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第207章 美人毒计

    学校的东面是宿舍、食堂和锅炉房,锅炉房在拐角。

    锅炉房拐角的南面,便是澡堂子。不大,紧挨着几间做了仓库的房子。

    转过来,面朝西的靠近大门的地方,便是门岗室,灯还亮着。

    李宗政、王缑亢和张军三人喝着李宗政自掏腰包买来的一瓶不错的白酒,桌上的吃食,是张军免费提供的了。

    凭着王缑亢对李宗政的了解,这老小子绝不会轻易出血,今晚这又是买烟散,又是请喝酒的,八成是又要使出来什么坏水吧。

    王缑亢可是一直警觉着,越喝头脑越是要保持清醒。

    ……

    “去吧,再不去,美人儿可就等急了!”干蓉蓉劝说道。

    邵兆龙一时愣住,实在是无法相信。

    “算了,我去。”干蓉蓉一把夺过邵兆龙手中要带给蒯晓敏的内衣。

    “我去,我去还不行嘛。”邵兆龙岂能让这煮熟的鸭子飞了啊!

    这个时候,是个正常的男人,八成都是在用下半身思考问题了。

    ……

    看着邵兆龙离去的背影,干蓉蓉从自己的枕头下掏出来一包女士香烟,打火机打着了火,干蓉蓉却先把那张纸条给点燃了,然后,对着了香烟。

    ……

    轻手捏脚的走下寝室楼,对面隐隐的从门岗室里透出来一些灯光。

    门岗照面的是南面,而澡堂子面朝北,正是此时邵兆龙走过去的方向。

    十分的紧张!紧张到了十分。

    邵兆龙没有敢发出来一点声音。

    一个跨步,邵兆龙闪入了澡堂。

    学校果然兑现了承诺,不错,还真是二十四小时的供应热水,因此,往往都是学生们集体洗完澡后,教师们才过来洗澡,也不耽误。不过都这么晚了还有洗澡的,很少很少。

    也是,人家是有预谋的嘛,那不是要跟自己来个鸳鸯戏水嘛……邵兆龙的心,都到了嗓子眼了。

    淋浴的水还流着,噼里啪啦的水拍打在地板上的瓷砖上,发出很脆的声音,十分的动听啊!

    浴池里面散发出来的热气,如同迷烟一般,又让人如同置身于仙境。

    邵兆龙还闻到了非常的香味儿……

    那是女性身上的体香!绝对是!

    冰清玉洁啊!****的晓敏……晓敏就在里面。

    浴池和这屋外面放床铺的地方是没有门的,这很正常,只有一个布帘子,却都被学生给撕扯的光光了。只要身形一闪,就能看见那人间尤物的本质……

    蒯晓敏的确是绝对的人间尤物了!这点邵兆龙是肯定的。

    那么直扑扑的就在眼前的画面,那种雪白的肌体……

    那种让人要死了的画面,开始不断的在邵兆龙的脑海中浮现。

    “谁啊?谁呢?里面没人,进来吧。”蒯晓敏这是在放出讯号?

    可不就是,里面没有人,那是没有别人,只她一个人而已的意思嘛!

    来了,我来了!

    这里……打住,此时只要邵兆龙稍微的冷静一下,这个“美人计”的设置部署还是漏洞百出的。

    首先便是蒯晓敏说过,干蓉蓉是从来不在学校过夜的,怎么今天就在学校过夜了?而且,干蓉蓉是有汽车的,她做嘛非要在学校洗澡?这可不是干蓉蓉的作风,一向,对于学校的澡堂子,干蓉蓉都十分的觉得恶心的哦。

    二是蒯晓敏怎么就突然这么开放了起来?只凭这一点,前前后后,蒯晓敏的性情也是变化太大了吧?而邵兆龙居然一点都没有觉察出来……

    此时还有一个人,等待着……等待着。她在寝室里竖着耳朵倾听着……文英,李宗政他们其实都是在等待着。

    文英连衣服都没有脱,甚至连床都没有上,她寝室的门都虚掩着,只要一声尖叫,文英甚至都可以从二楼直接就蹦了下来啊!

    ……

    手里紧紧拿着蒯晓敏内衣的邵兆龙,手心里出的汗,把内衣都捂潮湿了。

    来吧!

    邵兆龙猛然的一个冲入,闯过那没有任何遮挡物的空门……眼前,果然是雪白……

    而邵兆龙却完全的没有发现,那雪白的——确是围在蒯晓敏身上的浴巾。

    突然的闪入,但是还没有等邵兆龙适应了这浴池里面的空气、环境的时候,突然一声嘹亮的尖叫,便响了起来……

    “是我!我是邵兆龙啊!”邵兆龙急的直跺脚。

    ……

    “兄弟啊!其实老哥我早就想好了,想找个机会跟你们说一下,那次……唉!那次……那次会议上闹腾的,其实都是邵兆龙他自己的意思,邵兆龙这小子,不老实,结果导致了我们之间产生了这么大的误会。”李宗政抽了一口烟,说道。

    “邵兆龙……他也有这胆子!他才来多久,如果说后面没有人给他撑腰的话,就凭他邵兆龙,他敢吗?恐怕这里面是大有文章的吧!”王缑亢手摸着酒杯(一次性茶杯)说道。

    李宗政:“你小看了邵兆龙了。邵兆龙这小子,胆子肥着呢!你我不知道他听不听,反正平时我要是喊他做点什么事,门口没有。”

    这话,让王缑亢想起来了下午自己喊邵兆龙时的那情形,邵兆龙眼里哪有他这个王主任,根本就是对他王缑亢不屑一顾。

    想到这里,王缑亢忽然的觉得,是不是李宗政说的有点道理啊。难道真是邵兆龙自作主张的想要巴结李宗政而已?

    其实如果这么想,也是能想通的,毕竟李宗政是教导主任,而关键的一点,李宗政可是手上握有顶课大权啊。他李宗政乐意了,让谁顶课,谁不就顶了,这样的好事,哪个老师不想要?

    “上个月,你可算是给了邵兆龙不少好处啊。让他顶了那么多课,你也捞的脑满肠肥了吧。”王缑亢笑道。

    李宗政:“恰恰相反,我可什么都没有得到……算了,不提他了。反正我们都应该反省一下才是。我们都是学校的领导,要做出表率来才是。来,我来敬二位一杯。”

    张军只是听着,不住的点点头,表示自己还在听。表示自己很赞同某些话。突然听到李宗政要敬酒了,他又连忙的把酒杯端了起来。

    王缑亢心想,不喝白不喝,也是在碍于了董事长外甥张军在这里,王缑亢只好把酒杯端了起来,只是王缑亢只和张军碰了碰,三人闷下。

    放下酒杯,王缑亢冷笑道:“上个月你光让邵兆龙顶课就让他白得了近一千块钱,你还能没有一点好处?哄傻子玩呢?我说老李啊,你要是这么来,咱们这酒,可就喝的没意思了,我看就此打住吧。”

    说着,王缑亢便起身要走人了。

    而李宗政岂能这个时候让他走人?这时间可还没有到呢。这个时候让王缑亢走人的话,自己这又是买烟又是买酒的钱,可真就是打了水漂了!

    李宗政一把拉住了王缑亢,连声的道:“坐坐坐,你怎么那么性急啊,听我慢慢说好不好。”

    张军是拿了人家的手短,喝了人家的嘴短,再说了,自己身为董事长的大外甥,这“将相和”的好事,自己也是要帮一把的,这样学校就好,才有长足的发展嘛。只要学校不倒,自己这小店就不会倒,而这小店的利润是庞然巨大的啊!

    在张军的劝慰下,王缑亢只好又坐了下来。

    李宗政说道:“小王啊,你可不知道,邵兆龙那小子阴鸷呢!别说上个月他一点好处都没给我了,这领了工资了,按说欠人家干蓉蓉的医药费总该给还上了吧,结果,还是我替他先垫付了。你说这小子是个什么种!”

    “你替他垫付了医药费?哈哈……”王缑亢笑了起来。

    “不信?”

    王缑亢只是笑着。

    李宗政:“不信你去问问干蓉蓉是不是!”

    “哦?这么说是真的了?”王缑亢有点不可思议了。

    李宗政:“可不是!而且,原先邵兆龙是答应了等干蓉蓉出院后他摆一场酒的,可是也不了了之了。你说这小子,什么玩意!”

    张军:“人无信不立,邵老师是有点过分了啊。”

    王缑亢:“嗯……”

    王缑亢有点相信了,刚才李宗政说的这些事情,也是确有其事的,这个王缑亢也是知道的,邵兆龙确实是后来没有请他们吃过饭喝过酒。

    看来,这邵兆龙现在是遭李宗政记恨了啊!

    或许,他们之间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了啊。

    想到这里,王缑亢的眼珠子一转,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别的……

    所谓言多必失,今晚,李宗政说多了,又是喝了些酒,没有把持住。

    现在,李宗政看着王缑亢的表情,突然发觉,自己是不是说的有点多了啊。

    正当李宗政想着怎么找补的时候,突然一声尖叫传来……

    这才是要办的正事!

    此事不容得李宗政多加犹豫,毕竟李宗政知道,蒯晓敏可是光着身子呢!而此时此刻,站在蒯晓敏面前的,可是一个大男人啊!

    突然的起身,几乎是尖叫声刚刚的响起来的同时,李宗政就猛然一下站了起来了,那摆满了酒和食物的小茶几也被撞翻了……

    但是,李宗政可是没有时间去把茶几给扶起来了。

    “澡堂子!”李宗政叫道。

    话音刚落,李宗政便冲了出去……

    只是互视了一眼,王缑亢和张军也随着冲了出去。

    ……

    文英冲出来的时候,居然赶上了她寝室前面住着干蓉蓉,干蓉蓉居然还慢悠悠的走着……文英冲在了干蓉蓉的前面去了。

    干蓉蓉冷哼一声,暗付道:跑那么快去投胎啊!蒯晓敏可不希望你们去那么快的哦。

    ……

    这一声尖叫,不但是惊动了早已事先准备好了的李宗政、文英他们,更是也惊动了整个的学校。

    看来,蒯晓敏为了这招“美人计”真是豁出去了啊!

    也是,除了干蓉蓉给了蒯晓敏的一千五百块钱之后,干蓉蓉随后就想到了这个计策,并且,干蓉蓉干脆,连那一千五百块钱都给了蒯晓敏,只要能出了心口的这一股子恶气,哪怕就是再花上一些,也值了。

    不错,这恶毒的点子,可是干蓉蓉想出来的,不过,这周密的部署和计划的一步步的实施,却还要依赖了李宗政和文英这对人儿。

    而且为了让蒯晓敏冒着“露点”、“失身”的危险来实施这个“美人计”,李宗政还誓言旦旦的保证,以后凡是有空堂的,只要蒯晓敏没课,都是她的。

    文英也表示都让给蒯晓敏。

    蒯晓敏其实本就无所谓,既然还有这么多甜头,傻子啊不干?

    再说了,蒯晓敏对邵兆龙也是心怀恶恨的!究其原因,倒是很简单。你邵兆龙什么人,可你却为什么就是拿我蒯晓敏不存在?而是舔着脸去套孟雪的近乎,孟雪有比我蒯晓敏强什么了!

    就凭这,蒯晓敏连杀了邵兆龙的心都有了。

    ……

    邵兆龙已然是“自报了家门”,说出来了自己是谁,可是蒯晓敏居然视而不见的继续尖叫着,这下子,邵兆龙可傻眼了。

    本能的反应,邵兆龙一下子冲了过去……蒯晓敏还真是被吓住了。怎么着,这邵兆龙来真格的啦?啊!救命啊!

    邵兆龙一把捂住了蒯晓敏的手,叫道:“是我晓敏,晓敏!我是邵兆龙啊!”

    蒯晓敏看向邵兆龙,眼神中的恐惧是显而易见的。如果蒯晓敏真是期待着邵兆龙来和自己“云雨戏水”的,如何会有如此反应呢?

    邵兆龙突然感觉哪里不对了。

    但是,又实在是说不出话来哪里不对。

    蒯晓敏停止了呼叫。邵兆龙慢慢的把手放了下来,而此时此刻,邵兆龙突然发觉,蒯晓敏怎么是身上围着了浴巾的?刚才她不是还在淋浴吗?这么快就围上了浴巾?除非……除非是在自己进来浴池之前,蒯晓敏就已经围好了浴巾。

    不过也是,来了人,围上浴巾是对的啊,总不能真的赤身裸体的相见?

    可是又不对了……蒯晓敏让自己来干嘛的啊?围了浴巾?再脱了?这分明就是脱了裤子放屁嘛……或者,人家要的是个情调呢?但是要情调的话,干嘛不去外面的酒店,而要在这里?

    想来想去,似乎哪里都是问题了,而似乎,哪里又都很合情合理的。

    淋浴早就关了,所以蒯晓敏的浴巾没有湿透,而自己刚进来的时候,蒯晓敏是正在淋浴的,就这么快好了?对了,人家是怕自己的衣服被淋湿啊!这么想就对了。可是……或者还有另一层意思,关了淋浴,呼救声更大了……

    紧接着,蒯晓敏也发觉了邵兆龙的异样……

    就在邵兆龙猛然看向蒯晓敏,刚要开口的时候,突然脚步声杂乱而冲忙的想起来……

    “救命啊!畜生!禽兽!放开我!救命啊……”蒯晓敏再次尖叫了起来。

    而邵兆龙这次还没有来得及捂住蒯晓敏的手,盛怒之下的张军已然是扑了过来。

    张军比李宗政和王缑亢更加年轻,也更加的反应灵敏多了,他一把揪住了邵兆龙的头发,嘴里吼道:“你给我撒手!畜生,你给我放开她!”

    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张军就把邵兆龙给脱了过去,接着便是一拳接着一拳的砸了过去。

    李宗政也上去踢了一脚。

    王缑亢本能的也上去对着邵兆龙群殴了起来……

    这里文英赶到,一下子便冲着邵兆龙大骂道:“你这个畜生啊!你怎么能做出来这种丧良心的无耻的事情啊!你怎么能做出来这种伤天害理的禽兽不如的事情呢!”

    蒯晓敏扑倒在文英怀里,呜呜的哭个不停。

    “****丫的!”张军的出手很重。

    “骂了隔壁!我让你逞凶!”干蓉蓉不知道从哪里也冒了出来了,她也上来撕扯着邵兆龙起来。

    邵兆龙此时,被张军一拳个砸在太阳穴上,一阵的晃荡之后,邵兆龙已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眼角的一瞟,那光打雷不下雨的蒯晓敏,正假哭着往自己这里看着呢。

    ……

    收起眼角的余光……

    邵兆龙突然发现一个东西朝着自己的眼睛过来了,邵兆龙本能的一闪,不想张军的这一拳,这次却打在了王缑亢的脸上。

    王缑亢踉跄着往后退着……加上浴池里的瓷砖带水很滑……王缑亢找了各种原因之后,终于是心安理得的跌倒在地。

    不过,这一拳的分量可以看出来,张军下了多大的死力气啊。

    看来,张军这小子对蒯晓敏啊……

    而就当张军打到了王缑亢的脸上,一个愣神的时候,邵兆龙突然的一拳,开始反击了。

    邵兆龙可不能再傻下去了,他告诫自己,拼命算了!可以死,但是绝不能这样窝囊的被打死了!

    张军可没有料到邵兆龙居然敢还手,而邵兆龙的这一拳的力量,也是张军万万没想到的啊!

    不想张军居然被一拳就砸倒在了旁边的浴池里。

    池子里的水不多了,张军跌倒下去,虽然没有可能被“淹死”,却也一头磕在了池子里的瓷砖上,张军一阵头闷,却也没有磕破头。

    如果张军这一下要是流血了的话,邵兆龙可就又多了一个罪孽了。

    “佛山无影脚!”邵兆龙心中暗念一声,只一脚,那先前曾被邵兆龙踹过的干蓉蓉,这次,再次被邵兆龙一脚给踹中了,干蓉蓉也是再一次的飞了出去……

    “砰!”地一声,干蓉蓉正巧是跌落在文英和蒯晓敏的身上,三人滚抱成一团的跌倒在地。蒯晓敏声上的浴巾,脱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