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第209章 AFRAID

    “干蓉蓉,听说上次邵兆龙和你有过一些肢体冲突,好像是打了你吧?医药费邵兆龙是应该给的,如果没有给,邵老师,今天我来做个主……”

    邵兆龙不等郑建国话说完,立刻应道:“给过了,不多不少三千块。”

    郑建国看向干蓉蓉。干蓉蓉点了点头。此事上,干蓉蓉是不能再撒谎的了,否则,真是没有法子收场了。

    张军突然冒出来一句:“我头磕在池里了,我这医药费谁给?”

    闻言之下,众人看向张军。

    邵兆龙:“说的好!我现在浑身疼痛难忍,哪几个动手群殴我的,给我站出来,这医药费我也不多要,咱们就按照三千的标准来!”

    王缑亢突然的叹息一声,道:“我说干老师啊,蒯老师,以前你们就有矛盾,又何必发展成这样子嘛。邵老师不是把医药费都给了嘛,何必呢……”

    这话说的,张军听不懂,事件策划的李宗政、干蓉蓉和蒯晓敏几个当事人的心里,可都是跟明镜似了。

    干蓉蓉和蒯晓敏可又不是傻逼,她们当然已听出了味儿,而李宗政便还是那样的装聋作傻。

    蒯晓敏急了,说道:“王主任……”

    郑建国立刻插话道:“行了,这事如果真是一场误会的话,那我明天就跟董事长这么汇报了,夜已深,都散了吧。”

    李主任:“是是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最好不过了。”

    李宗政看了一眼蒯晓敏,蒯晓敏只好住口了。毕竟这种事情的陷害,还是让他们都心虚的。

    张军也是无话可说了,虽然他的头还很疼,可毕竟是他先动的手,难道你还真的问邵兆龙要医疗费?张军想,也是开不了这个口了。

    ……

    王缑亢留在最后没有走,邵兆龙在王缑亢的暗示下,也留了下来。办公室里就剩下了郑建国、王缑亢和邵兆龙三人了。

    “他们都走了。”王缑亢在门口看了看道。

    郑建国掏出来一包好烟,散了出去,邵兆龙也已经开始复吸了。

    “郑校长,这事情我说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我敢对天发誓,我是别******他们设计给陷害的!”邵兆龙说道。

    王缑亢和郑建国相视一笑,王缑亢言道:“我们早就知道了。”

    “你们相信我?”邵兆龙言道。

    郑建国:“邵老师啊,这事他李宗政他们,又不是第一次玩了,以前你不是也给他们当刀使过?”

    闻言之下,邵兆龙惭愧的垂下了头。

    王缑亢过来,拍了拍邵兆龙的肩头,无不沉重的道:“先前我也有点冲动了,被当时……冲昏了头了,我,我也动手打了你一下,兄弟,对不住了。”

    “啊?兄弟?”邵兆龙抬头看向王缑亢。

    郑建国:“你们俩啊,岂能是李宗政的对手,你们和他玩,那个老狐狸玩不死你们,你们都还差着远呢。”

    邵兆龙拍了拍王缑亢的手,说道:“王主任……”

    然后,邵兆龙看向郑建国,说道:“郑校长,我以前混,见识短浅,确实是被人利用了,这里我跟您们二位领导郑重的道歉。”

    说着,邵兆龙向郑建国和王缑亢都鞠了一躬。

    王缑亢:“别别,别这样邵老师,咱们以后就是兄弟了。既然都看破了李宗政的真面目,以后,咱们都互相帮扶点,小心点,正所谓君子不害人,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邵兆龙不住的点头。

    郑建国:“不急,慢慢来吧,像是李宗政那样的人,早晚会有报应的。”

    邵兆龙:“他可别犯在我的手里!对了,这事情真是李宗政设计的?难道不是蒯晓敏和干蓉蓉她们两个的自作主张?”

    郑建国笑道:“邵老师,你还是单纯啊,李宗政如果跟此事没有关系,他早就给董事长电话了。”

    邵兆龙十分“惊愕”地点了点头。

    ……

    现在,邵兆龙已然成了郑建国和王缑亢他们的人了。

    走出郑建国的办公室,邵兆龙暗骂道:都不是东西!便朝寝室去了。

    ……

    校长室里,还有郑建国和王缑亢俩人。俩人抽着烟,对面的坐在那里。

    “嘿嘿……李宗政这个老小子,这次玩砸了!”王缑亢笑道。

    郑建国:“也是你小子有眼色,看出来了,给我及时提醒了,不然,我今番又要被李宗政那王八蛋给利用了。”

    王缑亢:“邵兆龙够猛的啊,萧文斌那么厉害,还曾狠揍过他,别说,邵兆龙就是不怵!”

    郑建国:“邵兆龙过来了,李宗政那边损失大了,这次,看来李宗政真就是搬起石头来砸了自己的脚啊!”

    王缑亢:“明天怎么跟董事长说?”

    郑建国:“不能明说。这事要是继续闹下去,可就不好收场了,而且我毕竟是一校之长,真是闹大发了,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王缑亢点了点头。

    郑建国:“所以,息事宁人算了。邵兆龙反水,就是最好的结局了,这事,我们胜了一筹。”

    王缑亢:“是啊,李宗政这老小子,酒后吐真言,不然,我还真是想不到,他跟邵兆龙之间那么好,居然也能闹茬了。我也想不到他李宗政居然连这事都干的出来。”

    郑建国:“这老小子心狠着呢,以后我们都要不得不防了。”

    王缑亢:“要是有个机会能把他给彻底铲除了,彻底把这个隐患给消除了,那就最好了。”

    郑建国:“嗯……不急,现在邵兆龙这小子,是可以好好利用的。我看他是孔武有力,却傻头傻脑的。”

    王缑亢点了点头。

    而郑建国和王缑亢确实是能力上真的有些问题,从他们对邵兆龙的判断分析来看——这年头,可不要总是以为别人都傻呢,且看看你自己的聪明劲再说吧。

    ……

    “要不是我生命力顽强,我现在都成植物人了!”张军抱怨着。

    司徒林找这个大外甥来了解情况,张军趁机抱怨起来,看来,他对邵兆龙把他打倒在浴池里,头撞在瓷砖上的事情,还在耿耿于怀。

    司徒林却道:“是啊,你是生命力挺顽强的,当年你爸你妈用了两片打胎药都没有把你小子弄死。”

    张军……

    司徒林:“行了,你呀!以后不要再参合学校里的这些狗屁事情!看好你的门就行了。每月小店的盈利还不够你数的,你哪有那么多事。”

    张军:“我这还不是因为……”

    “滚滚滚……”司徒林不耐烦了。

    张军灰溜溜的走了。

    昨晚的“桃色事件”郑建国都向司徒林汇报过了,汇报的时候,郑建国当着李宗政、王缑亢的面,郑建国没有夸大其词,也没有任何的隐瞒,只是把事件原原本本的给还原的说了一遍。在李宗政和王缑亢都没有任何异议的情况下,司徒林也算是听出来了一点事件之外的东西。

    ……

    坐在老板椅上,司徒林掏出来一根雪茄,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司徒林很是悠哉的坐在那里,歪着身子,沉思着……

    看来,学校里斗的厉害啊。

    不过作为领导者,谁都知道一条真理格言,下面只有斗的欢,上面才能坐得稳。

    可是问题是,这是一所私校,这整个学校都是他司徒林自己的,下面这样斗下去,可是于己不利啊。搞不好,学校就慢慢被斗垮了也不定。

    但是,不让他们彼此斗,也是不妥的,因为那样,下面都凝成了一股绳,他这个董事长往往就被架空了,不定有一天,人家联合起来要求这、要求那的,你敢不答应?那可就让自己难看了。

    所以,从昨晚的“桃色事件”这件事情上来看,郑建国处理的很好,也只有郑建国这样的,才是最恰当的校长,看来,自己当时在郑建国被“弹劾”时候的抉择,是无比正确的啊。

    就是因为郑建国不是那么精明,全盘也才能真正的掌握在司徒林的手中。

    “桃色事件”不了了之。

    ……

    办公室里的议论纷纷,只当蒯晓敏和干蓉蓉出现后,便都不做声了,干脆,干蓉蓉和蒯晓敏主动的议论起来,一时,风向又都倾向了蒯晓敏一边,而邵兆龙,再次成了“万妇所指”的公敌。

    无所谓,邵兆龙算是看透了,这些泼妇,有几个好人!

    看起来那么单纯的蒯晓敏,这样的女人,居然能这么的对待自己,现在看来,蒯晓敏简直就是最恶毒的泼妇了!

    孟雪也是,冷酷无情!

    吴佳佳也好不到哪里去!

    张婷婷也就那样!

    文英……文英还是人吗!

    郝甜甜……

    想到了郝甜甜,邵兆龙突然的感觉到:总有那么几个好人吧,只是太少了。太少了,所以……更要珍惜才对呢。

    追郝甜甜?

    拉倒吧!自己还没有被女人给害死就不错了!

    邵兆龙好不容易积攒的一点点钱,先是因为和孟雪拍拖,花销的如流水,后来被设计之后,又亲手把剩余已不多的三千块钱也掏了出去……

    才几个来回啊,自己又被打回了原形……

    女人……是我邵兆龙这样能玩得起的嘛?玩?对了,我不是一直都在被女人玩嘛?难道不是。

    邵兆龙对女人,算是一点兴趣都没有了。

    颓废的邵兆龙,往办公室里走着,此时,郝甜甜迎了过来。

    郝甜甜知道,办公室里现在都在说着邵兆龙,说的那个不堪……就不提了。其实很多老师也都看出来了,也听到了风声,这事情啊,就是蒯晓敏他们给邵兆龙下的套,动机很明显,就是因为干蓉蓉被邵兆龙那次踢了一脚,这下子,算是给报仇了。

    而对于蒯晓敏和干蓉蓉的这招,大家无不感到唏嘘……这一招出手,首先便是让邵兆龙破了财,然后,还被玩弄了感情,接着最后被搞的臭名昭彰……

    这一石三鸟的阴毒诡计,也彻底让其他的大多数的老师们(包括生活老师们)都十分的忌惮蒯晓敏、文英和干蓉蓉他们了。

    因此,虽然大家心知肚明的,但是在办公室里说起来邵兆龙,大家也都跟着一唱一和的,道着邵兆龙的怎样的不堪,这些在语文组里是特别突出现象,而数学组还好。毕竟数学组里,萧文斌、孟雪他们可并非也那么素质低劣。

    但是易子敛可算是抓到了机会啦,他可是被邵兆龙给打过的,因此最近,他也经常来到语文组,添油加醋的不停说道。

    易子敛的这反应,得到了干蓉蓉、蒯晓敏的赏识,更是得到了文英的高度赞赏和高度的评价。

    文英就当众说道:“要是这些男教师们都像是易老师这么为人做事的,那这个世界上,可就没有坏人了。”

    易子敛连忙的摆手不敢当。

    文英继续着:“要是哪个女孩子能找到易老师这样的老公,那这辈子,可就享受了。哎,哪个女孩子能有这样的福气啊……哎对了,易老师,你这有女朋友了吗?”

    易子敛连忙的道:“没……没有啊。我哪有那个时间。”

    文英:“是啊,在这学校里上班,是够栓人的。你们这些年轻人,正是恋爱的时候,却都把青春浪费在了这里,找不到对象,学校是要对你们负责的对不对啊。”

    一片笑声……

    只是那些年轻点的女教师们,笑的十分腼腆,其中笑的最腼腆的便是吴佳佳了。

    二十二岁的吴佳佳,脸蛋上面也是十分过得去的,只是那身材,就只能用魔鬼般的身材来形容了,绝对是一大亮点。就凭着这身材,吴佳佳也是极为在众生中脱颖而出的佳人了。

    体育老师全校就她一个,当然不可能有单独的办公室了,吴佳佳就在语文组里安置了个办公桌。

    吴佳佳个性豪爽,有一说一,只要占理,什么事情她都会争执下去,而就是这样的个性,直来直去的没有心眼,很多老师都成了她的好朋友,和易子敛、萧文斌这样的男老师也是称兄道弟的。

    萧文斌和易子敛对吴佳佳的评价也是极高的,和她相处,不要留什么心眼,没有任何的负担。

    也正是因此,吴佳佳在办公室里,人缘好,又挺仗义的,爱助人为乐,又不怕辛苦的常常主动打扫卫生,有个性有原则,因此连蒯晓敏她们也是不敢轻易招惹吴佳佳的。别说是蒯晓敏了,就是董事长司徒林,只要吴佳佳占理,都能让司徒林颜面扫地。这样的人,司徒林也是没有办法的。而且,吴佳佳还是个女人,司徒林便更是没有法子了,但是司徒林也知道,吴佳佳是个好老师。

    文英,一直是想拉拢吴佳佳的。

    原本蒯晓敏、干蓉蓉她们对吴佳佳还很不屑,但是昨晚吴佳佳的表现,让蒯晓敏服了,那么多人,吴佳佳在邵兆龙盛怒之下,居然敢挺身而出的保护自己,这份仗义,蒯晓敏是被镇服了。

    当文英说道要给易子敛介绍对象的时候,吴佳佳的反应是不正常的了。吴佳佳居然那么腼腆起来,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文英岂能看不出来?

    ……

    邵兆龙朝着办公室走去,郝甜甜迎了上来。

    “他们都在聊着,氛围很和谐,你就别过去了。”郝甜甜开口便道。

    邵兆龙一愣……

    “呦!照你这么说,我以后还没地方办公了?”邵兆龙那个憋屈。

    郝甜甜:“这还不是你自己自找的。”

    邵兆龙:“郝甜甜,我敢对天发誓,昨晚我就是彻彻底底被他们给陷害的!”

    “如果你自我检点些,谁能害你?”郝甜甜道。

    闻言之下,邵兆龙一时无语了。

    郝甜甜:“自己笨,那就怨不了别人了。”

    啊!难道?

    “这么说,你相信我了?”邵兆龙问道。

    郝甜甜:“我相不相信你有什么意思,孟雪相信了你才好。”

    孟雪?

    这可是心头暂且永远的痛了。

    邵兆龙突然的心中一阵撕裂之后,永远的痛便没了。

    邵兆龙一时之间,居然说道:“孟雪这样的女孩子,我确实是高攀不起。”

    郝甜甜看向邵兆龙。

    邵兆龙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失言啦,于是,邵兆龙找补的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一个挑子两头热才行。我现在也不傻了,追什么追,感情又不是可以抢来的,勉强的爱情,都是悲剧的开始。”

    “呵呵……你有长进啊。”郝甜甜笑的好甜。

    邵兆龙:“我现在找准了自己的目标了,我要找,就找个我喜欢,但是她也喜欢我的,最好是那种看起来舒服,想起来温暖,甜甜美美的女孩。”

    郝甜甜:“祝你幸福。”

    邵兆龙:“她……就是你。”

    镜头拉起……在这操场上,邵兆龙和郝甜甜站在操场的中心点附近,四周孩子们跑来跑去……而此情此景中,邵兆龙和郝甜甜几乎是完全的沉溺在他们的世界里了。

    “我终于发现,我喜欢的女孩子,其实是你。”邵兆龙说道。

    郝甜甜:“你……发烧了?”

    邵兆龙:“你才是我的女神!”

    郝甜甜:“邵兆龙,你真的需要看医生的了。”

    邵兆龙:“我一定要把你追到手,不过……就算这次我又看错了人,我也认了。但是我敢肯定,这次我绝对没有看错人!”

    “疯了疯了……”郝甜甜快步的离去了。

    邵兆龙看向郝甜甜的背影,不知不觉的居然笑了起来。

    这种十分有把握而又十分舒服的感觉,这,才是爱情的开始吧?

    在郝甜甜面前,邵兆龙几乎是全盘的控制着,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而且,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和郝甜甜其实早就开始了的感觉,而邵兆龙明明的就知道,无论自己怎样,郝甜甜都不会生气和反目的,那么这样的缘故便只有一个了:那就是郝甜甜喜欢自己。

    对了!找,一定要找一个喜欢自己的另一半才好!

    邵兆龙暗自的“耶”了一声,自己对自己道:“加油!”

    突然,邵兆龙有了一种害怕的感觉……

    如果这些都是自己的妄想,而郝甜甜只是对谁都这样的话,那么,自己是不是又要……

    认真的话,就要输了!经验告诉邵兆龙,不能害怕,狭路相逢勇者胜嘛!对待爱情,也是一样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