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81.第181章 神通造化

    江云挑战赵廉,在现场引起滔天波澜,这可是千百年来都没发生过的事情,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竟敢挑战世间绝顶高手,除了找死,人们不知该怎么形容江云的勇气。

    唯有傻眼中的雍佩有了一丝明悟,难道江云要使用在巨仙冢内的手段?

    可那是幻境……

    听闻江云要挑战自己,含恨待发的赵廉狞笑起来,一连说的三声好:“好好好,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话才说到一半,江云伸手道:“且慢。”

    众人看向江云,还以为他反悔了,江云却道:“我说的比试并非生死相争,天长地短,你我论个高下便可,看到这北海没有?你我各发一道剑气,达者为先,谁的剑气更远,便算谁赢!”

    “你若输了如何?”赵廉问道。

    “悉听尊便”江云毫无畏惧。

    “这可是你的说的!”

    江云点头。

    武皇急道:“万万不可!”

    武皇偷偷提醒江云:“这老贼修为高深,你不是他的对手。”

    赵廉修为身兼六龙,绝非常人可比,按说他放出一道剑气,可达一百五十丈左右,而江云即便踏入神境二重,发出的剑气至多二三十丈,如此比法儿,在武皇看来,江云必输无疑!

    武皇分外着急,江云却道:“我自有计较。”

    这时雍拓昌也开了口,对赵廉问道:“赵夫子,你莫不是想借机痛下杀手吧?”

    赵廉阴笑着道:“有何不可?”

    看来赵廉已扯下脸皮,要治江云与死地,雍拓昌闻言威胁道:“你等比试可以,但休想在我鲁国了断生死。”

    赵廉闻言不语,雍拓昌冷瞥一眼,来到江云身前,问道:“小子,有把握吗?”

    江云狂傲的道:“轻而易举。”

    雍拓昌闻言错愕,他原想着,如果江云为难,他正好借机……

    但这江云也太狂了!

    江云理也不理雍拓昌,走向赵廉道:“你想杀我可以,但我没兴趣杀你,你若输了,只需向我磕头赔罪。”

    此言一出,诸王的下巴合不拢了,江云竟敢和赵廉如此说话,他这是逼着赵廉杀自己!

    赵廉闻言怒目,恨恨的对江云道:“你的死期到了。”

    “凭你?哼!”江云冷哼一声,转身走下高台,朗声道:“你准备好磕头吧!”

    高台上顿时炸开了锅,周松阳偷偷的询问周锦:“江云真有胜算?”

    始终冷眼旁观的周锦道:“他这么狂我只见过一次,十年前在清明境内,他扬言要杀光赵国学子。”

    “那后来呢?”紧张兮兮的周松阳追问道。

    “后来您不知道吗?”周锦看向已快要神经错乱的父亲,周松阳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江云的背影。

    江云走下台去,来到已经开始结冰的北海边,湖面上漂浮着不见边际的冰凌,冷风凄瑟,江云撩袍坐下,众人连忙跟了过去。

    “既然你想比,那就先动手吧”江云也不回头道。

    众人看向赵廉,眼盯江云的赵廉神情严肃,心头也不知由的升腾起了忌惮,因为江云此时的做派令他感到害怕,似乎在江云面前,他就是这天地间最大的笑柄!

    他会输给江云?

    这不可能!

    赵廉攥紧双拳,也朝北海走去,与江云并立后,瞥了身旁一眼,开口道:“你若自废双手,老夫便放过你。”

    江云未作理会,仍在凝神静气。

    “叔公!”就在赵廉拿出剑时,赵王载拓心头发颤,忍不住开口,分外担忧的看着赵廉,因为他也感觉到了,江云似乎胜券在握!

    虽然谁都知道不可能,但江云给人感觉真的令人担忧!

    赵廉看了看赵王后转过身去,他已经没有退路,唯有奋力一搏!

    他也不相信,江云真的能胜过他!

    众人屏住呼吸,北海岸边鸦雀无声,赵廉艰难的拿起手中长剑,江云提醒他道:“可以使用神通。”

    赵廉闻言看向江云,江云仍旧闭着双眼,将手放在腹内气海之上,静如石塑,一动不动。

    这反而让赵廉平静下来,难道他的气度,还不如江云?

    赵廉面向北海,道:“我原也没打算留情,你不是看破了我剑法吗?那好,便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千山碧影’!”

    说着话,赵廉出剑,但却没有放出剑气,而是在这不见边际的北海岸边,演绎起他举世无双的‘千山碧影’,剑势眼花缭乱,如同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这让身后观战的众人都集中了精神,因为这套剑法,世间只有赵廉得到真传!此套剑法出自九十年前的清明境内,而那一年的清明境,也是赵国最风光的时刻,独得三家仙冢。

    赵杰、赵廉,赵氏双雄在那一年令八荒侧目!

    众人正看的如醉如痴,始终闭眼的江云,随着赵廉的剑势开口道:“得金为有养……遇坎则有归……日月时中,申酉冲动,辰已风吹,井泉而止。涧下有丑天河润,大海朝宗四水吉。长流有风独不宜,余木存禄养为金。泊金最微不相生,巽风屋上丑为山。火见太阳虽假照,霹雳相逢二火明……”

    江云口中念念不绝,赵廉的剑势也毫不停歇,而雍拓昌等人已然听说,江云此时所说的正是‘千山碧影’的剑诀,那百年来令人向往,但又无缘破解的仙家奇术!

    江云竟然可以看也不看,随口念出剑诀,难道他早就会此套剑法,还是江家真有破解剑诀之能?

    这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有此剑诀,‘千山碧影’往后便能真真正正的传承下去,又岂能不令人心动!

    随着江云最后几字说出,舞剑中的赵廉也一剑斩出,千山碧影破冰而去,遥遥不见踪迹。

    “有五百丈……”

    雍拓昌开口道,赵廉这一剑,远远超出他的想象,难道赵廉进入了神境后期?!

    众人看向同样错愕的赵廉,赵廉许久才缓过神儿来,神色复杂的看向江云。

    赵廉承认,江云是个天才,先前若没有江云为他破解剑诀,他也决然领悟不到如此境界,江云说出的已远远超出他的所学,似乎让他看到,‘千山碧影’之后的剑招儿……

    所以赵廉才能一剑破去,五百丈之遥。

    但是,赵廉眼中戾色又现,冷声道:“该你了。”

    江云再有才也是他赵家的敌人,为了赵家,赵廉并不打算放过江云!

    江云闻言轻叹了一声,他已给了赵廉机会,让他领教到自己的厉害,可赵廉执迷不悟,牵绊红尘秽累,因为家仇恩怨,放弃了大道。

    上仙无情,真的就那么难吗?

    江云站起身,看向被赵廉剑气斩的更加细碎的冰凌海面,可惜道:“你这不是神通……”

    江云暗自摇头,虽然他说出了全部剑诀,但赵廉的悟性还是不够,仍不能摆脱凡招陋势,悟不出这套剑法的真奥。

    见江云如此,赵廉先是思索,而后嘴角凝起笑纹,对江云道:“别故弄玄虚了,我已尽得此套法剑法真奥,你还是快出手吧,虽然你是个天才,但可惜你与我赵家为敌……”

    江云取出剑来,看向他道:“不知悔改,那你看好看这套剑法的真奥。”

    江云也舞起剑来,竟然与赵廉先前的招式一模一样,身后众人见此更加肯定,江云早就会这套剑法,因为江云根本就没看赵廉舞剑,都不由为他捏着一把汗。

    同样的剑法,以江云的修为,剑气能外放五百丈吗?

    这不可能,因为江云与赵廉的修为差距太大,故技重施,根本不行!

    “赵兄,我看还是算了吧。”心情急切的雍拓昌开口道,武皇同样着急,看向身旁左右,筹谋着一旦江云失手,他该如何保江云周全。

    周松阳问周锦:“这小子行吗?”

    周锦毫不担心道:“行。”

    “他真的可以?”雍佩也问道。

    周锦看向雍佩,也没说话,再此看向江云。

    赵廉对雍拓昌道:“堂堂鲁皇该不会是想反悔吧?你放心,未离开鲁国前,我不会要他性命。”

    赵廉似乎吃定了江云,而江云的剑法已近尾声,只是收招儿不同,并没有像赵廉先前那样,挥剑猛斩,出现千山碧影的磅礴气势,而是起剑撩去,噗的一声,剑气化归一处,砸入浮冰之内,听上去异常的沉闷……

    “呵,呵呵……”众人沉默,赵王载拓却傻笑起来,因为江云的一剑连十丈都没出去,实在太可笑了!

    但他却不知,江云先前打坐,旋起体内丹沙,形成漩涡势头,调集来的众生之力,都在这看似平淡无奇的一剑中!

    这一剑不止是江云一人之力,而是众生之力!

    突然间,冰凌遍布的水面上传来爆响,如同蛟龙出世,瀑布倒飞九天,滔天巨浪裹挟着万千冰凌冲天而起,飞起几十丈高!

    那场面蔚为壮观,因为出现的奇景有数里之遥,如同在众人面前升起一座高山,把近岸的海水冰凌全都卷携了进去,吸收的干干净净!

    只见在那突然出现的高山下,渺小的江云对惊愕中的赵廉道:“看见了吗?剑诀奥义是——惊涛薄岸,光涵万里之宽。骇浪浮天,碧倒千山之影!”

    正如江云所说,数里宽的惊涛吸薄了海岸,骇浪如同浮在天上,会移动的山峦滚滚而去!

    看着那远去的惊涛骇影,傻眼中的雍拓昌磕磕巴巴的道:“足,足有几十里远……”

    江云这一剑带起的骇浪,远去几十里!

    试问八荒之内,谁能接得住江云这倾力一击!

    江云所施展出的神通,令九国诸王心惊胆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