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99.第99章 仙道阁

    雍佩的事情过去一个多月,众人都在努力修行,力争在离开清明境前,达到洞玄境巅峰,从而开始化凡求真的洞真之旅,不负这十年才一次仙缘,成为高高在上的神境高手。

    但与洞玄境相比,洞真境才是最艰难的事情,很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跨过这一层,因为洞真修行绝非苦功可攀,一百个人中,有九十九人都阻在这里,再也无法寸进。

    因为天生天杀,人活在世,每时每刻都在消弭造化,肝主木,心主火,脾主土,肺主金,肾主水,对应五志,便是怒、喜、忧、悲、恐;对其身,则是筋、脉、肉、皮、骨;对五味,则是酸、苦、肝、辛、咸。

    谁能做到真正的绝情绝欲,百病不生,一丝一毫都不遗漏五气造化,炼化成丹?

    这对世人来说太难,只要你还活着,还活在这世间,就免不了会生气,会伤心,会发怒,会恐惧,会思考,劳损掉好不容易才积攒起来的人身五宝……所以化凡修真,需要远离凡尘,若像昌如燕等人一样,斩不断凡尘愫扰,那也只能认命做一世凡人,将满身造化消弭与无休无止的七情六欲之中。

    所以江云这些日一直在考虑,等离开清明境后,该去哪里避世清修。

    这一日,秋烟雨等人终于赶到了阴山,为了欢迎她们,周锦建起了大帐,同行的还有郑国崖山弟子,各个气宇轩扬,花枝招展。

    郑国水土养人,天下闻名,多出才子佳丽,今日相见确实不一般,尤其是女子,彩衣着锦,姹紫千红,男子的身高与中原人相比则略有不足,这是因为山地多生矮民,物竞天择所致。

    郑国带队的也是位女人,名曰丹珍,据说是个炼药高手,与周锦的关系非常好,似乎已经忘记,一百四十年前,正是周家先祖杀的郑国望风而逃,强取两州。

    秋烟雨见到江云的第一件事,便是询问他与武磊间的冲突,虽然此事秋烟雨已经听师妹们讲过多次,但她还是想听听江云自己的解释。江云却笑道:“有什么好讲的,不合而已。”

    “你就不怕招惹来麻烦?”秋烟雨问道,武家毕竟皇族,离开清明境后,江云的麻烦恐怕不小。

    江云闻言道:“武家没那么蠢,稚齿之争若小题大做,会受天下人的耻笑。”

    秋烟雨皱眉,话虽如此,短期内江云可保无忧,但等此事的风头过去,保不准武家会在暗地里下手,武家绝非良善。

    但江云不想再提这事儿,在外人看来,武家或许是个庞然大物,但对他而言实在不值一提,更懒得去操心。江云询问秋烟雨,布道的事情进行的如何。秋烟雨三言两语的带过,继续询问江云,可有保身之法。

    江云闻言抬起头来,难道秋烟雨要帮自己?

    “我们到山上去转转吧”秋烟雨抬头看向郁郁葱葱的山顶,这阴山她十年前就曾来过,也是在这个时候,似乎一切如故。

    江云看向说说笑笑中的众人道:“好。”

    二人穿过无路的山间林地,都是有修为的人,很容易便来到了空无一人的山顶,放眼远山重重叠叠,没有尽头。

    “听说你曾在阴山炼药,尤其对我听雨书院的弟子帮助极大,她们说起此事时,都很感激你,可谁能想到……”秋烟雨看向江云,江云什么也没说,反目成仇,人之常情,何必挂怀。

    “江兄,你有没有想过”秋烟雨眼往前方道:“如果有一天,这天下再没有纷争,一统归源,包括这清明境内也是一样,再没有九国学子之争,大家各取所需,相互协作,想要攻破那巨仙冢,怕也不是什么难事吧。”

    秋烟雨眼望河东鲁国之地,憧憬起来。

    江云也看了几眼,但却没这么乐观,因为他早已过了做梦的年纪,明白天道如此,冲刑害破,纷争不断,不争不闹,这天下就不是它了。想太平是不可能的,因为天道需要运转,没有这样的冲突,也有出现那样的冲突,人心欲望,是不会老实下来的。

    “江兄,你的人生理想是什么?”秋烟雨转头问道。

    江云笑笑道:“我心无垢。”

    “仅此而已?”

    “恩!”

    秋烟雨似乎不信,问道:“你是注定要做大事的人,难道没有更大的理想,比如为这人世做些什么?”

    “你是说为旁人吧?”江云也眼望前方,却是一片苍茫,眼中茫然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我心中的快乐放在外人身上,又何尝不是痛苦,人都有自己的选择。”

    秋烟雨顿了一下,道:“可他们没有能力去选择。”

    江云看向秋烟雨道:“你错了,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愚公移山的故事吗?移山可成,并非是因为愚公一人所愿,而是因为天道如此,都觉得那山该移。”

    “你是说,顺其自然?”秋烟雨问道。

    “恩”江云点头“天之道,利而不害。圣人之道,为而不争。万事不可强求。”

    “若是有许许多多的人,愿意和你一同去做这件事呢?这些人都很有能力,足可以改变天道,你难道就不想天下一统,再无纷争?”秋烟雨问道。

    江云看向秋烟雨,心想果然如此,尘世背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正在暗潮涌动。

    “你听说过‘仙道阁’吗?”见江云沉默,秋烟雨又问。

    江云摇头,但听这名字,似乎很了不得。

    秋烟雨沉默下来,再次眼往前方,话语轻柔的道:“有那么一群人,看厌了这人世间的疾苦,愚夫相争的闹剧,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个世界,但他们又明白,凡人多愚,不会明白智者之言,慈悲之心,所以他们隐藏起来,默默的努力着,希望有那么一天,这天下能归一大统,再无纷争,天下没有九国之崩,人心没有隔肚之仇,世间万民都乐善像道,安居乐业,这难道不好,不对吗?”

    江云闻言道:“大象无形,大音/希声?”

    秋烟雨闻言,看向江云道:“你果然不是一般人。”

    江云皱眉,考虑了一下道:“烟雨,我这样叫你,你不会介意吧?”

    秋烟雨羞涩的笑笑,轻轻的摇着头。

    江云道:“你描绘的景象很美,确实令人向往,不过我觉得它不真实,你我是修道之人,应该懂得,天道是不完美的,它有残缺,有盈亏,有昌平盛世,也有饿殍地狱,你说的东西不是我们该追求的,你可能走上了邪路。”

    秋烟雨惊讶莫名,还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说,她走上了邪路!

    仙道阁是邪路吗?这不可能!

    江云忙道:“你别激动,我是想说,如果你连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都看不清楚,还想要妄图去改变它,那只会一错再错,走上邪路。天道是不完美的,在每一个人眼中都一样,比如在我看来,江枫,江君羽,还有武磊等人都很可恶,但我却不会厌弃他们,反倒觉得这很正常,他们肯定也有足够多的理由去痛恨我。人生就是如此,总会有些人,站在我们的对立面,也总有些事情,会让我们觉得不满意,何必执着于事事无错的圣人境界?我心无垢即可。”

    “可,可他们能保护你”秋烟雨被江云说的无可话说,她也承认,自己的梦想,可能永远都无法实现,今日和江云说这些,只是想为江云找个庇护之所,因为江云越来越出类拔萃,秋烟雨担心他,木秀与林,风必摧之。

    江云道:“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脆弱,武家我并不惧怕,反倒是你说的仙道阁……你我今日所说的这些,就当没说过可以吗?还有,若是有人向你打听我,哪怕是你最亲近,最信任的人,也请替我保密,尤其是布道之事,绝不能对旁人讲,否则我情愿杀了你。”

    江云盯着秋烟雨,七真灵山派的道统,他必须要拿到手,秋烟雨如果不合适,他可以安排另外一人来做,他也没想到,秋烟雨身后,还有如此庞大的力量。

    “可,可你不了解仙道阁……”向来淡雅的秋烟雨显出彷徨的神色,江云看她的眼中,竟然真的含有杀机。

    江云道:“我相信你,不会让我难做。”

    秋烟雨闻言盯着江云,这个小了她八岁的师弟,越来越让她看不懂了,似乎就像阁主大人,深不可测。

    但阁主是带着面具的,而江云没有,但还是一样看不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