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2.第312章 你不懂的世界(十四)

    鬼吹灯——

    一。

    ……

    蒙城。

    一家小饭馆里。

    ……

    邵兆龙和孟雪出差路经蒙城,巧遇到小琴老师,小琴老师很是热情地要挽留邵兆龙和孟雪吃个午饭……

    孟雪和邵兆龙坐在雅间里等着,外面,小琴老师点着菜……

    这里……

    外面没有了声音,小琴老师的声音没有了,而并没有回来,外面的灶台却开始忙碌了起来……

    “小琴人呢?”邵兆龙自言自语了一句,便自己回答道:“难道去买酒了?不会的,应该去买些饮料了吧……”

    邵兆龙和孟雪如是对话着,等着。

    ……

    须臾的功夫,一盘凉拌酱牛肉端了上来,接着,便是两素两荤的凉茶上齐了,而热菜也是紧接着上来了,川味牛杂、溜肥肠……当那一锅热气腾腾的本地特色牛肉汤都端了上来的时候,小琴老师居然还没有回来。

    “去厕所了?”邵兆龙紧接着又自言自语道:“买个饮料怎么也这么半天!从这饭店里拿就是了!”

    牛肉汤里面的粉条都浓了,而小琴老师却还是没有人影出现。

    没有电话,没有小琴老师的电话,邵兆龙和孟雪对着这一桌子的菜,却连筷子都没有动,他们面面相觑着。

    “要不,你给康梦晴打个电话,问问她小琴老师的电话是多少?”邵兆龙看着孟雪,怯怯地来了一句。

    此时,孟雪的神情已然是如同那火山口处将要喷发的岩浆……此时,邵兆龙居然还让自己给康梦晴打个电话来去问问小琴老师的电话,孟雪闻言,拿起桌上的筷子,朝着邵兆龙的脸便砸了过去……

    “你给我吃完!”孟雪吼道。

    邵兆龙却还要嬉皮笑脸地道:“咱又不是没有钱,她不来咱们俩吃就是了……”

    孟雪突然站起身来,吼道:“丢人!”

    丢下了“丢人”俩字之后,孟雪便拂袖而去……

    邵兆龙此时已然是吓的从椅子上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当邵兆龙从这家馆子里赶出来的时候,孟雪已然是坐上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了。

    ……

    邵兆龙怏怏地回到那馆子的雅间里坐了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酱牛肉塞入嘴里,咀嚼着……嗯!味道还真地道!不错!

    操!这个小琴也太不地道了!

    我丫怎么了!难道我说错了什么话?对了……我说起来小琴老师以前的那些事情了!

    邵兆龙一拍自己的脑门,有点懊悔自己的口不遮言。此时,邵兆龙也不怪小琴老师了,只是觉得——确实是很……丢人啊!

    ……

    孟雪气呼呼地坐在出租车上,只让去东夷直辖市。

    师傅问道:“真的去东夷直辖市?可不近啊!”

    孟雪:“走你的。”

    师傅哈哈笑道:“有钱,任性。”

    孟雪不再搭理那师傅了。

    突然,孟雪想到了自己似乎并没有带多少钱在身上啊!糟糕,自己的包包好像还在邵兆龙开的那辆车上,也就是说,自己是身无分文的了!想到这里,孟雪头突然一个大。

    而孟雪这一种异样的出现,却被那老道的开车师傅给看在了眼里。而那师傅却嘿嘿地笑了起来,道:“从这里打车到东夷直辖市,可是要一千块钱呢!”

    很明显,这是讹诈了。孟雪却并没有打算要下车。而那师傅似乎觉出来了什么的道:“钱不够?”

    孟雪:“开你的车!”

    师傅继续嘿嘿笑道:“钱不够算什么,不就一千块钱嘛,给不给的也无所谓啦。反正都是买卖而已。我开出租车是买卖,那……反正都是买卖,一样都赚钱。两相抵消就是了。嘿嘿……其实,我也常带一些没有钱的美女,无所谓,不就是钱嘛,嘿嘿……”

    孟雪会意了,却忍住了恶心的道:“师傅,你就被恶心我了,我给你一千五,成吗?还有,请你态度好点,说话注意点,你这车牌我可都记得呢,对了,听说你们现在被投诉的话,处罚是很严重的呢?哦,不过对于黑车来说倒是无所谓的了。师傅,你这是黑车吗?”

    孟雪可不会打黑车,倒不是怕,而是为什么要打黑车呢?这又不是少出租车了,只要有钱就是了。

    自然,这师傅开的可不是黑车,而是出租车公司的,正规的营运。师傅听了孟雪的话,脸色便一下子严肃了起来的道:“你真给我一千五?”

    孟雪:“开你的车!”

    师傅便一路不再说话了,而身边虽然是坐着那么一个赛貂蝉、超玉环的孟雪,那师傅也只能是当身边是空气了。甚至是想赶紧滴把孟雪给送下车了,好赶紧忘了这一次拉车,忘了孟雪这个人,只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不然,只是怕要害相思之苦而翘蹄子了。

    孟雪本是打算给雅倩一个电话,或者干脆让车开到了“蓓蕾私校”就是了,还能少了这一千五,但是孟雪现在并不打算那么做了……

    车还是到了“蓓蕾私校”。孟雪掏出来一千五给了那司机,那司机点了点,嗯,一张不差,正正好好。那司机把钱便往那小铁盒子里一扔,盖上铁盒子,拨乱了密码,驱车绝尘而去……

    ……

    “随意移物——物随意化”——此乃孟雪的超凡异能!不错,刚才打车的钱,其实就是那师傅自己铁盒子里的钱,只是,孟雪用那师傅自己的钱,给了车费而已。

    ……

    东夷直辖市。

    “蓓蕾股份有限希望中小学实验整合一体化私校”——简称“蓓蕾私校”。

    见孟雪怒气冲冲地走来,刘雅倩连忙起身,也没有立刻说话,但见只有孟雪一个人走了进来,刘雅倩便会意地笑道:“当家的呢?”

    孟雪自然是清楚刘雅倩问的是谁了,孟雪却气呼呼地道:“什么当家的,哪个?”

    雅倩笑呵呵地便坐在了孟雪身边,挎着孟雪的胳膊,很是坏坏地笑道:“哪个?你有几个啊?”

    孟雪啐了雅倩一下,佯怒地道:“雅倩啊雅倩,你就是嘴欠!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

    雅倩却先下手为强了,一下子掏了孟雪的胳肢窝,并道:“你才嘴欠。”

    孟雪便追着雅倩喊道:“你嘴欠手也欠!看我抓了你怎么治你,打的你当家的萧文斌都不认识了你才罢了!”

    雅倩躲着孟雪,笑道:“我才是当家的,萧文斌他敢当我的家吗?”

    突然,孟雪很是惆怅地停住了追打,又坐在了沙发上,幽幽地道:“还是你家萧文斌好,邵兆龙,就是一个字,丢人!”

    雅倩立刻笑道:“那是两个字。”

    孟雪又啐了雅倩一口,很是无奈地坐在那里,双手环抱在胸前,兀自地还气个不行。

    雅倩此时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过来,端着托盘,把咖啡放在了孟雪面前,雅倩这是耍了一个小心眼的,她怕孟雪使诈,来个“诱敌深入”、“欲擒故纵”,然后对自己突然“袭击”,而孟雪端着咖啡了,相比孟雪便不会那么做了吧,总不至于要把咖啡都泼在了自己身上吧。

    果然,孟雪端了咖啡,抿了一口,并没有再和雅倩嬉闹了。

    雅倩看着孟雪的神情,很有眼色的问道:“怎么啦?邵兆龙他也敢惹你生气啦?不大可能吧?”

    孟雪刚要开口,忽然一想,这事还关联着康梦晴呢,小琴老师毕竟是康梦晴的好姐妹的关系,如此要是把事情都说出来,恐怕不好。于是,孟雪只是淡淡地道:“邵兆龙有时候真的很丢人的!他就是一个农村的!始终是上不了台面!”

    而雅倩却不同意了:“咱们五辈以上数了,哪个还不都是农村出来的,你不能打击一片啊。”

    孟雪撇了撇嘴,“哼”了一声。

    雅倩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问道:“吃饭了没?”

    孟雪:“气都气饱了,还吃!”

    雅倩便拉着孟雪的手道:“走,我也没吃呢。”

    “我也没有吃呢。”说着话,康梦晴便走了进来了。

    幸好刚才没有和雅倩说小琴老师请客的事情,如果说了,自然,雅倩是不会当着康梦晴面说的,却也会让孟雪很是尴尬的,而现在,三人都很愉快,便一起去了学校食堂的包间去了。

    ……

    雅倩、孟雪和康梦晴来吃饭,大厨立刻便是系上了围裙,亲自做了几盘子的拿手菜,自然,是得到了雅倩她们的一致赞美了。大厨便满意了。

    ……

    此时此刻,邵兆龙也是狼吞虎咽着呢,他要了一瓶蒙城本地的特色酒——猛牛佳酿。

    这酒确实是够猛的,可把邵兆龙给喝的猛了点。一桌子的菜,邵兆龙可是要付钱的,他可不能浪费了。自然,孟雪打车走了,要是晚上,邵兆龙当然担心,肯定是要撵上去的,这大中午头的,有什么事呢,再说了,孟雪是谁,一个开车的师傅,那么一个凡人,还能把孟雪怎么着了?因此,邵兆龙这是放心的吃喝起来。

    当邵兆龙回到车上的时候,想起来酒驾的问题了,便就在车上美美地睡着了。也不急着回去了。邵兆龙放着音乐,躺在车座上,砸吧砸吧嘴,很是回味无穷地样子。

    ……

    东夷直辖市。“蓓蕾私校”。食堂包间里。

    三人:刘雅倩、孟雪和康梦晴。吃饱了饭,反正也是没有外人,雅倩便拿起一个牙签,剔牙起来,一副大老爷的样子。

    孟雪连忙的便掏出来手机要给刘雅倩留下这副尊容的影像,雅倩便又是和孟雪“厮打”了起来。

    “砰砰砰!”康梦晴拍着桌子,道:“好了,都多大了,看看你们俩,什么样子啊!坐好了!手背在身后!不然就挨板子了!”康梦晴拿着筷子作势道。

    雅倩和孟雪看向康梦晴,坏笑着,便要扑过去,康梦晴连忙闪身,讨饶了。

    “好啦好啦,说正事,我这里真的有件正事要说的呢。”康梦晴说道。

    而雅倩和孟雪自然都认为这是康梦晴在找借口,想不被她们“海扁”。

    而康梦晴却又道:“真的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出人命的事情!”

    孟雪便坐了下来,对雅倩道:“切看她怎么说。敢忽悠我们,那她就是这盘子里的菜了!”

    雅倩:“嗯。切听她道来!人命关天,你可真是敢说!这到底又什么地方出了人命啦?可别危言耸听!”

    康梦晴此时突然脸色严肃了起来,道:“我说的是真的。”

    孟雪:“威武……从实招来!”

    康梦晴却有点急了的道:“真是出事了,蒙城那边!蒙城小学。昨晚小琴亲自在电话中告诉我的!”

    闻听了小琴这名字,孟雪一时没有了兴致胡闹了,状态便也就沉静了下来。雅倩一听是小琴亲自还给了康梦晴电话说的,便也就认真听了。

    康梦晴说道……

    却原来那蒙城小学,自然,这是一所公立学校了。而不然的话,康梦晴也不能把小琴给调去了那里做老师的。

    蒙城小学也是像那些一般的学校一样,是有教职工宿舍的。不然,像是小琴老师这样的在蒙城县城下面的乡镇村子里的老师,难道还能住在了外面?自然,宿舍都是安排给那些家远的教师住的。这是很正常的。

    自然了,早先年都是要教师自己租赁房屋的,在学校附近租房子住,而现在,不同了,学校教育这块越来越重视,教师们的生活、工作条件也都在一天天的朝着好的方面改变,重视教育,自然首先就是要解决了教师们的后顾之忧了。这是最基本的,也只有教师们没有了后顾之忧了,尽量的少了一些生活上的麻烦之后,才有心思教学不是。

    其实那些带编的正式教师的工资是相当少的,所以也才有了那么多的辅导班的存在。不过就是因为人家觉得钱不够花嘛。这是题外话了。

    工资少,学校给提供了宿舍,虽然条件自然还是不够理想的,不过,也总是聊胜于无的了。总比自己再从每个月不到两千的工资里拿出来几百块钱租房子住要划算的多吧。而宿舍里的电,自然也是不收费的了。老师宿舍更是不同于学生的宿舍,学生宿舍到了点,是必须关灯的,学生宿舍里更是不能用那什么电饭锅、电暖片、电茶炉、电……等等。而教师宿舍那里就不同了,甚至是通宵达旦的开灯,也是没有人问的。不过,灯泡坏了,可要你自己换的。

    而小琴老师他们住的那栋宿舍楼,便是在学校后面的最后一栋楼。这里几乎是形成了单独的一个单元。独门独户了。

    这六单元的独门独户的单元楼,前一阵子,那楼道的灯便坏了。从一楼到六楼的楼道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段内全坏了。不亮了。

    而六单元楼楼道这里的灯,自然是公共用的了。坏了,却也没有人换了。那栋楼里住的都是女老师,楼道里的灯泡挂的却很高,女生如何能够得着,再说了,这换灯泡的事情,也几乎是男生做的吧,倒是这栋楼里的有些女教师也是常常带男友回来住的,却似乎都没有什么雷锋精神了,只是不让男友给换了灯泡,只管男友护着自己去了寝室便行了。不管她人的“死活”。

    自然,这里的单身女教师们开始向学校反映了,小琴就反映了多次,终于是这天,学校派了电工过来修了,倒是也没有多么复杂的修复,便就是换了灯泡,亮了!

    晚上,全又都灭了。学校便没有来修了。

    就在灯泡又都坏了的第三天晚上,恰巧就是出事了,那一个小学高年级的班主任老师,上了晚自习后,在办公室里又忙了会儿,便是晚上九点多了,这大冷的天,天黑的早,晚上九点多的时候,没有晚自习的老师也都睡着了。而走入到这个六单元独栋楼的时候,异常的显得安静和死寂!

    平时就算是灯好好地亮着的时候,有些女老师都是不敢自己独行上楼的,别说这么黑了,有多黑呢,伸手不见五指!

    而这晚,除了那女老师,其他老师都回来,甚至都睡下了,而这晚,在灯泡都坏的情况下,这晚似乎更加的黑了,连那相隔不到十米远的其他楼里,似乎都看不见有窗户里冒出光的房间宿舍了。这晚,似乎真是死寂死寂的!

    那女老师打开手机电筒,不想,手机没电了。就是这么巧了!但是总要是回去睡觉吧?难道去哪里?

    这女老师虽然年纪不大,但是也不年轻了,三十多岁,都有两个孩子的了,毕竟是有了两个孩子的三十多岁的女人了,她终于是鼓足了勇气,上楼了……

    摸索着,扶着楼梯把守,一步一步地挨着上楼……

    她总是感觉了身后有人跟着来,一开始的第一反应是,好了!终于是有人陪着了,而当她猛然一回头的时候,却是——乌七八黑!一片!

    没有人跟着!

    顿时,崩溃啦!彻底的奔溃啦!当时她的眼泪便泪奔了出来,想到自己这么辛苦的,还不是为了家庭,女人多辛苦!对命苦!要生孩子,痛彻心扉!还要上班,起早摸黑!

    而此时,更是要玩命回宿舍啊!

    她“腾腾腾”地加快了脚步,却陡然地就摔了下去……

    竖日!

    她被警察带走了。

    发生了-强-奸-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