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第315章 你不懂的世界(十七)

    鬼吹灯——

    四。

    ……

    蒙城。

    “蒙城县公立第一小学”。

    ……

    这天是周五,下午还不到四点便放了学了,孟雪便要去蒙城的街上逛逛,不想,却遇到一次“车祸”!巧的是那肇事司机居然认识……

    最后,更是巧的是那个肇事司机居然也是住在蒙城小学校园内的家属楼住宿区。

    从医院出来,那司机詹汲邴非是拉着孟雪去了他家里坐坐去了,这四十多岁、离异过却没有带着孩子的詹汲邴,家中只有一个老母亲,她见到孟雪的时候,显然是把孟雪当成了她的“准儿媳妇”了!老人家显得很激动!

    ……

    原来这个出租车司机叫做詹汲邴,而詹汲邴的母亲也是抱了孙女了,只是詹汲邴和他妻子离婚之后,那个孙女跟了她母亲了。现在詹汲邴膝下无子,很是轻松。只是眼看着詹汲邴现在都四十多岁了,却还没有再能找到一个老婆,这可是急坏了詹汲邴的母亲……

    说着说着,詹汲邴的母亲便要哭了起来的道:“唉!我这个儿啊,可怜啊!可怜……”

    “妈,你尽说这些干什么?还不赶紧地去做饭啊!”詹汲邴似乎折腾了半天,进来便催促了。

    詹汲邴的老母亲便连忙的起身,要去做饭了。

    “不不不,我不留下吃饭了。”孟雪便要走。

    “不行!一定要留下来吃饭!”詹汲邴的老母亲强留了。

    孟雪于是便道:“可是我还有自习的,必须要去上自习。”

    詹汲邴的老母亲闻言之下,一愣,看向詹汲邴,詹汲邴却哈哈大笑了起来:“别骗我了,怎么可能,我就住在这学校里,有没有自习,我还能不知道?”

    孟雪:“我是带小学高年级的。”

    詹汲邴:“高年级也没有啊。”

    孟雪:“我说的是辅导班!”

    詹汲邴无语了。

    最后,这出租车司机的母亲非要留孟雪吃个饭,而孟雪却执意不肯,如同一番打仗下来,孟雪终究是走出了这家门。不想孟雪刚走了几步,那出租车司机詹汲邴又冲了上来了……

    孟雪此时已然是在靠近临街的大门处站着了。

    詹汲邴:“孟老师,怎么着今晚我都是要请你一顿了,要不,你就干脆收下我这五百块钱,上次的事情,我真的错了,多收了你五百块钱,实在是过意不去,你不收钱下来,也不吃饭,我良心上要受谴责的!”

    孟雪此时心中嘀咕道:这钱是不能收的了,看这詹汲邴一脸的虔诚,真是收了这钱,可是自己心里过意不去了,毕竟那次孟雪可是“坑”了他的啊!嗯,饭还是要吃的。不如且吃了他一顿饭,也好打听打听这里的事情了……对!就这么着。

    于是,孟雪说道:“那好,吃个便饭就好。”

    闻言之下,詹汲邴欣喜若狂地便扭头就要走……

    孟雪:“哎哎哎……你干什么?”

    詹汲邴:“去开车啊,咱们去富贵大酒楼!”

    孟雪:“打住,就在这门口找个小饭馆就好,不然我就回去了。”

    詹汲邴于是和孟雪就去了街对面的地方了,别说,还真是让詹汲邴找了一家带有小包间的小馆子,也是,这里可就是詹汲邴的家门口,他对这里,自然是熟识的了。

    在这里饭菜是便宜的不行的,詹汲邴十分大气地喊了一桌子滴菜,还拿了一瓶酒,便是那蒙城特色的“猛牛佳酿”了。孟雪可算是知道了这酒的厉害,自然,孟雪是没有喝一口的,仍凭那詹汲邴如何的劝酒,孟雪只是推辞。詹汲邴无奈,只好给孟雪要了一瓶饮料了。

    两人便吃喝了起来,也不管詹汲邴的老母亲还一个人在家了。

    孟雪心中暗付道:这个詹汲邴,表面上看起来,完全是装成来了那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如果真是忠厚老实,那么第一次做他的车的时候,孟雪也不会“坑”了他,分明是他先生邪念在前。而其次,这次的“车祸”,分明又是他见了孟雪的颜值之后,才改变了态度的……最后,从他对家中老母说话的态度和行为来看,更完全是个不折不扣的逆子了!而离异之后,为了不拖累自己,居然老婆不要了,孩子更也是不要了!这样的男人……

    孟雪甚至开始怀疑了这学校的那些强-奸-杀-人-案,该不会是这个詹汲邴做的吧?

    “师傅,你喝了这么多酒,晚上不出车了?”孟雪问道。

    詹汲邴非常高兴滴又喝了一口,道:“吃菜吃菜,别客气,这才几个钱。我说去富贵大酒楼的……孟老师你真是善良娴熟啊,还这么替我省钱。那个,我晚上都是不出车的。”

    孟雪:“哦……可是晚上出车很赚钱的啊。”

    詹汲邴:“那也不能要钱不要命吧是不是?我这白天跑,晚上跑的,可真心受不了的……哦不过,我身体很好,不是说我身体受不了,不是家里还有个老母亲嘛,晚上让她一个人在家,我心中始终是放不下的。”

    孟雪就更加的鄙视、恶心了,眼前的詹汲邴这人,居然什么都能说出口来!赌咒发誓的、拿亲人来当借口的,居然还说的那么顺溜和娴熟,真是可见了这人的品质了!

    “嗯……听你母亲说……你离异了?”孟雪抿了一口饮料道。

    詹汲邴一愣,随即笑道:“离婚这事,现在太正常啦。这有什么。”

    孟雪:“你们没有个孩子?”

    詹汲邴:“没有啊。你也看了,我家里没有孩子在是不是。”

    孟雪:“可是你母亲说,你和你前妻是生了一个女孩的?”

    詹汲邴:“呃……是啊。唉!可惜了那孩子了,大人之间的事情,特别是夫妻离婚的这事,其实对孩子伤害是最大的啊。不过你……不过我放心的是,孩子跟在她妈妈身边,也很不错,我都常常去看的。每次我都甩个几……几千块钱的。不过,我积蓄还是不少的,孟雪,你也看到了我家里这房子,那将来可不就是我的了。而且,我那出租车,可是我自己买的,老赚钱了。还有……”

    孟雪:“看来你很喜欢孩子了?为什么不争取孩子的抚养权啊?”

    詹汲邴:“呃……我是这么想的,还是母亲带的细啊,我这整天忙来忙去的,家里就一个老母亲,难道还要我母亲来照顾了孩子,他们老的老,小的小,我怎么也是不放心的了。跟在她妈妈身边,多好。怎么都比跟着我强吧,跟我太受罪了。是不是?”

    孟雪不打算再追问下去了,因为实在是没有意识了。于是,孟雪便岔开了话题了:“对了,我听闻人说,这里发生过什么案子,好像就前不久的事情。”

    詹汲邴见孟雪转变了话题,立刻也就来了精神了,于是,詹汲邴便一时又来了精神了,闷了一口酒,詹汲邴开始侃侃而谈了……

    孟雪听着,问道:“那这么说,一点线索都没有?”

    詹汲邴:“是啊!这案子,离奇啊!一点线索都没有,我真是怀疑是不是人干的了!真他妈……真是很奇怪地哦。”

    这詹汲邴想爆粗口,还算是反应及时。这开车的,爆粗口基本上都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了。基本上开车的人,粗口是一种本能的言语了,由此也可见了这个詹汲邴非常能装,非常有克制力,此人也是不可掉以轻心的。

    孟雪一边考察着这个詹汲邴,一边和他聊着,聊着聊着,便是八点多了,孟雪也是吃的很饱了,便要回去了。

    最后,孟雪做出了一个判断,詹汲邴此人应该不会是那个凶手了,因为,他第一爱的是命,第二爱的是钱,至于其他,例如女人,那是要排在后面的,他只是把女人当成了玩物儿,真是搞不到手的话,他宁愿去花钱玩一回,泄泻火,但他詹汲邴应该不会涉险去犯罪的,他应该还没有那个胆子!詹汲邴此人,别看表面上的一副不可一世,横冲直撞的架势,孟雪完全是看出来了,他这人,是标准的那种外强内干型。

    当孟雪和詹汲邴走到大门口的时候,那看门的老头正要关门,詹汲邴立刻喊道:“哎哎哎,现在才什么时候,关什么门啊!这才几点?”

    看门老头阴鸷地看了孟雪和詹汲邴一眼,也不答话,待詹汲邴和孟雪走入了大门里面来后,老头还是把门给关上了。

    孟雪对詹汲邴说道:“最近不安全嘛,关门早些也是情有可原的。”

    詹汲邴点了点头。也不说话了,只跟着孟雪往里走去……

    孟雪站住,道:“谢谢你的这顿盛宴,咱们两清啦,你以后别提那五百块钱的事情了,就放下吧。”

    詹汲邴醉眼朦胧地道:“嗯。好,嗯嗯,好的。”

    孟雪看着詹汲邴,顿了顿,抿了抿嘴道:“那个……不早了,我要回去休息了。”

    詹汲邴:“嗯。好的。”

    孟雪:“请回吧。”

    詹汲邴:“哦……不,那个,我送送你。”

    孟雪:“不用不用。”

    詹汲邴:“送送,一定要送的,看你进了宿舍,我就回,不然我不放心啊。”

    孟雪急了:“不用!”

    詹汲邴:“你就别客气了,送送,必须送!”

    孟雪正要发飙的时候,那老头走了过来,道:“学校教职工宿舍内现在不能让外人进去了。老师可以,你不行。”

    咦!不想着这老头居然还出来给自己解围了,孟雪心中也是有点释然了。而那詹汲邴看着这个看门的老头,看门老头要比詹汲邴矮了一头,还有点驼背地,詹汲邴目光越发的凶狠起来……

    孟雪:“詹师傅,请回吧。”

    詹汲邴顿了顿,看向孟雪的时候,已然是一脸的笑容把脸上的肉都堆了起来了:“那好那好,注意安全啊,这里也不安全,案子可都是发生在宿舍楼道里的!特别是那个六单元宿舍楼……哎对了,孟老师,你住在哪个单元楼啊?”

    孟雪道了一声:“再见。”便头也不回的去了。

    虽然是去了,孟雪还是能听到和感觉到身后发生的情景。

    詹汲邴手指点着那看门的老头,道:“你给我小心点!”

    看门老头没有理睬詹汲邴,转身回去了房子里。

    詹汲邴便再看向孟雪时,孟雪已然是没有了身影。

    ……

    高跟鞋的声音“咚咚咚”地响……孟雪突然放慢了脚步,眼看要到那楼道了,孟雪提高了警觉……

    乌黑一片,居然又是乌黑一片!难道那楼道的灯又坏了?真是不可思议!孟雪一时,头皮有点麻了,难道,难道今晚,那个什么凶手就要出现了?来吧!且让我会会你!

    孟雪把手机上的手电筒打开了……亮了起来,楼道里亮了起来……孟雪一步一步地开始上楼了,却故意地放慢了脚步,脚步极其的缓慢……身后,似乎一股子冷风吹来,而孟雪感觉,身后没有其他人。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而这里死寂一般,似乎从一进入了这个楼道开始,孟雪就感觉到了一种异样的氛围了。

    想来也是,这楼道里可是发生了两个大案子的!而小琴老师,还是死在了这里的!一般人想想这楼道里是死了人的,都会毛骨悚然,何况这命案还是那么的诡异,以及目前都还没侦破了……

    此时,孟雪也没有回头,便只是一步一步地上了楼……这足足用了七八分钟!孟雪才来到了自己的寝室门前,开了门,进入,寝室里的灯,好好的。屋子里,一片光亮了起来……

    孟雪这才发觉了自己的脖子上都有了汗液了……

    好凶险的楼道啊!

    孟雪这个时候有点后悔自己干嘛非要自己来啊?为什么就不带着邵兆龙来呢?不过,邵兆龙来了,这案子似乎就难以破了,邵兆龙肯定是不会让自己做诱饵的。不错,孟雪这是在把自己当做诱饵……孟雪知道,如果凶手还会作案的话,那么自己作为诱饵,必然会引出凶手来的!

    ……

    洗洗弄弄,也就差不多了,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孟雪这是定了闹钟的,而就是九点左右这个非常敏感的时间段,那两个案子,都是发生在这个时间段里的。

    孟雪打算上床睡了,却没有,孟雪就坐在了床边,自然,屋里的灯孟雪给关上了,她静静地听着周围的一切……

    突然,不想!楼道下还真是发生了一丝动静来了!

    孟雪连忙的把枕头塞入了被窝里,然后自己却就“隐形了”起来。

    “随意移物——物随意化”的这个本领,也是可以让孟雪把自己随意给移动到任何的一处的……不错,孟雪此时,已然是站在了那楼道里了,目光,密切地注视着楼道中的一切,而孟雪此时,她的身体,却在那四周的墙壁里……这就是孟雪!她的超凡神能!

    没有精钢钻不揽瓷器活,孟雪要是没有这能力,她敢来以身试险?吓死了她也不敢的啊。自然,有了把握,才会去做的嘛。虽然,还是挺害怕的。不过,有句话说的好,“技高人胆大”,便就是非常有道理的了。

    你会飞,你才敢从高处往下跳,你没有那个飞翔的本领,还是要从悬崖上跳下来……那就是自杀。

    ……

    孟雪隐匿于四周的墙壁里……那四周的墙壁不厚,却也能容得下娇小玲珑的孟雪,谁让孟雪人家那是魔鬼的身材呢。要是略胖或者身体骨骼再宽一些的,只怕身子就要从墙壁里露了出来,而孟雪却恰好可以全完的把身子隐匿于墙壁里的了。

    ……

    这里,孟雪密切地注视着这楼道里的一切……突然,果然出现了状况了!

    只见,那地上出现了一条模糊地影子,在那依稀的月光下,影子探入了楼道的门口了……

    屏住呼吸!孟雪看着那影子,顺着那影子看过去,只见,只见……一个人出现了……他头戴安全帽,手中拿着什么工具,在这一片漆黑中,他走了进来……他开始朝楼上走去了……然后,突然地,他又下来了……然后,他按了按墙壁的灯的开关,灯没有亮,显然是坏了。

    难道是学校里的电工?啊!这么晚了来修电?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这怎么回事啊!难道……可是,他怎么突然一个人出现了?如果是凶手,他是要尾随自己而来的啊,可为什么自己都上楼洗漱好了,这电工才来呢?而且……种种的不合理现象,让孟雪实在是搞不懂了。

    而突然,孟雪发觉了一个情况,只见那电工居然探身走入了这一楼楼道内侧的空地去了,不错,每个楼的一楼楼道里都是在楼梯边有个往里去的空间所在,那是盖楼时必然要留下来的空隙,有的很大,可以做这栋楼里的住户的“停车场”,自然,只能是停自行车和电动车什么的了,摩托车还好,小汽车那就离谱了。有的很小,也就只能放些杂物什么的了。

    那电工钻入了那个楼道的间隔里去了……孟雪突然明白了什么!

    哦,对了!

    他这是埋伏了起来!他要搞伏击的!

    趁着这黑灯瞎火……等人回来,然后突然从受害者的身后扑过去……如果他有迷药的话,那么被害人是完全的就会“全力配合”了。

    而看这个电工的身形,也是很精壮的,对一个女性对象作案来说,那是可想而知了,那还不是想怎么着就怎么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