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33.第133章 新信

    之后的几天,江云陪着雍佩,把武国京城热闹的地方都逛了一遭,表现也很自然,丝毫没有让雍佩看出,他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说到去见迎梦时,江云便一再阻挠,开始雍佩还以为,是迎梦小心眼儿,仍然在记恨她逼着江云写婚书的事情,但某日酒后,江云吐露真言,说自己想要出仕为官,有些担心,外人发现他与鲁国公主有来往,毕竟武国与鲁国是世代仇敌,连雍佩来武国,也要换发易服。

    那一天,心情不好的雍佩同样喝了很多酒,她没想到,江云会是这样的人,为了自己的前途,竟然不敢与她来往。

    第二天,雍佩便留下一封书走掉了,说是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她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反正她的时间也多的是,并谢谢江云的盛情款待。

    看着手中的书信,江云想到,十年后,雍佩将会带领鲁国学子进入清明境,但愿她这个与众不同的女子,能在崇尚力士的鲁国有一番作为。

    雍佩其实是个心胸很广的女子,就像生她养她莫北草原,总是会用自己的玩世不恭,热情笑容,包容下生活中的不如意。所以江云相信,她很快就会好起来,并忘记掉自己这个不该,也不能记住的人。

    这是江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因为只要他和雍佩还有来往,洞房当天的发生的事情,早晚会穿帮。

    至于唐晓华那里,虽然江云很想去找她,但迎梦身孕在身,这个时候江云说什么也不能离开,再说天下这么大,去哪里找。但愿唐晓华自己能走得出来,即便不回京城,也给家里通传个消息,让大家知道,她一切都好。

    如此,江云扫净心情后返回家中,近来总是无法安睡的迎梦,似乎也心有所感,很香甜的睡在榻上,江云和萍儿则像做贼般,交流着迎梦这一天中的状况,同时萍儿还红着脸提醒江云,夫人遣人来过了,让他回府一趟。

    见萍儿这副神情,江云便知道是什么事了,姑母望孙心切,他又是姚家的唯一男丁,从迎梦怀孕起姑母就在想办法,想让他将萍儿收房纳妾,传宗接代。江云真怀疑,自己这一世是不是遭了桃花劫,发生在他身边的事儿还不够乱吗,家中一个大肚婆临盆在即,前些日又跑掉了小姨子,刚刚才送走个与自己有婚约的雍佩,还有一个绯闻女友,根本就不在乎旁人的议论,但有疑难不解,便会登门求教。

    秋烟雨确实不是一般人,不管面对什么,她总能安然处之。

    江云想,等迎梦将孩子生下,了却了姑母的心愿,他便开始化凡,再也不招惹这些是非,一切等到他修成神境后再说。

    佛祖用了六年时间,修成这一境,而八荒国九国的记录,是江君羽所创的十一年整,江云便打算……

    等等,江云突然想到了江君羽,这个他转生后,便没见过面的所谓父亲,总觉得此人如同迷雾般让人看不透,不单是他,就连江云幼时的记忆中,对江君羽的印象也很模糊。似乎姚家未倒之前,江君羽对江云也没有高看过一眼。

    所以江云很恋母,因为父亲在他的记忆中非常模糊,是那种冷冰冰,如同外人般的感觉。

    想到这里,江云去往堂屋,找到了陶晋恒。如今的陶晋恒,如同是江家的守护神,江云不去找他,除非是家里冒了青烟儿,陶晋恒才会出现,而且他远离后宅,生怕自己的阴气,会侵伤到迎梦和胎儿。

    “陶兄,有件事情,麻烦你再跑一趟”冬日,无门窗的堂屋内异常清冷,加上有陶晋恒这个鬼东西在,下人们也不愿来这里,总觉得这地方毛骨悚然。

    陶晋恒闻言,出现在江云身边,并幻化出人的样子,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朝屋外看去。

    江云道:“不用担心。”

    下人们看见就看见吧,反正他也总接触些高来高去的怪人,尤其是崇明书院的程老头,每次来他这里,都不走大门。

    “要去哪里?”陶晋恒小声问道。

    “安阳”江云随口道,马上又纠正过来:“是去找江君羽,他也许不在安阳。”

    江君羽常年游历天下,来往各家破解剑诀,但他唯独不来京城,自从接了候位后便如此,与周锦的父亲周松阳一样,多年不朝。天下人说,他们这些逆党,是担心会被武皇扣杀与京城,所以不来。

    但武皇哪会做那样的事情,只是这些人不想与武皇见面,朝拜罢了。

    江云从前也是这么认为,直到现在他想起,从江君羽继位,到西南一党兵围胥关,有四年时间,而在这四年中,江君羽一样不朝,果真是得了好处,便将武皇弃之不顾。

    所以江君羽落下了小人的名声,按说他以庶子身份接任侯位,理应进京谢恩,但他没有,为此姚家也跟着他落下了好大的埋怨,武皇曾当面斥责过姚万里,找了个好女婿。

    这四年中,江君羽为什么不来京城?江云不解,小人可不是这样做的,武皇再不济,也是一国之君,在武皇身上敲一锤子买卖,这不是小人,而是蠢蛋。

    所以江云让陶晋恒去探查下江云的底,并提醒他要小心,因为江云总觉得,江君羽此人不简单。

    “那城主你的安全怎么办?”陶晋恒有些担心的道,没有人知道,江云在新婚后的一个月,被人刺杀过,至今还不清楚刺客是谁派来的。那人的嘴巴很紧,没等江云在他身上施展手段,试试‘病绝火’,便吞毒自尽。

    江云说不用担心,不是还有训练出来的八个家伙吗?可陶晋恒还是担心,担心江云控制不了阴兵嵬傀,他并不清楚,江云曾在鬼王宗待过两百余年,莫说是控制尸鬼,危急时刻,江云连自己身上的鬼也控制得了!

    “你尽管去吧,总为我担心什么”江云起身,他如今还是凡人,这顶着风的堂屋可待不住,还是蒸笼般的后宅暖和,迎梦天天都喊热。

    “记得小心些”临去前,江云再次提醒。

    陶晋恒点头,消失不见。

    但江云没想到,陶晋恒这一去,便是数年未归,杳无音信。

    这是后话,再说陶晋恒走后,天气一天天的转暖,到了六月份的时候,担心着陶晋恒的江云,迎来了自己两世中的第一个孩子。

    上一世,江云为了修行,没要孩子,如今再世为人,这些东西他也想开了,一切随缘,总活那么仔细多累。

    孩子的到来,也冲淡了江云心中的忧虑,原本江云想的是,小家伙降生,便把他交给姑母抚养,可如今江云又舍不得了,这毕竟是他自己的孩子,胖乎乎的大小子,一天不见都想,哪里还舍得分开。

    至于化凡的事情,被江云推后,江云把两件要做的事情,前后对调。

    江云原打算,登真化神后再开始整理‘五色丹道’,完成答应左文峰的,重立崇明道基的事情。这样一来,事情也不会显得太过突兀,引起他人的怀疑。

    但为了小家伙,只能一边逗子作乐,一边著书立说,这就是仙家所说的红尘秽累。

    于是江云给儿子起名为新言,姓姚,不姓江,明目张胆的过继给了姚家。这致使孩子百日时,前来祝贺的人比他成婚时多得多,不但唐德君这个曾老爷亲自到场,姚万里的门生故友也不甘落后,纷纷前来祝贺姚家后继有人。

    就连长公主武思敏也来了,不但赐了御制的长命锁,还送了身小红袍给新信,并当着众位宾客的面儿,收新言为徒,拉拢老子不成,把江云的儿子拐带进了天武阁。

    晚间,宾客们走后,迎梦询问江云,有没有晓华的消息。江云自然不清楚唐晓华去了哪里,同时也很奇怪,迎梦为什么要问这件事儿。

    谁都知道,化凡归真是很漫长的事情,而且不能受外物所扰,他和迎梦生了儿子,周锦等人根本就不知道,仍然在闭门清修。唐晓华走了还不到一年,杳无音信很正常。

    夫妻间心有灵犀,迎梦瞧出了江云的神色,不安的道:“是母亲让我问的,还有姑母那里你瞧见了吗?她今日瞅你的眼神怪怪的。”

    江云笑着道:“哪有,你赶紧休息吧,记得给新言多盖上点儿,我去书房了。”

    江云这些日总在书房泡着,迎梦也习惯了,便将他送出屋外。

    “你回吧”江云嘱咐道,迎梦回屋后,江云的脸色沉了下来,看向前院儿下人的居所。

    今日大老爷和义成公主的脸色,江云自然看到了,迎梦虽未明说,但江云知道,肯定是唐晓华走时,抱着自己在门前痛哭的事情,被吴管家传了出去。外人毕竟是外人,靠不住。

    但江云不会现在就把吴管家怎么样,因为他不想把这件事激化,外人至多怀疑,他和唐晓华间有私情,但若闹腾下去,保不准会翻出更多东西。

    江云打定主意,一定要将这件事瞒下来,因为这是唐晓华的退路,若是此事泄露,唐晓华将会没有立锥之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