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8.第28章 杀人治世

    天色阴沉,风雪欲来,进了十月的天气的多变难料,重铅浮云遮蔽天空,阴沉沉的压迫下来,使得每个人心中都升起焦躁的不安。

    已是下午十分,江云已在台上战了多久?没有人会去计算时间,只是觉得,江云是在地狱中煎熬,自己的心同样也是。

    从前那个被人瞧不起,沉默少言,总做荒唐事的猥琐少侯,如今已变得令人生畏……

    而台上,血染锦袍,却毅力不倒的江云,还在坚持着喘息,也好有足够的力气坐下来,再一次调息。天地之间,似乎压着一层厚重的枷锁,捆束住他,想让他屈服。

    可他还是平稳的坐了下来,将带血长剑放在手边,环圆垂目,安坐不动。

    人们都不愿去打扰他,因为与他战斗的,似乎并不是人,而是天,就好像当江云再次睁开眼时,他会手持血剑,高昂起头颅,与天一战。

    “该结束了”秋烟雨抿紧嘴唇,不得不承认自己看错了江云,这江云决然不会是传闻中的龌龊,只是上天没给他足够的机会,如果可以,他比自己更加适合去那个地方。

    而唐晓华默默的穿过人群,来到一位学子身边,轻声说道:“柴青,该你出场了。”

    名叫柴青的学子先是惊愕,偶后狂喜,恭敬的道:“请公主明示。”

    唐晓华眼望高台,不悦的道:“你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天武阁’的蓝袍吗。”

    柴青闻言惶恐,装作无事道:“小人知错,还请公主明示。”

    还有两座高台未能分出胜负,柴青无法确定,唐晓华指的是哪一座高台。

    唐晓华转身离去道:“江云。”

    柴青点头,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他们这些人,都是被安排进崇明书院的‘天武阁’弟子,但他的修为,难与跟随在云霄子身边晁俊贤与李冰荷两人相比,上面本不打算启用他,让他继续潜伏下去,成为内院弟子,长期打探书院中的消息,可是江云的出现,打乱了计划,唐晓华改变了主意。

    唐晓华离去后,柴青紧紧衣襟,看向台上的江云,能否改变自己的命运,就看这一次,是永远的做个没人知道的暗桩,还是成为携牌统尉,江云成为横在柴青面前的最大阻碍。这让柴青凝起眼来,把‘江云’二字,在心中重重的念了一遍,而后才走上前去,在高台下的鼎内,投下了自己的铜牌。

    已经许久没有人登台,江云和唐迎梦独据高台晋级在望,突然间冒出来的柴青,成为了打破平静的惊石,引来所有人的注视。

    “唐晓华!”迎梦首先叫道,她刚才便注意到,唐晓华走向柴青。

    对自己这个妹妹,迎梦最清楚不过,表面上看可爱、亲切,但骨子里,蕴含着令人惧怕的力量,一年在家的时间,还不如在皇宫的一半,说她是武家人也不为过。

    而且听父亲讲,晓华与武思敏走的极近,武思敏是什么人,天武阁阁主!

    普天下的人,哪个不惧怕‘天武阁’,那可是武家手中最强悍的力量,朝堂百官家中,都有天武阁细作,但你却不知道他是谁。

    大音希声,大象无形,隐藏在暗中的力量,才是最可怕的。迎梦的性子是急,但却不傻,马上明白过来,晓华暗施手段,想要对付江云,抢夺进入清明境的名额。

    迎梦的一声呼喝,令唐晓华转过头来,并得意的朝姐姐笑了笑。平日她不会这样,但今日不同,她的怜惜只会施舍给小人物,但迎梦算是小人物吗?

    从今日起,她是晓华的敌人!

    唐晓华最清楚唐家的重要,皇爷爷为什么高看她一眼?还不是因为唐家。

    她早已发誓,即便终身不嫁,也不会离开唐家,只有这样,她才能成为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下一个思敏长公主。

    唐晓华的举止令迎梦生气,但这时,柴青已经登台,二话不说便朝江云攻了过去,一剑直取江云的面门,而江云仍在闭目调息中,连环着的手都未曾放下来。

    “表哥!”迎梦大叫,差点跳下台,被守台弟子拦住。

    转眼间,柴青杀到江云面前,心头狂喜,直刺过去。

    柴青心中窃喜,这江云果然已没了力气,成为束手羔羊,天赐良机,他竟然成功了!

    众人惊呼,心都提了起来,江云就这样要完蛋了吗?心头既担忧,又失落,仿佛是自己历尽千难万险,但功亏一篑,实在不甘。

    就连少有凡扰的秋烟雨,也对唐晓华投去了厌恶的目光。

    唐晓华强忍,因为姨奶奶说过,得罪谁,也不要得罪秋烟雨。

    她的心中满是委屈——总有一天,自己也要受到上域仙门的亲睐,而清明境内的比试,便是迈向大道仙途的第一步,秋烟雨不也是这样崛起的吗。

    所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唐晓华都会拼,自己身边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成功的希望。

    再看江云,如同一尊塑像,对柴青的狠辣手段,似乎毫无所觉,直到利剑距离他只有几尺远的时候,想躲也躲不开的境地下,江云环着的手,才突然张开,朝锋利的剑身抓了过去。

    噗,一抹殷虹凝落,自江云的手中激起,江云手上环圆,凭着血肉之躯,抓住柴青的剑身,奋力向外带去,带偏剑身的同时,狠狠的一头撞了过去!

    江云已没有了选择,即便起身迎战,凭他现在的状况,也难敌对手,只能拿自己作为诱饵,将柴青引过来,拼死一搏。

    而且机会只有一次,若杀不了柴青,便是他自取灭亡。

    二人就这样猛烈的撞在一起,江云的额头,重重的顶在柴青的面门上,柴青吃痛,被反撞了回去,手中长剑横扫,想要削断江云的手掌。

    可江云的手一直都死死攥着剑身,任由那锋利的剑刃从自己的手中通透,豁开两道直抵骨骼的伤口,一路直达剑身护手处。

    江云抓住护手,反夺,急拧手腕,又向上扳转!

    “啊——!”

    江云吼了一声,撞击,夺剑,一气呵成,人像猛虎般扑杀了出去,根本就不给柴青起身的机会,反抓夺过的宝剑,高高跃起,如锥刨地,狠狠凿了下去——噗!

    一剑贯穿柴青的身体,就连一尺多厚台板也未能幸免,刺碎骨骼与木板的声音交织在一起,听的每一个人心头生怯。

    接着便是‘噼啪’一声脆响,楼板崩裂,原来是江云双手拿剑,扭动起剑身,将剑横了过来,崩裂楼板的同时,长剑在柴青的身体中绞动,不但破开了他的胸骨,还将他的心脏一同豁开!

    “呃……”

    柴青长嘘一口气,眼中神采立散,转瞬变成了一具尸体。

    一个照面,江云便解决掉了柴青,而且所用的手段令人胆寒,柴青断气后,鲜血才染红高台,顺着剑身穿过台板,滴滴答答。

    “我的妈呀……”学子们惊呼。

    江云在这一天中,给人的震惊实在太多了,总是能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解决掉对手,如果说他之前刺穿唐三的脖颈,只是个警告的话,那么这一次,他真的杀人了,从动手起,便没打算再让柴青活下去!

    就好像当初论道,江云讲的一样,世欲熏心,好言相劝若是管用,这世上就没有正邪之分,人人都是谦谦君子,道德高上!总有那么些人,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便是口称慈悲的佛祖降世,也不能令他们回头止欲,那还有什么可说的,杀!

    “谁还想上来?”江云摇摇晃晃的起身,冰冷的面孔像是一阵刺骨寒风,骇的台下学子们不敢与他对视,就连心高气傲的唐晓华见了,也惊出一身冷汗。

    才一刹那的功夫,柴青就死了,这个江云简直就是个魔鬼!

    巧娘上台,看了一眼气息全无的柴青,又看向江云道;“你叫什么名字?”

    “江云”回头看向她,巧娘心头不安道:“传院主的话,你晋级了。”

    江云回头扫向高阁,学子议论纷纷,这杀神可算是晋级了,但愿进入清明境后,他能死在里面,与这样的人同院为友,就好像身边睡着一只狼,不,一只虎,从前怎么就没发现他如此危险……

    夫子们退阁离去,江云拿起长剑,甩甩上面的血迹,下台前看向满弘等人,尤其是那满弘,盯视了许久,搞的学子们心中发毛——难道江云还要继续打下去,他是不是杀红了眼。

    江云对满弘道:“回去告诉你家主子,别把我的鼎弄脏了。”

    满弘闻言眼露戾色,他与普通学子不同,早已取过人命,闻言嘴角抽动了几下,但没有说话。

    “表哥,我也晋级了”迎梦急匆匆的来到江云所在的高台,绕开柴青的尸体,来到江云身边,看向江云的手。

    一双手几乎烂掉,血肉外翻,迎梦心疼,同时暗恨柴青,恨不得能过去补他两剑。当然还有晓华,迎梦气鼓鼓的看向台下的唐晓华,但她已随着秋烟雨转身离去。

    “表哥,你以后小心点我妹妹。”迎梦提醒道。

    江云看向迎梦,问道;“你的伤没事吧?”

    迎梦同样也受了伤,迎梦看一眼道:“没事,巧娘已帮我医治过,咦,巧娘哪去了?”

    迎梦寻找起来。

    江云也看了看道:“别找了,医者父母心,她肯定是不想给我治,我们走吧。”

    学子还未散去,江云想回去歇歇,但下台后,一位内院弟子过来传话,让江云两人料理完伤势,到崇明阁见院主。

    江云点头,带着迎梦去找其他的医夫子疗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