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7.第27章 宫歌悲舞

    关于欲念,向来都是正道门中的大忌,视为生死大敌,红尘秽累。

    因为欲可生魔,迷心,毁人清明!

    但天下诸法,同出异名,阴阳长削,向无断定,何来的好坏之分。清明无错的正道是有料定天机之能,步步无错之举;但魔道纵欲,一样可以心起神霄,震溃宇内!

    窦娥之怨,弥天蒙怨;孟姜痛泣,毁城灭国,如此惊人之举,全因欲念而起!

    无欲无求,清明独醒才是正道吗?

    江云认为,绝情绝欲,小人而已!

    好比那江君羽,处处清明算计,自认步步无错,天下间的便宜似乎都让他赚了去,武皇势弱,便马上抛妻弃子,倒向周王。

    此等的清明无错,要来何用?

    置亲情伦常与何地?

    简直就是太微的翻版,生怕众仙因欲弃道,因情生疏,不好受他的管制,便颁下天条来——上仙无情,天道无情,禁欲私通!

    不许登仙高士喜结连理,暗通情谊。

    所以江云才会逆天,不服天庭管束。

    江云不会去做小人,他要做个堂堂正正,气血方刚,怒上心头持剑杀,悲从中来怨盈天,有血有肉的活人!

    对手再强悍,那又能如何,视做蝼蚁,杀!

    即便倒下,也无愧于心。

    天道若何?

    牢笼壁垒!

    人心胜天,每一个人心中,都有属于自己的天道,这便是江云的毕生理想,崩宇内高阁,还朗朗乾坤!

    所以心头的狂性越盛,江云的战意越足,将每一个登台对手,视做自己终将要战胜的阻隔桎梏,绝不服输!

    直杀的对手裂胆,人心思定。

    很多人都觉得,也该结束了,凭江云这一翻作为,足以进入清明境,便是阁中弟子,也没有他这样的表现。

    心中还有欲有情的人都认为,江云当得擂台上的翘楚,即便他们有能力战胜江云,也不屑于趁人之危。

    但清明独醒的‘高士们’却无情无欲,眼中只有利,步步无错的圣人境界,得此良机,又岂能轻易放过江云。

    何为大道?

    无为!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无为并非是无所作为,而是顺天应人,不妄为!

    现在的江云已是强弩之末,正是出手料理他的大好时机,天道无情,良机如此,出手将他打下来,绝不是妄为之举,乃是大道正途。

    这便是无情与有情之别,道与魔的万年纷争!

    不止是江云身临险境,九座高台中的七座,已决出了胜负,如此只剩下两座高台,两个名额未定,所以,登台为江云分忧的迎梦,同样遭受到了围攻。对手如同潮水般一个连着一个,很多五重境界的弟子也心思又起,纷纷上台,想要欺负迎梦这个本就令他们生气的蛮丫头!

    既然江云那么狠,那就欺负他妹妹,众人避重就轻,纷纷上台。

    可惜他们错了,迎梦早已今非昔比,被江云精进后的‘汉苑轻舞’,更非浪得虚名。

    依倚摇金,基惟砂土,迎梦的身形看似摇摆不定,却如水边杨柳,隋堤袅娜,又得助大溪长流之势,中庭不失,最适合久战!

    加之迎梦心中急切,因为她明白,自己多打倒一人,表哥便能减去一份负担,火辣的性子上来,下手毫不留情,江云抵住一人的功夫,她能送三人下场!

    那玄妙的剑招看的秋烟雨出神,唐晓华心生妒忌。

    唐家有此剑法,为何不传给她!

    唐晓华怀恨在心。

    迎梦之所以如此强势,是因为,她的修为要比江云高,恰逢其会;二来,挑战她的人缺乏自知之明,五重境界,也想上台试试身手。

    如此一来,江云兄妹二人堪比杀神,牢牢的占据住所剩的两座高台,力拒群敌,立于不败,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这下,连阁楼上的夫子们也坐不住了,若说江云有绝学旁身,他们还想的明白,因为江君羽可不是一般人,十年前、二十年前,各国从清明境内带出的绝学,他使尽手段,差不多搞走了一成。

    可唐家……

    唐家乃是文宗领袖,怎么最近转了运势?先是出了唐晓华这样的天才,皇亲血脉,也许是武皇亲自出手,可唐迎梦……

    众位夫子互相看看,难道武皇有意提携唐家涉足军旅?那唐家的势力,可就太大了。

    只有梁基看的是剑法,惊讶的道:“妙,这两名弟子都该入阁,否则真是可惜了。”

    这提醒了身旁的几位夫子,尤其是‘明心阁’的女主妙善,她刚刚失去爱徒,而这迎梦……

    妙善马上询问道:“唐迎梦多大?”

    左文峰道:“十四岁。”

    妙善心动,云霄子闻言也道:“恩,不错,老夫有意收此女入阁。”

    妙善怒目,质问道:“朴存志,你的弟子钟胜日还在医馆中躺着,你也不去看看?”

    云霄子绷着脸道:“凡夫俗子,技不如人,我已将他出阁了”果然够狠绝,一句话,便将生死未卜的钟胜日出阁。

    其实云霄子另有打算,并非惜才,多一名弟子进入清明境,等一年后,他能收到的‘孝敬’也会多些,说不得就可以一步登天,举霞飞升,此事对他事关重大,所故厚下脸皮来抢迎梦。

    之所以不选择江云,是因为他和西南一党不睦,更不想得罪了武皇。

    妙善闻言咬牙切齿,但也不好再争,毕竟她刚刚才死了徒弟,心中正在愧疚,早知巧兰会寻短见,她就应该亲自下台,好言安慰,巧兰这孩子太要强,刚则易折,可惜了。

    这妙善心底里,还有那么些欲念,情谊。

    左文峰见他二人对上,出言道:“好了,从此往后,我崇明书院不会太平,你们慢慢再争吧。”

    梁基眼盯场中道:“天道如此,左兄误虑。”意思是说,该来的总要来,还是别想了。

    左文峰点头,看向云霄子的对头曹理,想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些端倪来,这江云的异军突起,是不是真与江羽君有关?如果有关,那江羽君的算计,可就太深了。

    梁基这时击掌道:“好!这两套剑法珠联璧合,看似一静一动,但静中有影千条,动中苍松直立,应该属于同一套剑法。”

    此言醍醐灌顶,让夫子们惊疑——似乎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那这事儿就更加蹊跷了,唐迎梦与江云……

    难道是死去多年的姚万里布下的局?

    不该,姚家并没有武学根基,那就是……

    想到这里,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想起那风起云涌的一夜,宫歌悲舞,紫青留名……难道是她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