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5.第355章 真是活见鬼了

    东夷直辖市。

    东北一隅——凤凰镇。

    艳阳高照的“龙凤私校”里……

    人却都显得特别的没有了精神。

    ……

    话说了前番,郭小奇因为和学生之间的暧昧关系,被雅倩要调到远在东南省南井市怀兴县怀乡村的“龙凤分校”去。

    路上,郭小奇被“黑司机”给赶下了车子来了,而不想,却因祸得福地幸存了下来,因为,那一车的人,都出了事故,车毁人亡,全部死去。死状,更是恐怖至极。

    就在郭小奇惊心动魄地看着车内的那荧荧灯光下的惊人惨状的时候,突然,一白衣女子从背后猛然地拍了一下郭小奇,只是轻轻地一拍,几乎,要吓死了郭小奇了。

    很快,郭小奇便断定了这个白衣女子,便是女鬼了。而这车祸……已然是不言而喻了。郭小奇知道了这些,却不知道的是,他刚才地猛然一回头,却是犯了行走在夜路中的大忌了。

    要知道,就在郭小奇刚才那一回头的时候,他双肩上的“三味真火”便被扑灭了一束。只要双肩上的“三味真火”都灭了,而头顶上的也灭了,那么郭小奇就将便的毫无抵抗力了。

    就在郭小奇一转头的时候,他左肩上的三味真火便被扑灭了,而女鬼只要从他的左方对其攻击,郭小奇便是毫无抵御能力的了。只是,不知道怎地,郭小奇突然地开始了看似不经意地防御了……在那看似不经意之中,郭小奇始终把右侧暴露在外,而左侧始终是避开女鬼的正面,一时,女鬼居然无从下手了。

    “我好累,你背着我走吧?”白衣女子(女鬼)道。

    想来,那时候,尹子恒就是背的这个白衣女鬼,而她没有却没对尹子恒下嘴了。现在,故技重施在了郭小奇身上,而郭小奇却道:“我也累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说完,郭小奇连忙地就爬上了公路。始终,左侧身子,避开女鬼一侧朝外,右侧身体,朝着女鬼。

    待郭小奇爬上了公路之后,那白衣女子也就站在了公路上了。

    郭小奇此时不用判定、推测、分析……这白衣女子,百分之二百地就是女鬼了!

    而越是如此,郭小奇越是要让自己感觉到对方根本就不是什么女鬼,分明就是人,因为郭小奇知道,一旦让女鬼知道她的身份暴露了,那么,女鬼便不会再斯文了,而就残暴地开始攻击了,那么,再是三味真火的防御,也是枉然了。除非,这女鬼只是非常非常普通的孤魂野鬼。

    ……

    今夜,将十分的难熬了!只要能坚持到这女鬼在天亮之前不对自己发起来攻击,一切就好办了。

    ……

    “怎么会发生了车祸呢?”白衣女子道着。此时的她看起来,那么地柔弱而需要人保护,当时诡异就诡异在这车祸现场,她的镇定自若,似乎,她在等着让对方察觉了自己的身份,好撕破了脸皮的开始原始的捕杀。或许,女鬼吃人也需要什么理由的,怕是他们阴间,也有着什么规矩和法制。

    ……

    “谁知道呢。”郭小奇应声道。却漫步地只是朝前走着。女鬼始终只能在郭小奇的右侧,郭小奇紧紧地靠着最左边的路沿边走着。

    郭小奇的老家里,这些事情没有少听说过,因此,总是知道这些的,对不对的,现在总要是一试试看了。活命才是要紧的。

    ……

    白衣女子(女鬼)道:“你打电话报警吧。”

    郭小奇便就掏出了手机,却发现了没有一丁点的信号了。但是,郭小奇却笑道:“我手机早就不好使了,这就没有信号了。算了,总有人发现会报警的。反正也没有活着的了,不管了。”

    郭小奇没有因为手机的没有信号而惶恐不安,只是,疲于应付着这个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道:“走累了,你背着我吧。”

    郭小奇暗付:姥姥!

    “要不,我们坐下休息会儿?”郭小奇提议道。

    白衣女子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坐在路边,便就休息了起来。白衣女子先坐了下来的,郭小奇便就在她的左侧坐了下来。郭小奇已然是觉得了什么,知道八成是自己左侧的那“三味真火”没了。而这些,现在都突然地涌上了郭小奇的心头来,似乎,无师自通了。

    郭小奇左看看,又看看,四周看看,朝上看看,一时,竟然不感觉在自己身边的,是个女鬼了。

    白衣女子道:“你看什么呢?”

    郭小奇:“我看明天是不是好天气。”

    白衣女子:“你会看天相?”

    郭小奇笑了笑,道:“这都是简单的啊,星空满目的情况下,明天自然是好天气了。万里无云嘛。”

    白衣女子依旧是木然地神态,毫无表情地那副样子,只是她突然开口道:“我就是在好天气下死的。”

    听这话,看来她要诉说悲痛的生前往事了,而随即,便是说自己已经死了之类的话,点破了这层窗户纸,于是,接下来……

    郭小奇却没有把话朝那上边引着继续,却连忙地改了话题道:“唉!都难,人啊,总是难的。特别是我,很苦的命运。”

    不想,白衣女子却道:“那就不如死了的好。死了,自由自在的。”

    郭小奇暗骂道:“去你姥姥!”

    白衣女子:“你怕死吗?”

    郭小奇:“不怕。”

    白衣女子:“那……你怕鬼吗?”

    郭小奇愕然中……

    就在此时,突然,又是一辆长途汽车驶来了。

    ……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白衣女子却脸色猛然惊鸿一瞥地露出了极为短暂的一抹笑意,她连忙地对郭小奇道:“有车来了,我们搭个便车吧。”

    说着,那白衣女子便站了起来,并一把拉住了郭小奇,把郭小奇也拉了起来。肌肤触碰之下,郭小奇只感觉了手腕被冻的僵硬!

    远处,橘黄耀眼的灯光射来,那白衣女子却就站在了路中间,开始摆手了。

    ……

    车内。

    司机开始放松了油门,似乎自言自语地道:“一个女人。白衣服!八成是撞鬼了吧?”

    一时,车里本来都是要熟睡了的人,一时,都惊醒了过来。

    有人应道:“赶紧压过去!不要停车!”

    有人却道:“真是大活人,压死了谁来偿命?再说了,哪有鬼啊。不要危言耸听!”

    售票员走了过来,看向车窗外,道:“还有个男的呢。如果是公路女鬼,怎么还有个男人?难道他们是一对情侣?”

    此时,坐在了车前面的杨贝贝也望了过去,在那强烈的车灯的照射下,她一眼,便认出了售票员口中说的那个男人是谁了。

    “停车!”杨贝贝突然喊道。

    而就这一声喊,司机果然是猛然地一下,停车了。司机回头看向杨贝贝,杨贝贝已经站在司机身旁了。

    “我认识他……那个男的,他是我学校的老师。快开车门,快开车门啊,让他们上来。”杨贝贝急促地喊道。

    女售票员看向杨贝贝,这个女孩,自从一上车之后,她孤身一人,又是如此那般地漂亮,早就引起了车上几个男人的注意了,似乎,他们已经在要开始打她的主意了,只是在等时机。而这入夜了之后,售票员为了她的安全,才把她杨贝贝从后座给调到了前面来,但是虽然如此,这漫漫长夜的,也是不能保证了后面似乎即将要发生的可怖事件!

    但是此时,这女孩却看见了她的老师了,女售票员心中暗付:这倒是好了,他老师上车之后,想来,可能就好多了,这女孩也就不会有事了吧。

    念及此,女售票员对司机道:“哥,要不让他们上来吧。”

    司机虽然还是有点犹豫……因为按照惯例,长途车是不能在夜里再拉客的了。停车和开车门都是要犯了大忌的。

    ……

    郭小奇一直在那白衣女子的身后不停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停车,赶紧走。而这摆手在于车上人看来,便是挥手要求停车的意思了。

    不想,车子果然是停了下来,而车门,居然也打开了!

    真是要钱不要命了啊!郭小奇心中暗道。

    没有法子了……车子一停,车门一开,那白衣女子便拉着郭小奇的手腕,就冲车子去了。郭小奇的手腕被白衣女子给拉着,冻的生疼,只能随着上了车。

    上了车之后,白衣女子方才松开了郭小奇的手腕,看过去,那手腕上已然是一圈地发紫了。

    郭小奇心中暗呼:完了!都完了!在劫难逃!以为了自己是在那辆车上半途被赶了下来了,逃过了一劫,不想此番,还是又上了这长途汽车,并且,还是一辆有了女鬼的车子!

    ……

    “郭老师!”

    突然,一个不太熟悉的声音,清脆地在耳边响了起来。

    猛然之下,郭小奇循声看过去,却就在眼前,熟悉的面孔出现了。

    “杨贝贝!”郭小奇脱口而出,问道:“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她杨贝贝应该在学校里读书的啊!怎么跑到这里来啦?这,这这这,这……这才真是见鬼了啊!

    “郭老师!”杨贝贝却就一把抱住了郭小奇,眼泪便就噗噗地滚落了下来。

    一时,郭小奇也不知如何开口问了。因为现在,可不是问问题地时候了。现在,有个女鬼在车上,随时,都要是发生了死亡的时候,那么,现在杨贝贝自己的学生居然还在这车上,郭小奇怎么着都要想法子了。不然,真就是都玩完了。

    ……

    “来,你们俩坐在这里。”女售票员给郭小奇和那白衣女子找了个双位置的座位,做了些许的调动,而座位就在杨贝贝座位之后。

    不想,郭小奇却拉着杨贝贝一起,坐在了那双人座上,满车人都惊愕了起来。

    郭小奇一笑,指着那白衣女子,道:“哦,我不认识她。”

    只这句话,可是把杨贝贝给高兴的,就差没有欢呼雀跃了。刚才,真是怕急了。还真是以为郭小奇早已有了女友或者都结婚了呢。而不想,那女子居然和郭老师不认识,太是意外地惊喜啦!

    白衣女子也没有反驳,便就坐在了杨贝贝和郭小奇座位之前,原先杨贝贝坐的地方。

    司机和女售票员都是满怀狐疑了起来。

    车子缓缓开动了,启动,加速,跑了起来。

    ……

    “郭老师,我……”杨贝贝要开口说着什么的时候,突然,郭小奇把杨贝贝地头放在了自己的肩头上,却就不再说话了。

    杨贝贝那么有个性的女孩子,此时,真是小鸟依人地便就靠在了郭小奇的肩头,一时,甜蜜地不行了。自然,这情景,让车里其他人有些感到了愤怒了,有些,醋意大起!

    而郭小奇现在可没有心思和杨贝贝说什么,也没有心思顾及了别人的反应,他要想法子,除了这个白衣女子,否则……而恐怖的一刻,随时都会降临的,郭小奇要尽快了。

    ……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郭小奇明白了,无济于事了,现在,他郭小奇也只有听天由命了。此时,郭小奇便低头看向了杨贝贝,问道:“你怎么在这里了?”

    杨贝贝一笑,立刻抬起头来,脸就差点没有贴在了郭小奇的脸上,杨贝贝笑道:“你猜。”

    郭小奇:“我怎么能猜到。”

    杨贝贝:“我就是专门来寻你的!”

    “啊!”郭小奇这下子,是蒙了。

    “郭老师,我听说了你被调离了学校,要去分校了,我就也来了。”杨贝贝直来直去地道:“我要和你呆在一起。”

    郭小奇:“晕了,咋滴?我教的就那么好?”

    杨贝贝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嗯!”

    郭小奇:“你可拉倒吧,我才教你几天啊?三天都没有啊。”

    杨贝贝:“我就喜欢!”

    自然,他们说的声音很小,车里虽然安静,但是车里的噪音还是不少的,因为车子破、路面又不是平整……所以,郭小奇和杨贝贝轻声地聊天,有贴的那么近,近乎于了耳鬓厮磨一般的距离,因此,他们的话,没有别人能听见了。但,似乎前面地那白衣女子,还是给听见了。

    一会儿的时候,那白衣女子似乎受不了了郭小奇和杨贝贝地那种腻人地甜蜜了,她离开了座位,走向司机,而这一幕,让郭小奇更是心惊了。

    但是,现在,也是没有什么好的法子。只是,恨只恨,杨贝贝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跑出来,学校不知道?”郭小奇道:“你这不是瞎胡闹吗!”

    杨贝贝:“我退学了。”

    郭小奇:“啊!你,你这是找死来着!”

    杨贝贝却一副毫不在乎地神情:“哼!”

    郭小奇:“你父母要是知道了,可怎么好!我罪过可大了!你才十六岁,未成年,你这样,我怎么着都是犯罪的了!你可知道,我要坐牢了!”

    杨贝贝:“怎么会呢。”

    郭小奇:“你懂个屁!我这拐卖儿童甚至是……反正我罪名是跑不了的了!只要你父母一告我,我百分百跑不了的!你害死我了……”

    突然,一时想到了什么,郭小奇惨然一笑,是了,这个时候,还怕什么坐牢啊!女鬼,已然是在和司机“欢快地”聊着什么了,不管那女鬼如何的面无表情,只是那司机的笑脸,笑的太是欢喜了,并且是很热情地还拿出来饮料,递给了那白衣女子,自然,白衣女子没有要。这一幕,可是把那女售票员给气坏了。而她,也似乎因此,有点后悔了。

    ……

    说道自己的父母,杨贝贝的神情大变,突然地流泪了……

    这下子,郭小奇手足无措了,他连忙地道:“算了算了,我没事的。不会出事的,你放心了,不要哭了……”

    说着,郭小奇居然把杨贝贝给搂在了怀里。

    ……

    杨贝贝抽咽着道:“郭老师,你要是坐牢,我给你送饭,送多久我都等你出来。其实我也知道,我还未成年,不过,也请你等我,等我十八岁了,我们就能真正的在一起了。”

    闻言下,郭小奇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了。

    而接下来,还没有等郭小奇缓过劲来的时候,杨贝贝却突然又开口道:“我是个孤儿,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父母就没了。我是被我二伯带大的,不过我二伯家还有表妹和表弟,二伯对我其实并不好,他一直都想让我休学带孩子的,就算是我继续上下去,初三毕业我也就出不来了……我绝不回去!”

    郭小奇一时,被杨贝贝这些话说的,那是一惊一乍,一冷一热,忽冷忽热,天崩地裂一般的心情了。

    郭小奇刚要开口的时候,杨贝贝立刻又道:“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郭老师,我这辈子跟定了你了。不管你怎么想,我都不会再离开你,如果你要我离开,或者你要抛弃我,我就死给你看!”

    说着,杨贝贝突然一口,亲吻在了郭小奇的脸上……郭小奇一时,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

    突然,车子猛然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那司机猛然地一声惊吼之下,车子猛然一转,便就朝着一处路崖冲去了……

    而眼前,眼看着那白衣女子(女鬼),一口咬在了那司机的嘴唇上,死死地咬着不松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