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0.第320章 你不懂的世界(二十二)

    潦倒的世界……

    三。

    ……

    东夷直辖市。

    盛庄孜盛老庄。

    ……

    邵兆龙前来“寻仇”,却被“寻仇”。

    ……

    眼前“仇人”,却似神人了!

    绝对滴天然玉箧而出的女神!

    ……

    带着邵兆龙溜达了一圈,自然也是没有去寻找那什么“讨饭”的叫花子,只是聊了一路之后,邵兆龙看看天色已晚,便恋恋不舍的而去了。

    ……

    回到家里来,盛梦仰却一脸的神情凝重。

    “狗蛋哥,你怎啦?”盛莉莉一眼就觉察了出来盛梦仰的不对劲。

    盛梦仰:“莉莉,你……你怎么能够和一个陌生人聊天溜达呢!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原来是这个事情。盛莉莉看向盛梦仰,盛梦仰却道:“我听人说了,说你和一个男人一起在闲逛。”

    盛莉莉不做声,只是淘米做饭了起来……

    盛梦仰:“外面看来还是不能去了。”

    闻言之下,盛莉莉猛然看向盛梦仰,道:“那这房子不是都卖了吗?”

    盛梦仰:“回头我去找那个老巫婆,再把房子要回来。”

    盛莉莉却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了。

    ……

    直到晚饭的时候,盛梦仰终于是认错地道:“莉莉,对不起。不是哥说你,我是担心你啊。我回来之后,听了,就去找你,可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你啊。后来看见你回来了,我就回来了,你知不知道,我都担心死了!”

    盛莉莉:“狗蛋哥,你别说了,我都知道。你没有错的。”

    盛梦仰:“等我赚了钱,我们就结婚。”

    盛莉莉猛然一顿。

    盛梦仰:“我们也要大办特办,找婚庆公司,唱歌跳舞的吹打着,我还要坐车带着你,专门的兜风……”

    盛莉莉便哭了起了……

    盛梦仰:“你不信?放心!我绝不会骗你的!你放心好了!我一定是可以做到的!”

    ……

    此夜无语,盛莉莉只是用着自己的身躯,来表达她的那种对狗蛋的无法言喻的深爱!

    ……

    竖日。

    狗蛋竟然意外地发觉了莉莉早就起来了。昨晚,盛梦仰也是累坏了,可是莉莉应该更累啊。却早早起来了?盛梦仰不敢再睡了,起来之后,连忙的出屋……

    “莉莉……”

    盛梦仰喊着,却发觉了桌上那已然是做好了的早餐。还有一张纸条。

    “又出去了!真是的!”

    盛梦仰一边嘀咕着,一边拿起桌上的一个肉饼,咬了一口,却突然地便没有了任何的动作了。只见那纸条上写着:狗蛋哥,我走了。我这一走,恐怕我们再是相见,也很难了吧。看缘分吧。我爱你!希望你幸福!不要再想我了,爱你的莉莉!但是,我更爱的是钱!

    ……

    不想自从跟着那“老帮主”学了字之后,一直也都没有怎么用过,莉莉的文采可真是还好,这一封绝笔给盛梦仰留的……

    盛梦仰当场跌坐在地上,口吐白沫。

    ……

    盛梦仰是被人给掐着身体扔出了房子,而那老巫婆双手掐腰,此时,已然是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悍妇了!

    “白纸黑字,黑白分明,合法的手续,你还赖着不走了?滚!给我滚!”老巫婆吼道。

    盛梦仰:“还有一半的钱你没有给我呢!”

    “滚滚滚……大黑二黑,给我打出去了!打,给我往死里打!打死了我来抵命!”老巫婆命令她的两个儿子道。与此同时,家里带来的那条大黄狗,狂吠着,也是狗仗人势地扑了上去,一直把盛梦仰给撵了二里地!那大黄狗回头一看,只有它自己了,主人却没有跑过来,那大黄狗慌了,正要回去……这个时候,盛梦仰却突然拎着一条粗树干过来了,一棒子砸了下来,却正中了那大黄狗的头!不想,这打狗棒法可是真家伙啊,真是盛梦仰小时候就练过的,居然便是三五十棒子打下来,那大黄狗居然被盛梦仰给活活打死了。

    ……

    荒山之中。

    夜晚,吃着那大黄狗的肉,喝着一瓶烧酒,盛梦仰泪流满面。

    就在盛梦仰醉眼迷离之际,只见一“无头人”走了过来……

    “你谁个?”盛梦仰并无恐惧害怕之意。

    “我才是你的父亲——刑天!”那无头人说道。自然,无头,用的就是腹语了。

    “你是我的父亲?”盛梦仰很是诧异地重复了一遍。

    “不错……当年,我与黑暗女神交合之后,便生你下来,但是,我却并不想让你再重蹈覆辙了的走为父我的道路,并做个永不轮回的罪孽,做个只能在黑暗中存在的物质。因此,我便把你送下凡尘,只想让你在此历练,在这世间做个平凡的人类,轮回转世,生生不息……不再重复我的孽海孽障!但是,没有想到,你居然身世坎坷,受苦至今,却到头来,善良被泯灭,你的温和被人抓住把柄来欺凌,为父的我再也看不下去。当你母亲黑暗女神告诉了我这些之后,我便冲破了十九重地狱,冒死前来……我只想告诉你,盛梦仰,我的儿,你是我刑天的儿子,你是黑暗女神的儿子,你是可以掌控暗物质的神灵所在!现在,我就赐给你力量,让你掌控了暗物质的能量,这样,你就将再也不被欺凌,并可无限制的壮大起来,因为这个世界上这个宇宙中百分之九十五的能量都是来源于暗物质!你只要掌控了暗物质的能量之后,你将是这个宇宙的主宰!并把我从那十九重地狱之下救出来……”

    “可是我怎么才能掌控了暗物质呢?”盛梦仰问道。

    “你的超凡毅力可以帮你成功,只要你再无杂念,现在,我就把我的所有能量都传输给你,祝你一臂之力……”那无头人说完,便只见从他的肚脐眼里****而出一股子幽兰的寒光,射向盛梦仰,那幽兰的寒光并笼罩了盛梦仰的全身,极冷……冷的让盛梦仰只想死了。想昏迷了过去,却也无法昏迷了,活活地受罪着……

    心无杂念?怎么才能做到心无杂念呢?不行,我做不到!我实在是忘不了莉莉。忘不了!

    “你还有爱,你控制不了暗物质了。”那无头人似乎语气突然颓废了起来。

    盛梦仰:“不,你错了,我不是还有爱,我是更多的恨,除了莉莉,我对所有人都是恨的,包括了你,因为你是我的父亲,我也更恨你!你这个生我而不养我的无头鬼!”

    “哈哈……好,爱恨分明就好!这已然是分的很清楚了,这已经在说明了你的心无杂念了。对,不要犹豫,爱就是爱,恨就是恨!没有中间的或然率!这就是心无杂念!而举棋不定,犹豫不决,半信半疑,终将不使得你修为正果了。所以,你要切切记住,相信这些,相信你现在所感受到的一切!不要再有任何的杂念,那么,你将可以修为正果,控制这宇宙中百分之九十五的暗物质能量为你所用!并且,你将会继而实现了你所有的心愿!只是你要记住了!一旦你放弃了做个凡人的决心,你将从此循入黑暗之中,回到你黑暗女神母亲的怀抱,从此,你将变的不会再有生死轮回,而有的却只能是无尽的吞噬……你愿意吗?你要给你自己做好了决定!我要被他们抓走了,你记住,你一定要……”

    突然,那无头人被一道白光给吸了进去……

    “回到母亲的怀抱……我愿意啊!我当然愿意啦!我愿意!”盛梦仰不断地哭喊着,直到醒来。

    ……

    怪不得这么冷!本来这荒山僻壤的就冷,不想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被哪个人给偷了去了!盛梦仰赤身裸体的就躺在那地上,地上的篝火已然是熄灭了,狗肉自然也被人给偷走了,有的只是盛梦仰赤身裸体的躺在那里……

    猛然之间,盛梦仰想起来了昨晚的梦境……一切居然都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么的真真切切……可是,真的吗?都是真的吗?

    此时,盛梦仰瞑目盘坐了起来,脑海中突然浮现出来一个场景,那就是地动山摇,天崩地裂,只见那眼前……盛庄孜的周边百里范围之内,包括了那盛老庄和盛新庄,特别是这两个庄子,突然发生了塌陷……地震也罢,还是什么也罢,只是塌陷了,整个村子都陷入了地下,而地下立刻涌出来一股子地下水,地下水居然填满了那巨大的地陷之坑,而一声霹雳下来,电闪雷鸣之际,大雨滂沱而至……

    一时,地陷之区域,成了一片汪洋……

    一时,天昏地暗……狂风大作,在那狂风中,一股黑烟飘然而至……

    猛然睁开眼的时候,只见盛庄孜盛老庄的那个老巫婆,正在水中挣扎着……他的两个儿子大黑和二黑正奋力的游过去,要救她。而此时,在水中,老巫婆她正看向一处黑烟之中,她惊恐地发现了那黑烟中的一个人脸,却就是盛梦仰。

    老巫婆已然是惊愕地目瞪口呆了……

    大黑和二黑游到了她的身边,把她给架了起来,与此同时,两个儿子带着老巫婆游向岸边,突然,那股黑烟扑向了他们……

    盛梦仰只想要他们死!

    盛梦仰奔跑了过去,扑杀上去,就按住了那老巫婆的头,就拉住了她的两个儿子的身体,往水中里拽下去……

    此时,岸上的人,眼看有三人就要游了过来,却突然一沉,沉入水中去了,便开始在水中挣扎起来……忽上忽下的,这个时候,岸上的几个壮年人,脱了上衣,扑下了水,便去营救他们……却也都挣扎了起来……盛梦仰拖着他们,使劲地往水下拉去……

    解放军来了!

    解放军坐着皮筏艇,过来了,而此时,被拉上了皮筏艇的,却只有一个人了,其他人,都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而这个被“救”了上来的人,却是盛梦仰。

    ……

    太诡异了!有人又是一个猛子扎了下去,要去水下搜索,却就漂浮了上来,原来他是一头撞在了水下的石头上了,昏死了过去……

    接着,再次搜寻的人们,就什么都没有发现了。

    ……

    岸上一排排的临时宿地。

    很多人都哭天喊地的,家当财产啊!都没了啊!只有盛梦仰坐在那里,无欲无求了,啥也没有,什么都没有损失了……

    此时,他身上穿着一身迷彩服,总算是有了一身衣服了,算是白得的了。

    坐在那毯子上,盛梦仰看向面前的一片汪洋……很多救援的工作人员还有队伍,匆匆地还在忙碌着,有人声在耳边响起来:“都说了不能挖不能挖,非不听!这地下都被掏空了!这下好了,终于是出了大纰漏了吧!看吧,这责任谁也承担不起!”

    “死了多少人?”有人问道。

    “这盛老庄人穷,多数都在这年后出去打工了,盛新庄可是死了不少人啊!”

    “看吧!这是重大的事故!”

    “哎!”

    ……

    盛梦仰笑了笑,他终于是发现了一个问题,他终于是给了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了。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有了错误,我就能制裁了你。你不把这地都挖空了,能塌陷嘛……可是,问题又来了!这到底是自己的暗物质能量所至,还是根本和自己的因素完全没有关系啊?

    对了!不能有杂念!这就是我破坏的!盛梦仰肯定地相信了这点。

    ……

    谁也没有注意到,盛梦仰离开了这里,离去了。他带上了不少方便面,去了。这是准备要去长途跋涉了。盛梦仰却目的很明确的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要去找盛莉莉。见了盛莉莉的面,盛梦仰已经想好了台词,盛梦仰要告诉她:我可以让你成为自由女神,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那么,盛莉莉不是要钱吗?不是更爱钱吗?给了!盛梦仰决定去大城市,搞钱去了。

    ……

    东夷直辖市。一家银行前,全副武装的押钞员,警惕地朝四周看着,当几大箱子钱放入了运钞车里之后,两个押钞员上了后车厢里,从里面把门给关死了。然后,车子离去。这是最后一家分行的钞票了,都齐备了,然后送走……

    运钞车都是捡大道走的,却在一处大桥时,那辆运钞车突然从断裂的大桥上掉入了河里……大桥猛然间的断裂……骇人听闻。

    而检查结果却是质量的问题了!这下子,要追查的人可多了!车毁人亡了不少,而那辆运钞车,虽然被打捞了上来,而车里的人都死了,钞票却都没了。

    ……

    又是另外一家银行系统的运钞车,运钞车在半路上出了车祸,车毁人亡,却是钞票,又是全没了!

    ……

    到了第三家银行系统的运钞车,更是出事出的非常诡异了,那运钞车居然半途自己就改道了,直接开去了一处偏远的荒山野岭中去了,当被发现的时候,人没了,钞票也都没了,一毛钱都没有剩下来,只有那诡异的运钞车还在,却是毫发无损地好端端地就停在空地上。

    ……

    如此三个案子,这么紧密地发生了事故,虽然很是不像案子,却最终被定为了“超自然非常案件”了。自然,这还是引起来人们的怀疑了。而接手了这个案子的,自然,便是康梦晴了。

    案子就发生在东夷直辖市里,康梦晴却就在这里,她还是那个神秘机构的骨干,她不接手,谁来接手。

    ……

    蓓蕾私校。

    教职工家属楼里。

    刘雅倩的家中客厅里。

    刘雅倩、萧文斌、孟雪、邵兆龙、康梦晴和仇栾都在。

    当康梦晴把案子都仔细地说了一遍之后,众人开始讨论了。

    “看似不是人为,像是意外事故。但是后面的第三次事故,就不是那么正常了。从这里,我想来,可能是这个什么东西,第一次是做的很紧张,生手,于是这个东西便使得大桥断裂,搞出来这么大的动静,却只是为了劫运钞车。后来,熟悉了,却就把动静搞小了,却反而留下来了蛛丝马迹。看来,这是人为的,或者,不能说是人力能做到的,这个什么东西,定然是有着非凡的能力。”雅倩分析道。

    “嗯。而且,从它这么紧的时间里,连续做的三次来看,他急需钱。”孟雪道。

    “孟雪,照你这么说,这是同一个人做的了?”邵兆龙问道。

    “嗯!百分百!而且是一个拥有非凡超能力的人!或者是恶魔!”孟雪道。

    “可是恶魔要这么多钱做什么?”仇栾问道。

    萧文斌:“这年头,有钱都能使磨推鬼了,魔鬼,魔鬼也爱上钱了啊!”

    刘雅倩点了点头:“它总有它的目的。现在的问题是,怎么破了这个案子?”

    康梦晴:“我想到了一个法子。不过,很危险。”

    雅倩:“说来听听啊。”

    康梦晴:“从它作案的手段来看,它是一家一家的银行去做的,而我们市里目前还有很多家系统的银行没有被劫,剩下来的那些银行中的最大的一家便是‘公尚银行’了。那么,我的意思是……是不是可以让我们来运钞……来个守株待兔?”

    雅倩:“从这个作案手段来看,他是从大银行开始往小银行来顺序下来的,也由此可见它的嚣张气焰,不可一世,守株待兔,很有希望。不过,正如你所说,危险性很大了。现在我们对它一无所知,不知道到底多厉害的妖物。”

    “再是厉害,也要除去吧?如果对于我们来说都是危险的了,那么对谁来说还是不危险的呢?”孟雪道。

    “那好,我和仇栾去。”康梦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