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第352章 暗力量

    这一次,尹子恒一直都是保持着清醒了。

    这一次,尹子恒确是装作了糊涂地“昏迷”了过去。

    这一次,确是让对方被尹子恒给忽悠了。

    尹子恒这一次是完全地保持着清醒,接受了那“老汉”地给自己的静脉打通了他蛹体和元神的经络。

    而这一天,尹子恒打坐醒来,一早的时候,却不见了那“老汉”的人影了。尹子恒知道,他走了。尹子恒也知道,他的征途开始了。

    办校!赚钱!征服了何花!让她跪在自己的面前,俯首称臣!

    ……

    伸了个懒腰,尹子恒一脚踹开了那茅草房子的破门,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

    “砰!”地一下,一钝器的东西,便又打在了尹子恒的头上,一时,尹子恒捂着脑袋,看过去,只见一中年汉子,身后一老汉,他们拿着镐头,便朝尹子恒招呼起来了。

    “你?”尹子恒手指着那老汉,却一脑子地狐疑了。

    “偷菜的!抓贼啊!”老汉喊了起来,而他的儿子手中的镐头,却没有停地继续朝着尹子恒的脑袋招呼着……

    一时,尹子恒懵了。这老头咋就翻脸不认人了?

    听说要抓贼了,一时,这附近的后生,便都拿着农具什么地跑来了。

    尹子恒暗付:不好!难道我又做梦了?不是啊,做梦?做梦我怎么就进了这个茅屋里来的?

    对方打着,尹子恒躲着,推开老汉和那后生,在其他人赶来之前,尹子恒突破了“火线”,撒丫子地便跑开了,朝着公路的另一头跑去。

    这里,人越来越多,紧追不放!而尹子恒不想,他又跑到了原先的那个他租房子的那个村子,不想,几个村民还是认出了他,只听追着尹子恒的人喊道:“抓贼啊!”

    于是,这村子里的人也就又集合了起来,纷纷跑来合理包围追赶尹子恒了。

    尹子恒跳入路边旁边的那地里,横向穿过耕地,就乱串跑了起来,而那地,地里的油菜花,被践踏的都是,这下子,村民更是疯狂了起来。两村子的村民,共有大约上百人了,浩浩荡荡地,只朝着尹子恒猛追过去,些许几个后生,速度更是奇快,眼看离尹子恒也就不到一箭之地的距离了,而这论时间来算,也不过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就赶上了。

    尹子恒想想不对啊,自己现在可是有了神技的啊!难道还怕了这些么个村民?想到此,尹子恒突然回头,双手握拳,冲着那几百个村民便是吼道:“我看哪个敢来!别把老子我给逼急了!”

    身后,已然是一条淮河的分流,挡住了尹子恒的去路。尹子恒想到了自己的神技在身,便豁出去了,这是要大开杀戒的节奏了!

    村民们也是一愣,只见那尹子恒站在那里,如同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虽然村民们一愣,却还是随即,冲突了过去……

    “杀啊!”

    “打死了他!”

    “冲啊,抓贼啊!”

    眼看就是黑压压地一片人铺天盖地的冲了过来,尹子恒憋足了劲,吼道:“来吧!看我怎么收拾了你们这些凡夫俗子!”

    “咣当!”一声响,一镐头便打在了他尹子恒的头上。

    只见,尹子恒忍痛,一拳砸去,这一拳,势必要石破天惊了!这一拳,可是神力之拳头了……

    果然,那人被尹子恒打中,却一抹鼻血,又是一镐头砸向了尹子恒,尹子恒吓的一个后退,却是上百个村民们涌来了……

    好一顿拳打脚踢、农具招呼雨点般地落了下来……

    “操!难道我被那老头子给耍了?我是神族的啊!还是王子呢!你们敢打我这个王子?”尹子恒乱七八糟地说着,抱头躺在那里,只是身上,处处都被袭击的,简直是体无完肤了。

    不行,这下子是真要被打死了的节奏了!

    突然地之间……或许真是神力降临了——尹子恒猛然推开人群,蹿了出去,便朝着那淮河奔跑而去。

    村民们打的也是够本了,只是几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后生,却还是不过瘾,猛追而去。

    突然,有人一个飞脚踹去,尹子恒被踹飞了出去,直接,就被踹下了河里去了,不会水性的尹子恒,落水,直接便就坠入了河里去了……

    一时,村民们又都傻了眼,就那么地眼睁睁地看着尹子恒坠入了河里,而却都站在岸边,似乎看着水中有什么河怪似的。

    “淹死了?”有人道。

    “救还是不救啊?”有人问道。

    “救个锤子!淹死拉倒!”

    “我看,这小子八成又是跑了,我看这小子命大的很呢!八成又是潜水跑了!”说这话的这人,便是那个房东。

    “算了,咱们也打够本了,都散了吧。生死有命,管他呢!”

    于是,村民们又都散了,这里村民果然是民风彪悍的很呢!

    ……

    落入水的那一刻,尹子恒终于是明白了。大火烧过,刀劈斧砍过,只是还没有被这水给淹过了。而这水,本是生命之源……在那水中,如同是让尹子恒再次地回到了“源体”,回到了始初……

    没有任何地呼吸困难。只是在一开始被灌了几口水之后,窒息的感觉很快消失而去,随即,呼吸畅通无阻,水中,已然是明目四望,清清楚楚。

    一时,尹子恒彻底脱胎换骨,全然而知了。

    ……

    此时,尹子恒已然那是完全的控制了自己,战胜了自己。

    ……

    身子很快在水中控制稳定了,在那水中,站直了身体之后,身体直接下垂,一直,垂到了水底,尹子恒站在水底,便开始走了起来,毫无阻力。水分子,纷纷散离开来……当尹子恒走上岸来,身上,丝毫没有被水给浸透。甚至,头发都没有湿。

    这是因为,尹子恒不想让水粘在身上。而此时,若是尹子恒在泳池里游泳的话,照样是头发湿透,全身浸透,因为那是因为尹子恒想。现在是不想,尹子恒便就浑身干燥地走上了岸来,一步一步地走了上来。

    此时,尹子恒完全到了想,就可以的境界了。

    而尹子恒也明白了什么。

    饭要一口一口吃,一切也都要慢慢来。尹子恒知道,自己的潜力,是遇强则强,遇弱则弱。至少,有一点尹子恒是明白了,他是怎么都不会被打死了的,否则,他早就死了。而且,伤口的痊愈,是那么的快。肌元的恢复,几乎是在被损坏的同时,便也就恢复了。

    ……

    坐在岸边的一块石头上,尹子恒想了许多许多,现在,一些事情,不是不敢再想了,而想起来,也不再是天荒夜谈了。更也不是幻想了。似乎,现在只要想做什么,都便又了可以实现的可能。这种可能,自然也是来自于尹子恒的自信了。

    不错,尹子恒的自信,全完的恢复了。他,尹子恒又有了当初最为自信的自信,而这自信,便是来自于他的神技,他原本的自己。

    ……

    不知是谁从河堤的上面走过,扔了下来一个烟尾巴,尹子恒一看,捡了过来,看了看,弹了弹上面的灰,便抽了一口……

    靠!我还真成了要饭的了!

    现在啥意思?怎么办?要去哪里?怎么办学校?怎么搞钱?怎么让何花跪倒在自己的跟前呢?

    尹子恒一时,又是迷糊了。

    ……

    这一路走来,别说,尹子恒还真是发现了一块地方,就是在这淮河的靠近坝子的下面,一块偌大的地方。足足有一百多亩的地方……东面就是淮河流过,南边和北边比邻坝子和一片林子。南面,是无限延伸的荒山,峰峦叠嶂的,翠绿或者土灰。

    站在空地上,尹子恒想着,这要是从无到有,建立一个学校来,资金必然是要巨额的!可这笔钱,启动资金怎么搞?

    这四周的村子不少,村里娃也是不少的,生源只怕是不愁的,可是如何搞起来呢?这穷乡僻壤的地带,靠着政府是不成了的。这里政府穷的很,怎么搞钱?只有靠……对了!“龙凤分校”呢?不行啊。想来想去,尹子恒一时,还真是不知道如何办了。

    ……

    想起来“龙凤分校”的那个人(邵兆龙)一拳打趴下了自己,然后他带走了何花的情景,尹子恒便是一脑子的都大了!

    对了!去找他们,骗他们!用他们的钱,来给自己搞学校,然后再去搞他们,这个仇报的,可就爽歪了!

    想到这里,尹子恒便站起身来,准备出发了。

    这胡思乱想了半天,不想,天居然也黑了起来。而这一路走,一路上走着走着,尹子恒便感觉有些不对了,而这一路走着……

    尹子恒却事与愿违了。

    或许,也是该他尹子恒走运了。

    这一路,没有走到怀兴县怀乡村“龙凤分校”,便突然出现了一个事故。

    钱,就这么地寻到了。

    ……

    却原来,尹子恒遇到了那从坟墓中出来的鬼魂,不想,尹子恒居然抓了那两个鬼魂,鬼魂却以宝藏为赎金求其放过,于是,尹子恒便得到了这一笔意外之财。就此,尹子恒的“子恒私校”,便在那怀兴县的怀乡村一隅建成了。

    此时,尹子恒已然是脱胎换骨,绝非常人,因此,学校也很顺利的就搞起来了。一时,这怀兴县怀乡村里除了孟雪和邵兆龙把持的“龙凤分校”之外,又多了尹子恒的“子恒私校”老板自然是尹子恒了。

    而此时,尹子恒对何花,淡然无味了。

    现在,在“龙凤分校”里司职大队辅导员的何花,心中亦是五味杂陈。

    ……

    这日里。

    那个老汉,自称“阎王”的人突然出现在尹子恒的办公室,尹子恒吓了一跳。

    “阎王”却开始下了一番指令来了。

    尹子恒一开始是爱答不理,但是随即,他知道厉害了。此时,尹子恒才知道了,却原来,这个“阎王”是故意安排了一切的,他尹子恒,只不过是“阎王”手中的一枚棋子!而要尹子恒做的事情,却是对付一伙人!其中主要目标,便是——刘雅倩。

    ……

    在东夷直辖市里。

    “星燃私校”。此时的星燃,却早已换成了陈欣把持的私校了。

    会议室里。

    陈欣、赵乐平还有江童颜。他们三人却走在了一起。江童颜自诩为陈灿当年的好哥们的身份出现了,自然,现在江童颜的社会地位,也已然是大不相同了。他们三人走在一起,目标,是直接针对刘雅倩和萧文斌他们,以及“龙凤私校”。

    还有“东方机械厂”的车间主任刘田和其亲哥哥厂长刘耀武,居然也在列席之中。自然,那个“东方机械厂”便是以前赵乐平所在的厂子了。自从刘田和刘耀武被赵乐平的鬼奴姚成城给警示了之后,他们兄弟俩,现在可是唯赵乐平马首是瞻了。而也因为如此,赵乐平现在也成为了陈欣的左右手,并且是常志鸿为校长的“蓓蕾私校”的大老板了。自然,今天这个会议,常志鸿也参加了。

    陈欣、赵乐平、江童颜、常志鸿、刘田、刘耀武六人,还有一个看不见,却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鬼奴姚成城。

    江童颜说道:“诡秘人是我们幕后的靠山,他的力量,足矣让我们一路平坦,但是首先,我们要做的,是对付龙凤私校里的那帮人,主要目标是康梦晴!”

    陈欣:“不管是康梦晴还是邵兆龙、孟雪、蓝兰还是刘雅倩,他们一个都不放过!”

    江童颜:“据说,里面还有我们的内应!他会帮我们事半功倍的完成这个目标。”

    常志鸿:“谁啊?”

    江童颜:“这个,该让我们知道的,诡秘人自然就说了。”

    赵乐平:“其实根本就用不着那么麻烦,我一个人就能办好了。别忘了,我可有个鬼奴。”

    一听鬼奴二字,刘田和刘耀武俩兄弟是立刻同意赵乐平的发言,并奉承道:“那是,赵哥出马,千军万马!谁能挡得住!”

    江童颜:“你们可别小看了刘雅倩他们,要真是那么容易,诡秘人还用这么大费周章的来安排我们?”

    陈欣点了点头,道:“确实是这样的。”

    常志鸿道:“不过,他们还是怕了,我听说了,他们在外面开始办分校了,其中一个试点听说已经办起来了,还真是不错,就在东南省、南井市、怀兴县的一个村子叫做怀乡村的地方,现在龙凤私校的分校已经落成了。看来,他们是要转移阵地了。不敢和我们硬碰了。”

    “哦?”赵乐平道:“但是也不能大意了。如果要打,就一巴掌彻底拍死了。否则,后患无穷的啊。这个道理,我想大家都应该是知道的吧。特别是刘雅倩,她三番五次的几起几落,这个刘雅倩身边的萧文斌,可也是高深莫测。还有其他的几个,据说都是高手呢!”

    陈欣:“不错,常志鸿说的是,不过,现在那里也已然有了另外一所私校了,便是‘子恒私校’。他们可以钳制了孟雪和邵兆龙把持的龙凤分校,而且,子恒私校的老板尹子恒已经开始行动,准备彻底灭了那里的龙凤私校,尹子恒也已经加入了我们。”

    江童颜:“尹子恒?”

    陈欣:“不错。子恒,请出来吧。”

    众人闻言,诧异地看向四周,突然,尹子恒凭空而出,便双手一掐,只听“咯吱”一声叫,那鬼奴姚成城还被他给掐的现出形状来了。

    如此的入场,让赵乐平也是惊愕不已,不想,居然还有人能控制了他的鬼奴!而人家更是轻而易举。这一手显现的出来后,令在场的众人都感到力量倍增。

    江童颜:“现在好了,有了尹兄的加入,我们真是如虎添翼了啊!”

    尹子恒松开了手,那鬼奴姚成城立刻遁去了。

    尹子恒坐下后道:“不是你们如虎添翼,而是我如虎添翼了。我的目标很明确,弄残弄废弄死了龙凤私校,还有那个邵兆龙,他必须死!另外,我师傅也说了,刘雅倩是终极目标!总之,把他们都给铲除了就对了。”

    众人看向尹子恒,问道:“你师傅是?”

    尹子恒倒也不说假话的道:“我要是知道了,就好了。因为我这个师傅,对我有恩,更有仇,我早晚也要他好看!”

    众人都是一愣,发觉了尹子恒怎么不大正常。而这里,除了陈欣、刘田、刘耀武和常志鸿之外,又有哪个是正常的啊。因为他们都非常人,那么,也就不似常人了嘛。

    在“阎王”的指引下,尹子恒加入了陈欣集团,他们现在,以陈欣这个凡人为首。准备开始对付雅倩他们那一伙人了。

    尹子恒掐着鬼奴而显摆地现身出来,这多少让赵乐平很是不爽,不过,赵乐平是一心只在陈欣身上,一切,都要等大事解决了,赵乐平要再找尹子恒算账。而尹子恒也是自愿给陈欣打下手了。因为,尹子恒也喜欢上了陈欣,自然,这是美人效应了。

    ……

    自以为自己很诡秘的诡秘人,在唯一知道自己真面目的李永生死后,不想这日里,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忙着,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

    诡秘人依旧是装扮成了“套子里的人”之后,来到见面地点。

    相约的那人出现了,确是一个老头。

    “就是你约了我出来?”诡秘人道。

    “不错。”老头说道。

    “你知道我是谁?”诡秘人问道。

    老头哈哈大笑:“当然,不然我怎么能把电话打到你的办公室里啊?”

    诡秘人:“你也易容了。”

    老头一愣。

    诡秘人:“我知道你谁了。”

    老头笑道:“诈我?你就别枉费心机了。我叫你出来,只是要与你合作。一同对付刘雅倩、康梦晴那伙人。你我虽然目标不同,但是殊途同归,相信,你我会合作愉快的。”

    诡秘人没有诈出来对方,却也知道了对方的厉害。既然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那么,现在他们就是朋友了。

    诡秘人:“好,我们合作。互相帮扶。但是,这策略和指挥,听谁的?”

    老头:“彼此合作而已,商量着来呗。”

    诡秘:“你徒弟尹子恒,只有一个人,我这边人很多,你们应该听我的调遣吧?”

    老头笑道:“澹台班,你要听我的。”

    “套子里的人”虽然脸都被捂的严严实实,但是,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神色大变,已然都是落在了人家的眼中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