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21.第21章 针锋相对

    时光冉冉,岁月无痕,转眼到了深冬时节,因为练功的缘故,江云几乎没有注意到秋日的来临,或者说,这个秋天太短暂,刚才冷下来,刮过几天风,便绿瓦凝霜,飘起了雪花儿。

    已经连续第二年如此,有学识、阅历的夫子们意识到,未来的几百年中,八荒神州恐怕会遭受一场的天道的大转变,阳消阴长,金德伊始,故其色尚白,其事则金。

    也就是说,这将会是个寒冷,也注定不太平的年代,尤其是身处北方的鲁、薛、晋三国,肯定会大举南下,首当其冲的便是梁、楚、赵、武这四个国家,要倒大霉。

    这便是道家治世所奉行的‘五德终始说’,天时不利,北方的人日子不好过,自然也不会让南方人消停,与天道的变迁相比起来,人皇武圣间的争斗,不过是堂下童戏,青涕之争。

    而江云来到这里,也半年有余,接连跨过两重境界,以全新的面貌挽回了姨娘与表妹的亲情。有此足已,江云自问,在这世上,除了姨娘和表妹,再没有什么人能令他挂心。

    至于那个所谓的父亲,安阳侯江君羽,请恕江云大逆不道,他没有儒家五常修士们的吞天度量,一想起这个人,心里就翻着恶心,不情不愿。

    江云打定心思,不认那个家,反正他也是早晚要入魔的人,魔道纵/欲,让他不痛快的人,不管是谁,一个都不会放过。

    说起不痛快,江云最近确实有些不痛快,因为自从那日小哑巴失望的走后,便离家出走,只留下一封书信,说是要去赶海,看看的广袤的西海……其实是死心眼的,去西海边儿给江云抓鱼去了……

    为此,小哑巴的师傅宁清瑶,听雨书院的宁夫子,气冲冲来找江云算账,还要活劈了他,说江云害人不浅。一翻折腾,虽然江云没什么事儿,但坊间谣言四起,都说江云旧病复发,这寻娘的本事越发地大了,已和宁夫子有了一腿……天地良心,宁夫子可是拒过皇婚的人物,一身修为已入神境,简直就是个神经病,江云能降服得了她?

    总之,小哑巴师徒二人都是怪才,怪的让人不可理喻。

    若非清明大比声势浩大,江云这黑锅,还不知道背到什么时候。

    最终,崇明书院只有八名入阁弟子,参加了大比,师可竹被亲点为队首,首先入围,而剩下的九个名额,与十月初一这天,在东堂武场内设下擂台,九子登科!

    十月初一当天,几乎所有崇明学子,都聚集到了庞大的东堂武场,就连立志文道的灰衫学子,也赶去看热闹,将偌大的武场围的水泄不通。而这里的比试规矩也很简单,九座高台将决出九人,除了师可竹,其他七位入阁学子竞相登台,接受众位学子的挑战。而所有学子一视同仁,机会只有一次!

    也就说,败一场,便会被淘汰。

    如此残酷的规矩,造成了冷场,因为谁也不想先出头,硬撼入阁弟子,让其他人捡了便宜。

    还有一个规矩便是,如果一炷香的时间内,没人登台挑战,那么此台悬红,镇台者入选清明境!

    搞清楚了规矩后,江云不由的赞叹了一句——爽快!

    如此规矩绝不拖泥土带水,果然有八荒蛮风,比青云榜省事得多,既考验了学子们的武功修为,也考验了心胸与胆量,还包括把握时机的独到眼光,可谓一举数得!

    一时间,众人心中切切,既想上台去打,一步登天,又担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为他人布下婚堂,娶了婆娘,嗡嗡声四起,可就是没人登台。

    这时‘东堂阁’上的左文峰起身,吸引住学子们的注意,只见他抚须朗声道:“众位学子,我崇明建院八十载,秉承土德厚载,有教无类之风,根基虽难比盘龙、听雨浑厚,但也不缺乏俊杰高秀,藏渊之龙,现还有两座高台无人镇守,不知哪位学子愿意登台,扬我崇明之风?”

    此言一出,学子雀跃,都有了登台的心思。

    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凭什么崇明学子就不如那几家?不就是出身差了一些吗?

    于是有人叫嚷道:“满弘,上台啊!”

    这无端空下两座高台,确实有够丢人,而除了阁中弟子,备受瞩目的当属满弘,因为他是双九以下(十八岁),普通学子中,唯一进入洞玄境后期的高手,在坊间早已悬红高挂,当得魁首。

    如此,叫喊声一浪高过一浪,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到了满弘身上。

    比众人至少高出半颗头颅的满弘身姿松硕,鹤立鸡群般环膀抱剑,如同是一尊天神处乱不惊。

    这一幕,自然也引起了江云兄妹的注意,江云低声询问道:“听说这满弘是江家蓄养的死士,传言是否属实?”

    迎梦闻言道:“应该是真的吧,不单是他,还有翟亮、白原,听说也与周家有关系,所以夫子们不愿收满弘入阁,吃里扒外的人谁会喜欢。”

    迎梦嫉恶如仇,江云却心中寥寥,暗道:“傻妹子,人要是都像你活的那么简单就好了,这台上的人,恐怕都有背景。”

    不是江云的眼界有多高明,而是天道如此,事关清明境格局,总会有人未雨绸缪。

    江云看向两个身量差不多高的少年,二人站在一起,武袍一黑一白,相得益彰,怎么看都是一路货色。而这两人,便是迎梦所说的翟亮与白原。

    江云道:“这两人也不简单,都入了洞玄境后期。”

    迎梦闻言错愕,翟亮、白原虽然有名,但她明明记得,是六重境界,何时踏入的后期?

    迎梦在几天之前,也踏入了洞玄境六重,正是信心满满,闻言不信道:“不可能吧。”

    “他们都隐了气”江云提醒。

    这让迎梦慌乱,偷偷的询问:“那我们该如何应对?”心中的期望大跌。

    江云扫过人群,观察着众位学子眼中的神色,低声道:“别急,有热闹看。”

    迎梦不明白什么意思,本来她就是个急性子,眉头蹙了起来。

    这时满弘上前一步,众人噤声,还以为他要登台,但他却看向了其中的一座高台,高台上有人,满弘冷声道:“钟胜日,你是不是该下来了?”

    此言一出,众人惊愕,均没想到满弘才一亮相,便挑战起了入阁弟子!

    不单是他,翟亮、白原也同时上前,翟亮眼盯第三座高台上的‘洞彻阁’弟子祝虑;白原对向‘明心阁’弟子狄巧兰,虽未开口,但均都眼含不善芒斗!

    马上有学子言道:“完了,这恐怕是对上了,西南一党要赶尽杀绝……”

    满弘三人对上的,全都是武皇一脉的入阁弟子!

    再看第一座高台上,崇明书院大师兄端敬正眼观鼻,鼻观心,似乎此事与他无关,但明眼人早就看出来,站出来的这三人,平日都听他的调遣。院主左文峰没亲点他带队,他一定耿耿于怀,此时心里肯定是很得的。

    钟胜日、祝虑、狄巧兰若是下了台,师可竹身边便就没了帮手,难怪她已从高阁上站起身,若无身旁夫子拉着,恐怕早已跳下来参战。

    众人议论,但事到此时,还远远没有平息,满弘三人才站出来,便又有一男一女现身,同样身肩锦绣,暗运不俗,朝高台上的另外两名入阁弟子发起了挑战。而观察这些人的神色,江云发现,后来出现的这两位,恐怕是武皇一系埋下的钉子,挑战的人,自然也是对头。

    如此局势令人诧异,谁都没想到,毫不起眼的崇明书院内暗潮涌动,一日中,便冒出如此多的后学俊杰,各个玄境后期,针锋相对!

    就连堂阁上了夫子们也按耐不住,左顾右盼,这时江云随口说道:“这仇可够深的。”

    在他看来,最有利的做法应该是等对头们拼的差不多,再现身,渔翁得利,方为取巧之道,但武皇和周王间的矛盾,已经激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连一点退让的余地都没有了。

    如此也好,江云对身旁发愣的迎梦说道:“迎梦,胜负恐怕便在今日,你有没有胆量上台?”

    “啊……”错愕中的迎梦昏头昏脑,没明白江云什么意思。

    现在上台吗?那多亏,这么多弟子等着,上去非要让人打死不可。

    迎梦有些害怕。

    这个道理江云自然也懂,但藏龙卧虎的家伙们都捉对厮杀,剩下的小鱼小虾,修为最高的不过洞玄六重,面对这些人,何不勇攀登真,挑战自己。

    就像当年一样,一剑灭青云,榜上无别名,让中天世界乾元境地动山摇!

    只是江云当年做的比较绝,逼得青云榜上九十九人,弃名远走,因为他正在凝铸心魔,要的便是狂傲不拘的性格!

    今日虽不同往日,清明境大比更是难比青云榜,但江云也想狂上一回,找找但年意气风发的感觉,并在这副身体中,种下魔心孽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