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8.第18章 崇明高阁

    (冲新书榜,大家给点力,我爆发相谢!)

    白日里,八月末的天气酷热难耐,但到了傍晚十分,又清风徐徐,晚霞醉人。还是那日的四层楼阁中,窗扉洞开,正对夕阳,落日前的最后几缕霞光,万紫千红的照射进来,红香木,韵墨台,钧窑瓷,润乾红。

    ‘乾红’乃是世间名茶,生与悰顶,长与梁地,天下九国,梁楚一家,彼此间便以这悰山为界。

    悰乃乐也,悰山也有‘乐府悰山’之名,而‘乐府书院’便坐落与此山,乃天下道宗十大书院之一。

    只是今日楼中,坐着的两人换了一位,双目炯炯的半暮老者仍在,与他对弈的,却是位三十几许的普通文士,相貌平平,中规中矩的眼望棋盘。

    “院主,您又在以棋布道了”文士落下一子,并示意‘该您了’。

    精神烁烁的院主道:“非我布道,乃是梁基你心中有道,这次出去收获如何?可促成了楚梁两家的联合?”

    梁基点头“唇亡齿寒,此事我不去做,自然也有人做,对了,如今天下传闻,九国市,十家店,周家这盘棋可越下越大了”梁基看了眼棋盘西侧的一尾大龙,与它对应的东侧,还有一大条龙,以成角逐,南北两端亦有龙势,可还未成型。

    院主攥了一把棋子道:“恩,蓄势待发。”

    梁基问道:“院主说的可是清明境,这一回的清明境,恐怕不太平。”

    院主笑道:“它何曾太平过,难道你忘了四十年前?”

    梁基笑笑,没想到他的年纪已过五十,却显得年轻。

    梁基道:“左院主当年是武国圣王,而梁基只是梁国一学子,你我二人眼中的不太平,可不同。”

    “有何不同?”左文锋落子,端起茶盏。

    “你想的是联赵拒鲁,我想的却是保住小命”梁基回子,打趣道。

    左文锋回忆着“那年梁国的局势确实凶险,若无柳杉余横空出世,梁国危矣。”

    话到这里,二人都没有了下棋的心思,梁基将棋子扔回到棋坛中,拍了拍手道:“现在想来,当年梁国还不如灭了好,楚兴代梁,保持天下正统,苟延残喘一时,又能何用。”

    “哦”左文锋有趣的看向梁基,教训道:“身为国姓,却心无王道,这不该啊。”

    梁基假意置气,看了左文锋一眼,道:“你不也盼着梁国灭亡吗?”

    左文锋笑笑“我那是惜才,没有了梁国,这崇明书院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交给你。”见梁基不搭话,他又叹道:“哎,麻烦,我当年哪曾想到,武国也会有今天,要早知如此,我就把那姚万里杀了。”

    梁基却另起一言道:“对了左兄,我听程前辈讲,姚万里的外孙在我崇明书院?”

    “恩”左文峰点头“来了已有三年,唐守诚举荐,说是那小子在锦城书院待不下去了。”

    “为何?”

    左文峰便把江云兄弟的过节说了出来,梁基闻言不屑的道:“江氏向来如此,一盅之虫,自食其肥,此等人家封候,非天下之福。”

    “是啊,我当年也小看这江云,他可够能隐忍的,江家人,都不一般。”

    “此话又如何说起?”梁基不解。

    “你来。”

    二人转过屏风,这屋中很大,占据了整整一层,用屏风阻隔,屏风外木板砌地,平平整整,甚为宽阔。

    左文峰拿起架上长剑说道:“梁兄请看,这便是江家剑法。”

    说着舞起剑来,正是江云那日所使的‘参天覆地’,但演示的徒有其形,未得气诀真奥,左文峰仗着深厚的功力,催发出了江云当日的气势,但剑招儿中的精妙未能显现。

    “尚可”梁基评价道。

    左文峰收剑,或许是江云当日留给他的印象深刻,不服的道:“岂止尚可,此套剑法,足可入上品!”

    梁基考虑道:“左兄可是在参研此套剑法?我看你未得真奥吧。”

    左文峰点头“江家绝学,我等不便窥视,江君羽的霉头触不得。”

    梁基再次不屑道:“小人尔。”

    左文峰收剑,放回到架上,说道:“小人难缠,小人当道……”又忙摇头“我说的不是君上……”

    身为梁国人,梁基并不关心此事,询问道:“那江云的修为如何?”

    “玄境四重。”

    “多大?”

    “应该十五了。”

    “庸才”梁基随口评价。

    二人又转回到屏风后,继续喝茶,左文峰问道:“你在外游历,可曾有楮远年,时旭轩等人消息?”这几人都是崇明书院的阁中夫子,神通大能。

    梁基摇头,这几人怕是不会回来,尤其是楮远年,已有二十多年未归书院,他带的弟子都已三十岁,更不可能会因为清明大比返回。

    崇明十三楼,名不副实。

    “如今赶回来的阁中弟子有多少?”梁基询问道。

    左文峰斟酌了下道:“六人。”

    “算上禹岩?”禹岩乃是梁基的入室弟子,十六岁,洞玄七重修为。

    左文峰点头,眼中显出了失望的神色。

    “庞凤也没回来吗?”

    左文峰摇头。

    梁基忖度:“那师可竹和端敬……”

    “我正是在为此事发愁”左文峰言道“河间端家属周王一系,师可竹又与武氏皇族走的极近,尤其是那武磊,可竹芳心暗许,让端敬和她带队,怕都有不妥。”

    “院主的意思是,我书院的弟子拱卫圣女?”梁基问道。

    “恩”左文峰看向棋盘,盘中四龙局势交错,无奈道:“此番局势微妙,牵一发则动全身,还是保持太平的好。”

    “可是贾前辈的意思?”

    左文峰点头。

    贾灵雁乃是‘听雨书院’的院主,年纪比左文峰略长几岁,虽是个孤老婆子,但对神境高手而言,正值壮年,驻颜有术,所以跟梁基一样,都是中年人外貌。

    ‘听雨书院’有一奇,那便是只收女弟子,这也是各国的传统,防禁,以免女学子不堪其扰,分心旁顾,影响了修行。

    而‘听雨书院’最出名的弟子,便是贾灵雁的入阁门徒,秋烟雨,武国这一次清明境大比的带队之人。

    二人在屋中考虑了一翻,梁基说道:“左兄,我看此事也别再强求了,破而后立,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这次即便能维持得过去,可十年后,不管周武两家谁带队,这局势都要崩。”

    左文峰又何尝不知此理,叹只叹,听雨、崇明只出了一个秋烟雨,后继无人,否则武皇更愿意,在这两家书院内选圣,但这两家书院年轻一代的学子,还未有一人,能进入洞玄八重境界,委实无人可选。

    思索了一阵,左文峰摆手道:“算了,别提此事了”问道“禹岩的学业进行的如何,离八重还有多远?”

    梁基闻言道:“他怕是还难比端敬三人,毕竟年纪相差了两岁。”似乎想到了什么,问道“端敬可进了八重吗?”

    左文峰摇头。

    梁基失望,又问道:“那左兄为何不收一徒,还在为当年之事耿耿于怀?”

    左文峰闻言神色黯淡下来,轻抚茶盏,伤感了半晌道:“红蓝为紫,绿蓝为青,紫青那丫头就是太纯了些,难免天殇地悯。”

    梁基闻言也道:“三元纯始,紫青本就不该是这凡间之人,左兄你也该放下了。”

    左文峰点头,转而笑道:“我到是想,可这挑徒弟的眼界一旦高了,就很难再放得下去,若不如你把禹岩让给我,自己再挑一个?”

    梁基连指道:“夺人所好,非君子所为。我崇明书院的数千学子,就那么不堪,一个都没有?”

    左文峰道:“有啊,可我是院主,好东西要让着你们。”

    梁基笑笑,思索道:“不过这几年书院中确实没什么好材料,天不与我。”

    “恩”左文峰也认同此点,只因武、周两家斗的太厉害,好学子,都被‘盘龙’‘锦城’抢去了,而‘听雨’‘崇明’渐渐势微。

    时也,势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