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66.第166章 聚贤庄

    庄客突然发难,江云出手化剑,轻而易举的将箭支扫落,正要寻个机会先离开此地,后院跑出一人,喝止道:“都住手!”

    庄客们看向刘弛,刘弛面目严峻的朝江云走过来,冷声问道:“国相大人,你带兵到此意欲何为?”

    江云也不啰嗦,扫了眼左右道:“庄景博死了……”

    刘弛的脸色变得更加凝重,本来他与江云约好,天黑下来后动手,但此时刚过正午,江云便带着大队人马赶到。原来是庄景博死了,难道是……

    刘弛思索片刻,伸手让道:“儒国相里面请……”

    江云看了看拔剑弩张的庄客,收起剑走了过去,刘弛低声问道:“谁干的?”

    “庄贤”江云毫不怀疑道,现如今,除了庄贤母子,没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掉庄景博。

    刘弛闻言不再说话,在前引路,二人穿过层层院落与护卫,来到一间两层高的堂阁外,进去前,刘弛低声提醒:“大夫人要杀你。”

    江云脚步略顿,点了点头,同时安抚刘弛道:“别担心,一切有我。”

    刘弛看了江云一眼,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他已没有回头路可走,只希望江云真的能妥善解决此事。

    二人来到阁中,庄贤母子跪坐在正首上,直视江云,身旁左右还有些人如狼环视,在小案的后面。这几个人江云都不认识,但他看得出来,其中两人眼蕴神芒,已修成神境。这时,冷着一张脸的郦君壁毫不客气的质问江云“江云,你带兵包围王府,难道是想造反吗?”

    江云还是那话,庄景博死了。

    此言一出,在场数人露出惊疑神色,但其中一人,眼中的警惕多过惊讶,江云用余光扫了一眼。

    “死了?”郦君壁面不改色,毫不伤心道:“是你们逼死的吧?”

    “杀了他!”

    “杀了他为国主报仇!”

    郦君壁的一句话令庄客们叫嚷起来,郦君壁也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名不正言不顺,这都是她和庄贤商量好的,以江云等人逼死庄景博为由起事,这法子天经地义。

    但谁都没想到,江云闻言大笑,笑的众人咬牙切齿,恨不得能将他活吞了。笑罢,江云道:“都别装了,你们的事情我一清二楚,这次前来,是想通知夫人与小公子,为了安全着想,明日的还王大典您们还是不要参加的好,卑职调了些人手,保护二位。对了,九江冯氏,随方李氏,洪州钱氏,吉州、吉安的佟王两家,实在太多了,总归安南各大望族,都已被我请了过来,公子与大夫人尽可放心,有这些人在,明日的大典一定热闹非凡,万众瞩目……还有就是,听说泗水江上南陈水军也赶来恭祝世子继位,夫人果然好大的面子,我想廖凯将军一定会好好的款待他们……”

    话到此处,郦君壁再也忍不下去,咬牙道:“你敢……”别的郦君壁可以不在乎,但若郦家水军有失,她将百死难赎其罪。

    江云刚想回答,郦君壁身边的庄贤问道:“儒大人,你们似乎没有王玺吧?”

    江云看向他,并不慌乱的道:“尊王正位,怎么可能没有王玺?”

    “你放屁!王玺在我手中,你们如何继位!”庄贤恼羞成怒,庄客们闻言疑惑,王玺何时到了公子手中?

    江云笑道:“庄公子,你手中的那颗王玺恐怕是假的吧?我必须要提醒你,私刻王玺可是死罪,但念在你年幼无知……”

    江云话没说完,庄贤击案而起,怒道:“江云!你以为这样就能吓得了我?来人,给我杀了他!”

    先前神色不对神境修士闻言,第一个跳了出来,想对江云出手,但他身边的另一人,却在刘弛的眼神授意下阻止了他。郦君壁母子见状,都看向刘弛,因为这人是刘弛带来的。

    刘弛不再隐瞒,对庄贤道:“公子,您不要一错再错。”

    看到刘弛与江云站在了一起,庄贤气道:“刘弛,你也敢背叛我?”

    刘弛道:“我从未背叛过公子,只是担心公子您玩火自焚。”

    此时鲁国的态度,显然是偏向武家的,雍拓昌再任性,也不可能因小失大,所以江云与刘弛合谋,想要将庄贤从绝路上拉回来。这主意其实是刘弛出的,当日他帮助江云惩治郡兵,又深夜来访,便已表明了态度,江云何乐而不为,因为刘弛的态度就是鲁皇拓昌的意思。

    雍拓昌不傻,他若真的能逼迫赵国将两城归还武国,那在天下的名望将会大涨,正迎合了他制霸八荒的心意,怎么会轻易放过。

    所以说,庄贤母子一直在瞎忙,虽然背后有陈国的支持,但陈国行事缩头缩脑,不敢随便咬人。

    庄贤被刘弛的态度气的浑身发抖,他身边的郦君壁说道:“刘弛,我命令你杀了他……”

    郦君壁眼盯江云,但刘弛未动,低声回道:“夫人,我的职责是保护公子。”

    郦君壁沉默片刻道:“这么说,你是不听我的话了?”郦君壁看向刘弛,刘弛垂下目不去,这让郦君壁无法接受,胸口起伏不断。

    江云看向蠢蠢欲动的庄客,提醒道:“你们都放聪明些,有家有业的人,不要累及家人,我这里有王命,谁若造反,株连九族!”

    江云拿出武思敏给他的金牌,冷眼扫视众人,见这些家伙心生忌惮,暗暗琢磨:还好此地道家治世,世人都懂得明哲保身,顺应天时之理,若是儒家治世,也不知道会有多少持志修行的傻子要冲上来,慷慨就义……

    心中怒火难耐的郦君壁语调缓慢的对刘弛道:“回去告诉你家主子,我是因他而死……”

    见大势已去,郦君壁拽出一把匕首,朝自己胸口捅去,江云没加阻拦,心想她死了更好,但却被庄贤抓在了手中。

    “母亲!”庄贤将匕首抢过去,扔在地上,匕首上沾着他的鲜血,当他看到郦君壁那张已经完全绝望的面孔时,转头恶狠狠的对刘弛道:“刘弛!给我杀了他,我向你保证,往后绝不再参与造反!”

    江云闻言看向刘弛,他没想到庄贤会这样做,自己怎么他了,他宁愿放弃一切,也要杀自己?

    因为庄贤答应过郦君壁,会杀了庄景博和江云,如今庄景博已死,只差江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