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第212章 吐血事件

    文英:“那你的意思是?”

    李宗政:“先收拾了萧文斌和那个小婊砸王丽再说。”

    蒯晓敏:“你想要收拾萧文斌?”

    李宗政:“怎么……你们还当我真是柿子只拣软的捏?我知道,萧文斌够呛,但我更够呛!”

    说完,李宗政愤愤而去。

    文英和蒯晓敏相视一笑,文英道:“老虎也该发威了,不然真以为是病猫呢。”

    蒯晓敏却有股子难言之隐起来……

    文英看出来了,说道:“怎么啦?是不是担心干蓉蓉不愿意了?”

    蒯晓敏更想说的是自己很不愿意啦。但是蒯晓敏还是拿干蓉蓉挡箭牌的说:“是啊,治萧文斌,干蓉蓉可真的会心疼呢。”

    文英:“你啊!你们啊!真以为我不知道?萧文斌现在这么个样子,没规没距的,还不是你们给惯出来的!”

    蒯晓敏无言以对了。

    文英:“放心吧,我会告诉老李,只是让他教训教训萧文斌,不会拿萧文斌,你们的心上人怎么样的。”

    闻言之下,蒯晓敏更加的脸红了起来。

    文英却认真地说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啊,你和干蓉蓉不能因为萧文斌真的到时候撕破了脸,要妥善处理。”

    蒯晓敏:“我……”

    “Iliketokeepbusy!Itwasapleasureforme。”

    “Mmm……It’sapleasure!”

    蒯晓敏和文英朝门口看去,原来是下课了,刘雅倩和孟雪说笑着从外面走了进来。

    蒯晓敏嘴巴没有动,却悄然的嘀咕着:“这是美女与野兽的最新版本嘛?”

    “哈哈……”文英笑的很开放。

    ……

    校长室。

    “都******高智商动物啊!我都无言以对了!”邵兆龙说道。

    郑建国:“你还嫩啊!暂时先不要跟李宗政斗法。”

    邵兆龙:“你怕了?”

    郑建国:“我怕他?姥姥!现在你是我的人,我总要想法子先保护起来你吧。现在就让萧文斌和王丽跟他斗斗,咱们来个和蚌相争渔翁得利。”

    邵兆龙想了想:“也是。”

    郑建国:“何况,萧文斌和你不是也不对付嘛,你完全可以看看笑话嘛。”

    邵兆龙:“哈哈……是啊是啊。”

    郑建国:“放心,早晚我让你出了那口被陷害的恶气。”

    邵兆龙:“嗯,我等着那一天。”

    ……

    课外活动。

    原本今天的课外活动应是拔河比赛的活动,可现在这些课外活动的活动,都被渐渐的取消了,从第一次开始取消,到现在,不知不觉的,那些活动,便都没了。

    不过这也倒是没事,孩子们玩的更加自由了点。

    之所以取消这些活动,却只是因为谁也不想负责了。

    例如今天,今天是星期日,按照惯例,每个星期日,学校里是要放电影的。但是上次要放电影的时候,便被取消了,今天,看来又是没有希望了。

    而对于放电影来说,取消了放电影,孩子们是不痛快了。

    原因很简单,一是因为放电影是课外活动结束,吃过饭后,也就是说,晚自习可以不用上了。第二的缘故是,这些住校的孩子们,可是十分难得看到电影的。那些一餐制和走读生,每晚回到家里还能看看电视……

    而李宗政告诉教师们,取消放电影的缘故就是:没人负责,出了事,没有人来承担。

    原来,放电影是王缑亢的事情,可是电影放好了以后,学生们过来观看影片的时候,便是要李宗政来管理了。

    原本上晚自习的教师是要跟着的,但是那些不住校的,趁乱都跑了。于是惯例就是放电影的时候,全都是李宗政来负责安全,教师们跑了,李宗政自己管,谁让教师们都是李宗政管理呢。而李宗政法不责众,他管一个两个教师还好,教师们跑的多了,基本上是没有人留下来看学生看电影的,于是,李宗政也不能把人都得罪了吧。

    于是惯例的约定俗成的是,安全一旦出了问题,李宗政是直接责任人。

    原先司徒林亲自抓的时候,王缑亢和校长郑建国也是必须在学校里协管的,甚至校长郑建国的责任更大些,因此,没有什么问题。郑建国、李宗政和王缑亢都是十分尽职尽责的。

    但是现如今不同了。

    王缑亢上周就说了,放电影他王缑亢的事情,电影放好了,王缑亢便走人了,丢下了李宗政一个人管理,李宗政找王缑亢说词,王缑亢一句:“各司其职,这本来就是你的职务使然,来找我算是怎么回事?”

    李宗政当然也不会跟王缑亢去郑建国那里去理论了,那样的话,可是自己去找不痛快。

    李宗政现在越来越发觉,形势很不妙啊!

    司徒林不愿意亲力亲为之后,李宗政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得势了,如此看来,李宗政才发觉,如果照这样子下去,自己玩完了。

    所以,李宗政现在必须要赶紧把郑建国赶下去,取而代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李宗政却只有忍受……再苦也要挺着。

    ……

    结果,想来想去还是咽不下去的李宗政给了董事长司徒林一个电话,司徒林却只是告诉了李宗政一句话:“校长死了吗?郑建国是白吃饭白拿钱不做事的?他是不是又推卸了责任,让你直接给我电话的?”

    李宗政连忙的说道:“不是不是……不是……”

    司徒林:“是不是郑建国不在学校?”

    李宗政:“不是……”

    司徒林:“是不是你找不到郑建国?”

    李宗政:“不,不不不,不是……”

    挂了电话,李宗政现在是不去找郑建国都不行了。

    来到校长室,李宗政汇报了下情况,说王缑亢放了电影就走了人,让自己一个人在那里看着,自己实在是看不过来。

    郑建国先是给自己倒了杯茶,然后坐好,拿出烟来,自己抽上,然后坐稳了身子,然后,郑建国看着李宗政,一字一句道:“工作岗位不同,各司其职,你有你的工作,他有他的,怎么着,难道你拿着工作岗位的薪酬,却让别人来给你做事?”

    只这一句话,说的李宗政当场便无可辩驳了。

    肯定的是,王缑亢是和郑建国商量好了的,肯定的是,王缑亢和郑建国这是明摆着来搞他,而他李宗政也是第一次的,第一次被别人往嘴里塞屎,却也不得不吃下去……

    这是第一次!

    接着,郑建国继续道:“你一个人看不过来?那些教师呢?怎么就你一个人了?”

    李宗政:“他们都走了。”

    郑建国:“典守者不能辞其责!教师队伍不是你直属管理的吗?你跑来跟我说?你什么意思你?你还能不能干,不能干滚人!”

    李宗政的脑子都要炸了。

    这郑建国爆粗口,发飙、侮辱,甚至是人身攻击,而李宗政却说不出来半个不字……

    人家可是说的字字句句都在理!

    李宗政就知道是这种下场,但是,当现实来袭的时候,李宗政还是难以接受。

    最后,李宗政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校长室出来的了。

    ……

    最后,李宗政衡量来,衡量去的,决定:不放映电影了,取消了每周日的放电影。

    李宗政的这个决定,是完全的出自于为自己考虑,因为李宗政知道,现在郑建国他们一伙的两只眼睛可是直指在他李宗政身上,只在寻求一个由头呢,若是放电影的时候孩子们出了事情,郑建国他们绝不会放过自己的,这是必然的了,而李宗政更怕郑建国他们还嫌事件不大,故意的到时候给自己来个背后一刀,八成坐牢的危险都有了。

    因此,李宗政全然的不顾孩子们的感受,不顾老师们的集体反对,毅然决然的取消了放电影的这个唯一的对孩子们来说的福利。

    ……

    这天,课外活动结束后,忽然之间只见差不多一个班多的学生们围拢向了主任室,就在李宗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学生们高喊道:“放电影!放电影……”

    一声高过一声,接着,便不是一个班的学生了……

    接下来,几乎除了六年级的学生,除了文英、蒯晓敏和干蓉蓉这几个班级,全校其他的班级学生们都围拢向了李宗政。

    而教师们,有的是默默支持的。

    有的,更是鼓舞、鼓动和一手策划的。

    不错,策划人就是一个教师,却还是个女教师,不是邵兆龙,她就是王丽。

    王丽要给蒯晓敏他们来个釜底抽薪。而邵兆龙是全力的配合着。

    ……

    倒叙至——这一天早上。

    王丽把正在上早自习的邵兆龙喊了出来。

    彼此心知肚明,邵兆龙和王丽都知道,对方是敌人的敌人。

    互相沉默了一会儿,王丽先开了口。

    王丽:“忙吗?”

    看着王丽神神秘秘猥猥琐琐的样子,邵兆龙说道:“有话直说,放心,我不会去李宗政那里打小报告的,那种人,是要天打雷劈的。”

    王丽:“可你会去郑建国那里打小报告。”

    邵兆龙:“如果郑建国知道你也在打蒯晓敏他们的主意的话,那么郑建国还是很乐意帮一把的。”

    王丽:“其实,或许没有李宗政他们,我们会是对手。”

    邵兆龙:“但是眼前,我们是联合抗曹的形势吧。”

    王丽:“蒯晓敏之所以那么嚣张目中无人,还不是因为她屁股后面站着一个李宗政。”

    邵兆龙笑道:“所以,擒贼先擒王。”

    王丽:“嗯……今天晚自习,按说又是该放电影了吧。”

    邵兆龙:“但是李宗政为了自己的责任考虑,取消了吧。”

    王丽:“现在学校里的学生突然增多了不少,教师们按照惯例,到时候都一哄而散,因此,只有李宗政一个人管理,他也确实是管不过来。”

    邵兆龙:“郑建国也就盯着他李宗政,看他出不出事,好嘛这个老小子,居然取消了放映。”

    王丽:“可孩子们会答应吗?”

    邵兆龙:“当然不会,但是有老师管着呢,学生们也不敢造次。”

    王丽:“可是老师们要是不管不问了呢,或者是支持学生们呢?”

    邵兆龙笑了笑,说道:“我是被人给坑苦了过的,所以,人不动我不动,别回头我一个光头司令又冲了上去,回头看的时候,一个人影都没了。”

    王丽笑道:“理解。其实,我也没有指望别人帮忙,就算只我这一个班的学生,也够李宗政这个老狐狸喝一壶的了,我只是过来和你说一下,到时候怎么做,你自己看。”

    说完,王丽去了。

    邵兆龙暗自的把手一拍,喜道:“现世现报啊!李宗政,我看你今晚怎么过啦啦啦……”

    ……

    回到现时。

    学生们几百,喊声震天动地了。

    李宗政气的拿着棍棒就打了出来,却突然发觉,学生们不怕了,而李宗政又怎敢真的再打下去。

    一时,竟然成了造反派的声势了。

    声势浩大,却没有一个老师过来制止了。

    文英、蒯晓敏和干蓉蓉也只能坐在教室里看着本班的学生。

    李主任李宗政现在是办公室都回不去了,回去了办公室还能把门关上,现在,是完了……

    为了怕学生太多,挤压了出事,李宗政往操场中心走去,那里地方大,学生们越聚越多……

    李宗政求助无望,谁也不来救他了。

    王缑亢站在学生的寝室楼上,看过去,他一边啃着萝卜,一边笑的合不拢嘴。

    这居高临下的观赏——真是壮观啊。

    校长室的门却紧闭着,而窗帘却露出了一丝缝隙,郑建国也是偷笑不已,这法子绝了!邵兆龙,好你小子,有办法啊!此时,郑建国还以为这事情是邵兆龙一手搞出来的。

    李宗政也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景,他欲哭无泪了,而此时,他再也走不动了,他本想去办公室,想着靠办公室里的教师出来相助,不想,学生们是疯了……

    李宗政岂敢此时给司徒林电话啊!

    而王丽等一些老师,正拿着手机,不停的拍摄着……

    看来,自己这回是完了!

    你们终于是得逞了啊!好好好!好!李宗政突然口吐一口鲜血,昏厥了过去……

    本想是一个一个的收拾了王丽和邵兆龙,不想,人家居然先发制人,打了李宗政一个措手不及,李宗政觉得,自己大限已到。

    李宗政气的吐血,倒不是怕因此而丢了工作,而是因为他这个老狐狸,居然就这么着的,被人家给设计了。

    ……

    救护车来了,李宗政被送走了。

    董事长司徒林也知道了事情的原原本本,错,肯定是在于李宗政,李宗政失职是必然的,但是人家都吐血了,还能再追究吗?

    在王丽的耳边风下,司徒林也没有责罚郑建国。此事,便算是过去了。以李宗政的“吐血身没亡”而给此事划上了一个句号。

    王丽他们大告全胜!

    文英、蒯晓敏和干蓉蓉一方,黯然开始失色了起来。

    ……

    校长室。

    “来来来,坐,坐下聊。”郑建国让坐着邵兆龙。

    郑建国很是兴奋,而办公室里的三个人,都是十分开心的。

    王缑亢连忙的掏烟,首先就递给了邵兆龙。

    邵兆龙被捧的都不好意思了。

    三人各自坐好,吞云吐雾之际,郑建国开心的笑道:“邵老师啊邵老师,你可真有办法!这下子,你那被陷害的一口恶气可算是出了。终于是报仇了吧。”

    邵兆龙却板着脸的道:“他李宗政只是身体上受了些伤,养养也就好了,我呢,我的名声可是被搞臭了啊!正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我可是被搞失节的大怨屈了。”

    王缑亢和郑建国哈哈大笑起来。

    王缑亢:“你失节,人家蒯晓敏可是失身了啊。啊哈哈……”

    邵兆龙笑道:“怎么又来了,我那晚真的没有……”

    郑建国哈哈笑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对了邵老师,你是怎么想起来这个法子的?”

    邵兆龙实话实说的道:“还真不是我怕担事,这次李宗政的吐血事件,还真不是我搞出来的。”

    郑建国和王缑亢闻言之下,都十分惊诧了起来。

    郑建国:“哦?不是你?”

    王缑亢一拍大腿,道:“哦,我知道了,是王丽!”

    邵兆龙:“嗯,就是她。”

    郑建国若有所思的躺倒在靠椅上,喃喃道:“王丽,别说,还真是个人才啊!不过,这个小女子,她怎么敢的呢?难道她就不怕事后李宗政扒了她的皮?”

    王缑亢也开始陷入了沉思了。

    邵兆龙瘪了瘪嘴,道:“你们也别替王丽担心了,只要我们不说,李宗政不会知道的。王丽现在也算是我们自己的人了,我们要保护起来她。”

    “不……不不不……不需要了吧。”郑建国道。

    “嗯?”

    “哦?”

    闻言之下,邵兆龙和王缑亢都坐直了身子,看向郑建国。

    郑建国说道:“王丽……把王丽闹的这事,悄悄的告诉了李宗政,就告诉他,只是要做的像模像样,对了邵老师,你就当和人家悄悄议论的样子,把这话给传出去,相信很快,这话就能被李宗政听到了。”

    邵兆龙:“王丽和你有仇?”

    郑建国:“当然没有……是这样的,我想看看王丽身后的人是谁。”

    王缑亢点了点头,说道:“嗯,是了,王丽现在的状态,你们想想,和以前是截然不同了啊!而且,王丽现在每周都是频繁的请假出去,扣工资也在所不惜的,这里面,是不是很诡异?”

    邵兆龙:“二位领导的意思是?”

    郑建国:“恐怕王丽……很快就要取代了李宗政的职务了。”

    王缑亢再次的狠狠一拍大腿,叫道:“我知道了,王丽和……”

    “闭嘴!”郑建国连忙的阻止道。

    一时看得邵兆龙傻眼了。一头雾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