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39.第39章 道祖之争

    武国进入清明境的通道,在皇宫后的梅山上,关于此山,说法很多,其中流传最广的是,此山为神仙所移,本不属凡间,乃是穹天顶上的仙阁一角,阁为‘问天’,本是‘景皇’参天卜道之地,却为万古邪魔所毁,陨落人间,所以这山中才会有神迹,重开天门,问道清明的路径。

    至于为何会叫梅山,无人得知,因为八荒无梅。

    这名字,自然也是仙人所留。

    学子们在梅山侍卫的统领下,进入此山,自然不会直接达到秘境,纵观各域参神事宜,同样做足排场,礼道隆重,此地自然也不会例外,学子们先是来到梅山下的‘神题碑’旁,碑在林中,高七尺,书四字——元亨利贞!

    见到了这四个字后,江云马上明白过来,为山,为何会叫做梅山。

    ‘梅’乃‘元亨利贞’四德之一,寓意,独天下而春。

    看来,这里确实是某个仙宗门派的选材场所,而且还非常重要,以梅喻之。

    但其他人不明白这些,只知‘元亨利贞’中包藏天机,若悟透了它,便能在清明境内获得莫大的机缘!

    所以每次清明境开启,学子都要来到此地,碰碰运气,美其名曰,悟道。

    主持悟道的人,是四大书院的院主,盘龙书院的封星逸,听雨书院的贾灵雁,锦城的周展信,和崇明的左文峰。

    四人并列台前,林中拜有几案,封星逸看上去五十多岁,与左文峰的年纪相仿,但实际岁数难已判断,只知道他的修为很高。

    封星逸说了些客套话后,便让学子们去观碑文。

    观碑之后,四家书院的领队,将会写下观文,并由史官典录入册,留与后世。就像是儒教治世,采用的科举法子,状元郎做的文章,自然要保留下来。

    而民间学子,没有这个权利。

    学子们上前后,很快各抒己见,其他三家书院,讨论的分外热切,唯独崇明,壁垒分明,三足鼎立。

    端敬等人一伙儿,师可竹一伙儿,禹岩这个木头,也跟他们在一起,毕竟师可竹是名义上的带队之人。

    而剩下的江云兄妹,游离在众人之外,与民间学子在一起,反正此事也与江云无关,他等着便是。

    很快,锦城书院的小圣王周锦,便气势凛凛的写下了一个字——利!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皆为利往。周瑾表明了周家的心思,此次进入清明境,要谋取最大的利益!这份豪气,倒也坦荡。

    可能是在与周锦置气,唐晓华见此,同样写出了自己的观文,也只有一个字——贞!

    这可是就有意思了,贞为正,此乃操守,万国以贞,唐晓华在辱骂周家,为了利益,不守正,不存贞,乱臣贼子!

    学子们议论起来,江云也观察着身边的学子,五男四女,同样池鱼,分为两派。

    天气很冷,江云哈了口气,雾霭缭绕间暗暗叹息——想在这天下间活着,谁也免不了俗,天道压人,不入伙儿的,恐怕都无缘从清明大比中脱颖而出。

    再看四位院主,表情更是精彩,封星逸与周展信对笑藏刃,等着对方先开口点评,也好寻机后制。而左文峰与贾师太,暗暗着叹气,贾灵雁马上道:“烟雨,你可有了观文?”

    按说,学子们给出观文,师尊要做点评,所说的话,同样要载入史册,但贾灵雁与左文峰,谁都不想对之前这两篇观文说些什么。

    如何说?点哪家好?他们可不想参与此事。

    所以期盼着秋烟雨,能给出更好的答案,将之前的两篇观文,压下去。

    只见秋烟雨上前,提起笔来,端着袖子考虑了一下,回头看向江云。江云自然也在看她,二人对视,都笑了笑。

    学子议论又起,这江云,难道真的已将秋烟雨……这可太狗血了!

    贾师太不悦道:“烟雨。”

    秋烟雨正色,写下了自己的答案——元!

    看来本次的学子,都不敢乱解天书,亵渎天人,贾灵雁失望的道:“你下去吧。”

    烟雨见师父失望,考虑道:“师傅,其实我对此文已有了新解。”

    “哦?”四位夫子惊奇,贾灵雁问道:“那为何不写出来?”

    秋烟雨答:“只是愚感,怕妄断天机,故不敢写下来。”

    原来如此,左文峰鼓励她道:“说说无妨。”

    身边两位史官,也做好了记录的准备。

    这一次,秋烟雨虽然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向江云,但在斟酌之时,细长的美目,无疑是瞟向江云的,她开口道:“弟子以为,元亨利贞,以元为首,已然定下了此文的道,元为太始,乾天,此文指的恐怕是天之道。”

    此言一出,众人惶惶,秋烟雨好大的胆子,竟然为‘天书’定下了道!

    也就是说,天书中的玄机,被她悟透了!

    众人惶惶,天下为何会有八荒?因为秘境八重,梁楚两国虽已分立,可仍然要共分秘境,而八方秘境外的碑文也,各国全都一样——元亨利贞!

    解开了意味什么,问鼎天下!

    夫子还未说话,唐晓华忍不住了,客客气气的询问道:“姐姐,你何出此言,请姐姐赐教。”

    众人也都看向秋烟雨,只是期待不同,比如唐晓华,自命不凡,天书龙文的道解,怎么可能被秋烟雨解出来,那应该是留给她的登天之路!

    唐晓华暗暗筹谋,她绝不允许,秋烟雨解开此篇碑文!看似虚心的请教,其实是想拨倒秋烟雨的言论,不管她说的是真是假,这名头,不能让她抢了去!

    封星逸与周展信几乎同时问道:“此文何解?”

    贾玲燕则急切的说:“烟雨,快写出来!”她对自己的弟子有信心,相信烟雨,肯定是已经解出这篇碑文。

    现场静下来,众人都注视着秋烟雨,这令她紧张起来,思索了许久,手都有些颤,不敢妄断天书,更怕得罪了所有人,她明白唐晓华的用意,而唐晓华代表着武皇!

    正在踌躇之际,场外的江云突然间抬起头,看向天际,叹了一声道:“哎,这天恐怕还要阴一阵子呢。”

    众人朝江云望去,偶后看天——朗朗乾坤,青天悬顶,神经病!

    都认为江云是在捣乱。

    但秋烟雨闻言后,却做出了出人意料的举动,回身,手持参礼,对江云大礼参拜,而江云坦然受之,并还朝秋烟雨笑了笑。

    那笑容,似乎是对秋烟雨很满意。

    众人错愕,迎梦很想提醒表哥,你别闹了,但她不敢,现场的气氛太压抑。

    一时间,所有的人心都乱了,在想这是为什么?秋烟雨如此稳重的女子,微尘不染,怎么也会不知廉耻,与‘寻娘子’胡闹起来?

    没人能明白,江云刚才叹那一声,说的是:“你既然已经知道了答案,为什么不说出来?难道还想让八荒神州的修士,不见青天吗?”

    此地修士,对道不明,根本就不知道,大道真奥为何,与其说是在修道,不如说修体,以武力论高低,所以为‘荒’。

    元亨利贞四字,在中天世界,只是最基本的道学,乾天首卦中的卦辞,而荒,指的便是这等地方,天材地宝匮乏,文化荒芜。

    所故秋烟雨要拜江云,感谢江云提醒了自己,差点因为恐惧,误了大道!

    修道之人斋心守一,绝除秽累,切不能因为情/欲就乱了道心。

    而恐惧,同样也是情/欲中的一种,需要克服。

    这下秋烟雨再无顾虑,提笔写下了四个字——仁礼义正!算是为‘元亨利贞’划了道基!

    元为仁,亨为礼,利为义,贞为正,此为天道稳固运行的四德,人若守之,天长地久。

    四位夫子见状,脸色巨变,这些人修道多年,自然能看的出来,秋烟雨恐怕是解对了,天道运行的法则,也许就是仁礼义正!

    只要世人遵行此四德,天下就能长且久也。

    夫子们屏住了呼吸,内心的震惊无法言表——天书龙文,竟然被武国学子解开,这意味着,武国将要鼎立天下,开启真正的煌煌盛世,那么秋烟雨将会是……

    人们全都看向秋烟雨,难道她就是立道之祖!

    这让四位夫子有些发抖,在他们面前站的,会是那个开宗立道之人吗?

    错愕了半晌。

    直到一个清脆的声音,疑问道:“姐姐,您似乎解错了吧?”

    众人看向唐晓华,唐晓华装作不知,困扰与秋烟雨的答案,自语道:“天道元始,若想长久,施行仁道,我觉得是对的,姐姐也解对了,这礼与正,也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义……谚语言,见利忘义,姐姐恐怕是解错了吧?”

    唐晓华抬起头来,一派天真模样,看向秋烟雨,其实内心翻江倒海,因为她看到了机缘!莫大的机缘,秋烟雨距离解开天书,只差一步!

    而她似乎能拦在秋烟雨面前,快她一步登天!

    只要她能将这篇天书解完,真正解对,那么她就将是超远秋烟雨的人,开宗创道的始祖!

    有了这个名头,何愁天下不定,九国不平!

    所以唐晓华激动万分,并指出秋烟雨道解中的错误,因为她似乎看到了,一步登天的机缘!

    这小女子的心思,果真歹毒。

    但她说的似乎也对,见利忘义,这利,如何能解成义?于理不通。

    众人纷纷点头,尤其是盘龙书院的封星逸,马上高声道:“郡主说的好!这利,绝不该解成义,不知郡主可有新解?”

    唐晓华一直在想,但没有答案,于是低下头道:“我,我不敢说……”

    其实是在拖延时间,思索答案。

    贾灵雁与左文峰见此,万分着急,贾灵雁急道:“烟雨,你快说清楚,这是如何解出来的!”

    秋烟雨点头,但显出了焦虑,因为此点,她其实也一直未能想通,之所以解得出来,是因为,她觉得,应该就是个‘义’字!

    这种感觉说不清,也道不明,仿佛她已经能一眼看透天道玄机。

    而点化他的人,正是江云。

    那日江云告诉了秋烟雨,世人修道,为得是什么。

    是为了卦定乾坤,揣测天机吗?

    还是为了治世统民,安抚天下?

    亦或是,成为无所不能的神仙?

    都不是,修道的初衷,只为不死!

    只能说,这世间的欲望太多,花花世界,把修士们也迷混了头,做活神仙,真神仙,人皇武圣痴迷了进去,没有想过,天下第一又能如何,还不是难道一死!

    他们忘记了,修道,为的只是不死!

    秋烟雨并不清楚,江云所说的猴子是谁,但她相信,此人足够清明,肯定是火眼精金,世间任何的假象欲望,都迷惑不住他,他能一眼看清大道的根本!

    所以他总会问道祖:“能得长生否?”

    清明如此,深悉大道的天才,道祖岂会不喜欢。

    所以秋烟雨悟了,似乎也可以抛开欲海,直窥大道根本!

    只是让她说,她恐怕还说不出来,悟的不透……

    这令秋烟雨急切,众人议论也不停,突然间,唐晓华道:“我知道!”

    众人噤声,都等待着唐晓华的答案,尤其是武皇一系,面红耳赤,激动的心都要燃烧起来。

    再看周锦等人,却是脸色苍白,生怕唐晓华,会说出对自己不利的话,偏偏,周锦刚才写的,还是一个‘利’字!

    寻常人不明白这其中的关键,天书碑文,闻名已久,若被唐晓华解开,再说些不利于周家的话,天下达成共识,那周家便会失去道义,成为乱臣贼子的楷模,人人得而诛之!

    周锦等人,为此惶恐。

    只见唐晓华也掩不住得意的笑容,今日发生的一切,令她没想到,还没有进清明境,这天下,似乎就定了!

    为何如此,唐晓华想不明白,更不会相信,八荒神州,早已被江云搅的天翻地覆!

    何为天尊,一语扫定乾坤!要没这点本事,江云前世能与太微叫板?素宿帝后。不管到了哪里,江云仍还是那个,搅动乾坤的大人物!

    只见唐晓华朝周锦笑笑,樱桃小口张开,似乎能吞天噬地……

    可就在这时,人群外的江云朗声大笑,与千钧一发之际,阻断了唐晓华登天坦途。

    江云笑道:“哈哈哈,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不争。取天赐利,不争不害,天经地义!”

    一番狂傲话语直上云霄,震溃宇内。

    造反又能如何,人皇若倒行逆施,便是上天赐下的利,取之,天经地义!

    一翻言语,震定全场,同时也解了秋烟雨心中的困惑,利为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