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60.第60章 炼药丹霞

    对学子们而言,清明境内的世界,机遇与挑战并存,哀伤中也伴着喜悦,转眼一个月过去,晚间的天气开始变凉,当夕阳洒落崖顶,江云也开始未雨绸缪,将久违的帐子拿了出来,立在背风的拱崖下,一番折腾过后,引起了迎梦的注意。

    迎梦睁开眼道:“表哥,你炼的是什么丹,味道怪怪的。”

    江云已经连续炼了两炉‘易气丹’,通过交易,收集够了‘再造丸’的材料,便决定马上炼一炉出来,以防万一,迎梦闻到炉中的味道不同,所故询问。

    江云道:“你安心练功吧。”

    像炼丹这种事情,无需迎梦操心,该指点她的,江云一样不少,抓住时机都会传授给她,并细心的讲述一翻。至于炼药,有表哥在,还怕往后没你的丹药吃?江云不想让迎梦在这方面浪费精力,所故没做解释,督促迎梦继续练功。

    迎梦知错,正准备练功,但看到一人爬上崖来,马上提醒道;“表哥,来人了,是凤儿姑娘。”

    江云闻言转身,只见一位身穿绿衣的女子,爬上山来,这人他认识,是听雨书院的鹿凤儿,最早相信他会炼丹的几人之一,若没这些天真的丫头的支持,江云的第一炉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练成。

    “江家哥哥”鹿凤儿客客气气的道,还朝迎梦打了招呼,对江云道:“我又来求丹了。”

    “你的丹药吃完了?”江云感到奇怪,听雨书院的这些女子,是他的主要客户,所炼的两炉丹,大部分被她们拿走,按说够吃两个月,鹿凤儿这么快就又来求丹了?

    鹿凤儿有些不好意思,从囊中拿出很多草药,看的迎梦直眨眼——鹿姐姐好厉害啊!

    “江家哥哥,麻烦你帮我看看,这些草药,能换多少易气丹?”鹿凤儿小声的道,江云查看一翻,道:“两百三十枚吧。”

    江云暗暗盘算,这些草药,能够炼出二百多枚易气丹,剩下的其他材料,算是他的进项,留着日后配伍成其他丹药。

    鹿凤儿神情雀跃的道:“真的吗?那哥哥快帮我炼吧。”

    江云笑道:“我那一炉丹还未出呢,要等明日这个时候,才能帮你炼。”

    鹿凤儿有些失望的道:“哦,那,那我何时能来取?”

    “大后天的黄昏吧”江云道,他本准备炼完这炉丹,就好好的歇上两日,顺便帮着迎梦破关,迎梦要冲击后期,三才五第,正在紧要关口,江云担心她会出纰漏。

    如今看来是不行了,鹿凤儿送来的这些草药中,有两株可入七品,虽然难比‘冷夜青莲’,但在清明境内也是很难得的宝药,江云不想错过。

    鹿凤儿闻言道:“那好吧,我大后天来取可以吗?江家哥哥你可不要忘了。”

    江云道:“忘不了,你放心去吧。”

    鹿凤儿欢欢喜喜的下了山,去谋划更大的计划了。

    江云回头道:“迎梦,练功。”

    迎梦点头,神情有些不悦,哪有人冲关不服丹的,凡三重进入四重,六重进入七重,这些关口,学子们都会服用‘易气丹’助气,这样更好突破。

    但江云不允许她吃,那炼丹是为了什么,只为了钱吗?财迷……

    迎梦心中不满,虽然在表哥的指点下,她精进的极快,但谁不想更快一些,尤其是这几日,迎梦行功时越感吃力,体内五气象稀饭一样化不开,急得她都想叫嚷。

    迎梦的乾坤袋内,有易气丸,是问晓华要来的,表妹近来对她和表哥的态度,好了很多,隔不了几日就会上山来,帮着江云一起炼丹。

    看着他二人忙碌,迎梦就着急,恨不得能早一日冲关成功。等进入了后期,表哥就不会再催促她练功了,因为表哥说过,等你进入了后期,也该我好好练练功了。

    迎梦很想偷服几枚易气丹,听人说,吃了后冲关会容易很多,但表哥不让,还说什么:“别人在嘴里嚼烂的东西,吐出来让你吃,你不觉得恶心?”

    这番话说的,简直是太恶心了……

    迎梦想想,还是算了,倒胃口。

    见迎梦重新入定,江云摇头,这丫头刚才又动了服丹的心思,想要投机取巧。

    服丹不是不行,但就好比是儒家科举场上的作弊,对四书五经学的不够透彻,就照书全抄,服用精炼出来的宝药助气,这样做,虽然对气的运用会变得简单,但也会错过苦练而来的莫大机缘。

    苦难磨练,同样也是机缘,下的苦功越多,感受越深,相信迎梦慢慢的会明白这些道理。

    江云按照时辰,又在鼎下添了些煤石,想了想后,又拿出一道传阴符,给唐晓华送信,让她想办法找一只笛子来。江云在山下见有人吹过笛子,但具体是谁他没看清。

    而后,江云自己也抓紧时间练功,他同样快要进入第六重境界了。

    来日下午,唐晓华将笛子送上山,扔给江云道:“送你了。”

    江云接住笛子,看向唐晓华,见她的眼中有戏弄之意,江云看看笛子道:“谁的?”

    “你猜”唐晓华道,江云知道,这笛子属于一位女弟子,拿起闻了闻,果然很香。唐晓华噗嗤一笑,道:“人家送给你的,你现在的本事可是越来越大了。”

    江云在手中转了转笛子,收起来,便继续鼓捣起药材,至于是谁的笛子,管她呢。

    “还是易气丹吗?”一闻到这药味,唐晓华便问道。

    “恩”江云应声,拱崖下早已成了作坊,铜冲,木冲,铁船,研钵,水桶一应俱全,江云仔细配伍着所需的药材,已经整的差不多了。

    “谁送来的?”唐晓华问道。

    “鹿凤儿”江云随口道,并回头看了眼练功中的迎梦。

    “她啊,难怪”唐晓华点头,江云抬头看向她。

    “鹿凤儿近来总往南边跑,在与陈国学子做交易,并向很多人借了丹药,这丫头还挺精明的。”

    江云闻言道:“人家比你大三岁,别张口丫头,闭口丫头。”

    “我就随便说说”唐晓华拿起了一只捣好的铜冲,胡乱鼓捣起来,问道:“迎梦还未突破吗?”

    江云回头道:“快了,应该就在这几日。”

    “服丹了吗?”唐晓华又问。

    江云起身,将刚捣好的木冲放在阳光下晒着,摇了摇头。

    “那可够难的”唐晓华看向迎梦,作为过来人,她深知成材的艰难。

    “你为什么不让表姐服丹?”唐晓华问道,江云便将其中的道理讲述了一翻,唐晓华闻言道:“你说的是真的?”

    江云用袖子抹了把汗水,继续点头,他实在是太累了,都懒得说话。

    唐晓华停住手中动作,担忧起来——那自己,岂不是错过了机缘?

    她不服道:“你一定是在骗人。”

    江云强打精神,道:“千真万确,就说我武国六圣吧,云霄子,封星逸,武思敏,周松阳(周王),贾灵雁,程有道,六人中,四人都出身寒微,像你这般大时,精进的也都不快,可后来为什么能成大气?因为他们吃的苦多,对道法的感悟也更深。”

    “那周王和我姨奶奶如何说?”唐晓华不服。

    “这就与天资有关了,有的人天资聪颖,比如秋烟雨,一点既透,山珍海味只要尝过一口,便能记住其中的滋味,我只是做个比喻,大抵是这个意思,天资其实比勤奋更重要……”

    说到这里,江云停了下来,没再继续往下说,他本来想说:“你的天资要比迎梦好”,忙了一会儿后,江云改口道:“但也要用功,你快回去吧。”

    唐晓华拍着手,站起身,看着眼前忙碌中的江云,犹豫了片刻道:“谢谢你。”

    江云抬头,谢什么?

    “我现在开始相信,秋烟雨所说的话了,点化之恩,以死相报……”

    江云笑笑,这事啊,严重了,夫子天天都在点化世人,但难能成材的还是少数,天下的道理莫能知,莫能行,再高明的手段,点在顽石上,也化不开。

    “你到底和秋烟雨说了什么?”唐晓华问道。

    “一个故事,你想听?”江云起身道。

    唐晓华点头,江云看向木桶道:“那就去打桶水来,要山中清泉,不是川水。”

    唐晓华气恼的道:“不早说!”收起木桶,准备下山。

    江云提醒道:“不许用乾坤袋,要拎上山来。”

    唐晓华闻言,只好拎着木桶下山去了。她确实很想知道,江云是怎么点化的秋烟雨。而江云觉得,唐晓华的天资是够了,但性子太急,想让她真正明白道祖收徒的深意,怕是没那么简单。道理即便能懂,怕是也难到心里去,化为己用。

    点化点化,只点不化是不行的,而‘化’乃用变之道,大道理知道的再多,口若悬河,但不用在自己身上,那又有什么用?

    江云回头看向迎梦,至于这丫头,有表哥在还担心什么,表哥是不会不管她的。

    自从那日在唐府制符,江云对迎梦,便多了一份再无法推卸的责任,而那个只见过一面的小姑娘的身影,也一天天的与迎梦重合起来。

    郁雪妍……

    唐迎梦……

    对江云来说,全都是他必须要进的责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