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第214章 大战之击吧

    “吆!李主任,你这是摆的哪门子的龙门阵啊?”郑建国刚一走进办公室,便调侃着的说道。

    听得出来,郑建国对自己是一点好感都没有,否则的话,在自己住院期间,按说怎么着的作为一校之长的郑建国也应该去看看他的部下吧。

    也就是说,李宗政和郑建国现在之间,也算是等于公开的不和了。

    不过李宗政无所谓,现在要处理的事情,不论他郑建国怎么着的,也要给办了。

    且看他郑建国如何再说。

    待郑建国进来后,李宗政顺手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这个“行为艺术”极其相似了“关门打狗”的表演,一时郑建国的脸,绷住了。

    目光犀利,却并没有看着任何一点,李宗政开始演说道:“大家都知道,我住院是为了什么吧……因为孩子们起哄,要看电影!当时的那个情景,几百个学生啊!几百个孩子们挤在那里,你们想过没想过如果挤出事来了,怎么办!”

    众人无语相对着。

    李宗政:“我是急火攻心啊!”

    郑建国:“李主任真是操劳了。”

    李宗政:“可后来我发现,这群孩子们是有人指使的!”

    郑建国:“哦?这还有人指使?”

    李宗政:“不错!你们这些指使的人,你想过没有想过你的身份呢?你是老师,你要保护好孩子,可是你怎么做的!”

    “砰”地一声巨响,李宗政又拍起了桌子。

    “砰砰砰”不停了。

    “李主任,请你爱惜公共财产。”邵兆龙说道。

    哈哈……这句话引来不少人的笑声,郑建国却是笑的最大声的一个,并在李宗政看向自己后,郑建国说道:“是啊,邵老师说的对嘛。”

    “好,鼓掌!”萧文斌也起哄了。

    刘雅倩看过去,萧文斌立刻偃旗息鼓。

    邵兆龙暗笑着萧文斌,心里却终于想到——原来你萧文斌的软肋居然是……

    “哪些人指使的,请你大胆、主动、不要犹豫的站起来!”李宗政道。

    无人反应。

    李宗政笑道:“怎么,敢做不敢当了?”

    郑建国:“李主任,你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就不要瞎指责了。这可不是说着玩的。”

    李宗政:“郝甜甜,郝老师。麻烦你站起来一下。”

    嗯?

    嗯……

    嗯!

    一时所有人都诧异起来,怎么着,跑到郝甜甜头上去了?

    郝甜甜立刻是极为尴尬而彷徨的站了起来。

    “坐下。你又不是学生,他也不是你的班主任,听他那一套?”邵兆龙阴着脸道。

    郝甜甜却还是站在了那里。

    “邵兆龙,你说的好!班主任,对,郝甜甜不就是四年级的班主任!四年级的学生可就郝甜甜那一个班,当天,围攻过来的,可都是四年级的,后来紧接着,便是你邵兆龙那个班级的!”

    李宗政“砰”地一下,又拍了一下桌子。

    “呦呦呦!你属疯狗的?见谁咬谁了?怎么着看郝老师好欺负?”邵兆龙也站了起来。

    “你耍什么流氓地痞无赖!谁还怕了你!”李宗政针锋相对。

    郑建国站了起来,挡在了中间,道:“有话好说,不要动气,咱们慢慢谈,今天谈不拢了,就一直谈下去,真不行,就把董事长喊来。”

    邵兆龙这下子,不知道郑建国是要卖什么狗皮膏药了。

    “窝是四年级的班主任,可窝根本没有指使学生闹事。李主任,你别诬陷窝!”郝甜甜生气了,却还是那么可爱。

    邵兆龙对郝甜甜道:“别理他!他就一条疯狗!”

    文英开腔了:“邵老师,这不是为了把事情弄清楚嘛,李主任可也没有说就是郝老师指使的啊,这不是正在审问嘛。你不要再人身攻击了好不好。”

    邵兆龙看向文英,面色居然缓和了下来,邵兆龙笑道:“文老师,我们是囚犯?李宗政是警察?怎么就该我们被审问了?”

    文英立刻道:“不要抓字眼,算我用词不当行了吗。”

    邵兆龙:“你这么高的水平啊,平时李主任可是一说再说的啊,大师级的老教师了啊,你还能有用词不当的时候?”

    文英:“邵兆龙,你也太护犊子了吧?”

    邵兆龙还没有怎样的时候,郝甜甜突然的转身看向文英,说道:“文老师,你那话什么意思?谁护谁的犊子了?谁是犊子?你今天给窝说清楚了!”

    文英失言,一时无语了。

    蒯晓敏和干蓉蓉连忙的过来劝和着:“甜甜,文英老师不是那个意思的,你误会啦。”

    蒯晓敏:“甜甜,吆,甜甜还真是生气了啊。怎么啦这是……我敢发誓,文老师绝对不是冲着你来的。”

    “那就是冲着我来了?”邵兆龙道。

    “甜甜,交友不慎,害死人的!”文英开口道。

    郝甜甜:“窝是窝的!要你们管!”

    说着,郝甜甜便要走,却只见李宗政给拦着了。

    邵兆龙不再言语,他只是开言道:“李主任,你说,快些说,说完了我好办事。”

    说完,邵兆龙开始整理裤腿,并开始把球鞋的鞋带解开,紧了紧,重新的系着。接着,邵兆龙把上衣的长袖子给整理着,往上撸起来。

    “吆!这是打算干仗啊?来吧!老娘我怕谁过!”文英也是突然“啪”地一下拍案而起了。

    干蓉蓉立刻拿起电话来,说道:“喂……那个谁谁谁……对!是我!带一车人给我过来……来我上班的地方!蓓蕾小学……”

    有了干蓉蓉的撑腰,文英越加的有恃无恐了。

    郑建国看向李宗政,悄然地道:“你想把事情闹的收不了场?那好,你闹吧,我不管了。”

    李宗政连忙的喊道:“都少说两句!我这不是还没有问完么!怎么回事都!文英,你要么闭嘴,要么滚蛋!”

    文英坐下,猛地一拉抽屉,掏出来许多袋子零食,啃噬起来。

    干蓉蓉和蒯晓敏围护在文英身边。

    郝甜甜真是被文英的那气势给吓住了,此时正嘤嘤地哭泣着。

    刘雅倩连忙的走过来,拉着郝甜甜的手,道:“没事的没事的,有姐在,不怕啊。”

    萧文斌也走了过来,劝慰道:“放心吧甜甜,今天我萧文斌给你出头了!我看哪个敢动你一下,不是我萧文斌吹,我保你不会被伤着了一根毫毛!”

    刘雅倩笑骂道:“行啦你,只剩嘴了。”

    不过萧文斌的话,还是很有分量的,这点全办公室里的人都是知道的。

    李宗政开言道:“甜甜啊,我不是说你指使了的,我的意思是说,那些先围攻上来的学生,都是你班的,你班又不是只有你一个老师啊。不过,你身为班主任,当时怎么也不过来看着些啊。你看看人家刘雅倩那班的学生,全都在教室里,刘老师这点做的,就很好嘛。”

    一直不打算接腔的王丽此时坐不住了,她笑了起来的道:“是啊,四年级的老师还有我呢。怎么着我的李大主任,下面,该拿我开刀了吧?我是没有甜甜那么幸福,有邵兆龙、萧文斌、雅倩、孟雪这些个哥哥姐姐们的呵护,我就一个小女子,你尽管向我攻击吧!”

    这“击吧”二字,王丽说的更加明显了起来。

    郑建国立刻皱起了眉头,看向王丽,终于还是忍不住的道:“王丽!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注意场合!”

    “这‘击吧’两个字,可是他李宗政先冲我说出来的!”王丽嘶吼着的立刻回应。

    由于过分的羞恼和气愤,王丽嘶吼着的时候,面部都扭曲变形了。

    闻言之下,郑建国看向李宗政。

    “你说的这话?”郑建国问道。

    李宗政无言以对。

    “那是王丽多心了,我怎么就没有听出来。”文英再次帮腔道。

    “看来你还是说了啊,你什么时候说的?是不是天天都这么着的骚扰王老师?”郑建国问道。

    李宗政:“哪有那回事……我不就刚才进来的时候说了一下,我又不是那个意思!”

    “你是哪个意思!”王丽冲了过来。

    此时,突然门一开,王缑亢拿着手机走了进来……

    “你给谁打电话呢?”郑建国张口问道。

    王缑亢:“没,没有,我就是录了下音。这‘击吧’的说法,也真是新颖的了,我就是录下来听着好玩。”

    李宗政当场的面如土灰了。

    王缑亢呵呵一笑,把手机给收了起来。

    管他有没有真的录入下来,此时,李宗政算是一点底气都没有了,这“击吧”二字可是真的带有骚扰和猥亵的意思了啊!

    真是王丽报了警,现在又有了录音的物证,完了,完了完了玩完了,李宗政现在想撤退了。

    “行了王主任,你就不要夹夹闹了,有事没事,没事出去!”郑建国道。

    李主任:“来了也好,就在这里听吧,省的躲在门后偷听那么累。”

    王缑亢闻言之下,看向李宗政,却忍住不应了,反正现在,李宗政也是强弩之末,将死之人了,王缑亢已然全面掌握了全局的形势,刚才“手机录音”那一招,只是王缑亢故意的推波助澜,加上一剂催化剂,加速李宗政走向灭亡的步伐而已。

    现在看来,只有文英、蒯晓敏和干蓉蓉的助阵,势单力薄了太多了。

    文英看向李宗政的表情,已然是带有“恨铁不成钢”、“烂泥扶不上墙”的意思了,那眼神,李宗政也明白了,是了,自己这次太冲动了,怎么就说了那句“俏皮”话来着呢?

    还有,为什么一进来就怒气冲冲的先和萧文斌杠上了呢?

    还有,自己绕什么圈子,把郝甜甜也得罪了,这可是分明的犯了众怒了啊!

    而从此也彻底看了出来,他李宗政已然不是原来的教导主任了,他的地位、身份和威严,早已滑落的不知在何处。

    李宗政终于是蔫了,但是这个时候,他想抽身,也为时已晚了。

    立刻,必须转念思维,现在不能再多地开战了,重点击破吧!

    目前的形势看来,只有拿住了一个最好拿的再说。而这个最好拿的,李宗政认为是王丽。

    硬着头皮,再次的打起来精神,李宗政指着王丽说道:“我现在已经查明了,你就是幕后的指使者!你让四年级的学生先围攻上来的!”

    “围攻?什么围攻?学生们攻击了你?你吐血是学生打的?李主任,你的话我听不懂呢。”王丽道。

    李宗政:“你不承认也不行!我已经问了许多学生,都说你在班里鼓噪的让学生找我放电影,就是你教唆的!”

    王丽:“学生问我,晚上看不看电影,我说找李主任问去,怎么了?说这话也犯法了?我这话和你那攻‘击吧’的话比,我想我哪里说错了?我让学生对你攻‘击吧’了?”

    郑建国:“王老师,你还是个老师,怎么还这样,他李宗政说了这话,你怎么也跟着说啊,你和他比什么!”

    邵兆龙:“是啊,王丽老师,你和人家李宗政比什么啊,人家是教导主任,说什么咱们都要听着。”

    王丽气愤的冲了过去,冲着李宗政就开骂道:“哦,看我一个人好欺负击吧?满办公室的人都不敢惹了击吧?就冲我来击吧?来来来,你再来个击吧给我看看给我听听!”

    邵兆龙连忙的上去拉住了王丽,文英也跑了上来,挡在了中间,对着郑建国道:“校长大人,你热闹也看够了吧?这事你还能不能处理了?不能我可给董事长打电话了!”

    谁知道郑建国立马来了一句:“那你打吧。”

    这“打吧”两个字,说的居然也神似“打爸”二字,一时,文英被羞怒了!

    “打你妈!”文英立刻便冲郑建国吼道。

    郑建国:“你干什么,你疯了!”

    文英把头塞入了郑建国的怀里,不停的吼叫道:“打妈、打妈、打妈来啊,来来来,打你妈……”

    这下子闹腾的……

    见文英只是被人家占了那么一点便宜,文英都绷不住了,而就是当着这么多老师的面,他李宗政冲自己来了一句“击吧”,想想自己居然忍住了。越想,王丽越是不甘了,现在自己有司徒林坐后台,居然还要怕他李宗政?那自己甘愿献身被人家玩的还有什么意思啊!

    此时,王丽也扑向了李宗政,便也学着文英的那一套,冲着李宗政来了。

    “击吧、击吧、击吧……来来来,让你攻击吧!来来来,击吧……”王丽嘴里嘶叫着,李宗政只有躲,却在李宗政后撤不注意的当空,王丽那手便抓了上去,一下子,李宗政的脖子上出现了五道血印。

    由于激烈的推拉扯拽,李宗政都没有感觉到疼,根本没有感觉到王丽在他脖子上留下了一道“九阴白骨爪”的痕迹。

    文英和王丽撞到了一起,于是,终于是发生了文英和王丽只见的扯头发、拽衣服,不堪的辱骂和疯狂的厮打……

    那情形,都要死人了!

    萧文斌本来是不想过去拉架的,但是刘雅倩要上去,萧文斌只好过去了。

    ……

    “打起来了?”门外巡视看守的易子敛问道。

    吴佳佳连忙的摇头,却道:“无药可治了。”

    易子敛:“我们进去拉架吗?”

    吴佳佳:“你觉得里面的人少啊?你拉架,你有萧文斌拉的开吗?我们还是在这里看着吧,你看看,要不是我们俩在这里站着呢,学生们可就都扑了过来了。”

    闻言之下,易子敛终于是发现,那些学生们早就注意到了这里办公室里的异常现象,本就是好奇的学生,早就想跑过来看看了,只是碍于吴佳佳和易子敛两位老师的镇守,才没有敢过来,否则的话,这里面老师打架的情况,那还不足矣吸引了让全校的学生都跑过来看个兴奋啊。

    易子敛提了提神,道:“嗯,我们还是守好这最后一道关卡吧。”

    吴佳佳抿嘴一笑。

    ……

    桌子、板凳的都倒拉一片了,眼看是郑建国和李宗政怎么都拉不开文英和王丽的时候,萧文斌过来了,不知道怎么回事,萧文斌很轻松的样子,便把文英和王丽给分开了,而好像文英和王丽根本无法再动作了,当萧文斌的手一边一个的放在了她们的身上后,文英和王丽随着萧文斌手的分开,而就分开了。

    别人看来,还好,终于是分开了,但是文英和王丽却深深的有感,当萧文斌把手放在她们腋下把她们拉开的时候,她们的身子都麻了,一点其他的反应都使不出来了,只能跟着萧文斌的双手移动。

    萧文斌把她们分开后,文英和王丽因为惊恐,而都不敢继续厮打了。

    此时蒯晓敏和干蓉蓉又护在了文英身边,而郝甜甜和刘雅倩他们把王丽给拉了回去,让王丽坐在了郝甜甜的座位上。邵兆龙便守在了王丽跟前。

    王丽在整理头发,文英得意的把手中的一缕头发用嘴巴吹到了地上,以示自己得胜。

    王丽吃亏了,头发确实是被拽下来了不少,衣服都敞开了些,邵兆龙不敢低头看,生怕对不住郝甜甜了。

    而王丽和文英厮打的时候,双方的辱骂和不堪的羞辱,都是根本无法用耳朵听的。

    而文英无所谓,她笑着,扣着衣扣,无所谓,我这五十岁的身子了,谁爱看谁看。

    但是王丽,她可才三十岁的少妇,那种丢人丢大了的感觉,让她此时死的心都有了。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王丽放不开手,无法真正的撒泼出去,才被全力以赴的文英给打了个够呛。

    王丽愤恨的看向邵兆龙。

    邵兆龙心中开始忐忑了,这样下去,自己可就真的只把王丽给推到了前面了,而自己,本来并没有躲避什么,可是现在,自己倒是像无事人一般了。

    不行,王丽肯定有着很大的后台,而事态都发展到了这种地步,邵兆龙觉得自己躲也是没有意思了。

    权衡了下,邵兆龙准备找茬了,而当邵兆龙还在寻找机会再次拉开一番战斗的时候,文英却不依不饶的主动送上门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