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88.第88章 灭度

    瞧见江云的神色,唐晓华的心砰砰直跳,看来她的猜测没错,这把剑来自仙冢,应该就是勘破幻境的关键。

    想到这里,唐晓华起身,看向江云。

    江云对她道:“你可以去试试。”

    唐晓华重重的点头,众人也都盯向她,只见她步履缓慢的朝铸剑中的秦勉走去,低声问道:“仙师,这把剑是您铸的吗?”

    秦勉猛然回头,对突然出现的唐晓华深感意外,扫了眼她手中的剑,道:“此剑并非我所铸,不过……”

    秦勉伸手一吸,剑便到了他的手中,上下打量道:“不过此剑确实出自承天,何人手法如此拙笨,千敲万啄,方得此剑,到也有些造化。”

    江云闻言看向秦勉身后的巨大炼炉,此炉名为承天?

    唐晓华思索片刻,说道:“是我表哥所铸,那日有只浴火异兽从天而降,我表哥与他恶斗了三天三夜,方得此剑。”

    “哦?”秦勉闻言惊奇的道:“那一定逃下界的胚象,你表哥是什么人,竟有此种手段?”

    唐晓华闻言看向江云,江云摆手,示意她别提自己。

    “你在看什么?”秦勉问道,韵雪这时也来到唐晓华身边,很好奇的打量着她。

    唐晓华道:“我有些同伴还未跟上来。”

    秦勉与韵雪对望,今日真是奇了,接连有人上山。

    “你可是佛陀所化?”面容澈丽到不似凡人的韵雪问道。

    唐晓华茫然的摇头,对何为佛陀一无所知。

    秦勉观察着她道:“她没有说谎。”

    “那你们上山来做什么?”韵雪又问。

    “是这把仙带我们来的”唐晓华说道。

    “它带你们来的?”秦勉端详着手中的剑,突然惊讶的道:“咦,竟然有胎脉!”

    韵雪闻言,也看向那把剑,眼中异彩又起,转头看向唐晓华,急切的问道:“你表哥在哪里?”

    唐晓华顿了一下“这,这我不知。”

    李冰荷闻言,长舒了一口气,提醒道:“郡主,你可千万别提江公子”她虽然不知道江云打的是什么算盘,但却知道,江云不想现身。

    不想秦勉两人同时朝她望来,问道:“你又是何人?”

    “我?”李冰荷大惊,她竟然也现身了!

    江云对周锦道:“她们两人已是环境中人,与她们说话,便会破境。”

    众人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唐晓华忙解释:“她是随我一同来的。”

    李冰荷只好起身,见过秦勉两人,秦勉思索片刻,还要再询问些什么,但突然转过身去,看向天际。

    只见天际尽头异彩丛生,七彩光华,如圆环闪现,中心虚明如镜。

    “是佛宗!”韵雪急道。

    江云也道:“无量天尊,对头来了。”

    “快送她们走!”秦勉忙把剑交还给唐晓华,示意韵雪送她们二人走,唐晓华焦急道:“我还有些同伴未到。”

    韵雪也道:“我不走!”那娇蛮的神情,像是迎梦。

    “你们快来啊”唐晓华回头道。

    众人愣住,看向江云。

    江云对周锦等人道:“你们跟着晓华走,可离开此地,度过幻境。”

    周锦问道:“你不想走吗?”

    江云说道:“此地将要大破灭,我还有些事情未做完。”

    “我不走!”果然,迎梦和韵雪说出了一样的话,江云觉得有趣,催促她和着大家一起走,机缘就在眼前,千万不可错过!

    “我无事,你尽管走”江云说道,之所以要留下来,是因为,他好像遇到了熟人。

    见他如此坚持,众人只好起身,纷纷破镜,秦勉主仆见到如此多的凡人出现,虽感奇怪,但也来不急询问。

    秦勉催促韵雪道:“你也走,去找她的表哥,此剑胎脉凝实,找到此人,或许可以帮助你立族!”

    韵雪闻言愣住,问道:“那你不走吗?”

    秦勉神情严峻的道:“我与明露境共存亡,走!”

    秦勉拿出身后大锤,虚空斩下,空门立现,连接外域的通道打开,他将拉着唐晓华的韵雪推进门去,而后催促周锦几人道:“你们也走,走!”

    周锦等人惶惶进入门中,本想叫江云,江云却伸出手指,示意他们别出声儿。

    众人只好离去,秦勉合实双掌,关闭了虚空之门。

    这时,天际深处祥云漫漫,飞云而来,包围住了天炉山。

    “阿弥陀佛”仿佛能震碎天地的佛号声传来,带起久久不绝的回声,不停的念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都滚出来!”

    被祥云包裹的天炉山顶,秦勉肌肉结虬,怒吼道。

    天际中,衣着相貌各异的佛陀们相继现身,环绕住天炉山层层叠叠,覆海云山,彻天蔽地般不见尽头……似乎这天地间,已经成为佛宗庙堂,高僧手打莲花盘壁,提婆怒目狰狞,如壁画般色彩万千。

    江云见到提婆皱眉,佛宗果然出动了天龙二部,阿修罗众!

    “秦施主,别来无恙”一佛慈眉善目,端坐在莲台开口问道,声音虽然不大,但直入人心,听的分外真切。同时还有异香传来,令人心驰神往。

    这便是,白玉齿边流舍利,红莲舌上放毫光。

    此佛大寂,已入菩萨境界。

    “你是何人!”秦勉问道。

    菩萨身边一护法尊者大喝:“大胆!此乃文殊师利,曼殊室利,满祖室哩,妙乐法王七十六世身,现已登莲正位,还不快拜!”

    秦勉闻言道:“原来是你,秦世利文祖,大德峰首座,你竟是文殊转世!”

    那菩萨道:“我誓皈依,遍满十方。”

    “住口!”秦勉怒不可止,这佛宗手段果真防不胜防,仙山首座,竟也是佛门菩萨转世,七真灵山,如何不败!

    那菩萨闻言,垂下目来,低涌起经文,舍利毫光自口中而发,引动身旁弟子同声唱诵,万佛弘法,仙音缭香,弥散与天地间。

    明露境完了,已成为佛家道场。

    “秦勉,你可愿皈依我佛!”弘法声中,菩萨座前天尊洪声问道。

    秦勉咬牙切齿,咆哮道:“休想!我意清明!我道逍遥!有生无死!我秦勉这一生绝不入轮回,灭度自我,狗贼们,去死吧!”

    秦勉回身一锤,砸向承天炉,炉身崩裂,条条裂纹如同他臂膀上结虬的血脉,蜿蜒疾走,转瞬遍布炉身,硕大的山顶烘炉摇摇欲坠,将崩!

    “阿弥陀佛……”

    文殊师利开口,秦勉抡起巨锤,刮起一阵狂风,似要毁天灭地,席卷整座天炉山,将摇摇欲坠的烘炉彻底击碎,炉中金石铁流与散碎掉的炉身一起,化作卷石旋风,随着秦勉手中的巨锤,一同旋转起来。

    “啊——!”

    狂风中的秦勉怒吼,宛如要开天辟地的盘古,不惜舍身一死,做最后一搏。

    江云见此,不由深叹一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他在壁画上已然看到,秦勉碎炉化万剑,可结果……

    江云不相信,会像壁画上描绘的一样,佛陀裂胆。

    这世间,又有多少东西,是真的……

    果然,秦勉碎炉化万剑,得来的却是莲花台上的拈花一指,万剑寂灭。

    佛宗度灭世间万物的本事,无人能比。

    噗通,狂呼寂静,秦勉也跪倒下来,双手杵地,粗重的喘息着。

    “我不服,我不服!”秦勉也不抬头,咆哮道。

    “秦世利,你可愿皈依我佛?”这次菩萨亲自开口询问,众僧弘法护持,口唱慈悲。

    秦勉立感威压,声音极小的道:“我就不信,我就不信,这世间,没有能挡得住你佛宗之人,一定会有,一定会有……”

    江云心想,他的执念,原来如此。

    文殊师利道:“罢了,送他入轮回吧,但愿来生,他能想的通。”

    这就是佛宗手段,今生不愿皈依,还有来世,天地炼炉人世苍茫,千秋百世的天道折磨,总有一天世人会明白,世间皆苦,唯有皈依我佛才可脱离苦海。

    天龙二部一种修罗尊法,这就要上前捉拿秦勉,送他入轮回六道。

    秦勉极力挣扎,但却无用,眼见就要被擒去魂魄,突然铮的一声,响彻山巅。

    “我有一事不明”江云拔出一把剑问道:“他前生做了何孽,今生要遭此苦难?”

    万佛瞠目,这山顶上,怎么会突然间多出一个人来!

    文殊师利道:“祸副苦难,皆是因果。”

    文殊瞅着江云,百思不解,竟然看不透此人的前生后世。

    江云转头看向秦勉,问道:“那你前生是谁?”

    秦勉疑惑的道:“不知。”

    江云笑笑“这便是了,前生张三做孽,后世李四来偿,我觉得此道不妥。”

    “阿弥陀佛……”众僧同音,只因江云所说,为灭佛之言。

    前生做孽,后世来偿,不妥。

    前生是谁,不知,后世却要受此疾苦,可甘心否?

    换成谁,也不会甘心吧。也许还会跳着脚骂,前生哪个王八蛋做了孽,要老子来偿还!所以道家以为,无轮回,惟永生!

    不求轮回之道,只求永生不灭!

    “你是何人?”文殊师利开口问道。

    江云看着手中的清风剑,暗道此剑不错,可惜是幻境,回道:“故人,你来世的故人。”

    “诳语。”文殊师利面露不悦。

    “信不信由你,你来世不是我的对手,今生更是如此,我来此地,只为还前人之愿”江云看向秦勉,问道:“秦勉,你可愿看看,真正的道家手段?”

    秦勉也惊愕的道:“你是何人?”

    江云甩了个剑花,长剑负在身后:“慎内闭外,多知为败,我是何人并不重要,关键是,我可帮你灭佛。”

    此地毕竟是秦勉的执念所化,他若知晓江云从何而来,自己早已身死,此方幻境便会崩溃,所以江云不能说自己是谁,他只想化掉秦勉心中的执念,让他再无牵挂,天生天杀,归于天地之间。

    秦勉闻言受教道:“好,你帮我!”

    此言一出,江云气势立变,再也不是血肉之躯,凡夫俗子,因为他已经得了幻境主人的允诺。何为幻境,梦境也!

    在这一境中,人可以无所欲为!

    江云笑道:“好,好个秦勉,我今日便为你了却心愿,让你看看如何灭佛,但有一言却要说在头前,你便是死,也心甘情愿吗?”

    秦勉毫不犹豫道:“愿意!”

    江云点头,环视漫天神佛,开口道:“我道门原本清守,素与你等佛门无争,可自神州之地起始,你佛宗便屡屡犯我道境,染我道门纷争,是非对错本尊不想再论,既然你等今日强取了此地,身为道门弟子,上清真传,我便在法上与你等见个高低,我只需一法,便可灭度你等万千。”

    江云负手,似在谈笑风生,一言间,便要灭杀漫天神佛,话语虽然狂傲,但他却真有这个本事,毕竟他曾经是天魔,与帝君、佛祖同一境界,而转生后的文殊师利,只恢复到菩萨境界,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但此言一出,佛陀震怒,都想杀下山来取他性命,尤其是八部阿修罗众,与佛不同,他们其实就是佛门中的魔,同样也是持欲修行,所故低佛一等,被视做不知悔改,利欲熏心的妖魔鬼怪,各个呲牙咧嘴,恨不得能活啃了江云。

    但文殊师利阻止住众僧,对江云说道:“阿弥陀佛,我佛度世间一切法,一切有缘,愿闻你法。”

    众僧闻言,再次口称慈悲:“我佛慈悲……”

    江云笑笑,拿起剑来端详了一翻,动作轻柔的出剑道:“地动观沧海,无风落石浪,斜云平地起,巨陆覆舟亡……”

    他似乎是在舞剑,话语极为缓慢,一招一势,更像是在做法,剑化令,叩真言,继续念着诗文道:“我本疑苍鬼,原为造化殇,通潮惊耸立,滚滚啸天狼!”

    只见江云一招定住,众僧诧异,因为似乎并未发生什么,只有匐在山顶上的秦勉,感觉到了大地在颤动。

    文殊师利等了一会儿,问道:“这就是你的法?”不由邪魔上心,这人是在耍他!

    江云收剑道:“此法已成,你等俱亡。”

    “大胆!”菩萨身边的尊者们发怒,此人狂悖如魔,当入地狱不出!

    但文殊师利抬起头来,看向远方的天际。

    遥远之处,青天下出现一条长长的细线,正在缓慢的在长高,似乎是要爬到天上去。

    “那是什么?”文殊师利疑惑道。

    “定是道宗邪法,不足为虑”胖尊者眼盯江云,不知为何,他的心中生出惶恐。此人到底施了何法,竟能改变天象?

    “我去看看。”

    文殊师利莲座前移,看似不快,但转瞬来到千里之外,江云竟然跟上他道:“你还不快逃命吗?”

    文殊吃惊,这才看清,那不是一条细线,而是大灭度!

    天地间,千尺万尺高的海浪,如同洪水猛兽,惊天而起,正势不可挡的咆哮而来,万刃高山在它面前,就好像孩童垒落起的土堆,顷刻陨灭,没有任何一种力量能阻挡住它,因为它已将天空遮蔽,越来越高,正在吞天噬地……

    文殊大惊,这可是移星易宿,陆沉神州的大灭度!

    这人是要毁了明露境吗……他到底是谁,竟可引发天象神通,这可是佛祖才有的手段……

    站在毁天灭地的天象前,端坐莲台的文殊师利,如同一粒细沙,茫然无措。

    直到巨浪完全遮蔽住天空,他才道:“看我妙法莲花。”

    忙要祭出在自家的证道妙法,莲华妙经,江云却说道:“别瞎忙了,你只是个幻象……”

    一言道破天机,幻境中的文殊,灭度!

    而毁天灭地的海啸滚滚向前,并显出天狼之象,吞天噬月,将巨陆神州顷刻陨灭,成为了这天地间的主人,正如佛宗所言,此地无天象,无地象,无象,无我!

    满天佛陀被巨浪卷的一干二净,哀嚎裂胆。

    祥云散尽,天炉山上的秦勉瞪直了双眼……这是大罗天的帝君们下界了吗,七真有救!

    江云出现在他身边,问道:“你愿可了?”

    秦勉忙跪正位置,问道:“敢问仙师,先前所施展的是何等神通。”

    江云说道:“啸天狼。”

    秦勉茫然,不明此法,江云为了却他的心愿,说明了此法奥妙。

    此法得与两千年前,那时的江云刚刚位登天境,主掌魔道,还未建起瑶城,正在寻访天下各域,挑选合适的地点。

    有一境名为‘行天境’,江云到了那里时,正好赶上‘地龟移穴’,掀起巨震,不过移穴的位置在海中,神州虽有感应却也无忧,正当江云以为无事的时候,云海边际,滔天巨浪滚滚而来,以不可阻挡的威势,陆沉掉天行四隅,灭杀万千生灵。

    江云凭着强横的修为无事,竟还得到了莫大的机缘,有幸目睹到这通潮伏陆的一幕,就此感悟出天象神通——啸天狼!

    若非亲眼所见,他决然感受不到,滚滚而来可以毁灭山岳的巨浪,要吞没的不止是神州陆地,就连天空也难以幸免。

    尤其是巨浪来临前,像极了吞天食月的星狼,狰狞可怖,令他这个世间最狂傲的魔尊,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真是无天无地,无象无我。

    所以说,要感悟神通,必须要有天大的机缘,凭空想象,是不可能造就出神通的。唯有观天衍道,感悟越深,造化越妙!

    啸天狼也是江云前世,最得意的神通手段。

    讲清楚这些后,秦勉又问:“那敢问仙师,若想演义此等神通,需盗天几何?”

    他是在问,江云施展此等手段,盗用了多少凡人信众之力。

    江云说道:“九境七隅。”

    一境有民百万万,一隅有民千万,如此天之盗法,惊愕的秦勉说不出话来,惟有诚心叩拜,恭敬的道:“上仙,帝尊。”

    “好了,你愿已了,也该去了”江云说道,他不想在这幻境过多逗留,难道因为可怜秦勉,要永生永世的陪着他做梦吗?

    不敢抬头的秦勉惶恐的道:“是!”渐渐的,消失在虚空中,幻境也随之破灭,江云又一次出现在魂道之内。

    (五千字大章,本想分为两章,多打次广告,收藏太少了,但又不想断开这章,就一起发了。还有个事情,书中的诗,是我自己编的,对仗格律勉强应付,但水平无法保证,难免词不达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