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7.第307章 你不懂的世界(九)

    奇诡学校事件之人命关天!

    九——

    真相大白!

    ……

    东夷直辖市。

    下界辖区内。

    张家屯子。

    小张集大队所在地。

    学校。

    ……

    这里是章校长的办公室。

    这里也是他的住处。

    相对于外面其他老师的宿舍来说,这里空调、沙发、那紫檀木的办公桌椅……一切,都要显得是极为奢华了。

    在这办公室的靠里面,一个隔层,里面便是章校长的卧室了,席梦思的床垫,那洁白的被单,似乎这里弥漫着的,却是宾馆里的那种味道……

    章校长的表弟悄然拿出来两粒药丸,呈现在章校长的面前,章校长的表弟十分得意的道:“别小看只这两粒药丸,这可是最新的产片!一粒,便足可让七、八个老爷们昏迷半天了。”

    章校长笑了笑,把手伸了出去,而章校长的表弟似乎在犹豫。章校长便道:“怎么?怕我不给钱?这玩意才值几个钱!”

    章校长的表弟:“一粒一百。”

    章校长笑呵呵地掏出来了两百块钱,递给了他的表弟,这便才接了过来那药粒……

    突然一阵的脚步声便闯入了进来,接着便是有人喊道:“章校长!”

    章校长立刻着慌地看了一眼他表弟,严厉地道:“你进来的时候没有把门关死了?”

    章校长的表弟:“我带上了啊。”

    隔层外面的那人便要走入了进来,情急之中,章校长把药粒便放入了裤子口袋,不想一个不小心,那一粒药丸居然掉了下来,却掉到了床上,无声无息,而此时,张国栋已然是走入了进来了。

    “靠!你们两个大老爷们的,这大白天的干什么呢。哈哈……”张国栋调侃道。

    “国栋!你这人怎么素质那么低!进来也不敲个门!”章校长心有余悸的吼道。毕竟是做贼心虚,心中有鬼,但是一个敲门声,也是让这个老头着实地吓着了。不过,很快他就镇定了下来道:“国栋,你这大白天的瞎逛啥,有事?”

    张国栋嘿嘿一笑,道:“俺嫂子说了,让我来请你和章大队长明天晚上过去喝酒。”

    张国栋说着,便走向了床边,也不管章校长怎么说,便就一屁股坐在了那床上,并且掏烟出来……而,就在张国栋掏烟出来散了一轮之后,把烟装入裤兜里的时候,那床上的那粒小药丸,便也已然被张国栋给装入了裤兜的口袋里了。

    章校长的表弟,这人张国栋当然是认识的了,镇上就他开了一家规模还算不小的药店。而且,章校长的表弟也是经常来这大队里送货,也是因为有着章校长的这层关系,这里的药生意,也就被章校长的表弟给垄断了。

    张国栋亲自打火,给章校长点着了烟,章校长吸了一口,吐出一口浓烟来,说道:“我说国栋啊,明晚的事情,你现在跑来说什么?”

    张国栋嘿嘿一笑道:“这不是怕你和章大队长忙嘛。我这是提前来预约的啊。”

    章校长看了一眼张国栋,嘿嘿一笑道:“那你们为什么要请我们喝酒?”

    张国栋:“你看你说的,咱们乡里乡亲的,经常走动走动,关系才铁嘛。再说了,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吧,这每俩月,不是都要请二位过来叙叙旧,唠唠家常嘛。”

    章校长:“我还以为你要和你嫂子结婚了呢。请我们去喝的喜酒呢。”

    张国栋哈哈笑道:“快了,快了。”

    章校长也笑道:“那到时候,我和章大队长可是要行礼的了。哈哈……”

    章大队长这四个字,章校长说的很重,而张国栋也是听出来了,这是明显的在羞辱他。张国栋觉得做下去没有意思了,便告辞走人了。

    ……

    这里张国栋走后,章校长的表弟便也走了。而当章校长发现了那药粒少了一颗的时候,开始翻箱倒柜的找了起来,那可是足足一百块钱买来的啊!找!

    ……

    走在河边的小路上,章校长的表弟,把他的右手放在裤兜里磨蹭着什么,自然,听出来那响声的生源是什么了,那是两张一百的钞票互相磨蹭的声音。而章校长的表弟左手夹着烟,吸了一口,唱着小曲,一路走来一路的得瑟。这钱赚的容易啊!

    “他表弟……”张国栋却不知道章校长的表弟叫什么名字,只是喊了一声他表弟,便跑了过来了。

    对于这个张国栋,章校长的表弟也是知道其人的,这张国栋是村里有名的懒汉,吃软饭的,靠着他嫂子过着衣食无忧的得瑟生活。也因此,章校长的表弟很是看不起这张国栋。看着张国栋从后面追了上来,他斜着眼,看向张国栋,问道:“啥事?”

    站在那里,章校长的表弟惊讶地发现,这个张国栋的那一身打扮,特别是那外套大衣,很是值钱的样子,而那鞋子,分明是老人头的牌子啊。如此,章校长的表弟开始上下打量起来了这个张国栋,而眼神,还是很不屑的样子。

    张国栋却又是笑眯眯地递上去了一颗烟,道:“给章校长送药呢?”

    “嗯……嗯?”这才猛然反应过来的章校长的表弟神情一禀,道:“有你什么事?”

    张国栋嘿嘿笑道:“像是那样的药,我也想弄两颗玩玩,咋样?钱多少,你说,咱不差钱。”

    闻言之下,章校长的表弟的神情立刻便是惊愕地不行了,但是口中却还是道:“什么?你说什么?国栋,你丫的少给我打哑谜,老哥我听不懂!”

    张国栋嘿嘿地笑着,却如此这般地开口道:“这里又没有人,不过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而已,咱们就实话实说吧,你那药丸,我也想要几颗玩玩,就这么简单,行不行吧,你一句话,又不是不给你钱了。真是的!”

    如此说来,对方张国栋是要给钱的了,而自己进这种药,那还不就是出售的,虽然这是冒着风险的,想来张国栋这小子,又不是卧底什么的,怕什么。这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事后一拍两散,能有什么后顾之忧?管他张国栋怎么用呢,出了事,又关我个屁事?想到这里,章校长的表弟便要开口了,不想此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背着张国栋,章校长的表弟接了电话,并在电话中似乎和谁争吵了起来……

    却原来是章校长实在是找不到那丢失的一粒药丸了,便想要赖上了他的表弟,不想这章校长的表弟也是个极其抠的人,为了那一百块钱,算是也什么都不顾了,也不想想以后他表哥还是要照顾他生意的,便就只是脸红脖子粗的在电话中和他表哥俩争吵不休。最后,各自是赌气挂了电话。

    章校长的表弟把手机放了衣服口袋里后,走到张国栋跟前,说道:“你刚才究竟在说什么?明说好不好。你要是不说清楚了,我可要走人了,谁又不管我饭!”

    而心中,章校长的表弟心中非常震惊,自己给表哥送药,送那种药的事情,怎么能就让这个张国栋无赖给知道了,想到自己刚刚才给表哥章校长的药丸他就弄丢了一粒,想到这里,章校长的表弟暗骂自己表哥的无能和垃圾!

    突然,张国栋手中捏着一粒什么圆圆的……正是那小药丸,显现在了章校长的表弟眼前。

    “嘿嘿……你真以为我就是个土老比?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这就是迷魂药吧?嘿嘿……买卖这东西,可是非法的!”张国栋一手叉腰,一手捏着那小药丸,得意洋洋地道。

    章校长的表弟此时在暗自镇定,他要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意图了。

    章校长的表弟:“国栋,你到底什么意思!”

    张国栋:“哈哈……看来我说的是没错了。不过,你放心,我既然想要买这东西,还能告发了你?你卖给我几个,我就这意思,我这可是照顾你生意。”

    章校长的表弟笑了:“原来是这样,好说。你要多少?对了,我先说好了,这东西你也知道买卖是有风险的,好东西嘛,可不是一般的价,这药丸可是一百块钱一粒,你要是觉得我讹诈你了,你这就给我表哥打电话问问。给他我也是一分钱没有少收,也是一百块钱一粒。”

    张国栋想了想:“你现在身上还有多少?我现在身上就两百块钱了。”

    章校长的表弟:“行,我这还富余了两粒。正好。”

    张国栋:“哦!那太好了!对了,这东西的药效到底咋样?”

    章校长的表弟嘿嘿一笑:“回头在你嫂子身上试试不就知道了。”

    张国栋:“****大爷!”

    章校长的表弟也是不恼,嘿嘿一笑道:“钱呢?”

    张国栋便随即掏出来两百块钱,只见章校长的表弟在口袋里掏了一会儿,便拿出来一个小纸包,递给了张国栋,张国栋接过来那小纸包的时候,把手中的两百块钱也就递了过去了。

    章校长的表弟接过钱来便直接放入了口袋,也没验验是不是真钞还是假钞。不过,张国栋却打开了那小纸包后,却发现了里面只有一粒药丸。

    “姓章的!你这是什么意思?”张国栋一把拉住了正要走人的章校长的表弟,问道。

    章校长的表弟回头咧嘴一笑:“什么什么意思啊?张国栋,你小子可别犯浑啊。给我撒手。”

    张国栋却不撒手的道:“你看看,这纸包里可就一粒!我可是给了你两百块钱!你什么意思?明抢了是不是?”

    章校长的表弟:“一粒,你搞错没有?”

    张国栋的眼神开始目露凶光了:“姓章的,你是不是真的就给我耍无赖了?”

    章校长的表弟:“不错……这纸包里是只有一粒,可你手上不是还有一粒?你当我不知道,你那一粒药丸,就是从我表哥那里偷来的!正巧我们才走,我表哥就给了我电话,说丢了一粒药丸。不是你拿的是谁拿的?你刚才可是还给我看过了。”

    张国栋:“姥姥!你有什么证据那粒药丸就是我偷了你表哥的?难道这世界上就你一家药店了?再说了,捉贼拿赃,你有本事当场捉住了我啊!现在你跟我说这些算什么?现在是我给了你钱了,你不给我货,你这就是讹诈!我就可以告你!对了,你们真的以为我张国栋不知道你们这都干了什么事情?章校长可是用这东西祸害了不少女教师女学生了吧?嗯!你们可不要惹毛了我,你给不给吧!你不给我补齐了,咱们现在就去派出所去!看我不把你们老底都揭出来!”

    章校长的表弟没有被张国栋给吓唬住,而是冷冷地道:“你买这些东西,难道就是做善事了?国栋,你干的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只怕更加过分吧?你当我不知道?去派出所?可以,走!别说派出所了,就是县公安局,市里,我哪里都陪你去了!怎么……不敢?不敢了?走啊!张国栋,你也不打听打听,进了我手里的钱,还有吐出来的?姥姥!”

    张国栋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啊!那章校长是个钱奴,而这个章校长的表弟,更是比那章校长他那个表哥还要钱奴地钱奴!这人真是钻入了钱眼里了!

    而刚才章校长的表弟说的那番话,什么不可告人的……更是让张国栋的眼睛开始发红了,他渐渐地,进入了一种迷离的状态,或许,绝对隐私的可能暴露,会是让一个人疯狂的。

    而当此时的张国栋看着章校长的表弟离去的背影,他终于是做出了一个疯狂的举动……

    只见,张国栋捡起来一块石头,突然扑了过去,一石头下去,砸中了章校长的表弟的后脑勺,便就出血了,接着,张国栋骑在章校长表弟的身上,双手死死卡住了章校长表弟的脖子,怒吼道:“你都知道什么!”

    章校长表弟哪里还能说得出来话啊!

    于是,张国栋更加的恼羞成怒了,他又是一石头下去,章校长表弟便口吐鲜血了。接着,渐渐地,章校长表弟便不动了……

    张国栋却居然很是经验地把章校长表弟的尸体给推入了路边的河水中了。接着,他看着章校长表弟的尸体沉入了河中之后,便才又观察了半天,方才急冲冲地而去了。不想,在刚才的厮打中,那粒药丸,那粒从章校长住处偷出来的药丸又是从张国栋的裤子口袋里滚落了出来,落在草窝里,张国栋也是浑然不觉,只是紧紧地手中握着那个包着一粒药丸的纸包,匆忙离去,此时,要是被人看见了他在这里,可是麻烦了的。

    ……

    仇栾出差在外地。

    这是一个国际的大都市里。为了办好了质量体系认证,仇栾在这里已然是呆了不短的时间了。

    这个质量体系认证是必须的,办下来了,便说明了学校里的卫生状况等都是良好的……自然,其实很多学校里都是没有办这个的,当然那,不出事就好,出了事,可就是天大的麻烦了。证件不齐全的,一旦是发生了事故,特别是这个9000的质量体系认证如果是没有的话,那么学校都有可能要给你停办了的。而若果是有的,虽然是发生了类似于食物中毒的事件的话,还是可以有退路的,大不了就是重罚一笔钱,也不至于停办了。而这个认证也是必须具备的,人家上面领导来检查的话,没有也是麻烦。因此,正规的学校里还都是有的。只是那些小学校不正规的学校,办这个觉得没有必要,而且是特别的麻烦,特别的烧钱,就算是办下来了,每年还都要重检一次,又是花钱的事情。不过,正规的学校是不在乎这点的。

    仇栾很久没有和康梦晴见面了,而电话却是几乎每天都不断的,只是仇栾忙,而康梦晴似乎更忙一些,一次,康梦晴居然还在电话中告诉仇栾说不要老是给她电话,她要保持在那里未婚的形象,这虽然是句玩笑话,却让仇栾很是忐忑了许久。

    这日里,仇栾又是喝的有点多了。陪啊,不陪是不行的,并且这陪酒还要赔钱,这哪顿饭你以为都是人家请的啊?这可都是仇栾出的钱,自然,可以报销的,而雅倩也说了,不怕花钱。能尽快办下来就好。那是,这个认证你要是不盯紧着点,那好,给你放在最后,慢慢滴排队吧,这可不是只有你一家在办,想想全国多少私立学校、公立学校的,你就知道了,那可比拟天上的繁星了!

    所以,为了早点办下来,花钱请客吃饭的,那是必然的了。你不花钱请客吃饭,也可以,等呗!你还必须有人在那大都市里住着,你敢不在那随时听命,那就惨了,人家天天问你这个问你那个,你电话中能说的清楚吗?

    如此种种,都只是为了一个现实的问题,那就是有些事啊,你花钱办的事,还好像是欠了人家什么的!而由此可见这些认证的公司、认证的机关单位里的……道道太多了。

    也是仇栾不是寻常人,软磨硬泡之下,再有刘雅倩坐镇,很快,这些证件便被批了下来了,认证书终于是拿到了手。

    仇栾拿到认证书的这天晚上,又是大摆筵席了一回……别以为你拿到认证书了,就可以拍拍屁股走人了,就可以不把人家当回事了,错!你还是需要好好感谢人家的!因为以后可是还要年审的啊!你打算不过啦?

    如此种种,也是一种奇异的社会现象了。

    ……

    这是上顿陪,下顿陪,终于是陪出来了一个胃下垂……不过,这对于仇栾来说,也只是休息一晚就好了的。

    不过,仇栾还是去了医院,拿了点葡萄糖回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