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36.第136章 五色丹道

    转眼间,已是离开清明境的第三个年头,迎梦如愿以偿的再次做了母亲,而唐晓华仍旧杳无音信,令人牵挂,江云时常会想起她,并默默期盼她一切都好,希望三年的时光过去,她这个万事要强的丫头也能够长大,快点回到亲人的身边。

    而江云所写的‘五色丹道’,也有了很大的成就,厚厚的十几本书堆在案前,每日都能引来左文峰等人。

    此时,左文峰手捧书册,念道:“宫属土,君之象,中也,畅四方,唱施始生,为四声之纲,常念此音可主化助长,调和气血流通,止呕吐,食欲之事,脾气丰盈,则万化可调……真的有此奇效吗?”

    书写中的江云闻言,抬头看向左文峰,道:“信不信由你”这是江云近来常说的一句话,因为他解释的烦了。

    古音从行,宫商角徵羽对应五行,他书中写的很明白,照着学便是,若非要掰扯清楚,那还不累死他。

    左文峰闻言无奈,放下书册道:“江云,不是老夫不相信你写的这些文章,但自古修仙鼎炉至重,斋心守一是仙家不二法门,你不教世人斋心制欲,却行这吹拉弹唱之法,老夫以为不妥。”

    江云也写的累了,放下笔道:“金丹道法对你来说是不难,但普天下,像你这样的高人能有几位,这法门不是留给你学的。”

    左文峰惊讶道:“吹拉弹唱也能成仙?”

    “为何不能?”江云拿起了茶杯。

    “呃……”左文峰无法反驳,为何不能,他确实说不出来。

    已比从前老成了不少的江云,喝了几口茶水后问道:“左公,你觉得修仙最艰难之处在哪里?”

    “自然是结丹,凶险万分!”

    江云点头,因为结丹如同再造乾坤,世人若只有真金之志,烈火雄心,便以为肯下苦功去修行,一定能够成仙,那就大错特错了。

    神仙同样也是人,所以有金刚不坏之身,是因为人身鼎炉,通过不断的修行与炼化,将凡人之身,变成了神仙之体,而这个过程,如同是人体五脏般缺一不可,铸造金丹,同样也需要的五气的均衡,遵循相生相衍之道。

    五气若是失衡,就好比是五脏少了几样儿,人没了心肝,还能活吗?所以修士在结丹的时候,很容易走火入魔,因为他们结出来的金丹,无法像天地和人体一样平稳运转,由此可知,修仙的艰难。

    于是江云道:“是啊,人乃五行躯体,若想结丹太过艰难,但天生万物,这世上不止有人,既然做人修不成仙,我们还可以想想其他办法。”

    左文峰不解道:“你的意思是?”

    江云看向窗外,道:“人若是变成了一棵树,一株花,那样修行起来会不会简单一些?”

    左文峰也看向窗外,江云的院中栽着一棵枣树,如今树上的枣子已经开始泛红,快要到了采摘的时候。

    江云来到窗边儿,说道:“人修五行,妖修阴阳,而这草木精灵的修行法门则更加简单,比如这枣树只修木气,根本就无需担心五气相冲之忧,但它欠缺灵智,而人恰恰相反,天生灵智聪慧,难的是,如何才能获得一副通灵的躯体……”

    江云看向左文峰,笑笑道:“人若能解身化为他物,修仙也会变得更加容易。”

    左文峰了然道;“原来如此,你这方法,果真是闻所未闻。”

    “但也不那么简单”江云返回到桌边,又倒了一杯茶,看着窗外的枣树,品着茶道:“人有三魂七魄,需先将神魂炼化为适合解身之物的灵胚,才可抛弃恶魄躯体解身为仙。”

    “那要如何炼?”左文峰问道。

    江云拍了拍案上的书籍,道:“这不都写着呢嘛,常唱宫音,则脾气土感充盈,人的灵魂自然也会渐渐改变,等有了厚载土德的变化,便能寻块儿石头,或是这只茶壶,解身。”

    江云拿起画有小童的茶壶——这茶壶很是精美,但可惜还未通灵,无法解身。

    “人能变成茶壶?”左文峰傻眼道。

    江云笑道:“就连夜壶也可以,你若是能寻到一件通了灵的夜壶,可以解身试试。”

    “那是小解!”左文峰顺嘴道。

    “哦,左公你连大解之法也会?”江云打趣道。

    左文峰手指江云噎得说不出话来,江云笑道:“跟你开玩笑的,解身夜壶的我还未曾见过,只是觉得有趣。”

    这时左文峰思索道;“经你这么一说,我现在想明白了,悰山为何会有花仙儿……”

    悰山花仙由来已久,说百年前,赵国有位姓常的公子嗜爱牡丹,听闻悰山牡丹艳绝天下,便不远千里来访,但却在路上因为私事耽搁了花期,便留在了悰山牡丹园中,等待来年牡丹开放。

    漫漫冬日,书生流连于牡丹园内,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些休眠中的牡丹花,见它们一****的苏醒过来,吐出新绿,含苞待放,心中喜爱异常,在等待花开的期间,竟做出了一百多首与牡丹有关的诗作。

    但牡丹花还未开放,书生所带的盘缠就已花光,便不得不典当衣物,文房四宝等物,一日三餐,只靠些简单的粥食度日。可他的身体也一日不如一日,以至于,没能等到五月花开,便身染恶疾,暴毙与牡丹园中。

    花农为了成全书生看花的心愿,便将他葬在花圃丛中,不想从那以后,每到盛夏花开时节,人们便总能见到一位寒酸的书生,闲庭信步与牡丹园中,吟诗作对,但当有人靠近他,他又会消失不见。

    世人都说那是花仙儿,如果有缘,便能见到他。

    这故事就记录在梁国古志中,江云也看过,点头道:“那是花仙没错,木气华美风雅,而那书生的脾性正好应合了此道,一般人谁会像他那般,宁可饿着肚子,也要千里迢迢的跑去看花。尤其那牡丹艳绝天下,想靠牡丹解身可不容易,除了要有率性而为的木气之风,还需要有傲秀群芳的绽放之姿,书生一题作百诗,此等多变才气尽显牡丹之相,总不可能是狗尾巴草吧?”

    “你是说,若是没有书生的多变才气,就只能变成狗尾巴草?”

    江云点头,世人在世间都自己的暗合之物,解身必须要合适才能成功,而他所写便是寻找、培养此法的门道,如今已立下七经五法,几十万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