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13.第13章 精进剑法

    “这是什么剑法,从前未见人使过……”

    “好俊秀,如松如木……”

    “人长的也不难看呢……”

    江云出剑,带起众人遐想,对他的印象立时有了不少改观,因为江云所使的这套剑法,留给人的印象当真奇妙,一扫龌龊废柴之风,根基稳固,如山就位,一举一动都像变了个人从容不迫,威风凛凛。

    这哪里还是传闻的废物,简直是位身肩锦绣,饱学修身的君子!

    虽然江云出招很快,但荣发尽显,栋梁俊秀,一剑连着一剑,一剑快过一剑,自出手起,便牢牢震住场中局势,逼的昌义成章法全无。

    似乎在众人的眼中,江云就是一棵伟岸的苍松,屹立不倒,而昌义成不过个是手拿木剑,在树下胡乱挥砍的小儿,难撼巨木分毫!

    “江云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人群中的有一女子说道,眼中惊异不断,身旁的另一女子则紧盯场中局势,呆呆的道“是啊,他真是江云吗……”同样震惊莫名。

    传闻中的江云,可不是这样的,虽然很少有人见过他出手,但他的修为,决然不会如此强势,转眼间便将昌义成罩在自己的剑招内,昌义成的一举一动,全都听从着江云的摆布,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江云留了手!

    看了一会儿,有人道:“我就说吗,这江云也入了洞玄中期,当真是铁树开花,很有意思的事情。”

    “可是五重?”一人问道。

    “没有,但他的这套剑法可入上品,安阳江家的手段,果然不能小觑”一位洞玄六重的学子很是羡慕江云,能得此剑法。

    一人也羡慕道:“是啊,人家的出身就是比咱们好,我要是学会这套剑法,也可以在清明大比上崭露头角,当真是精彩之极……嗳,你们说,安阳候是不是真有意将江云立为世子?”

    众人相互看看,一人道:“这不可能,先不说提江枫的修为,就说江枫的家世,也不是江云能比的,你们知道江枫母亲是谁吗?”

    众人摇头,那人道“小圣王的周锦的胞姐,亲胞姐!周王嫡出!”似乎是为了更好的彰显江枫的出身,话说的极重。

    “那江云的母亲呢?”有人好奇道。

    “他外公是姚万里啊。”

    “哦,乱臣贼子!难怪难怪……”

    众人说什么的都有,其中一人,身材明显高与旁人,环膀大剑,目光沉练的道:“哼,江枫少候若想杀江云,如去雏壳”很不屑与江云的手段,把江云比做鸡蛋壳。

    这话学子们就不爱听了,江云再不堪,也是我崇明书院的人,再说锦城书院内六重修为的学子比比皆是,他江枫似乎还排不上号吧?

    众人看向此人,心中虽然不悦,可也没有人敢跟他斗嘴,因为此人是今年大比的热门人选——满弘!

    满弘今年十七岁,修为已入洞玄境后期,七重境界,虽难比端敬、庞凤,师可竹这些阁中弟子,但手段同样了得,尤其是他的性格,招人惧怕,此人动手从不留情,阴狠招数频出,背地里人们都叫他‘恶汉满弘’。

    曾有传言,他与安阳真世子江枫走的极近,曾一同现身街头,看来传言不假,平时很少说话的满弘,听到有人议论江氏兄弟,冷不丁的冒出这么一句。

    但也有人小声嘀咕:“德行吧,真把自己当高手了,观剑论道,你要真有那本事,怎么没见你入阁。”

    各大书院内,能称弟子的只有入了阁,接受名师亲点的天才俊杰,崇明书院的入阁子弟虽然不多,但也有十三人,称作‘崇明十三楼’,寓意十三位可入神境的仙苗俊杰。这些人平日很少出现在书院中,因为他们的恩师都是神境高人,常年游历在外,感悟神通,子弟们自然要跟在身边修行。

    如今还在院中的,只有院主亲徒端敬,和大师姐师可竹。

    满弘的修为虽然不差,但不知为何,没有受到阁主们的赏识,所以这人怀恨在心,跟谁都不对付。

    这时有人道:“快看,江云要胜了!”

    只见场中,江云已将昌义成逼的险象环生,根基不稳,脚下如同拌蒜左摇右摆。这还是江云念及姨母的处境,没对昌义成下狠手。总的来说,昌义成令江云失望,似乎不值得他耍手段,做准备。

    但江云性格如此,再狂,也不会轻视任何一位对手,因为不管是谁,命都只有一条!

    说他怕死也好,惜命也罢,反正他不会将自己的性命视作儿戏,人要拼命是不假,但不能轻贱了自己,动不动就拼命的人,难登尊道,因为他们不看重自己!

    人,要自重,对于昌义成这样的人,江云不会过多牢神,而且这家伙有时候也傻的可爱,属于那种坏的很不成功的坏人。

    只见江云一剑将昌义成逼倒在地,阔剑直指他的面们,吓的昌义成一头冷汗。

    江云问道:“还想要吗?”

    昌义成无语——要是想要,但你别拿这东西捅我……这剑真是我的东西。反正他已认定,此剑是自己的,而且非常重要!江云抢了他这把剑,就如同抢了他的老婆,他绝不会善罢甘休!

    江云观察着昌义成眼中的神色,撤了剑道:“起来吧。”

    同时转身看向身后,那耿全早就跑了。

    “你说话算数?”昌义成坐在地上道。

    江云后身,看向自己手中的剑,淡淡的道:“你赶紧回家吧。”

    视昌义成如无物的神情,再一次惹恼了昌义成,人还没起身,便伸手指道:“你!”

    江云抬眼看向他,显出不悦的神情,昌义成心中打鼓,没敢继续往下说。

    “我会去找你的”思索了一阵后,江云撂下一句话,心事重重的返回到书院内,留下云山雾罩的众人,和走也不是,去又不甘心的昌义成,呆坐在地上。

    这就完了?

    众人不解,不应该啊,‘江伪候’好不容易才威风一回,他怎么如此淡定的就走了?

    装,这货就是能装!

    有人心中暗道,但这话可说对了,从前的江云确实很能装,装作老实,实则猥琐。

    但现在的江云没那么无聊,他确实了发现了问题,才会如此。

    他发现——自己的剑法中有瑕疵!

    “表哥,你没买纸笔吗?”

    江云走进小院,迎梦见他两手空空,疑问道。

    江云却是不答,看向迎梦。

    “怎么了?”被江云瞅了一会儿后,迎梦浑身不自在。不就是脏了点吗,人家还不是为了练功。

    “你再把剑法练一遍给我看看”江云说道,迎梦点头,身姿摇曳而起,开始炼剑,一举一动落在江云的眼中,江云皱眉。

    当迎梦再次要摔倒时,江云拉住了她。

    “你先练习桩功吧”江云开口道“避开巳午未这个三时辰。”

    但那忧虑的神色令迎梦担忧,迎梦问道:“表哥,我是不是真的很笨?”

    迎梦喜欢这套剑法,但看表哥的神情,似乎很是失望。

    江云反应过来,安慰她道:“不是你笨,是我笨,明日我再教你这套剑法。”

    “哦”迎梦不明所以的应声道,便返回自己的小院,按照江云的嘱咐,避开‘巳午未’这个三时辰,修炼起了桩功。因为这三个时辰属火。

    而所谓的‘桩功’,指的是鼎炉根基功法,这几日迎梦便感觉到,虽然自己没怎么练习桩功,可这修为似乎是要突破了。

    这令迎梦百思不解,都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所以在剑法与桩功间,必须要做出选择,是精进剑法?还是牢打根基,在清明大比前再突破一个境界。

    可是向要突破境界,是很的事情,所以她选择练剑,精益求精。

    只是她不知,修行无处不在,更没见过,中天世界的玄奇功法,江云早已将桩功与剑法融为一体,剑法气诀中,便蕴含着修行练体的法门。

    因为使用剑法,同样需要施气,而盘坐桩功,行大小周天,也是一样的道理,这并不是鱼与熊掌的区别,而是道经中所说的‘两者同出,异名同谓’之理。

    否则,经常干体力活儿的莽夫,身体为什么会比书生好?因为他们同样是在修行。

    如此,江云回到屋中,思索起先前与昌义成的对阵,在对阵中他发现,有两势剑招儿自己运用的极不顺手,图有其形,应变不足!

    他在思索,自己为什么运用不好这两招儿,还有迎梦,为什么总是摔跟头,从前他认为是迎梦笨,可是他错了。

    问题似乎并不是他和迎梦没有尽力,而是力不能逮!

    当年他创出这几套剑法时,已是地境尊者,虽然考虑到了小辈们的材资,一再精简剑法与气诀的运用,但这几套剑法毕竟脱胎于‘神通’,没有感同身受的体悟,造成了眼高手低的状况。

    也就是说,对初入玄境的小辈们来说,这几套剑法,还是太难了些。

    江云暗暗考虑,这几套剑法必须要改,而且还要抓紧时间,否则境界提升后,对瑕疵的感悟将会变得浑浊,再也无法如此透彻的感受出其中的利弊,这正是江云不愿意急进修为的初衷,每一层境界中,都有每一个境界不同的感悟。

    江云思索许久,自己绝不可错过上天所赐的创道时机,打造出属于自己的武学大道!

    他要开宗立派,恫撼天庭,领百万魔军再上三垣中枢,让太微等人跪的彻彻底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