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4.第14章 夫人买剑

    (周末,更新耽搁了)

    盛夏时节,江云抓紧时间,对自己所创的几套剑法做着精进,等有了一定收获后,独自一人去往唐府,打算见昌义成一面,问问他对自己手中的阔剑有没有兴趣——此剑大开大合,名为‘乘山’,负海乘山,厚德轮载之意,若在中天世界,该是一把土修重剑的粗胚,但却不适合江云。

    江云仔细考虑过,自己用钱的地方太多,偏偏他还是个不愿在钱财上浪费功夫的懒人。大道艰辛,与天争命,他已不是从前的狂魔,而是凡夫俗子,寿元少的可怜,浪费不得。

    当昌义成听闻一万金这个数字后,脸上的肉抽搐起来,不是他不想要这把剑,而是这个数字,已远远超出他所能筹谋的范围,根本就拿不出来。

    “你等等!”见江云要走,昌义成咬牙做出决定,去求姑姑。

    就这样,半晌后,江云来到花园中,但却没见到昌义成,只看见一身轻纱彩艳的昌夫人,带着小女悦儿,坐在凉亭中吃着甜瓜。

    悦儿只有四五岁大,站在石桌旁微张着嘴,等待着母亲喂甜瓜,除了一双黑黑的小眼仁,身子一动不动,见江云过来,呈现诡异的角度斜视着,同时嘴巴还张着,等待着甜瓜自己送上门来……

    “坐”昌夫人随意道。

    江云看看有趣的小家伙,坐在背阴的一面儿,昌妇人瞥了他一眼,喂食着小女道:“你才多大,张口便是万金,你知道万金是多少钱吗。”

    江云笑笑没答话,来之前他去过仙剑阁,对方给出的价格是八千金。

    “一万金,百万银,你要这么多钱做什么?”昌夫人继续道,如此说,确实是多了些,升斗小民一年的花费,也不过才十几两纹银。

    江云重新审视起手中阔剑的价格,暗道物以稀为贵,贫荒之地,确实没见过啥好东西。

    “这样吧,五千金”昌夫人决定道,若不是义成跪下来求她,声泪俱下,她真不舍得花这个钱,昌家虽然有钱,但五千金也不是小数目。

    江云闻言起身,他还是去仙剑阁吧。

    “那你打算要多少?”昌夫人为女儿擦擦嘴道。

    “一万金”江云本色不改,很平常的道。

    昌夫人看向他,思索起来“你有急用?”

    “为清明境做准备”江云如实相告。

    昌夫人有些惊讶,打量着江云,问道:“听说你胜了义成?”

    江云点头,昌夫人又问:“那你有把握位列书院前十吗?”看得出来,她认为不可能。

    “我是为进入清明境后做准备”江云纠正自己的话语道。

    昌夫人更惊,半晌缓过神来,对身后的下人道:“带小姐去玩。”

    下人领命,拉着悦儿走出凉亭,小家伙还是那样,规规矩矩,一言不发,脖颈也不动上一下,眼睛转来转去的瞅人。

    “这样,你随我来”昌夫人起身道,身姿婀娜的走在头前,把江云领到了自己的内宅,进门前道:“放心,没人。”

    听了这话,江云站住不走了。

    “来啊”昌夫人奇怪的道,这时堂屋内出来个丫鬟,对昌夫人见礼,昌夫人道:“刘采,你去把我首饰盒拿来”同时江云看到,堂屋里还有个丫鬟。

    江云暗笑自己的多心,昌如燕说的没人,是没正经人,下人不算人……

    走进堂屋落座,下人很快送来了首饰盒,昌夫人将盒子推向江云,似乎是在埋怨他,拉长声调道:“给你,小冤家,这里面可有御赐之物。”同时起身去往柜中,取了一叠金票出来,说是五千金。

    两个丫鬟紧盯江云,不明白夫人这是怎么了,拿出了所有家产。

    江云皱眉道:“夫人……”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来逼债的恶霸,连女人的房中之物都不放过。

    “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这样做值不值?”昌如燕笑道:“这话你应该问问自己的姨娘,她为你,做了那么多事情,可曾图过回报?我昌家难得出个练武的胚子,不比你们这些家学渊源深厚的王侯大户,义成正在根基之时,我不想耽误了他。”

    这让江云想到了自己的姨娘,长辈对后辈的关爱,也许是世上最无私的。

    于是他将阔剑放在桌上,准备拿东西走人。

    昌夫人却突然伸手道:“等等。”

    江云感觉到昌如燕的手很凉,练的功法,应该扁重水气。昌夫人却以为,自己这一摸,把江云吓倒了,收回手道:“你知道这价值几何吗?”

    江云看看面前的首饰盒。

    昌夫人媚笑摇头,指点他“你们这些男人啊,女人的东西和女人一样,表面风光,其实也寒酸呢,这些至多值两千金。”

    江云抬头,那就是七千金?

    昌夫人起身,拿起供桌上的一把剑道:“呶,再加上它应该够了。”

    那剑细长,剑鞘珀红,应是石制,昌夫人将它放在首饰盒上。

    一丫鬟忙道:“夫人,这可是您的……”

    昌夫人瞪眼,丫鬟不敢再出声,转头对江云道:“都拿去吧,好好用功。”

    江云拿起桌上细剑,拽出半截,看了看疑问道:“白蜡长流?”

    昌夫人不明白江云的意思,说道:“此剑名为‘水月’,不怕少候笑话,乃是奴家的贴身之物呢。”这把剑是昌如燕在听雨书院修学时贴身之物,五品名剑,花了大价钱,若没有此剑,她也无法顺利的出人头地,还差一点进入清明境大比。

    “恩”江云应声,根本没有注意‘贴身之物’,而是将剑全部拽了出来,走出堂外,借着日光细细的观起了剑。

    “此剑劳损的可不少”江云自语,两个丫鬟听了,都露出了厌恶的神情——奸商!就连昌如燕也有些不悦,这江云小小年纪,就如此势利,她可是已倾其所有!

    不想江云收剑道:“这样夫人,此剑对我有用,按说不应该夺人所爱,但形势当前,迫不得已,迎梦身边还有一把剑,只有品相低了些,只有六品,我让她明日给您送过来。”

    昌如燕想了想问道:“这剑是要给迎梦的吗?”

    江云点头,同时重新审视起昌如燕,看的昌如燕心中痒痒——那眼神,可不像是个十四岁的少年郎。

    江云是在想,这昌如燕也是个有暗劲的女人,观剑身上的缺口与对痕,她与人交手无数,而且喜欢用‘剑庭’(剑身的前半部)敌对,说明此人性格倔强,不输于人,而且从伤痕的数量看,她很用功。

    真是人不可貌相。

    不过江云认为,昌如燕偏重水法修行,恐有不妥,物极必反,这也是此地修士爱犯的毛病,比如迎梦,自身火气本就充盈,还偏重火法修行,这样做虽然可以更显强势,但洞玄期的根基不牢,等进入真境后,就如昌如燕这般,五气根基不均衡,再想快速的凝丹就没那么简单了。

    真正的仙家,超凡入圣,贵璞归真。

    难怪昌如燕会像是水做成的一般娇媚,因为她水气易得,火性难求,虽说是毁了,但也有办法挽救。

    江云在昌如燕身上思索着事情,正在出神中,昌如燕咳了一声——只有她挑逗少年郎的时候,怎么反过来被人挑逗了。她心中暗想,这江云本性难移,又开始了。

    两位丫鬟也暗笑。

    江云见三人如此,明白了是怎么回事,拿起桌上的金票道:“夫人,您还是想办法再给我凑两千金吧,这些东西我可不敢要。”

    不是他小气,他确实急需要用钱。

    “那刘采,你去把首饰点当了,少候你稍等片刻”昌夫人交代道。

    江云一笑,回身道:“阁中金钗配红颜,冢盅到老不移人。用不着那么急,年底前给我就行”潇潇洒洒的走了。

    昌如燕听了这话笑笑,没想到江少候还会作诗,怜香惜玉,不舍得拿她的首饰。但他说的对,首饰还是留着好,反正她登神无望,也就剩下这些喜好了。

    但她却没听明白江云话里的意思,江云是在说,既然你已经身为人妇,就该忠贞不移,像那坛中养的虫子,老老实实的待着,别总拿自家的首饰养小白脸。

    江云哪会作诗,只是随口而已,这还是因为,他对昌如燕的印象有了改观,否则也不会说这样的话。

    江云还要赶往仙剑阁,为自己再选一把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