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9.第29章 鬼神莫测

    处理完伤势,江云带着迎梦,来到书院门前的‘崇明阁’,环绕来到楼顶,楼高十二丈,抚城窥南山,从这里轻而易举的便能看到‘南钟山’,山不算高,但绵延雄伟,如今山上葱绿已去,只留下些灰蓬蓬,毫无生气的莽山与枯木,沉景应时。

    江云记得,刚来此地时,那山已有些绿了,恍惚间一年过去,自己似乎什么都没做,与过去相比,如海中浪子坐困幽谷,这世界实在太小了。

    他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是少候质子,不得离开琞京,似乎连那山上都未曾去过。

    楼中坐着很多人,怪异的两排对坐,夫子在南,学子在北,上楼便能看到软席,江云和迎梦学着旁人的样子,跪坐下来,左文峰这才言道:“江少候,等你们多时了。”

    江云抬头望去,一排夫子表情怪异,梁基饶有兴致看着自己,曹理笑意盈盈,还有绷着张面孔,似乎什么时候都在生气的云霄老道。而自己这边,入围的十名弟子在侧,紧挨着的便是满弘,身上透着杀意。

    面对左文峰的问责,江云不答,淡然的看着面前的诸位。告罪吗?抱歉,我江云没这个习惯,又不是我自己想来的。

    等待了一会儿,左文峰又继续对江云道:“少候,你好本事啊。”

    江云觉得无趣,只好开口道:“不是我江云的本事好,而是我崇明书院的本事好。”

    众人闻言都看向他,江云扫了其他弟子一眼,毫不客气的道:“阁中弟子损失殆尽,非我崇明之福。”

    除了端敬、禹岩,还有亲点的师可竹,其他的阁中弟子都已落败,一人当场丧命,一人重伤,此等有心算计无心的龌龊勾当,确实令人不齿。

    几人闻言神色都不好看,暗暗地敌视着江云。

    还有参与此事的夫子们,也各个面露温怒。

    江云这才看向左文峰,笑了笑,意思告诉他——瞧见没有,我哪伙儿的都不是。

    如此巧妙的回答方式,令左文峰发笑,暗道此子了得,自己想好的试探方法,一个都没用上,人家直接给出了答案。

    而答案,就写在这些人的脸上。

    难道江云兄妹的异军突起,真与其他人无关,是那个人做的安排?

    左文峰看着江云道:“江少候少年老成,一点都不像十五岁。”

    江云无所谓的道:“但事实如此,院主还是说正事吧。”

    众人都觉得奇怪,这江云好狂,与院主说话,都用此等口气,王候家的子嗣都如此吗?

    夫子们生气,弟子们则不屑。

    左文峰被江云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似乎江云一上楼,这场中的局势,便都被他夺了去,不在自己的计划中。左文峰摇着头,无奈的道:“善言相恶,善言相恶……”

    意思是说,江云的话虽然难听,但说的没错,不是他江云的本事好,而是崇明书院背地里的本事太大!

    众人脸色更加难看,云霄子咳了一声,瞪向江云道:“文峰啊,还是说正事吧”倚老卖老。

    左文峰正正身子,对弟子们道:“今日叫你们过来,有两件事,既然话已挑明,我就直说,清明境内的宝药,对夫子至关重要,往年都是由入阁弟子参与,但今年出了波折,满弘你们五人,虽然战胜了阁中弟子,但规矩不能变,若是能从清明境活着出来,分匀下来的宝药,需拿出一半孝敬夫子,至于怎么孝敬,你们五人战胜了哪位夫子的弟子,就孝敬哪位夫子,都无异议吧?”

    众弟子考虑片刻,点头称是。但左文峰如此安排,有够缺德,因为各个学子与夫子间的关系,正好对立,也算是惩戒这些惹祸的暗桩。

    接着,左文峰看向江云兄妹,道:“至于你二人,我等有意收你们入阁……”

    话没说完,江云便问道:“院主,第二件事是什么?”

    这下左文峰也咳了起来,缓过气道:“恩……是想让你等同心协力,万事以武国为重。”

    “哦”江云点头,那就是没事了?于是站起身道:“入阁之事我没兴趣”看了迎梦一眼,端着受伤的手臂,转身便走。

    迎梦本就不自在,见江云如此,也跟着起身,朝夫子们拜了一拜道:“我也没兴趣”低着头,跟着表哥走了。

    这……

    夫子们你看我,我看你,这太不像话了!

    云霄子首先发怒,喝道:“狂妄!此子应该逐出书院,我这就向武皇禀明,夺了他的大比名次!”怒不可止。

    妙善心中急切,因为左文峰刚刚才答应她,会安排唐迎梦做她的入阁弟子,她到不是贪图宝药,而是惜才,喜欢迎梦所使的那套剑法,近而喜欢迎梦这人。

    曹理则哈哈大笑道:“好!江家子果然都不一般!”

    左文峰为难,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会在江云面前连输三阵,比擂台上弟子还要凄惨,这江云已经不能说他狂了,而是——怪!

    梁基愣了楞道:“院主,此子大才啊。”

    弟子们闻言,显出各不相同的神色,尤其是满弘,眼露凶光。

    左文峰被气昏了头,反问道:“何以见得?”如此对待夫子,这哪里是大才,泼才还差不多!

    梁基道:“左兄,你又动气了,难断清明,此子思路清晰,字字珠玑,而且行事绝不拖泥带水,一般人可没有这样的担当,我觉得唐迎梦能进入清明境,恐怕也与他有关。”

    “跟他有关?”夫子们都朝梁基望去,唐迎梦所使的剑法,众人看的一清二楚,堪比清明境内的仙家真传。

    梁基行事呆直,解释道:“梁基只是猜测,一种感觉。”

    众人都泄了一口,这梁基……

    他们却不知,‘卜道’与梁基所悟的神通有关,但梁基进入洞神境年头不长,神通未成,还没显现出来。

    一时间,包括左文峰在内,都失去了再谈下去的兴趣,遣散了弟子,夫子也纷纷告辞。左文峰出言安抚云霄子,此事乃家事,崇明自决,无需武皇过问。

    与其说是安抚,倒不如说是在提醒云霄子,十个名额属于崇明书院,外人最好别再插手。

    一码归一码,左文峰虽然对江云的作为不满,但也不想再让外人插手崇明,今年的乱子,难道还不够大吗。

    送走了这些人,楼上只剩下左文峰,梁基,还有梁基的弟子禹岩。

    梁基对禹岩道:“你也回吧。”

    禹岩见礼告辞,这时楼阁内传来了水响声儿,只见屏风后,程伯安坐,正是在续水。

    他在楼内,其他人竟然都没察觉到。

    程伯笑笑道:“我说了吧,你等谁也做不了他的师傅。”

    左文峰气道:“幸灾乐祸。”

    他本有意收江云入阁,可惜这话还未开口……没开口也好,省着又败一阵,自取其辱。

    梁基起身询问“程老前辈,您是不是有意收江云为徒?”

    屏风后的程伯摇头道:“以前想过,现在不想了。”

    “何为?”左文峰二人来到屏风后。

    程伯看向梁基道:“梁基说的对,此子大才,而且富有匠心,不是你我能教的。”

    “哦”左文峰坐在程伯对面,思索道:“难不成唐迎梦的剑法,真是江云所授?”

    程伯点头,半年前他就看出来,江云的修为虽然不高,但心境恐怕已达化境,天下诸法,皆可化为己用,院墙上的拳洞凝实无露,气息一丝一毫都不会余溃,用气到如此程度,就连他也做不到。

    从那时起,程伯便开始关注江云。

    而且心中,隐隐透着惧怕。

    程伯不由的道:“此子身上有古怪。”

    左文峰也道;“是啊”想了想,有些毛骨悚然的道:“难道是……”

    左文峰与程伯对望,程伯道:“是又如何,正如他所言,事实如此,他就是江云,这点谁也否定不了。”

    “这……这徒弟我也不收了“左文峰摇头,心中毛躁,越想越怕。

    梁基不解“你二位在说什么?”

    程伯拿起茶道:“鬼神莫测之事,休提慎言。”

    左文峰点头,这事儿确实不能再提,把他的汗都吓出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