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9.第319章 你不懂的世界(二十一)

    潦倒的世界……

    二。

    ……

    东夷直辖市。

    盛庄孜,盛新庄。

    ……

    话说寒假里的家访队伍,一支进入了盛庄孜的新庄盛新庄。

    正可巧地赶上了一家办结婚大喜的事情。那个热闹啊,带队的邵兆龙带着教职工们是看的兴趣盎然。欢喜的不行,这热闹,邵兆龙可是少见,想来,那个时候他和孟雪结婚,要是也能在家里这么办一场,便该多好啊……可是……

    不想看着看着,来了几批要饭的,而第三批过来要饭的,可是让邵兆龙非常地长见识了,更是看的不亦乐乎了。

    ……

    “老帮主”盛钭唱着的那个歌词,让院子里台子上的那歌手也不唱了,更是欢喜地在那里听着……

    此时,狗蛋盛梦仰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包烟,这烟是那种五块钱一包的,还真是算不错了……然后,狗蛋盛梦仰开始散烟……居然便散到了邵兆龙这里来了……

    开车的师傅见多识广,不想还没有来的及拦着,只见邵兆龙却就真滴把那烟给接了过来了!邵兆龙这种贪小便宜的毛病,真正是毛病,明明心里也是不要的,却还是伸出了手去……

    这下子,好了!只见那丫头盛莉莉便端着个破碗过来了……

    “大哥好,大哥妙,大哥抽烟我点火……”说着,这丫头盛莉莉还真是掏出来打火机,别说,居然还是那种电炉丝的防风打火机!

    邵兆龙却就对着火,还真是点燃了烟,在身后一群女教师的呵呵笑声中,邵兆龙那个显摆、得瑟、哗众取宠啊……真是狗肉上不了台面的。

    别说,这要饭的丫头还真是不赖,这刚才给自己点火的时候,邵兆龙似乎也没有了先前一开始的那般恶心了,甚至才仔细的发现,他们的衣服是脏兮兮,但是不是那种有灰尘的脏兮兮,而是太陈旧地脏,却也是干净的……

    这里点了烟,邵兆龙嘿嘿笑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叫花子,确是越看越发觉了这女叫花子蓬头垢面之下的貌美如花……

    “哎,哎哎……给钱啊。”司机师傅碰了碰邵兆龙,邵兆龙诧异地看向那司机师傅,然后,看了一眼这女叫花子,随即,邵兆龙明白了什么,此时,那些身后的女老师中有人开腔道:“邵主任就是水平超凡脱俗啊,这烟都敢点啊。”

    这时候,邵兆龙才知道,原来要掏钱出来的啊!

    邵兆龙嘿嘿笑着从怀中掏出来一个钱包,然后边说着话,边掏钱地道:“十块不多,五块也别嫌少啊。”说着,邵兆龙便掏出来了十块钱,递给了这女叫花子丫头盛莉莉。

    这女叫花子丫头盛莉莉看了看邵兆龙,倒是再也没有说出来什么,便拿着那十块钱走开了。邵兆龙嘿嘿笑着,又把钱包给收了起来了。

    不想此时那司机师傅诧异地叫道:“邵主任,你魅力不得了啊!”

    邵兆龙一愣:“啊?怎么了?我有咋滴啦?”

    司机师傅:“我可是头一次见到,吸了叫花子的烟,十块钱就能打发了的。”

    邵兆龙:“啊?十块钱还不行?多少行啊?”

    司机师傅:“说真的,至少一百。”

    邵兆龙:“抢钱呢!”

    ……

    这里,在狗蛋盛梦仰和“老帮主”盛钭的一唱一和地类似东北二人转的一番表演下,总算是有了收获了……这家主人给了他们半条子烟来,也便是那种五块钱一包的烟还有三十五块钱。

    邵兆龙道:“哎哎哎,你们,这批要饭的可得了不少啊。看来,干什么都要技术啊!”

    邵兆龙这番话,引来了身边女教师们的调笑。此时,邵兆龙身边,真是还站了几个年轻的女教师,邵兆龙现在学校,可谓是魅力越来越足了。

    正当邵兆龙和她们调笑的时候,只见“老帮主”盛钭带着狗蛋盛梦仰、丫头盛莉莉走了过来……径直地走到了邵兆龙的身前,站定,只听那“老帮主”盛钭唱到:“哎哎,这位客官真的好,有福有才又有貌……一百不少一千不多,赏个小钱,过个好年啦……”

    邵兆龙算是明白了,先前自己给的那十块钱是人家嫌少了,这是那女叫花子不好意思来问自己要,却让这个老叫花子和男叫花子来要了……

    别说,这三个叫花子还真是有点与众不同,都是高高大大地身材,都是身穿了那“脏兮兮”地干净衣服,甚至,邵兆龙居然还感觉到了那女叫花子身上的体香……

    但是,说道了钱,邵兆龙可不愿意了,他立刻看了看时间,把手一挥,道:“走,撤了撤了,打道回府啦。”

    说着,邵兆龙便要带着家访的教师队伍离去,不想,却被眼前这个男叫花子狗蛋盛梦仰给挡住了去路。

    “哎哎,这位客官可不赖,身上穿的都是牌,只是小手又小脚,恐怕灾星不远来,不远来……”狗蛋唱道。

    “那是,灾星是不愿意来啊。”邵兆龙调笑道。

    “不远就来,近在眼前,不出三天,你就倒霉。给了一百,免灾三年,给了三百,保你万福喽……”此时,“老帮主”盛钭唱和道来。

    这下子,可激恼了邵兆龙了,他突然地便是一脚踹了过去,直直地踹向了对面的“老帮主”盛钭这个老叫花子……而随之,那老叫花子“老帮主”盛钭便就倒地不起了……

    只这一下,邵兆龙立刻身上冒出来一身冷汗。心想:完了!

    果然,狗蛋盛梦仰和丫头盛莉莉也都拼了命地厮打了过来,邵兆龙便不敢再出手了,而因为这家人还要办喜事,也都是过来拉住了,邵兆龙心想这事要是让孟雪知道了,自己可就真的完蛋了!一急之下,邵兆龙甩给了叫花子们几百元钱,也没有数了,便拉着那司机急冲冲地离开了。

    坐上了车,邵兆龙只从那车上的窗户看下去,却见那三个要饭花子拾起来钱,便脚步飞快地去了。

    邵兆龙一想,八成这三个人都是骗子,不行,要去把钱给要回来!但是,不是现在了,邵兆龙只见他们三人钻入了盛庄孜的盛老庄里去了。

    邵兆龙便暗暗记住了,让司机师傅开了车离去。

    此事,方才告一段落了,而后来众人聚餐的时候,这开车的司机师傅便是调笑着说出来,邵兆龙一颗烟可是足足花了几百块钱呢!惹的众人都哄堂大笑了起来,而至于邵兆龙那一脚踹向了老叫花子的事情,司机师傅是留有了分寸,自然是没有说出来。孟雪是又好气又好笑,直骂邵兆龙长不大的“老顽童”!

    自然,这学校里要是没有邵兆龙的话,却真的不是很热闹了。而殊不知,邵兆龙这段看似小小的事件,却要给“蓓蕾私校”带来天翻地覆的遽变!

    ……

    “老帮主”盛钭带着盛梦仰和盛莉莉回去之后,三人都恢复了常态了,换了衣服,“老帮主”盛钭也不眼斜了,也没有翻白眼了,都正常了起来。

    盛梦仰也不头歪了,盛莉莉也不驼背了……

    掏出来这一上午的收益……别说,邵兆龙那情急之下,居然足足甩了八百块钱!这可乐的“老帮主”盛钭开口便……喷血而出……

    邵兆龙那事号称“神拳”的啊!自然,要是这个“老帮主”盛钭硬挨了邵兆龙一拳的话,恐怕早就一命呜呼了,但是这一脚,也是足够要命的了!自然,邵兆龙这一脚,是收了百分之九十九的力道了,只有那百分之一的力道……却也是难以回天之力了!

    不想,这大过节的马上就要过春节了,却“老帮主”盛钭大难而至了……

    “俺爸!”

    “爸爸!”

    狗蛋和丫头立刻扶了过去,而“老帮主”盛钭却吐血不止了……

    屋里请来了村里的巫婆,四周都点燃了盆火,烧了醋,点燃一百多个蜡烛,然后,那巫婆近乎****地一手拿着桃木剑,一手拿着条符,在那床榻前又蹦又跳的,“老帮主”盛钭躺在床上,奄奄一息……

    当那老巫婆跳舞跳到自己浑身都湿透了之后,只见她喝了一口酒含在嘴里,一口喷在了“老帮主”盛钭的脸上,然后把那条符贴在了“老帮主”盛钭的额头上,便念念有词一番之后……穿上了衣服,打开了门,走出了房间,来到外面,回头,对着跟出来的狗蛋盛梦仰说道:“狗蛋啊,好生给老帮主调理调理,做些鸡汤什么的,等个三五日,也就好了。”

    狗蛋盛梦仰闻言之下,欣喜地便掏出来二百块钱,塞给了这个老巫婆。送了出去。

    转身回来屋里……

    “狗蛋哥,婆婆怎么说了?”丫头盛莉莉问道。

    “没事了没事了,我去上街买个母鸡回来,给俺爸炖些鸡汤喝,就好了。你在这里照应着俺爸等着啊。”狗蛋盛梦仰道。

    “嗯!”丫头盛莉莉应了一声。

    ……

    当狗蛋拎着买来的母鸡回来,还没有进门,便喊道:“莉莉,给俺爸炖鸡汤吧……”话没有说完,那老母鸡便从狗蛋的手中脱落了下来,并活蹦乱跳地飞跑了……而那床上躺着的“老帮主”盛钭却已然是死了。

    “俺爸!”狗蛋扑了过去……

    盛莉莉却也早已哭的没了丝丝力气了。

    ……

    三天的葬礼,真是别开生面啊!这可是让庄子里的人是大开了眼界!

    各处的叫花子行列的“同僚”真是来了不少,而这次来,他们可都不是来要钱的了,而是来送钱的了,竟然是连职业哭丧的都赶来,免费哭丧了一把,算是对此一门的“老帮主”盛钭“同僚”的告慰了。

    由此而见,这个“老帮主”盛钭确实是此行的还算是比较有威望的人物了。

    ……

    披麻戴孝地给“老帮主”盛钭送了最后一程,下了土葬,之后,便也是过年了。这日,便是除夕之夜了……

    这三间瓦房,确是“老帮主”盛钭的个人财产,便是顺其自然地留给了狗蛋和丫头了。本想着过完年后,在年下积攒点钱,年后找个好日子,把狗蛋和丫头的喜事给办了,不想,“老帮主”盛钭却带着这个遗恨,撒手而去了。

    照片摆在香炉正中间,两旁是条幅批语,前面供奉的果盘糕点,在给“老帮主”盛钭上了香、叩了头之后,狗蛋和丫头坐在了桌前,虽然是极度的悲伤,丫头盛莉莉却也还是招呼了一桌子的酒菜。

    为了给“老帮主”盛钭办丧,钱全部花完了,几乎都是没有一点积蓄了。

    坐在桌前,盛莉莉便又抽泣了起来,不知不觉的,便就流泪了。

    狗蛋给莉莉斟了杯酒,然后自己也倒上了酒,端起来酒杯,狗蛋却站了起来,走向供奉“老帮主”盛钭的遗像前,念叨着:“俺爸,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照顾好莉莉的,绝不会让她受一点儿委屈了!”

    说完,狗蛋把那酒,泼洒在地上……

    莉莉也过来,敬了“老帮主”盛钭一杯酒,便扑倒在狗蛋的怀里,痛哭不已……

    而这晚,狗蛋和莉莉,也便在一起了。

    ……

    一大早,鸡叫声打破了黑夜……醒来,狗蛋却没有让莉莉起来那么早做饭,而是躺在床上,两人都感受到了从来未有的幸福……似乎,新的一年,一切,都崭新地开始了!

    “狗蛋哥,俺们不趁着这个好时节去讨饭,等什么时候去啊?”莉莉躺在狗蛋的怀里,问道。

    狗蛋却抿了抿嘴,道:“不讨饭了。”

    莉莉:“啊!”

    狗蛋:“我有力气,你会唱小曲,咱们怎么都比讨饭强吧?你还记得俺爸以前怎么说的吗?他生前不是告诉过我们,等他走了,或者我们在一起后,都不能再讨饭了,不能让下一代还继续做着这门营生吧?难道真是要世世代代入了丐帮?”

    莉莉点了点头,道:“爸是说过……可是我们不讨饭,怎么活呢?狗蛋哥,你可知道了,咱们家里现在是一文钱都没了的。”

    狗蛋想了想:“卖了房子,去外面打拼去。”

    莉莉:“外面是想去就去的?还不如在家种地呢。”

    狗蛋:“嗯,那就等等看。不过在家里呆着要是不讨饭,会被人说我们不孝顺的,这样吧,等过完年了,再看看情况而定,好吗?”

    莉莉:“嗯!你怎么说都好。”

    狗蛋搂紧了莉莉,心中是无限的惆怅。

    ……

    正月十五一过,便是过完了年。学校也要开学了。

    盛庄孜盛老庄。

    狗蛋果然是在年里开始准备找人要把房子卖了,不想,要买自己房子的,却正是那个同村的老巫婆。狗蛋本是不想卖给她的,而那老巫婆却架不住有钱啊,先是给了一半的定钱了,狗蛋禁不住诱惑,便卖了房子。还签办了合法的手续……只等过完年就要搬离了这里,然后那老巫婆便要入住了。

    其实,那老巫婆却不是要来入住的,她就是买家当的,别说,这老巫婆手中可有不少房子,算来,她也算是这里隐藏起来的富婆了。

    ……

    十六的这日下午,却有一个身影出现在了盛庄孜的盛老庄孜里。

    邵兆龙还念念不忘的想着自己为了一颗烟而甩出去的那几百块钱呢!他这是来找“骗子”算账来了!

    邵兆龙一路走来……走着走着,突然,眼前猛然是一亮……简直是要亮瞎了他的那双贼眼了!

    眼前的这个质朴的丫头!那种水灵灵地美艳的无法言喻了!毫无粉饰的颜值超级爆表!秀丽的身材,天然的气质……如此,怎么看怎么都像是假的!

    邵兆龙不知不觉的就走了过去,赶超了上去,堵住了那“假人”的去路,却道:“你……你……我想打听个人啊。”

    邵兆龙居然是结结巴巴地道着。

    此时,邵兆龙完全的是认不出来了,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啊!眼前的这个人,却就是那个女叫花子——盛莉莉!

    而盛莉莉的那种震惊……邵兆龙居然毫无察觉了。盛莉莉此时的心中,千变万化,瞬息万变,仇人,就在眼前!而如何惩治了这个仇人呢?盛莉莉在想着最为保险而最为狠毒的法子!

    ……

    “请问,你,你知不知道,你们这个庄子里,有三个要饭的,领头的那个老头,长得……”

    不想,邵兆龙的话还没有说完,盛莉莉却道:“么有,俺们庄子里从来都么有住过什么要饭的。”

    邵兆龙:“哦……”

    盛莉莉:“你找要饭的干么呢?”

    虽然盛莉莉的言语很“土特产”,那声音,却让邵兆龙都酥麻到了骨子里,想来邵兆龙也是够可恶的了,此时孟雪简直是不在他的世界范围之内了。

    当盛莉莉问邵兆龙找要饭的干什么的时候,邵兆龙挠了挠头,笑道:“呃……呵呵……没事,就是问下,我……我是想打听一个人的。哦不,是三个人。”

    盛莉莉:“你做么呢?”

    邵兆龙:“他们三个是骗子,骗了我的钱。”

    盛莉莉心中的愤怒,简直是要冒出来嗓子眼了,却面色很平常的道:“你是做么的啊?”

    邵兆龙立刻掏出来名牌双手递上:“我是在东夷直辖市蓓蕾私校工作的,我是那里的老板!”

    盛莉莉接过了名牌,却就收了起来,道:“我们这里真的没有要饭的。这样吧,我带你去别的地方看看?”盛莉莉这是想要把邵兆龙给引开,此时,一个歹毒的计划,已然是模糊地在盛莉莉的脑海中形成了。

    “好啊好啊!”邵兆龙立刻应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