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46.第46章 心言密咒

    “移山填海可是神仙手段,我等凡人如何能做得到?”

    听了江云的讲述,秋烟雨痴痴的道,莫说她是,就是洞神境后期的师傅到此,也没有如此手段,江云给出的建议,无异于天书梦谈,根本就不可能做得到。

    但江云却说“你错了,神仙未必做的到,但凡人一定可以。”

    “为何?”

    “因为芸芸众生。”

    这下秋烟雨明白了过来,脑中思绪万千。

    江云站起身道:“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人知其神之神,不知不神之所以神也,神不过是句妄语虚言,人定胜天!”

    江云张开手,似乎尽揽天地,感受着清风徐徐,阳光旭日,林木间的丛盈气息,小溪里的潺潺水响,万物的造化的奥妙。

    而人,万物之盗!与天一样,人若起势,览尽真灵,天地反覆!

    之所以如此痴迷,是因为江云太怀念那样的手段,天风蒙黑雾,倒转山河反,曾经他以一己之力,令三垣反覆塌陷,就是因为他盗尽了芸芸众生,万物之力!

    感怀了许久,江云才重新开口道:“古有愚公七十高龄,威感苍生,遣子孙万万人徒王屋、太行二山七百里,曾其时,这天地间还未有神仙,但却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神通手段,是人的力量大,还是神的力量大?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神通从何而来,香火运数,为何会如此重要……”

    江云笑看着震惊中秋烟雨,他今日所说的话,可是仙宗至密,未登仙的人绝对无缘听到,因为神仙不会让凡人知晓,自己翻江倒海的大本事,其实都来源于芸芸众生,凡人之躯!

    这天下万物有灵,人乃万物之盗,若能盗得万物真灵,便可代天行事,与苍天一样,执掌乾坤,成神!

    若抛开神通道法显象,只究根本,神仙可毁天灭地,盛世帝王同样也可以做到,不就是一座山吗,发配百万民夫拆山,造路!

    只是神仙有秘术,可以将天地万物间,受自己支配的真灵,全都归于一处,道法显圣出来。这也是香火运数,为何会如此重要的原因,否则神仙何故来的要与凡人较劲,布道施恩,皆是有所求。

    江云这是在指点秋烟雨,移山填海不难,此地有民百万万,部族千余,只要她能令众生归心,对她献出真心灵意,受她的指派,填平东海,不过小事一桩。

    这才是此地最大的考验,得成道统的归途,而非是那些散落在各地的仙篇、宝药。

    清明境,清明境,不够清明的人,无缘求仙,求仙又岂是简单的事情,得了些骚篇痒技,就以为自己得到了仙缘大道,殊不知,自己已是人家手中的刀兵,卖首送死之徒。

    真正的仙缘,无不是大造化,便是用尽一生,也未尝能求得来。

    而且此地的考验极是艰难,首先禁锢住了修为,非‘瑾’不求,必须是天成美玉,未经人的雕琢过的好苗子,只有此等无瑕之人,才能继承七真道统。

    而且十年如一日,熬尽人世沧桑,弹指挥间,如何才能守我求真,运筹帷幄,一年不失十年,成就伟业。一般人可做不到。

    再有就是,仙篇宝药的诱惑,眼见他人都在强取豪夺,步步奋进,你可守得住清明梦醒?

    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比登天,要破此境,恐怕一生一世远远不够,因为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成功都是在一步步失败中积累起来的,想令众人归心,就凭这些比凡人强不了多少的玄境修士,能做到吗?

    即便他们能屠百人,抵千众,但芸芸众生是杀不完了,更何况移山填海之事耗时多年,打江山易,守江山难,始皇砌城围国便丢了天下,更何况这些人十年才能来一回。

    七真老祖风不破,挑人的眼光不可谓不毒辣,难怪三万年来,七真不存,灵山易主。

    讲清楚这些后,先前还朝志满满秋烟雨,如同变了一个人,惶惶不安起来。

    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难怪江云先前会问那些话,要想做成此事,她便是独守空闺百年,变成风烛残年的老太婆,也未尝能够成功!

    到时,镜花水月,伊人蚀骨,她不会后悔吗?

    哪个女子不爱娇美容颜,她本已在洞玄境内等了八年,难道还要等待一生。

    秋烟雨沉默下来,江云也不再说话,拿出地图仔细观察,旭日已钻入云中,会不会再出来,要看秋烟雨自己的选择。

    迎梦害怕的捅着表哥,生怕秋烟雨会做出错误的决定,她是世间少有的天才,日后肯定能进入神境,寿元百年,就如此耽误了下去,迎梦觉得太过残忍。

    但江云不做理会,百年、千年、万年又能如何,修仙求的是长生不死,是再苟活百年,还是奔着大道而去,让秋烟雨自己做决定把。要知道,任何选择都是有风险的,江云也不敢肯定,秋烟雨就一定能求得来仙缘。

    如此许久过去,午后,林中传来禹岩悠扬的笛声,没想到这木头还会吹笛子,果然是木木相趣,而江云也早就决定好了,接下来要走的路线,只等秋烟雨做出决定,是跟着自己去做强盗、打手,还是去追寻她自己的梦想。

    笛声惊醒了秋烟雨,她似乎是做了一场梦,美目朦胧的道:“江兄,谢谢你,我想我一定可以成功。”

    江云饶有兴致的轻敲几案,问道:“你准备如何?”

    江云之所以先前不问,是担心,自己的建议,会影响到秋烟雨的决定。

    此事重大,若非是发自本心,难以坚持下来。如果江云告诉秋烟雨,我可能有法子,助你成功,那么秋烟雨付出的还是本心吗,侥幸而已,难抵挫折。

    秋烟雨道:“既然是修道,我打算外出布道,在此地荒民中布下道根,假以时日,一定可以移山填海。”

    江云闻言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打算如何布道?”

    “我会些医术,打算悬壶济世”秋烟雨如实相告。

    江云却是摇头,这可不够,想做医母娘娘的初衷是好的,但若想移山填海,只做这些可不够。

    于是江云问道:“你有没有想象过,先前我等在梅山上,你本解出了‘天之道’,但却因封星逸一言作罢,这是为何?”

    秋烟雨道:“封星逸代武皇行事,一言九鼎。”

    江云道:“所以说,理不在真,在势,道理都掌握在大势者的手中,真假虚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势在谁的手里。就比如江枫吧,他为何会在我的面前颜面尽失,因为他失了势,他的势掌握在周锦手中,而周锦的势又倒向了我,即便我先出手打了他,也没人会帮他说话。光行医做善事是不够的,你要掌握住此地的人心运势,看来,你还是没有明白如何布道。”

    秋烟雨闻言虚心的请教起来,道:“那如何布道?”

    江云一一伸出手指,说道:“心,言,密,咒,以心悟道,以言论道,以密布道,以咒卫道,此乃支撑仙门宗山的四方根基。”

    “四方根基?”秋烟雨认真听着江云的讲述。

    江云点头“首先,立道之人,要心有灵犀,领悟出自己的道;而后,斟酌遣词,留篇著书,切记,多言浅词,莫论精理,要让世人看得明白你所行的道,否则再精妙的道法,旁人若是看不懂,又有何用?”

    秋烟雨点头,江云继续道:“这也就引申出了布道之密,何为密?布道讲求,秘而不宣,要让凡人有三神之感,觉得你神秘,神通,神明!简而言之,看不透你,只知道你无所不能,无所不知,佛门精通此法,故称密宗。”

    见秋烟雨皱起了眉头,显然不喜好此法,江云劝解她道:“布道称神,而非成神,说到底,就是让世人看不到你的跟脚,可万千不能让他们轻怠了你。记住,你与他们不同,你是神,而他们是凡人,若不能狠不心来,心中没有神、人之别,那这道你是布不成的。因为世人善斗,如果你不能跳出做人这个圈子,就不会摆脱人与人之间的争斗。你告诉他们,自己和他们一样,同样也是人,那么他们又凭什么要听从你的调遣?”

    江云举例道:“周王为何不服武皇?因为他们同样是人,若是道祖法架八荒,周王敢反吗?你好好想想吧。”

    讲述完了何为‘密道’,江云停顿了下来,先让秋烟雨好好消化一翻,这布道中的秘密。

    至于‘以咒卫道’,无需讲谁都能明白,如果没有强横的道法手段,如何能令人众生低头,万仙避走!

    仙界才是最不讲理的地方,谁的拳头大,谁就是仙界的老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