到底什么修为?赵廉在他面前竟毫无还手之力,那岂不是说,在场的这些人,在江云面前都不值一提……

    众人莫名,江云的强大,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错愕间,一声咆哮传来:“江……云!”如同利剑割裂长空,字如山崩,极为响亮。

    众人看向赵廉,起身的赵廉双眼血红,嘴角还挂着鲜血,戾视江云道:“老夫还用不着你来可怜,不就是一死吗,死又有何可怕!”赵廉看向天际,悲愤的道:“天地不悯,我心自怜,我赵廉不怕死!”

    赵廉长哮不止,江云眼中却凝起了凶光,赵廉竟然说出了《毙天相法》中的真言——天地不悯,我心自怜!

    之后是什么?

    自毙与天,血肉还身!

    赵廉竟然懂得《毙天相法》,江云一言不发,因为他还无法确定赵廉的跟脚,还不能暴露自己。

    “叔公!”见赵廉生出死志,赵王载拓跌跌撞撞的跑上前去,跪倒在地道:“叔公,您可不能想不开,赵国不能没有您……”

    载拓落泪,赵国一众人等,也都跪在赵廉的面前,但赵廉的眼中似乎只有江云,泣血盯视,恨恨的道;“江云,老夫不管你得了什么仙缘,有多厉害的手段,只想告诉你,这天地间,得到仙缘的不止你一人!”

    赵廉出离的愤怒,看向跪在自己身前载拓,神情决然的道:“载拓,天还塌不下来,你放心,赵家的列祖列宗会保佑着你,绝对不会允许有人动我赵家一根寒毛,谁若对你不利,叔公还有你的父亲,绝对不会放过他!”

    赵廉盯向江云,江云的面色平静下来,似乎正在思索什么。

    作为地主,雍拓昌觉得不妥,开口想要说些什么,但赵廉已匐下身去,低声对赵王交代着什么。雍拓昌只好对江云道:“吴忠候,此事就是你的不对了,何必要咄咄逼人?”

    江云闻言,莫名其妙的道:“逆天而为,路是他自己选的。”

    江云确实有逼死赵廉的心思,所以才提出比试,并以磕头赔罪作为赌约。因为江云认为,作为凡人,赵廉咽不下这口气,他宁愿死,也不会委屈自己。

    凡人大多愚蠢,愤恨当头,轻言生死,但江云想错了,赵廉还没有儒家的气节,他寻死,是为了自毙偷生!而且赵家这么做的,似乎还不止他一人,赵杰也……

    这让江云意识到,万冢垣在八荒的触角伸得很长,已经在某些老鬼身上做起了文章。

    江云在思索间,赵廉昂起头也不知道吼了句什么,在众人的惊叫声中拔剑自刎。

    哐当,长剑落地,击与海岸礁石,一代夫子赵廉就这么死了,令人惋惜。天下诸王都看向江云,心里也都明白,是江云逼死了赵廉!这江家子的手段实在令人惧怕,不但轻而易举的覆灭赵国三十万大军,还在这北海边儿,用一个赌约,逼死的赵廉!

    各家神色复杂,江云抬起眼道:“扫兴。”

    江云就这样甩袖而去,留下痛哭流涕的赵王载拓,哭了一会儿后,他命人将赵廉的尸首收好,向鲁王辞行。

    赵国一行人当日便离开了吉安,而江云暗暗可惜,陶晋恒不在身边,否则让他跟去,也许就能摸到万冢垣的老底。

    一日之间,江云再次扬名天下,不但演义出翻江倒海的逆天神通,还逼死了赵廉,天下震动!

    当夜,在江云的小屋内,四附老仙和周锦围对坐在小桌前,讨论着今日发生的事情,周锦问道:“您确定赵廉未死?”

    身材高大的四附点头,他见惯凡人生死,凡人死后,三魂会离体而去,可赵廉没有。

    周锦思索道:“古怪,我想江兄一定知道什么。”

    四附道:“总之与那些鬼魅有关。”

    四附有这样的感觉,周锦点头道:“是啊,我这次返回西南后,也开始留意云叟、鬼魅之事,说来也怪,我父亲竟然怕鬼。”

    周锦笑笑,江云推门而入,周锦问道:“沁薇公主走了?”

    三人原本在叙话,但雍佩来找江云,江云便去应付了一翻。

    江云坐下道:“走了”不由感慨道:“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子啊。”

    雍佩来找江云,是为了托付不悔,原来不悔是她从郑国捡回来的,雍佩担心自己忘尘之后,无人照料不悔,便把不悔托付给了江云。

    周锦闻言道:“她?她可一点都不善良。”

    周锦对雍佩的印象不好,江云倒了杯茶道:“人要多接触,我刚见你时,也没什么好印象。”

    江云看向周锦,发现周锦已改变很多,从前的周锦市井民风严重,但经历了一遭生死,性情大变,竟也超凡脱俗起来。看来这天地烘炉果真厉害,真是炼人啊。

    江云暗自感慨,周锦笑道:“往事不堪回首”又言归正传,说起了赵廉的古怪。

    但此事江云遮掩了过去,他还不想让人知道万冢垣的存在,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他要让万冢垣以为,自己仍在云山雾罩。

    “老仙,今日承蒙相救,手段果真是高!”江云岔开话题,奉承起老仙四附。

    四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闻言看向江云,沉声道:“公子今日使的是何门功法,竟有如此威势?”

    原来他在关心此事,江云笑道:“观天之道,执天之行,盗天法门,老仙想学吗?”

    四附点头,他虽然修行千年,但眼界实在不够看,如何也想不明白,江云的手段是如何运用的。此种手段,已远远超出常人极限,似乎也只有天地才能做得到!

    江云便对他说起《阴符经》中的奥妙:天有五贼,见之者昌。五贼在心,施行于天,宇宙在乎手,万化生乎身。天性,人也;人心,机也。立天之道,以定人也!

    言下之意,要想施展天地般的大手段,要先谋定人心。

    周锦闻言不解,询问江云,他的手段真的来自天地?可天地是死的……

    江云笑周锦是井底之蛙,天地是活的,而且手段层出不穷,所以修道之人要观天之道,才能执天之行,演义出天地般的大手段。

    江云着重讲解,告诉周锦,他今日所施展的手段,并不算什么,天发杀机,龙蛇起陆,这天地间,时时刻刻都在上演大手笔。就说周家所在雍州,六百年前陆沉两山,半壁海岸不存,这都是天地的大手笔。

    周锦听的如痴如醉,恍然道:“难怪说神仙有移山填海之能,原来确有此事。”

    江云点头,可移山填海还不算什么,真正的仙家,可以摘取日月星辰之辉,豪夺天地造化,舒精光手中的‘六道翻天’,就是这么练出来的。但愿他能够凭借此物,保住一条性命。

    十几年过去,也不知道那老赌鬼怎么样了。

    江云又想起了从前的事情,并暗暗可惜,也不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重返三清圣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