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53.第153章 冒充神棍

    金銮殿前的广场上,风雪中,江云和周锦并肩而行,身旁是殷红肿面,一张张死人般的面孔。江云打量殿前侍卫,果真威武不凡,转头询问周锦,周家也是这样吗?

    周锦摇头,周家只是藩王,父王平日议事只在王府前堂,哪有武家这等气派。江云心说如此便好,世人讲求俗理,若是乱了规制,不臣之心就不好掩饰了。

    二人将雪氅交与殿前侍卫,搜过身后,由太监领着走上殿去,立时感觉到一双双惊愕的眼神,好似刀般飕飕飙来,就连殿上的武皇也站起身,不可至信道:“这,这是……”

    臣子们议论纷纷,难道真的是周锦复生?!

    面见过周锦的人不少,全都呆如木鸡,长大了嘴巴,不知说啥才好。老谋深算的唐德君这时出班,提醒武皇道:“圣上,天下相像之人甚多,尚需严查。”

    武皇连忙道:“对对对,你真是周锦?”

    武皇心中不安,周锦因他而死,是否死去活来还未尝可知,若是冤鬼上殿……武皇又想起二十余年前的往事,连忙命人确认。

    周锦本不想来见这些人,但听了江云的规劝,这才改变主意,脸色自然不会好看,不屑的对武皇道:“您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命我写罪状的时候,也没有验明正身。”

    武皇闻言变色,当年他曾亲召周锦降服,让周锦历数自家不是,但周锦冥顽不灵,还对他多有不敬,所以武皇才打算用周锦开刀,明正典刑。哪曾想,周锦当夜便服毒自尽,至今死于何毒,仍未可知。

    此事致密,少有人知,因为武皇也不想背负上逼死小辈的名声。见武皇发愣,唐德君建议,可宣德武门统带江枫瑾见,验明真伪。

    武皇思索片刻,下令提周展信前来,作为周锦的族叔,周展信绝对不会认错周锦。

    周锦闻言,看向武思敏,他曾向武思敏打听过自己六叔一家,但武思敏说不知。

    而此时,武皇又命武思敏前去提人。

    武思去提人的功夫,有不少朝臣自告奋勇,要验明周锦的真伪,武皇一一准其所请,询问过后,十人中有八九人都哑口无言,但也有人咬定周锦是假,决然不信起死回生之事,还要武皇将江云和假周锦一同治罪。

    面对这些人,江云淡笑,他也早就料到,人的脑筋一旦转过不来,就是亲妈还阳,也不会相认。所以今日来到殿上,江云没打算讲理,他是来装神弄鬼的,反正周锦活了,你们不信拉倒。

    如此等到周展信前来,叔侄二人抱头痛哭,武皇这才相信,周锦起死回生,瞅江云的眼神,立时就不一样了。

    这个他早有耳闻的麻烦,竟然有此本事!

    “江卿家……”武皇一时不知说什么才好,不得不看向自己的妹妹。虽然武皇也是神境高手,但令死人还阳,也是头一次见,心中着实害怕。

    武思敏看向江云,江云对武皇笑道:“你无需开口,我便知你要说什么?”

    “哦?”武皇惊奇,没有追究江云的不敬之罪,臣子们也同样如此。

    难道江云真的成神仙了?

    江云道:“武皇肯定是想问,小子何德何能,会有此奇术?”

    武皇点头,也是众人心中所想,江云道:“其实早在十一年前,武皇三十三年,小子大病一场……”

    江云开始胡诌,但说的事情与告之迎梦的不同,说自己在梦中见到了仙人,仙人亲授他天书五卷,山、医、命、相、卜,能令人起死回生,便是命术中的续命之法,只是周锦的尸身已被腐毁,他迫于无奈,只好随手捡了颗石头,点化周锦还阳。

    众人不信,周锦却在朝堂上摇身一变,显出真形,果真是一块顽石!当时便吓瘫了数位朝臣,屎尿齐出,被人插下殿去。

    这下朝臣们信了,江云真是活神仙!

    武皇震惊不已,追问神仙,甚至旁敲侧击,询问江云遇到的神仙,可是他家老祖?

    江云含笑,说自己也不知道那老神仙是谁,姓甚名谁,武皇命人取来先祖画册,江云仔细端详,模棱两可的说有些像,但又不太像……就此埋下钉子,想让他如何说,那就要看武皇如何做了。

    见江云如此,武思敏气急败坏,明明是解仙法门,但却被江云说的玄之又玄,还随便捡了块石头,就能令人还阳,他以为自己是谁?

    但武思敏不好发作,因为江云有言在先,心言密咒,若想成事,必须秘而不宣,替天行事。如此一来,江云便可以在朝堂上立于不败之地,旁人问他什么,他只需说,天机不可泄露,天意如此。

    这便是江云的打算,仙凡之别也仅仅在此,必须要划清界限,如果他不自称神仙,将会麻烦不断。

    因为世人相轻,喜新厌旧,越是能看明白的东西,世人越是不在乎。反之,唯迷不信,唯密不崇。

    说句不中听的话,不是神仙喜欢装神弄鬼,而是人只吃这一套。

    如此一来,江云变得深不可测,朝臣们议论不止,但也有不怕死的,质疑鬼神,江云早就准备好了定身符,让他们闭嘴。

    只有知道江云根底的武思敏,提醒武皇,眼下应当向仙家求教国事。

    唐德君闻言跪倒,不顾江云是自己的孙婿,代武皇求仙,但江云有言在先,他遇仙之事不可外传,否则他不会帮着武国度过眼前的难关。言下之意,你们赶紧出去传!

    武皇允诺,严令百官封口,使得江云更显神秘。江云这才施展仙术,问卜求仙,依‘卜道’推出师卦:贞,丈人吉,无咎!

    众人不解,江云解卦,此卦名为地水师,属异卦,下坎上坤,坎为水、为险;坤为地、为顺,喻寓兵农,主战事,行险而顺。

    众人还是不解,江云满意,你们想不明白这就对了,他也好借题发挥。于是又推出变卦上六:大君有命,开国承家,小人勿用。指明武国今日之乱,因擅用小人而起,要想解除危机,需先除小人!

    此言正合了武皇心意,在武皇看来,周家一党便是小人。于是询问,小人在哪?

    江云眼扫众臣,朝臣们这才反应过来,妖言惑众!武皇要是事事听从这妖道的,那可完了。好比眼下,江云若是乱点小人,他们这些人岂不完蛋……

    朝臣们瞅江云的眼神都生出几分忌惮,而江云犀利的目光,也正在他们这些人中划拉……还好江云说道:“小人在外,不在此处。”

    包括唐德君在内,朝臣们同声舒怀,真是太险了!

    武皇问:“可在西南?”

    江云掐指算来,连连摇头,并看向东方道:“在东境。”

    武皇有些不满,唐德君又代圣上询问,为何不在西南。

    江云也不遮掩,直言:“乱臣贼子也是武家的乱臣,东境的刘尚正等人却卖国求荣,才是真小人!”

    朝臣中有人闻言立时叫好,周家再反,也还是武国臣子,如今拥立的新君也是武氏一脉,但刘尚正等人卖地他国,罪在不赦!

    世间的事情便是如此,有人支持便有反对,与江云抱着一样的心思的大有人在,纷纷出班请武皇发兵东境,剿灭小人。

    武皇将信将疑,虽然他也知道割地求安的祸患,但与周家的仇恨实在是太深,他这一生都蹉跎与周家所阻,否则早已效仿祖父,制霸八荒。

    武皇被仇恨迷住了双眼,明知割地为祸,但还是不想放过周家。

    武皇再次看向江云,江云却老神在在,只言小人,不谈国事,一派妖道的做派,一再说只要能除掉小人,所有凶险都将过去。

    如此一来,朝堂混乱顿起,说什么都有,但无外乎西南与东境的取舍,只有江云仍旧抓着小人不放,不管城池得失,只要小人!

    吵闹一翻,武皇在长公主的示意下宣布退朝,并请仙师入瑾相询。江云便带着他所谓的徒弟周锦,去了后宫,并留给众人一副妖道的做派。

    来到后宫,江云恢复正常,忙让武思敏派人将唐德君等重臣留下,商议大事!

    武思敏安排人去做,武皇不解,江云先不解释,等重臣到齐后,这才严明厉害,将西南反叛与东境的问题一一说清,孰轻孰重,让朝臣们和天子自己商议吧,他带着周锦去了耳房。

    不时,武思敏亲自来请,江云两人再次入内,武皇起身相询救国之法。看来他是明白了这其中的利害,江云先向众位告罪,说自己先前在朝堂上只是演戏,想让天下认为,武皇深信妖道,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麻痹赵国,兵行险招。

    众人不解江云要做什么,江云解释,武赵之争胜在道义,赵国吞武已属不义,此时已经站在悬崖边儿,这时只需施上再一把力,便能将赵国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所以他太才如此做,摆出一派赵国只需把人交出来,武国就会善罢甘休的假象,逼迫赵国将刘尚正、赫连池交出。如此,赵国便会失去广阳、陶定两城的人心,武国也可趁其立足未稳,里应外合,一举夺回东境失地!

    听闻此计,太尉武谦首先说此计可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若真能将赵国陷于不义之地,东境一举可回。

    但少保严新提出异议,广阳、陶定与朝廷离心以久,想里应外合恐怕不容易,万一不能迅速平定事态,西南乱党再进兵胥关的话……

    唐德君骂他蠢,怎么就想不明白如此简单的道理,从前,广阳、陶定两城百姓,是在王侯与天子间做取舍,但如今局势变了,是在武赵两国之间做选择,赵国如真能交出广阳候、陶定候,必将民心大失,刘尚正两人虽然混蛋,但在自家封地,还是颇有名望的。

    少保严新这才醒悟,额头上凝出了冷汗,并偷偷的看向江云——此子好深的心机!

    此时的江云却是一丝不苟,紧盯地图,心思以早在千里之外,暗自筹谋着该用哪军,才能出其不意的将赵军赶出东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