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第216章 人心都是肉长的

    文英去了门岗室,趴在床上,张军的同居女友给她在背上抹着碘酒,文英吸着凉气,倒也不避讳着张军。

    张军啧啧啧地道:“这谁啊,下手这么狠啊?”

    文英:“姓邵的,老娘跟你没完!”

    张军:“乖乖,邵兆龙还真是不好惹嗯!”

    ……

    董事长办公室。

    司徒林坐在那里,谁也没有想到,第一个进去的居然是王丽。

    王丽的那个委屈,就别提了。

    司徒林那个心疼吆!

    可能不能做的太过了,也就半个时辰之后,王丽打开门,对外面站着的郑建国、王缑亢和李宗政道:“董事长让你们进来。”

    郑建国和王缑亢互相望了一眼,眼神中有着笑意,而李宗政完全被这情形给看懵了!怎么回事?居然先不问郑建国这个校长,也不问他和王缑亢两个主任,直接就问了王丽?

    而却偏偏的不问别人,只问了王丽呢?

    李宗政回想起来最近王丽的殷勤外出和昂着头走路的神情,糟糕!这下子完了!完蛋了!

    郑建国、王缑亢和李宗政纷纷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现在,王丽还要去大办公室里去传讯别的有关老师。

    ……

    司徒林:“我已经先问了王丽老师,之所以先问王丽老师,那是因为我要有个明确的判断。我知道你们之间有些过节,而王老师一直是不拉帮结派的,不搞那些结党营私的龌蹉事,所以我问了王老师后,心里有些底了。处理起来,更加公平些。”

    司徒林越说越乱,越描越黑,他越是解释着,就越是在掩饰着,他司徒林可小看了他眼前的这三个干将,郑建国、王缑亢和李宗政,哪个也不是省油的灯啊。

    现在,司徒林说什么,谁也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

    郝甜甜、孟雪、萧文斌、蒯晓敏、干蓉蓉他们一一分别的来到董事长室的时候,都只是看见了郑建国和王缑亢坐在沙发上,而李宗政却独自的站在那里。站在一旁,耷拉着身躯,一脸的面瘫,整个的精神全部阳痿……

    倒不是司徒林不让李宗政坐,而是李宗政也不敢坐了,但只是李宗政的屁股一沾沙发,司徒林就拍桌子,一连多次后,李宗政还要装傻吗?

    现在,对于李宗政来说,多重的选择,而多重的衡量之后,李宗政都只能是得出了一个结果,那就是忍辱负重,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一定要保住工作,不管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哪怕……哪怕……哪怕是牺牲文英,也要保住工作再说!

    李宗政是这么分析的:第一,如果司徒林将来以后从来没有再打算把学校出手转卖了的话,那么,司徒林就始终是这个学校的老板,而他李宗政现在没了这个工作的话,出去了,他的年龄,还能再找到这样的工作吗?这工作虽然受气,却也每月四千呢!就算不是主任,也是每月三千吧,这么高的待遇,李宗政受气也值得了。

    第二层的分析是,如果司徒林要卖了学校,那很可能不是年底就是来年开春,最多是明年第一学期的结束后,凭着现在刘雅倩和萧文斌搭班带出来的学生,成绩斐然,一定能在升学考试中为学校赢得荣誉,那么,凭着良好的教学质量来做底牌,学校一定能卖出一个好的价钱。

    也就是说,再熬一段日子,学校要是卖了,司徒林走人了,那么郑建国、王缑亢、王丽等等一伙人也就彻底没了后台了,自己或许是可以找机会再上位的,而如果在此之前自己若是被开除了的话,那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可就完了!

    所以,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认怂!就是装孬!李宗政打定了主意:劲风过岗,伏草惟存!生生不息,遥遥有期!带有凌云日,也来个敢笑黄巢不丈夫!总之,李宗政现在是要留下种子,保住工作,不然其他的,都是免谈,都是空想。

    ……

    渐渐的,一些事情开始有了清晰的展露了。其实,司徒林早就盘算好了怎么处置这件事情了。肯定的,百分百要给王丽面子。

    这样,王丽才能在床上百分之千的卖力啊!

    ……

    “审讯”到最后,董事长室里只留下来了郑建国、王丽、邵兆龙和李宗政。

    几乎都坐着了,只有李宗政站在那里,他还是站在那里,现在学生们都回寝室睡着了,李宗政还是站在那里,几乎是原地不动的站在那里,这可是足足有三四个小时了!

    司徒林都“审”的疲乏了,他抿了一口浓茶,往老板椅上依靠着,看向郑建国,问道:“郑校长,你看看,这事怎么了结?”

    郑建国抽着烟,沉思了一下,道:“受害人是王老师和邵老师,这事,我想先听听他们俩的意见。”

    老狐狸——邵兆龙和王丽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在心中说道。

    而这伎俩,司徒林也是明白的。不过,郑建国说的有理啊,于是,他看向了邵兆龙和王丽。

    李宗政心中在惨笑着,听他郑建国的话,这事王丽和邵兆龙都成了受害者了……算了,忍吧。小不忍则乱大谋!老子要下的可是通盘大棋!其能在乎一时一地的得失?

    ……

    邵兆龙先说道:“首先,这事我也有责任,我打了人……”

    王丽:“那是邵老师为了救我才动的手,这事我王丽愿意一人承担。”

    郑建国:“这事只要他李宗政一个人来承担!动手也就算了,居然还把外面的地痞流氓喊来助威,这成了什么地方了!”

    李宗政实在是不的不开口了:“郑校长,那地痞流氓是我喊来的吗?那是……”

    郑建国:“那是你教唆干蓉蓉喊来的!”

    李宗政压着声音,很是低声下气的道:“那怎么能是我教唆的呢?当时情景你也看见了,那……”

    郑建国:“那什么那,那些流氓来了怎么不对你动手,为什么要去打邵老师?你给我解释清楚!”

    李宗政依旧是忍气吞声的低声下气的道:“郑校长,这还用解释吗?这是干蓉蓉自己瞎逞强来着,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郑建国几乎都要跳起来了的吼道:“和你没有关系?你真是臭不要脸!今天这事,分明是你把我喊到大办公室,然后你就开始了人身攻击,不然能导致现在这样的结果吗!”

    司徒林:“人身攻击?”

    司徒林一脸茫然的看向郑建国。而其实,王丽把什么都和司徒林说了,司徒林这是在做戏。

    李宗政闻言之下,突然的头皮都麻了,这个节奏分明是司徒林他们要撇开了那什么鼓噪学生闹事的事情不谈了,开始要抓他先前对王丽的那一句话里带有“击吧”两个字的事件追究了。

    如果这样追究下去,那么自己就什么道理都不占了。李宗政暗骂郑建国这人阴险啊!

    果然,郑建国说了出来“击吧事件”的事情来,一时,王丽开始抽泣不已,如同是被李宗政给糟蹋了一般的痛苦和不堪……

    李宗政呆滞着的眼睛——深处,他的大脑却在飞速的旋转着……怎么办?束手待毙?还是干脆像一个男人一样的,踢了桌子!掀了饭菜!大吼一声!潇洒离去呢?还是……思来想去,李宗政总是不想失去这份差事。哪怕……哪怕保不住了主任一职,只要还能在这里上班,只要他司徒林要走人卖校的事情可能是真的,那么,将来换了一个新主,或许又是一个“十年河东十年河西”不定呢。

    ……

    王丽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人家文英受了委屈,都能大打出手,自己怎么就那么窝囊呢!而且文英有什么后台,她都干那样,自己的后台可就是他司徒林,自己居然这么没有胆量?自己这样的话,以后永远抬不起头来了,永远是人善被人欺的了!

    于是,王丽终于是再次爆发了,他突然的又朝李宗政扑了过去,只是这次,在司徒林面前,她王丽并没有撒泼似的去伸手抓,而是左右开弓的“啪啪”给了李宗政两个耳光。

    李宗政却没有躲没有闪,硬是挨了下来。

    “王老师,行了,你这样就不对了!”司徒林说着,却没有任何起身要过来拉的意思。

    而接下来,李宗政的一个动作,却让司徒林站了起来。司徒林不得不离开了座位。

    在被王老师甩了两个耳光之后,只见,李宗政突然“扑通”地一声,跪了下去……

    “王老师,是我错了,对不起!求你原谅我,如果你愿意原谅我,你说,让我磕多少个头,我都认了。”

    李宗政突然来了这一手,关键是这屋里又没有李宗政的人在,都是王丽他们一伙的人,这要是李宗政出去说自己被在这里个虐待了,怎么着也说不清啊。

    还有,这下跪……太不成体统了。

    无奈之下,司徒林只得亲自赶紧的离座,过来才把李宗政给扶了起来。

    李宗政在被司徒林搀扶起来的时候,突然一下,泪水决堤了。

    看着痛哭流涕,掩面失声痛哭的李宗政,一时,所有人都不知如何说了。王丽的气,也彻底消了。

    想着李宗政毕竟跟着自己走了十年的坎坷路的情景来,司徒林的心,也还是肉长的啊。

    “唉!”司徒林长长的叹出了一口气。

    “那个,建国啊,你……”司徒林顿了顿,说不下去了。似乎很难开口。

    郑建国却连忙的接口道:“我先送李主任回去吧,夜色也晚了,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司徒林点了点头。

    李宗政突然的又跪了下去,痛哭流涕的道:“这个主任一职,我没有能力做下去了。我原本就没有这个能力,是董事长您的宽容,才让我一直做到了今天。现在学校人多了,学生暴涨了一倍,我的能力就局限了。怎么说,这事都是因为我取消了放电影惹出来的事,从根本上来说,全都是我的过失,我失职,我,我想辞去教导主任一职。”

    此言一出之下,司徒林等人都看向了李宗政。李宗政继续道:“我只求董事长您看在我鞍前马后这么多年的跟随上,给口饭吃就行了。我,我不是离不开学校,我……我走了也饿不死……我,我……董事长,我不想离开您啊!我追随您的时间,是这里最久的一个了。我,我们,从那个时候学校盖楼开始……”

    “起来吧,起来说吧!你看你,怎么老是跪着的怎么回事啊,你啊!”司徒林再次的亲自把李宗政给拉了起来。

    这下子,邵兆龙、王丽,包括郑建国都傻了眼,李宗政居然无耻的使出了这一手来了啊!

    确实是,包括郑建国这个校长,都没有李宗政在这里呆的时间长,都没有李宗政跟随司徒林的时间久,李宗政确实也是这里最久的老人了。

    司徒林扶着李宗政,终究是不忍的在李宗政的肩膀上拍了拍,道:“老哥……老李啊,你先回去吧,回头,明天我会专门找你谈的。放心,不和你照面,我不会下达处置结果的。”

    李宗政:“不不不,董事长,您误会了,怎么处置此事,全您说了算,而且,我百分百的保证,保证再也不会有人闹事了,要是文英她还敢不依不饶,我,我就,我就掐死她,我给她抵命就是了!”

    郑建国掩嘴笑了起来。

    司徒林也是无奈了。不过,李宗政说的这话,倒是很要紧的问题。是啊,让文英不再闹腾了,这是最好的。

    想到这里,司徒林道:“文英摔成了那个样子,她会善罢甘休?”

    李宗政:“她活该!”

    邵兆龙:“李主任,你还是把话说清楚了吧,文英我打的,我认了,你说要多少医药费,你就当着大家伙说清楚,我邵兆龙可不是那种不认账的人!上次干蓉蓉的三千医药费,我可是给的清清楚楚了,这大家伙也都是知道的。这次,要几千,你先说清楚。”

    李宗政:“什么医药费,没有,她要我给。”

    邵兆龙:“这话你说的!”

    李宗政:“我说的!”

    邵兆龙一下子放心了。

    再掏钱来,邵兆龙可是死的心都有了。

    司徒林却道:“邵老师,你那医药费,还是稍微的给点吧,我做个主,一千,也不多,也不少了。”

    邵兆龙:“呃……”

    王丽及时道:“我给。”

    司徒林:“呃……”

    郑建国:“我来说啊,大家看看这样行不行,算是学校给五百,这也不少了,就学校来出,从学校每月的办公管理经费里出,这也显得学校的人性化是不是。”

    司徒林:“这,不太好吧。”

    郑建国道:“没事,如果真遇到事了,我来应付,没问题。”

    司徒林不做声了。

    原来,学校,也就是等于司徒林每月给郑建国五百的管理办公经费,每月最多也就五百,还包括迎来送往的,如果不够花冒了,那就是郑建国的事情了。因此,这笔钱要是这样花出去了,那么这个月还早着呢,遇到事了,岂不是要郑建国自己来掏腰包。

    五百的办公和管理经费,平时只能够花,遇到事的时候,郑建国根本没有办法,这些年郑建国也够抠够省了,才算是扯平了,这些,司徒林也是知道的,不然他能让郑建国这么的坐在校长的位置上?不然,上次李宗政整郑建国的那次,不定郑建国就被真的给“弹劾”了,也正是因为郑建国钱上面让司徒林省心了,司徒林才这么信任郑建国的,也因此,郑建国其他方面的能力有限,也就无所谓了,毕竟钱才是重要的嘛。

    ……

    李宗政还要拒绝,司徒林一手捂着头,一手挥了挥手道:“行了,就按照郑校长说的办吧。”

    李宗政见时候差不多了,此时,精明的李宗政开言道:“那我这就去找文英,和她说,让她早点消停,明早再说,我怕她连夜就闹故事。”

    司徒林:“去吧去吧。”

    李宗政连忙的去了。

    ……

    李宗政走了,彻底安静了。

    郑建国很有眼色的看了一眼邵兆龙,说道:“董事长,我还要去办公室处理点事情,把今天的这个事情捋一捋,写出个材料,明天给你看。”

    司徒林:“嗯,写短点,你也不要熬夜了,今天都被折腾的够呛了。”

    邵兆龙:“那我去帮帮郑校长。”

    郑建国:“那敢情好。走走走,早写完早休息。”

    司徒林站起身来,从抽屉里拿了一千块钱,塞给了邵兆龙,说道:“疾风识劲草,板荡见忠臣啊!”

    这话说的邵兆龙很是不明白,更不明白了司徒林为何还给了他一千块钱。

    而司徒林接着道:“你工资才拿了那么点,又掏出去了三千给了干蓉蓉那……那你也没有多少钱了,这点且当时学校奖励你的,算是你及时出手,不然,王老师还不被文英那老母熊给撕扒撕扒吃了。”

    哦……邵兆龙明白了,原来这是奖励自己替王丽出手的事情嘛。那就拿着吧,不拿作甚?

    郑建国又是连忙的奉承司徒林的慷慨和对部下的温情、关心、体贴等等。

    司徒林再次疲倦的坐倒在老板椅上,邵兆龙拿着钱,被郑建国拉着便走了。

    ……

    门被郑建国带上了,屋里只有王丽和司徒林了。

    王丽没有做声,司徒林先开了腔:“丽丽啊,其实,我知道,你觉得我心软了是不是?想想也不能怪他李宗政,他跟了我这么久了,一直都是主任,老上不来,这若是换了别人,早就走人了。李宗政算是够平和的了。唉,人心都是肉长的,我岂能太过无情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