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6.第316章 你不懂的世界(十八)

    鬼吹灯——

    五。

    ……

    蒙城。

    “蒙城县公立第一小学”。

    ……

    詹汲邴请孟雪吃了晚饭之后,孟雪回来宿舍。

    在大约九点左右的时候,孟雪听到了楼下的动静,便隐匿于墙壁里,洞悉着楼道里的一切。

    不想,学校的那个电工来了,并在试了试楼道点灯的开关之后,他藏匿于一楼楼道的隔层空地处,埋伏了起来,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孟雪怀疑了他的动机,自然,是人都会怀疑那个电工的了。只是孟雪心想,难道他还以为我没有回来吗?这个楼道里只有自己住着了,是了,自己宿舍的灯关了,他见自己宿舍的灯没有开,可能不知自己已然回来了,他还以为我没有回来,便来打埋伏……

    孟雪想到这里,突然,楼道外面又传来了动静,孟雪便屏气凝神地观察起来……

    又是一个黑影出现了!这个黑影……居然像个男人的身形,走路东倒西歪,脚步声很是明显,呼吸急促,步履懒散,他扶着楼梯扶手,便要上楼,突然,只见那早先埋伏的电工蹿了出来,猛然朝那人袭击了上去!

    电工抱住了那人的后腰,便是一个“后空摔”!而那人大吼一声:“谁个!”

    这声音太熟悉,因为就是不久前孟雪还被这个声音给缠绕着,胡搅蛮缠着……不错,后来进来的这个人,便是那个出租车司机詹汲邴了。

    “杀人犯,救命啊!”詹汲邴突然酒醒似的大声吼叫起来,这下子,整个这里所有的宿舍楼都应该能听见了,如果还说听不见,那就是瞎扯的胡说八道了!而孟雪发觉了外面有些宿舍的灯却灭了……不过,有些宿舍的灯突然亮了起来!

    孟雪注视着……在这墙壁中躲着,孟雪可没有能力拿出手机报警了,但是,孟雪却有能力制服这两个正在搏斗的男人。

    而孟雪此时还不到出手的时候,只见那詹汲邴也是虎背熊腰地……想来出租车司机,因为职业的关系,一般也都是腰圆膀大的……那电工似乎抱不住了……两人开始厮打起来,而电工一身的精肉,身体素质自然是要比詹汲邴强悍的多了。詹汲邴只是一个猛劲,论持久战,詹汲邴要差的远了,一番折腾之后,詹汲邴已然是跟要犯了“哮喘病”似的不行了,而那电工却还手中拿着老虎钳子,他开始猛击詹汲邴的头部,詹汲邴是眼看不行了……

    孟雪没有出手,却因为孟雪有点懵了!这“电工凶手”怎么男女都袭击啊?难道袭击女人是为了色,袭击男人是为了财?不对……种种地不合理现象,让孟雪的头都想大了。这是咋回事啊!窝的哥天来!这到底是咋回事啊!

    突然,远处想起来一阵的警笛声了……不想,这么快,警察就闻风而至了!看来,这是有人报警了!如此想来,看来只要真是受害人呼救了,声音传出去后,这楼道里还是有人会报警的。因此,孟雪现在首先肯定了一个判断,那就是先前的两起惨案,受害人肯定是没有呼救了,否则,不会没有人报警,而被折磨一夜,并在第二天才被发现的。

    孟雪首先是抓到了这第一个线索了!

    ……

    因为这里的连续出事,警察夜晚也是有治安点在附近的,毕竟是学校,平时都应该是重点保护的区域,何况这一连发生了两起惨案后呢。前后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警察便冲了过来了……

    当警笛声响起时,电工继续殴打着詹汲邴,直到了詹汲邴没有了任何的反抗能力之后,那电工便骑在了詹汲邴的身上,反手锁拿着詹汲邴的手臂,而却更是让孟雪惊讶的是他并么有选择了逃走,而是就那么等着,等着警察的到来……

    十几个电筒射入楼道里,这里一片亮了。警察迅疾控制了那电工和詹汲邴二人,而那电工却喊道:“你们拿错人了,我是来抓色魔的!是我制服了这个色魔的!”

    ……

    “咚咚咚”的敲门声响起。

    孟雪连忙地披着大衣,来到门口,声音很是颤抖地尖叫道:“谁啊!你干嘛啊!”

    “我们是警察,你开门,先开门了。”门外的警员说道。

    “不开不开就不开……”孟雪装的自己都好像笑。此时,孟雪暗度着,窝的哥天来!不想自己还有着这么强地表演天赋呢!

    “开门啊,我们真是警察,不信你从门缝里看看。”

    孟雪还是装腔作势地道:“不!我就是不开不开就不开,警察来了也不开……”

    “老师,你开开们,我们真是警察。”这是一个女警的声音了。在女警的一叠声的安抚中,只见,孟雪的那房门里发出了一声响,想必是孟雪把门闩给拉开了……

    接着,门开了,只见孟雪紧张滴环抱着自己,浑身地瑟瑟发抖着……

    “你好,我们是警察,刚才你有没有听见楼下有什么动静?”一女警官问道。

    孟雪哇啦一下就哭啦,扑倒在那女警官的怀里,弄的那女警官一声的眼泪鼻涕……而此时,那女警官身后的男警官,可是羡慕地要死啦!

    此时,大批的警车都已开来了,把这里给包围的是密不透风……而不过这次,没有出现人命案,而可笑的是,似乎破获了一起打架斗殴的案子来了。

    孟雪也被带回警局,配合调查去了。

    ……

    后来,孟雪才知道了,原来那电工知道了这楼道里的灯又不亮了,怎么知道的?便就是他特意过来试试的,自从小琴老师遇害后,这电工几乎每晚都过来试试,这晚,他突然发现了这里楼道的灯又不亮了,于是,他潜伏了起来,他认为,这是凶手做的了!看来,八成今晚这凶手会出现了!因此,这电工便潜藏在楼道的夹层空地内,等待着凶手的出现,好抓住那个凶手!这就是那个电工为什么要潜藏起来的的原因!就是这么简单。而事后调查,这个电工说的话,极有可能就是真的。因为,那个小琴老师调来了这里之后,不久,便和这个电工恋爱了……他们的恋爱关系,在学校里是有不少人都知道的。

    于是,守候的电工便等到了詹汲邴的到来……那电工他冲动的一心只想了为小琴报仇,抓住凶手,于是,才不问三七二十一地,就冲了出来,这个时候来到这里的一个男人,不是凶手还能是谁!于是,电工便突袭了詹汲邴。

    因为杀人偿命,这个电工也是知道的,他并没有下死手,而是就以制服了詹汲邴为目的,等待警察的到来。如果这一切都成立的话,那么,电工也就排除了嫌疑人的范围之外了。

    那么,詹汲邴为什么来呢?

    警局里,詹汲邴的酒醉也醒了,他如实交代。原来是他詹汲邴自从和孟雪分手各自回去了之后,詹汲邴酒意愈加的上来了,一时,荷尔蒙大量的提速……他发觉了一栋楼里的宿舍内的灯光亮了,却一想,必然就是孟雪住的宿舍里了。而那个时候,詹汲邴还不敢贸然地就来寻孟雪,可是后来,躺在床上的詹汲邴左思右想的睡不着,更是荷尔蒙催生地他脑子后来突然的一转,想到:

    啊!孟雪居然住在六单元的宿舍楼内?不好啊!那里可是危险境地!对了,我要去告诫孟老师,让她赶紧搬离啊!对,这个借口太棒了!嗯……

    于是,醉意很浓的詹汲邴也不管都几点了,便一股脑子地要去孟雪那里了,于是,后来便上演了一出“电工捉拿色魔”的精彩悬险一幕了……

    ……

    “你是不是晚上和詹汲邴一起吃饭了?”女警问道。

    孟雪:“嗯,是的。”

    女警:“你和他什么关系?”

    孟雪如是如实地说出了自己和詹汲邴从第一次见面到现在的过程来,自然,孟雪坑詹汲邴一千五百块钱的打车费的事情,孟雪自然没有说啦。傻透了才说。

    女警由此也证明了詹汲邴的话是实话了。而现在,詹汲邴的嫌疑也被排除了……

    那么,这就是一起因为误会发生的打架斗殴的事件了……这结果可算是“雷死”了孟雪。

    ……

    不过,今晚孟雪还是有了收获的,那就是,这个凶手必然是采取了什么法子,使得受害人在被侵害的时候,并没有发出呼救声来。那么,八成就是用了迷药了,从后面迷昏了受害人。

    ……

    第二天,孟雪去了蒙城各个地方商场逛了逛,这悠闲地掐指一算,来了也第八天了。

    傍晚,孟雪在外吃了晚饭,便往回走了。此时,已然是夜晚九点钟左右了。

    孟雪是故意这个时候回来的,偏就不信了,自己这么个诱饵,居然引诱不出来凶手?还真是不信那个邪了!

    ……

    来到学校临街道的大门时候,大门已然是关了。孟雪却没有钥匙,便很是不好意思地敲了敲大门,喊道:“大爷,麻烦您给开下门啊!大爷?”

    孟雪暗想道:也是,不定这守门的老头都睡下了,自己回来晚了点吧。可是,不晚也不行啊,这可是任务啊。

    想来,那老头是不会起来了,这么冷的天……特别是这么晚的时间了。干脆,自己去街上找家宾馆算啦,反正有钱,任性嘛。可是,自己带出来的钱都花的差不多啦……唉!没钱,认命啦!

    于是,孟雪又喊了一声:“大爷,麻烦您开下门好吗?”孟雪便不好意思的默不作声了,等了须臾,孟雪刚要扭身离去,不想,那门岗室里的房门打开了,老头披着大棉衣,走了过来。

    “啊,孟老师啊,不好意思啊,我刚才穿衣服呢。”看门的老头道。

    孟雪连忙的道:“不不不,没事,真是麻烦您了,以后我再也不回来晚了。”

    老头一边找着钥匙,一边隔着铁门问道:“孟老师啊,你家不是这里的吧?”

    孟雪:“嗯。”

    老头:“怎么这放假也不回去啊?”

    孟雪:“家远,不放寒假暑假的,我是不打算回去了。反正,在这里住着,多省啊,电费水费都不要自己掏钱。”

    看门老头一边开门,一边笑道:“哈啊哈哈……是啊是啊。我就是长年累月的在这里,省钱啊。”

    孟雪笑了笑,走入了门里来,突然,孟雪回头看向那老头,道:“谢谢了。”

    老头一愣。

    孟雪:“昨晚,那个詹汲邴纠缠我的时候,谢谢您帮我解围了。”

    看门老头摆摆手道:“没事没事。”一顿,老头笑道:“这几天他是不会来纠缠你了,听说被打的不轻,还在住院呢。”

    孟雪呵呵笑了一下,道:“他心存邪念,也是活该了,只是,可怜了他的老母亲了。唉!生了这么一个儿子,也是够操心的了。”

    看门老头:“是啊是啊。”

    孟雪又寒暄了两句,便转身而去了。

    ……

    依旧是那斑驳陆离的墙壁,孟雪穿着的却不是高跟鞋了,孟雪担心高跟鞋是不是会影响凶手的性情啊……孟雪走着,前面,却不是一片漆黑了,那六单元宿舍里楼道内的灯已然是修好了。又亮了起来……一片光明从那楼道里透露出来……

    孟雪走过去,突然……不好!猛然一下,那楼道里的灯灭了下去!

    孟雪一愣,还是不由自主地吓了一跳,而接着,那灯亮了……孟雪走了几步,忽然地,那灯又灭了……而随即,亮了起来。孟雪站在那里,不动了。

    须臾之后,似乎都有盏茶的时间了,那灯便一直没有灭了。难道这里的电路好短路?但是肯定的是,绝对不会是电压不稳的事情!因为别的楼道里的灯都是好好的。

    孟雪走入了楼道里。

    刚要迈出一脚跨上楼梯,不想,灯灭了。

    孟雪是倒吸一口凉气!此时,孟雪看向那楼道里夹层处的动地,那里更是黑洞洞地渗人!而那漆黑一片中,似乎就有了什么东西在?什么?难道又是那电工在潜藏在那里?不会的吧!他这么“敬业”啊?非要揪出来了杀害小琴的凶手不可了?

    孟雪只听的清自己的呼吸声……

    孟雪只能感受到自己还是个有热量的发热体……而其他,都是那么黑洞洞、阴深深、凉冰冰……

    孟雪又迈出了一个脚步,接着,三步、四步……突然,孟雪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后有人!孟雪猛然一个回头!却依旧是漆黑地一片!没有任何的动静。而那门口,却听见了风声传来,一股冷风吹入,孟雪又是倒吸一口凉气……

    来吧!如果你敢来,看我怎么收拾了你!孟雪暗道。给自己打气,鼓励!助威!

    只是,那一股子冷风之后,便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了。

    孟雪回到了寝室,开了灯后,孟雪坐在床边,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

    “咚咚咚”地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响起来……这下子,可是把孟雪给吓住了,孟雪手中的茶杯掉落地上,这次,孟雪是真的有点颤音的道:“谁啊!”

    “我,开门。”这声音居然是姚校长的声音!

    “姚校长?”孟雪问道,肯定自己的判断。

    却不是姚校长是谁呢!

    “是我啊,孟雪,开开门,我有急事!真的急事,不行我先走了,明天见。”姚校长在门外说道。

    “不……那个,进来吧,我起床开门了。”孟雪整理了一下,便去开了门。

    姚校长走了进来,孟雪是一脸的茫然……姚校长先是四周看了看,顿了一下,道:“孟雪!孟老师啊!你可不能在这里住下去了,这个宿舍楼……不行啊!不适合你住啊!”

    孟雪茫然地问了一句:“那么我今晚住哪呢?”

    姚校长愣住了。

    孟雪用一次性杯子给姚校长倒了杯水,姚校长也没有客气,便就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端着茶水,道:“其实,我也不瞒你了,这个楼道里曾发生过命案。”

    孟雪:“啊!”

    姚校长:“所以,我想你总不能在这里继续住下去的了。特别是今晚,我刚才过来的时候,楼道的灯又坏了啊!”

    孟雪:“是啊,那怎么楼道的灯又坏了呢?是不是电路有问题啊?”

    姚校长:“是啊!又坏了的啊!这又坏了,说明又有问题了啊!说明了坏人还在,肯定就在这四周活动着呢!这是非常危险的啊!孟老师,我以为你放假回家了呢,你怎么也没有走啊?”

    孟雪答非所问的道:“坏人还在?那怎么办?”

    姚校长:“如今之计,只有两个法子,第一,我留下来陪你,第二,你去我那里,当然,不是去我家,而是去我的办公室,我那里安全。总之,我是不能再让学校出事了!责任太大!压力太大了啊!”

    孟雪:“呃……”

    姚校长:“不要犹豫了!这样吧,真不行的话,你先睡吧,我守着你,保护你,你放心,我是一校之长,我有这个责任!”

    孟雪差点就崩溃了。

    姚校长:“不管怎么说,我在校是你的领导,在私下我也是你的长辈,放心,我只是在这里陪着你,等今晚一过,我立刻给你安排好了寝室,换个单元楼!我明天一早就去办这事。”

    孟雪:“不用了吧,我在这里挺好的,不是也一直没有出事嘛?要出事也早就出事的啦。”

    姚校长:“不可大意!要小心谨慎了!凶手十分的狡诈!”

    孟雪:“那……姚校长,你怀疑凶手是谁呢?”

    姚校长:“据我的判断,我认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