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49.第149章 推恩令

    武思敏盯视了江云很久,开口道:“说说的你的办法。”

    江云道:“我不正在做吗。”

    武思敏疑惑,江云解释:“要想平息藩王作乱,说到底,是要化解你们彼此间的仇恨,二十余年前,姚万里用自己的死平息了藩王心中的怒气,而这一次,我们可以让周锦复活,听说当年众多藩王质子中,只死了他一人?”

    武思敏闻言点头,三年前,武皇勒令在京的各家质子认罪伏法,本想将冥顽不灵之徒枭首示众,但在关押期间,周王世子周锦畏罪自杀,也是因为此事,周家以为子报仇的名义举兵,领十三国四十五万大军再度兵困胥关,挑起三十年来武国的第二次大乱。

    偶后,武皇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并没有斩杀小梁王范明等人,如今这些人,还关押在天武阁的百鬼堂中。

    江云见武思敏点头,很是无奈的道:“做了方知后悔……”

    周锦用他一人的死,救了众位小侯的性命,也算大功德一件,这些人当年要是都被武家杀掉,眼下的麻烦就不好解决了。

    武思敏深以为然,当年武家人,确实恨透了狼心狗肺的诸家藩王,但周锦的死让他们意识到,杀了这些小侯也没什么用,反倒还会让世人耻笑武家。周锦当年的死,着实令武家难堪了一阵子,如今江云若是能让他活过来,那再好不过。

    只是光凭此点,就想安抚西南人心,恐怕有些异想天开。

    双方鏖战三载,死的人不计其数,这仇恨不是那么容易化解的,就像江云所说,武家即便想安抚,怕是也无能为力,事到如今,反王们不会轻易再给武家这个面子。

    所以江云提出推恩,言明,堡垒需要从内部击破,既然各家藩王已经拧成了一股绳,打定心思要造反,那就说服他们身边的人,逼着他们不得不接受朝廷的安抚!

    听了这话,武思敏的兴趣来了,要是真能如此,那再好不过。但她想不出来,世间真有这样的办法?

    见武思敏一副关切的神情,江云心中暗笑,八荒子民的见识还是太少,眼前此等局势,历史上出现过无数次。

    江云问武思敏,藩王何以能够坐大?

    提及此事,武思敏心中郁闷,还不是因为她那个生性寡怀的老爹管束不力,放纵各家藩王。

    江云摇头,说这不是根源,根源在与,显贵坐大!

    武思敏求解,江云道:“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显贵只能有一家,那便是王氏武家,其他人等,都不能以王论之。”

    武思敏点头,这道理她懂,所以她哥哥才想收拢王权,不过江云所说的‘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还是令武思敏眼前一亮,说的真好!

    如此说,江云是赞成撤藩了?

    江云当然赞成,只是他认为,武皇用的法子不对,眼下这局势,靠打是万万不行的,因为藩王们的脾气都不好,你打他,他会还手。

    那怎么办?

    任是武思敏如此聪明的人,也不出办法。

    江云伸出手道:“长公主,我若打上你几巴掌,你会如何?”

    武思敏闻言思索,很艰难的道:“你若真的能挽救武家,我便让你打!”

    江云心说,你怎么这么不配合,撤藩的阻力为什么如此大?因为藩王太金贵!不能随便打,但如果把藩王搞的像鸡毛卵蛋,街上走的都是藩王,那还不是想打便打,想杀便杀!

    所以要推恩,破除嫡子承业的旧制,藩王子嗣都是一家兄弟,何故厚此薄彼,让他们人人都做王不好吗?比如雍州,如果突然间冒出十几个周王来,相互扯皮争斗,家家都只有几个村庄那么大点的封地,武家还会惧怕他们造反吗?

    武思敏闻言傻眼,江云的意思是非但不撤藩,还要反其道行之,推恩封王!

    江云点头,就这意思。

    武思敏考虑半晌,觉得也是个办法,但各家藩王并不是傻子,如此分权,毁家灭业的阴损招数,一旦颁布下去,恐怕会激起藩王们更为强烈的反对。想用此法安抚藩王,恐怕会适得其反。

    江云笑道:“你错了,我们要安抚的不是藩王,而是民心。推恩举措各家藩王自然不会接受,但他身边的人就不见得了。”

    江云着重解释,各家藩王立业都有百年,在封地根深蒂固,并与本地豪强也多有联姻,但武国旧制,嫡长子承业,堵死了众多豪强想要攀扶王权的野心。如今改制,豪强们肯定会蠢蠢欲动,比如河间候端崇子女众多,与河间柳氏、庞氏、程氏都有子嗣,但世子端晏的生母却是柳氏,如今推恩的话,庞氏与程氏肯定会站在武家这边儿,与端氏、柳氏作对,支持推恩。

    江云提醒武思敏,诸王嫡子长子只有一人,但庶子、次子无数,只要能将这些人拉拢过来,何愁大事不成!

    武思敏闻言起身,思索片刻,连连击掌道:“妙!实在是妙!”

    虽然人人都知道,‘推恩令’是绝户计儿,对自家不好,但除了嫡长子外没人会在乎,反正到头来庶子们也什么都得不到,还管他这个家门保不保得住,那又不是传给他的,先得了自己的好处再说!

    正如十年前,江云对唐守诚说过,劝人向善,世人就真的会守良向善吗?人心逐利,远不如利诱来得真切。江云所挖的这个坑,虽然万劫不复,但还是会有无数人迫不及待的想要跳进去。

    世间的人,谁不想裂土封王!

    武思敏听完这些,激动的不可抑制,恨不得亲上江云几口。早在十年前,清明经后她就接到线报,江云此人非同小可,但还是没有想到,江云的手段已经到了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地步。推恩令一旦实施,西南藩王将会阵脚自乱,怕是连自家的麻烦都解决不了。

    但武思敏还是有些担忧,询问江云,武国二十六藩王,便已搅得天下大乱,再搞出这么多藩王来,日后恐怕不好收拾。

    江云笑道:“藩王多了反倒好办,多则不贵,想杀便杀。”

    江云做了个斩杀的手势,武思敏点头,是这个道理,如此再无疑虑,这就要拉着江云前去面圣。江云说不急,他也不想贸然进宫,那地方可是龙潭虎穴,一旦被人扣住,岂不死的不明不白?

    想让他进宫可以,朝会百官,请他上殿,众目睽睽之下,他便是死也死个明白。

    武思敏无奈,但还是很兴奋,坐立不安看着江云,询问道:“你为何不帮周家要帮武家?”

    江云反问道:“我为何要帮周家?”

    “你与周锦……”

    江云摇摇头,对武思敏道:“长公主,你也是修道之人,可知修道为何要无情?”

    “这是因为,红尘凡扰会扰乱道心,尤其是归真化凡时,红尘秽累堪比大毒。”

    江云道:“不止于此,它还会令人走错路,我与周锦有私交不假,但我却不会因为他做不该做的事。”

    “那如果是秋烟雨呢?”武思敏问。

    “也一样。”

    “晓华呢?”

    江云顿了顿,不知该怎么回答。武思敏又问,如果是迎梦母女江云会如何?

    这下,江云的心彻底乱了。

    修仙太难,顺天应人说来简单,站在对自己有利的局势下便可。但如果你在乎的人,站到了天道的另一边,你该如何取舍?

    跟随他们便是死,不跟随,又会心中有愧……

    看来江云的修行还是不够,始终都做不了与天道一般无情的上仙,好在他是魔修,只求心中无垢,平日遵循天理,真到心中有愧的时候,任性而为吧!

    但周锦还不足以让他弃道,江云起身,他也该去周王府看看了。

    武思敏闻言要跟他一同前往,江云点头,一起去也好,他一人之力有限,往后用得着武思敏的地方还多。

    得此助力,堪比十方,武思敏在武国可是举足轻重的人物。

    同时江云想到:“你为何不愿把天武阁交到武家人手中?”

    带上官帽佩剑的武思敏闻言道:“你应该能猜得到。”

    江云道:“我猜不到。”

    “那我不能告诉你,这是我武家的秘密,非至亲不能告知”武思敏一本正经,江云无奈,不想说便不说吧,早晚有一天他会搞清楚。

    见江云不再询问下去,武思敏眼珠一转,道:“除非你能入赘我武家,我便把这个秘密告诉你。”

    江云转头看向武思敏,知道这个女人趁机在挪揄与自己,便道:“不行,你太老了。”

    武思敏闻言气急,狠狠的捶打了江云两拳,从来都没有人敢跟她如此说话。她先前确实想到,如何拉拢江云,琢磨着自家哪位公主正当年,撮合给江云,那往后她就是江云奶奶或是祖奶!

    没想到,江云把乐子开到了自己的身上,寻娘子就是寻娘子!

    不过被寻娘子嫌弃老,这令武思敏很是郁闷,难道她真的老了吗?

    二人出了天武阁,因为话谈多时,天色渐暗,武思敏对江云道:“你等下我。”

    说完,武思敏来到街口的老槐树下,双手抱拳,微微低头祷告了起来。

    等她返回,江云询问:“你在做什么?”

    武思敏道:“这也是我武家的秘密。”

    江云闻言回身,看向那株老树,觉得它如同一座巨大的华盖,根深蒂固,护佑着万民苍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