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42.第142章 乱世

    海风呼啸,白浪翻涌,冬日的西海好似一片不毛之地,了无生机,江云坐在清冷的礁崖上,眼往大海的东边儿,一点点的想起了自己是谁。

    每次辟谷服丹,江云都会如此,不但忘记了自己是谁,甚至都忘记了他还是个人,不管枯坐在哪里,都会将一切忘记的一干二净,忘记了天与地和自己的存在。

    斋心坐忘,人若没有了心,自然什么也感受不到。

    虽然这样做非常危险,对头若是来了,能轻而易举的将他杀死,但只有这样,他才能在短短的五年内,豪夺天地灵气,一丝一毫的都不耗费,先后九次炼气凝液,再还液返丹,历尽千辛万苦,终于在气海内结下金丹雏形,一个沙粒般大小的存在!

    此物名为‘丹沙’,如同孕育新的生命,而登仙前的洞神期,说的便是孕生金丹的过程,其实很像女子十月怀胎,交神而成坎,灵化元精之象。

    人以自身鼎炉,与天地神合,炼气凝液,化生水象,水为坎,坎中一画元乾金也。金可生水,为水母,反居水中,便为母隐子胎,所以仙家称这东西为金丹。

    只要有了金丹,人便可以登仙,再也不是凡夫俗子。

    而江云距离登仙,还间隔着女子自怀胎起,到孕生止的过程,此种比喻用在男子身上似乎不妥,但道理就是这么个道理,他的身体内已经喜结丹沙!

    反观迎梦,五年过去,同样可喜可贺,于年初时经历了第二次还液凝沙。可不要小瞧了这第二次,万事开头难,这说明迎梦也摸到了修仙的门道,痛苦了几年之后终于大彻大悟,放下了一切。

    虽然二人身处一岛,但五年中,见过的次数不超过十回,尤其是这两年,彼此间都忘记了对方的存在,虽然如今江云已结丹有成,但也不敢去打扰迎梦,因为他是迎梦心中的孽种,牵一发动全身,贸然出现,会对迎梦的影响很大。

    于是江云只能偷偷的观察,发现迎梦一切都好,像尊石雕般面容逸静,盘坐在石洞之内。江云暗暗点头,只要迎梦能保持此等心境,一二十年,可保孕生丹沙。

    偶后,江云悄悄的离去,不用施展法符也可跨海掠行,借着风势,朝八荒神州而去。

    差不多六年时间过去,也不知八荒内的变化如何。而江云登岸的地方,正是周锦故里——雍州。

    但江云很快发现,雍州与以往不同了,不再那般繁华,也可能是冬日的缘故,海边荒凉,死气沉沉,只看到一艘渔船泊在崖石下,正要扬帆起航,他便飞掠了过去。

    “老丈,天气如此您还要出海?”

    江云飞落船头,五六十岁,满面沟壑的老者身穿单衣,正要扬帆起航,见有人突然出现在船上,连忙跪倒道:“小老儿见过大人。”

    江云这才发现,船上不止他一人,还有个小童在重帆的后面儿,正手抓缆绳,小脸憋的通红。

    “还不快放手!”老者急切道。

    小童闻言放开手,厚重的船帆轰踏下来,朝他埋去。

    江云手疾眼快,将小童救出,看了看后放在船板上。

    这小童似乎很惧怕他,眼神惶恐的呆望着,而且这还是女孩儿,只是打扮成了男孩的样子。

    而那老者……

    江云转身,老者仍然跪在船板上,周身抖栗。

    “你们这些坏人,不许你们带走爷爷!”小童突然扑上前来,捶打起江云。

    江云抱起小童,不管她的捶打,对那老者道:“起来说话。”这祖孙俩儿肯定将他当成了恶人,而且很可能是此地的官员,因为老者先前称他为大人。

    道家治世之所,修士为官的不在少数。

    可老者不敢起身,磕着头道:“大人,小人知错了,知错了……”

    江云看看手中痛哭的小童,询问道:“你错在哪里?”

    老者惶恐道:“小人不该违禁出海,但小人真的不是想逃,只是,只是……”

    老者抬头,看向江云手中的孩子,神情痛苦的道:“小人若是发役,这两个孩子就没人管了……”

    “两个孩子?”江云奇怪,老者道:“小五在船舱内,求求大老爷发发慈悲吧。”

    江云放下手中的孩子,来到船舱处,发现一个两三岁大的男孩儿光着身子,正要从下面爬出来,见他出现,仰头呆愣。

    孩子很瘦小,江云问道:“这两个孩子是你什么人?”

    老者回道:“小人的孙儿。”

    原来是祖孙,江云又问:“父母呢?”

    老者不安的道:“父亲发役了,母亲,被小人卖了……”

    “卖了?”江云惊愕的看向小童,这孩子还小,就把她们的母亲卖了?

    老者道:“大人,她们的父亲一走就是两年,杳无音信,原本说好是去送粮的,送完了就会回来,可也不知人去了哪里,朝廷又禁海,小人一家实在活不下去,也只能卖了她,养活这两个孩子……”

    这下江云心中有了计较,看来周武两家已经开战,于是又询问了一翻。

    原来,三年前,京城内真的发生了大事,盘龙书院的学子与锦城书院学子火拼,死伤过百,武皇震怒,不但把锦城书院连根铲除,还将涉事的学子问罪数十人,开刀问斩,西南藩党就此揭竿而起,拥立平原候武立为君,要恢复古风旧制。

    到如今,仗已打了三年,双方陷入僵持,搞得民不聊生,就连这老者的独子也被发了徭役,一去不返。月前,老者也被官派徭役,所以想带着两个孙儿出海逃命。

    搞清楚了这些状况,江云思索道:“何时开始的禁海?”

    周家禁海防备逃民,这说明局势对西南一党不利。

    老者瞅了江云一眼,回道:“年中的时候”老者已经意识到自己认错了人,江云并不是官员急捕。

    “那周家世子周锦你知道吗?”江云又问,老者点头,江云追问道:“他如今如何?”

    “死,死了……”老者道。

    “如何死的?”江云闻言皱起眉头。

    “被暴君砍了脑袋,国丧期间小人还带过戴孝……”

    “什么时候?”

    “去,去年……”见江云的面目变的越来越狰狞,老者不安的道。

    江云寻思片刻掠身离去,这天下乱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