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74.第74章 陈朝策府

    “他们来了”没过去多久,天色依旧灰蒙,自东边仙冢方向,疾驰过来一群人,手中拿着利剑,身披泥黄色雪氅斗篷,斗篷下衬着并不显眼的青色武袍,马下悬铃,叮当震响。

    这是陈朝策府军的统一装扮,据说策府武士,每次冲锋都会如此,摇铃猛进,马下的铃铛也非寻常之物,而是‘震心铃’,可以震人心魂胆气,令敌蛮闻声丧胆。

    陈国与南境接壤,世代与邙山中的蛮夷为敌,多有冲突。

    见这些人过来,已经共乘一骑的唐晓华和周锦两人,面色凝重,手心都凝出了汗来。

    牦兽的脚力虽比马匹要强,但胜在耐力,论速度,并没有优势,二三十里,若想甩掉这些人,怕是没有可能。

    江云见状道:“你们先走,按照先前说好的,回去做准备,这里我来应付。”

    三人先前已经说好了对策,周锦便提醒他道:“那你多加小心”很是不安的看了几眼后,带着唐晓华退去,只留下江云一人对敌。

    “那人应该就是陈醮”二人离去后,江云面色平静,自语道。

    马队中的一人身材五短,好似孩童,骑着马的猴子,形象显眼,占据了众人中心的位置,恶气腾腾的朝江云而来,就连手中的剑,也要比常人短上一尺,小刀般攥在手中。

    此人应该就是有‘狡猴’之称的陈国圣王陈醮,扬名已久,早在十年前的清明境内,便已崭露头角,获得了赤铜山仙冢的传承,传有‘震凌剑法’,据说此套剑法快若闪电,有震凌风雨之功,手段迅捷,令人烦不胜防。

    这陈醮算是陈国学子中的异类,因为此人并不擅长施符,而是喜欢用强横的手段残杀对手,除了‘狡猴’,还有‘剥皮陈’的名号。

    江云观察着这人。

    身为带队圣王,修为自然是巅峰境界,但与秋烟雨不同,这陈醮并没有掩去一身戾气,返璞归真,气势反倒要比旁人更加强横,如同凶神恶煞,是江云见过的巅峰高手当中,气势最盛之人。

    看来此人持强凌弱惯了,已入心魔!

    真境讲求化凡归真,气息若不内敛,妄动五宝气息,频施‘喜、怒、思、忧、恐’等情/欲之事,便会致使五宝溃散,无法在天年耗尽前结出金丹,登仙成神。心境的控制的尤为重要,人身五宝,一点一滴都不能溃露。

    所以真境也称凡境,恒古以来,在这一境中,有志修士,都会寻一处远离人世烦扰的名山大川,世外桃源,斋心守一,不问世事。

    要守得住寂寞,方可成仙。

    但陈醮显然不明此理,并没有为真境打下心基,又或是,他痴迷在玄境的手段当中,无敌与众人的快慰,无法自拔!

    江云取出剑来,交与左手,等着这些人靠过来。但陈醮却令众人停了下来,眼盯江云道:“你是哪国学子?”

    江云如此处乱不惊,令陈醮诧异,若是转身逃命,陈醮会毫不犹豫的追过来,可如今,他倒犹豫了。

    江云停住想要动作的右手,眼扫众人道:“武国。”

    “武国?你是周锦还是武磊?”陈醮疑惑着道,在他的猜想中,武国学子,能有此等气度,不怵众人的,恐怕只有周锦或是武磊,这些大家子弟,如果真是两人中的一人,那他处理起来就要麻烦一些,毫不留情的斩杀了的话,会为自家惹来麻烦。

    陈国人行事向来谨慎,不轻易与人结仇,先前之所以那样对待江云三人,是因为,他们马上就要破开仙冢外围的阵法,不想有人横插一杠,能将来人留下,悄无声息的料理掉,自然是最好。

    但如今已经无法这样处理,耽搁了时间不说,对方还跑了两人,应该是回去找帮手了。

    所以陈醮才叫众人停下,另做起了图谋。

    江云闻言轻轻摇头,他在等着陈国人先动手,自己送上门来,可偏偏这些人不过来。

    这让陈醮凝起眼来。

    江云心想,如此也好,便放下了微提起的右手,问道:“是谁重要吗?先前他,还有他,他他他……”江云一连指出五人,正是先前袭击过自己的五个人,道:“好狠毒的手段,是打算要毁尸灭迹吗?可这仙冢的事情已然瞒不住了,九彩囚方阵,你等攻破了此阵吗?”

    淡淡一言,引起陈国学子们的警觉,无不疑问,这人是谁,竟然能轻而易举的窥破此阵玄机?!

    陈国发现此地已有六日,但前五日,都没敢破阵,而是做足准备,才确定下了此阵的玄机,原打算趁着白天,日光遮掩,一举破阵,但忙了一天都未能成功,日落后这才露出了马脚。

    陈醮身边一人,闻言低声细语,狡邪的目光,始终都盯在江云的身上,与陈醮说着什么。

    陈醮闻言抬头,问道:“你到底是谁?!”原来这人,就是赤手夺符之人,此种手段,陈醮闻所未闻,所故带着众人赶来。

    又有一人道:“他左手使剑,应该是小梁王范明!”

    范明有左手使剑的习惯,陈国学子闻言,都把目光聚焦到了江云的左手上,江云也看了一眼,笑了。他左手持剑是因为——他要施符!

    来而不往非礼也,先前陈国学子对他们痛下杀手,江云也没打算客气,敌众我寡,还讲什么手段,周锦两人也应该走远了,于是江云脸色一变道:“诸位,机缘天定,见者有份,既然我等已赶至此处,这仙冢便有我武国一份,不知你们可有异议?”

    江云的这番话令局势突变,如火烹油,历时激起了众怒,陈醮本还想与他客气一翻,闻言短剑一指道:“我看你是找死!”

    三十余名陈国学子更是怒目圆睁,打马奔出,全都朝着江云冲了过来。只因此人说话太狂,毫无掩饰的提出分享仙冢,凭什么!他是活腻了吧!

    陈国学子毫不惜力,冲杀过来,江云自腰间抹了一把,陈醮提醒道:“小心他施符!”

    可是晚了,众人的马速已然提起,江云甩手道:“金光!”

    众人闻声急忙侧身,害怕着了那狠毒的金光奥妙,但江云所使的,根本就不是金光咒。

    金光咒一抹毫芒,多为偷袭所用,如今敌众我寡,又有如此多的大礼摆在眼前,江云若不使用些大手段,岂不对不起这些人的厚待。

    只见红光闪现,符自江云手中飞出,转眼爆开,磨盘般大小的火球出现在众人眼前,忽的飞了过去。

    “闪开!”

    陈醮急忙喊道,但火球并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朝着他右侧,人群最密集处飞了过去。聚拢起来,准备围杀江云的陈国学子,根本来不急反应,轰!

    巨大的火丸不偏不倚,砸落在众人身前数米,炸裂开来,形成了巨大的气浪,将十几人掀下马去。

    霎时间,火光爆明,人吼马嘶,零郎一地,学子们有修为护身,到还好,可座下马匹经受不住此等冲击,有的当时丧命,有的骨断筋折,惊走无数。陈国阵仗立时大乱,都没想到,江云会如此狠毒,口诵金光,施展的却是威力巨大的火丸,一个不查,着了道!

    江云趁乱,朝后退去。

    陈醮见此,不管不顾的喝道:“追!”带着省下的近二十人,追赶了过来。

    “族叔,小心会有埋伏。”

    追赶中,有位少年提醒陈醮,陈醮气鼓鼓的道:“陈定,武国学子你也惧怕?它们就是些废物,乌合之众,周武两家素来不和,人数不可能比我们还多,先前使大剑的大成境高手,应该就是那周锦,来的人,也肯定是武国西南一党!”

    陈定闻言,询问身边的人道:“那人什么身量?”他的年岁不大,是陈国遴选出来的小圣。

    偷袭过江云的人道:“与我差不多,方脸,脸型较长。”

    “肯定是周驴无错!”陈醮咬牙切齿,周家人的脸都长,背地里,被人比做周驴。

    如此陈定再无异议,随着陈醮一同,追赶着江云。

    “他骑的是什么东西!”追赶了一阵儿,见还是无法追上江云,陈醮焦急的道。

    “是荒狼,此人到底是谁?”陈定感到疑惑,难道真是小梁王范明?可他听人说,范明待人谦逊,而这人……似乎不像。

    “管他是谁,抓住了他,活剥了他的皮!”陈醮加快马速,急追江云。

    陈醮已将江云视作必死之人。

    在陈国南境,蛮夷之所,盛行着取皮做乐的习俗,凡是抓住蛮族勇士,策府武士便会活剥其皮,充当箭靶。这样做,不但可以激发武士们的士气,还可以令蛮族丧胆。

    蛮族善猎,认为最惨的死法,便是被人剥皮,死的连野兽都不如。所以策府武士,以此法压制蛮族。

    而陈醮,在策府军中任职六载,斩杀蛮夷无数,活剥人皮,更是信手拈来。

    难怪他会如此嚣张,暴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