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魔再世

4.第4章 堂院风云(二)

    若拐着弯算,这唐晓华也算江云的表妹,因为她与唐迎梦是族亲,而江云与迎梦是姨亲。

    二女见礼,虽各有千秋,但年龄相差十岁,高下立判。

    秋烟雨的不芒傲骨是真,淡雅出尘;可唐晓华谦逊乖巧的外表下,却掩藏不住精灵烁跃的流露。只见她回身,命下人们给学子奉茶,并言道,隆冬刚去,外公怜惜武国学子辛勤奋进,特命她来给大家奉茶。

    话说的入情入理,并亲自动手,以师礼为秋烟雨首先奉茶,而后便是诸位有身份的小候。

    而第一位,便是她的选圣对手,周王世子周锦!

    只见唐晓华笑容亲切的奉上热茶来,但周锦却安坐头排儿,动也未动,由下人接过茶后浅尝了一口,不屑道:“好茶,甘苦辛酸,可比孟婆,你等喝过这茶后,可不要忘了自己是谁”教训的是他身边的几位小候,言下之意,唐晓华在刁买人心。

    此言一出,唐晓华身边一位身材高大,早已强忍了多时的少年郎大声斥责道:“周锦!皇孙亲手为你奉茶,你为何不起身相迎?好大的架子!”

    周锦闻言冷哼:“哼,什么时候这天下成唐家得了?若是你武磊给我奉茶,我倒是可以起身。”

    武磊闻言更怒,骂道:“你也配!”

    这武磊不是别人,正是武氏皇族,当今太子嫡系,唐晓华的表兄,有‘奴冲天’之称的少皇。此人脾气向来不好,而且修为不低,已入洞玄八重,是盘龙书院的几根台柱子之一,自幼便对唐晓华专情,晓华来崇明造势,自然要跟来保护。

    唐晓华从下人手里接过一杯热茶,本想奉给周锦身旁的梁王世子范明。天下四王,周范两家哼腔一气,方可坐大,这梁王世子自然也怠慢不得。可武磊的愤然之举,打乱了唐晓华的从容,她忙将手中的茶盏塞进武磊手中,劝道:“表哥,喝茶吧。”

    武磊气道:“不喝!”

    这牛脾气上来,果真是谁的面子都不给,晓华无奈,只好又换了杯新茶,亲手为范明奉上。

    范明与周锦不同,起身接茶,这让晓华心头窃喜,暗暗露出得意的神情。

    而这一切,全都落在了秋烟雨的眼中。

    秋烟雨心如明镜,自然明白,这看似简单的奉茶背后,包含的深意。唐晓华已经成功的挑拨了西南一党世子间的关系,有周锦、范明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作为示范,后来的几位少侯该如何应对,就只得玩味了。

    若不起身,便是对武姓皇族的不敬,那就摆明了心思,要跟着周王造反,再没有了回旋的余地。

    若是起身,那周锦也肯定会不悦!

    如此接下来的三位小侯,反应各不相同,先前的两位少候都是周锦死党,嚣张态度更比周锦,甚至连茶都未碰过。可早已被江云吓傻的河间少候端晏,仍在恍惚之中,见有人来奉茶,卑颜屈膝,起身迎茶,显然还没能从惶恐中醒过来,压根就没看到,之前的几位‘兄弟’是如何做的。

    下这他可完蛋了,忠奸立判,一翻不堪的作为,全都落在周锦眼中,周锦虽未说什么,但那狠绝的神色再明白不过!

    这让冷汗未停的端晏怎么也想不通,今日这是怎么了,谁都吓唬他!

    而在端晏之后,更加有趣的情况出现,唐晓华本想给江枫奉茶,但她身旁的武磊提醒道:“晓华,安阳少候在那里坐着呢,他算个屁。”

    唐晓华闻言一愣,旋即露出厌恶的表情,但也只是稍作停顿,便继续为江枫奉茶,并言道:“江家哥哥辛苦,请喝茶。”

    这让原本错愕中的江枫下定心思,起身迎茶,并托额顶,如此礼待不为其他,只为唐晓华高看他江枫一眼,视江云如无物。

    这让江云再次成为众人的焦点,纷纷看去。

    要知道,这可是赤裸裸的打脸,武磊已经点明了江云的身份,可唐晓华视作不见,众人本以为,唐晓华会做出补救,也给江云奉上一杯热茶,毕竟伪侯也是候。

    可唐晓华却没有,径直朝唐迎梦走了过去,可见她对江云的厌恶有多深。

    唐晓华与迎梦二人是姐妹,虽然晓华的身份比迎梦高出很多,但值当此时,唐晓华的举止极尽谦虚之功,卖足了人情,款款而来。

    可她刚刚从下人手中接过茶盏,笑脸还未奉上,唐迎梦便已起身,离席!

    唐迎梦头也不回道:“我不喝!”径直朝院外走去,看那意思,是不想再待下去。

    迎梦是在生气,晓华给江枫那种人奉茶,也不理自己的表哥,同时暗暗心痛——曾经那么好的表哥,为何会落到如此境地!

    但她强忍住泪水——这些事,不值得哭!

    迎梦的一番举动,令唐晓华尴尬,她姐妹二人感情还算可以,至少她未冷待过姐姐。

    看着姐姐离去,唐晓华不悦,想了想后,将茶盏交予下人,冷声道:“去,给安阳家的那个送去”厌极的神情溢于言表。

    下人聪慧,自然明白指得是江云,忙客客气气将茶给江云送了过去。

    正在思索事情的江云忽闻一阵茶香,安然受之,却是未饮,眼盯茶盏看了片刻,摇头自语道:“浑水沸清茶,浮流空与世”也未动这茶。

    唐晓华见状更气,这江云当真是给脸不要!

    江云说话的声音极小,但还是落在了一直关注着他的秋烟雨的耳中。

    秋烟雨刚才便发现,这个江云,很特别!似乎不像传闻中那般不堪入目,在他身上,总有股说不明道不尽气势压在人的心头,先前吐字如石,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便砸跨了江枫和端晏的意志,此乃一奇!

    二者,当众人再次将目光聚集在江云身上时,他显然是在出神枉顾,思索着什么问题,恍然不觉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在装,故作安然遮掩心中的惶恐;再有就是,他真的是没有在意,这么多人的注视对他而言,不如清风拂面,更难比狂风骇浪。

    秋烟雨奇怪,这样的气度,这样的心境,一般人决然是做不到的!

    所以秋烟雨感到困惑,想她十三岁当选圣女,十五岁便到达洞玄境巅峰,为了履行圣女职责,已在这个境界停留八年,闲来无事时只能培养自身心境,为之后的‘真境’做准备。

    而玄、真二境也称‘天地境’‘根基境’,玄境讲求诸法多变,渺窥玄门,领悟众法奥妙,开阔眼界的门径;真境才是返璞归真,悟道明法的出尘之举,最重心境。在场的人,也只有秋烟雨能看得出来,江云的心境,已然达成——内外无别!

    这是最让秋烟雨感到震惊的地方,试问她自己,也没有做到这一步,虽然她安坐堂上,与路边沙土般不引人注目,空有绝色,却已返璞归真。

    可内里,想要真正的心归凡尘,怕还是不行。

    抛开这两点不提,还有一件事让秋烟雨不解,那就是江云观茶后所说的话。她不由怀疑,江云先前的举动,全都是在假作!他其实很清楚,身边发生了什么。

    否则,江云不可能说出刚才那番话,仅凭一杯茶,便点破了唐晓华处心积虑的行为。

    他说——浑水沸清茶,浮流空与世。

    不悉茶道的人,不会明白这话里的意思。

    清茶烹香,真正的好茶,如唐晓华今日所用之茶,不可沸煮,而是用水烹之,方能显出茶香。但可能是因为今日的人太多,唐晓华便将这茶投壶煮过,以应众全。

    也就是说,唐晓华是在应付众人,并没有真心奉茶之意,事实也确实如此,明眼人一看便知。所以秋烟雨认为,江云是在装,其实他一直都注意着身边发生过什么!

    想到这些,秋烟雨不免又有些失望,刚刚对江云产生的兴趣当然无存。

    这‘寻娘子’,装的也太像了。

    她收心轻咳,引起众人注目,众人这才发现,堂上此为已超凡脱俗的奇女子,正视相待。

    秋烟雨出言道:“众位,在开讲之前,请先听烟雨一言。”

    但话才出口,江云起身,自顾自的思索着离去。在他看来,反正人已看过,有多少对手心知肚明,剩下的事儿就是奋进修行,位入前十。

    但他这番目中无人的举动,显然令秋烟雨和众人不悦,众人怒视,秋烟雨则轻吁了口气,这才压制住久未曾有过的凡扰。

    这江云,令她心乱!

    烟雨稳住心神道:“诸位,开讲清明境前,我有一言送与诸位,论道不及法,道统之事寻天应理,不可偏废,切莫因为我之后要讲的玄法,便误断了清明境内的天地,好了,我等开始吧。”

    话语轻柔,满院飘香,十年一次清明境大比将在今冬岁末展开,到时,得选的才子便会见到,何为‘冬不顾雪,再造青天’!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