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75.第175章 二度会盟

    “你说阁主很可能就是云叟?二十三年的‘庚辰宫乱’,是因为武皇调查天道阁引起的?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听完江云的讲述,秋烟雨不可置信,江云起身道:“信不信由你,是武皇对我亲口所说,我与周锦的交情,你也应该清楚,我为什么要帮助武家,你还想不明白吗?”

    秋烟雨痴痴的点头,武皇对仙道阁一向都有戒心,她如同醒悟般提醒江云:“江云,你千万不要与天道阁为敌,你斗不过他们。”

    江云道:“不止是我,还有你,你若继承七真道统,同样也需要人世道场作为根基,一山不容二虎,你好好想想吧。”

    “……但仙道阁并没有立教的意思”秋烟雨不解的道。

    江云提醒她:“你忘了《青玄宝忏》,若无立教之心,仙道阁不会流传此书。”

    “你见过宝忏?”秋烟雨惊讶,此书她也一直无缘得见。

    江云点头,并告诉秋烟雨,《青玄宝忏》到底是什么东西,若想获得书中所写的降真引圣法门,就势必会沦为信众。

    这下秋烟雨无话可说,要是换在十年前,江云对她说这些话,她肯定不会相信,因为那时的江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远远不及师傅。

    可如今……

    秋烟雨一阵心痛,师傅对她有养育之恩,而江云……

    江云宽慰她道:“我只是给你提个醒儿,你心里明白便好,不要迷信进去,这是七真摇光执箓,我在巨仙冢内所得,你拿去好好看看吧,多了解些外域的事情,困惑自会解除。”

    江云明白,这些事情对秋烟雨来说,很难理解,因为她的眼界不够,很多事情闻所未闻,都不知道为何物,又怎么能想的明白。只得拿出摇光执箓,让她自己看。

    这支玉箓内,包含有摇光一脉的所有传承,外域风情与道统由来等典书,江云相信秋烟雨一定能看得明白。

    秋烟雨接过玉箓,分外震惊,询问如何使用此物,江云便传授了她内观的法门,凭秋烟雨的悟性,很快便学会。

    如此,秋烟雨痴迷进去,住在军营不走,而江云也不去打扰她,仍旧每日忙着自己的事情。

    就这样到了武皇泰四十五年三月初七,被围困五个月之久的赵军开城投降,但人数只剩下四万,并且各个骨瘦如柴,形似厉鬼。

    而城中百姓,无一生还,赵军饿到后来,连自己人都吃,又岂能放过这些百姓。

    至此,持续近三年的武赵纷争落幕,战后统计,江云所统领的广平军损失四万二千人,而南线双阳军(安南、安东)损失六千余,且主要是天灾人祸,病疫伤亡,真正死在战场的还不到半数。

    但赵国,算上乐陵守军伤亡,损失二十六万!

    如此大胜令天下震惊,这结果是谁也没想到的,因为武国并没有动用真正的精锐,只有武卫军两部,泗水军一部,七万人参与此战,剩下的则都是各国郡兵与民夫。

    如此算下来,武国非但没有损失,还在这一年多的鏖战当中,打造出十余万精锐……

    直到这时,人们才意识到江云的可怕,世人都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以为武赵之争后,两国国力势必大减,所以按兵不动,乐见其成。

    但江云的手段旷古绝今,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不是他打败了赵军,而是老天。

    江云都没怎么和赵军交过手,近三十万赵军就灰飞烟灭……这样的手段,怎么能不令人惧怕!

    一时间,所有对江云的不解都烟消云散,包括那些在朝堂上叫嚷,催促江云退兵,或是火速破城的大臣,也都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因为他们也不得不承认,江云是个妖孽!考虑的比任何人都长远,别人用刀杀人,江云却能借天杀人!

    听到这样的传闻,江云哈哈大笑,心说自己这并不算什么,古人巧借东风,一昼夜间便能火焚八十万大军,那才是真正的大手笔。但有一点,这些朝老们没说错,古往今来,真正的兵法大家,没一个是冲锋在前的悍世勇将,而全都是些善于掘渠放火,借天杀人的卑鄙小人,江云只是学了个皮毛,真不算什么。

    如此到了六月,江云引军十万凯旋归京,不但解决了东边儿的麻烦,还逼着赵国递上降书顺表,赎金求和。更为武国带回一支勇悍之师,以解燃眉之急。

    这一年多,江云天天都能接到战报,胥关告急,胥关告急,可胥关不也没丢吗?看来江君羽那老鬼的本事也一般,至少对道门卜术不甚精通,未得《奇门遁甲》真奥。

    兵者,同样也是道门一支,通过推算时局发展,料定祸福吉凶,运筹帷幄。孙武与诸葛孔明等人,也都无一不通道术。只是这里的门道,一般人无法理解,比如江云用毒,五色更出,以应五时,各如其常。

    说春夏秋天,各有各的表现,长夏正是旺长之时,土中生火,土里都能生出火来,可见疯涨的势头不可抑制,江云选择在此时下毒,自然能收到想要的效果。

    而秋收冬藏,转入秋季,万物开始内敛,不再生长,直至冬季,彻底消亡。江云二度围城,只是遵循天时,自然不会伤及自身。

    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但玄门术语绕人,世人大多听不明白,所以认为诸葛孔明等人能掐会算,其实没有那么复杂。

    如此江云归朝,太子崇亲领百官出城相迎,表现的也极为谦逊,还以兄弟相称,拉着江云的手邀他共乘。江云也没客气,金甲跨刀,登上龙辇,接受万民礼待,京城百姓的夹道相迎,风头无两。

    虽然事后,唐德君提醒江云,他不该如此,太子崇毕竟是未来储君,江云日后,恐怕难逃功高盖主的嫌疑。

    江云又不是傻子,但他求的是名儿,不是爵,更不打算给武家干一辈子,反而觉得,越出名儿越好!这样日后,他就可以潇潇洒洒挥袍而去,在世间留下,视功名利禄如粪土的千古美谈。

    迷信迷信,无法令人着迷,何来的信。

    反正江云的想法,唐德君不懂,很多人都不明白,只有随他一同返京的秋烟雨略知一二。

    还没进城,秋烟雨就将玉箓还给江云,说是放在她那里不保险,如果她想看,会去找江云。

    就这样,武国局势日渐稳定,西南乱党也快要折腾的没有力气。因为武皇泰这老小子太坏,一连发出一百二十余封诏书,推恩天下,大封天下藩王,光是周家就封赏了一王五候,将雍州四分五裂,其中就有保安候周锦。

    而江云也得到了‘吴忠候’的封号,与江君羽平起平坐,将安阳一分为二。

    就是这封号不太好听,吴忠候,到底是忠还是不忠?

    武皇玩起了字面上的游戏,在提醒江云忠心。

    如此,武国西南人心崩乱,满地跑的都是封王,有自相残杀的,也有按兵不动,谋求后路的。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武皇要一统西南,治理乱世的时候,当年七月,鲁、赵、梁、楚、陈、郑六国发书会盟,同时还邀请了周松阳等人,要共议天下大事。

    接到这个消息,武皇第一时间把江云找去,询问意见。

    江云说该去,因为这是天下大势,自古如此,雪中送炭难,落井下石易,就如当年鲁国帮助武国,那是因为武国弱,赵国强。可如今局势变化,鲁国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武国坐大。

    武皇询问可以不去吗?

    江云道:“武国若是不去,会给诸国留下话柄,那就大大不妙了。”

    武皇询问如何不妙,江云心说你怎么这么笨,发书会盟的六国中,四国与武国接壤,都已经快让人包了饺子,还不明白?

    武皇很为难的告诉江云,他已与薛晋两国说好,不准备参加会盟……

    江云无语,得了便宜的当然不想吐出来,但武国不能跟薛晋相比,武国地处中土,四战所在,必须左右逢源,为今之计养精蓄锐,联郑灭周!

    听了这个建议,武皇皱起眉头,因为郑国和武国积怨颇深,他更倾向与陈国交好。

    江云问,武国与鲁国就没有积怨吗?那积怨似乎更大吧,但前几年不也挺好?纷乱之地,没有长好之邦,周家的依靠是郑国,如果不掐断这条路,西南永无太平。

    武皇不断点头,但还是觉得此事太难。

    江云建议,事在人为,郑国中兴后,苏庞两家独揽朝政,可以在这两家身上做文章。”

    言下之意,只要有足够的利益,卖国之人比比皆是。

    武皇不断点头,又询问会盟的对策。

    江云建议,实在不行,就将乐陵还给赵国,但要紧咬薛晋,霸上已被这两家所分,看薛晋两国的动向,再做定夺。

    “但薛晋不去会盟”武皇提醒。

    江云摇头,武国若参加会盟,这两国肯定也会去,如今就等着武国表态,若武国背负众怒,他们便能置身事外。

    “那如此说,乐陵就这么白白还给赵国?”武皇很不甘心,他自幼便有开疆扩土之心,如今都以六十多岁,才得乐陵,实在不忍心就这样还回去。

    江云思索半晌道:“不还也可以。”

    “什么办法?”武皇一下来了兴趣。

    江云盯着武皇的神色:“卑颜屈膝,抢先尊鲁国制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