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第204章 算你狠

    终于发工资了。

    第二天便是假日。一连三天。

    蒯晓敏、李宗政、干蓉蓉、文英……似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且看邵兆龙如何做事。

    李宗政为了邵兆龙的这顿酒,头发又是掉了不少,等啊等的……

    而发了工资的当天晚上,邵兆龙便就忍不住的邀约孟雪出来KTV了一把。

    只有他们俩人在歌吧尽情的歌唱着,邵兆龙要了不少啤酒。

    当然,还有果食和饮料等等。

    玩的很开心,而整晚,邵兆龙都是非常的中规中矩,没有一点越轨的行为显露。

    九点多的时候,邵兆龙和孟雪离开了歌吧城,孟雪提议走走,散散酒气和消化消化食物。

    吃了不少了,孟雪也喝了点啤酒,脸蛋红扑扑的孟雪,心情十分的清爽。邵兆龙的心情更是无法言喻的痛快和畅快淋漓。

    孟雪手背在身后,迈着她的小猫步伐,在路边的行人道上走着。

    邵兆龙开言道:“孟雪。”

    “嗯?”孟雪的柔声细语,让邵兆龙感觉,他们分明是恋爱了吧。

    “我……”邵兆龙欲言又止。

    孟雪笑着嘀咕道:“傻样!”

    邵兆龙只当没有听见,这种甜言蜜语,让邵兆龙受宠若惊。

    梦中才有的情景,就这么着的在活生生的现实中出现了,邵兆龙偷偷地掐了一把自己身上的肉,疼……

    “明天我想约你去公园玩,行吗?”邵兆龙直说道。

    就是嘛,这才是你那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有话直说便是了——孟雪暗付着。

    “好啊。”孟雪应道。

    “好……啊。”这,这是答应了吗——邵兆龙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怎么自己现在有求必应啦?孟雪发烧了吗?

    孟雪发现邵兆龙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种不可思议的可爱感觉,让孟雪忍不住的“噗嗤”一笑,道:“怎么啦?”

    邵兆龙:“明天我们去公园玩,你答应了?”

    孟雪:“你后悔啦?”

    邵兆龙:“啊?不……不不不是,什么我后悔啦?”

    孟雪:“今晚花了不少钱吧?”

    邵兆龙嘿嘿地一笑,说道:“一般般,一点小钱而已,你知道我这个月开了多少钱吗?”

    孟雪果然好奇地看向邵兆龙。

    其实那些工资都是写在册子上的,不过孟雪领工资的时候,并没有注意到邵兆龙开了多少钱。此时听邵兆龙这么一说,孟雪便十分的好奇了起来。

    “四千!”邵兆龙笑道。

    “啊!”孟雪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邵兆龙。

    邵兆龙嘿嘿一笑,道:“我这个月可是顶了不少课时的钱呢。”

    孟雪:“李主任对你可真是另眼相爱啊。”

    邵兆龙嘀咕了一句:“他可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你以为他就那么好?这老小子,可是个雁过拔毛的主呢。”

    孟雪:“哦?那你怎么把他伺候的舒服了?哦对了……听说你打算请他们吃饭呢?”

    邵兆龙闻言之下,嘿嘿地笑了起来,并把他允诺了李宗政他们的事情原委都给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完,孟雪诧异地看向邵兆龙,声音已然有些颤栗了:“三千块钱的医药费用加上一顿饭,我看四千都打不住呢。再说了,现在吃一顿饭好贵的。就别说李宗政了,就是文英、蒯晓敏和干蓉蓉他们哪个不比李宗政能喝?邵兆龙,你惨啦!”

    邵兆龙嘿嘿笑道:“是啊,而且我都允他们近半个月了,这回头要是真请了,那一顿饭你信不信能吃死我!”

    “扑哧”地一笑,而孟雪的眉头却还是拧成了疙瘩。

    “邵兆龙,你怎么可以允诺他们这些呢,就算三千块的医药费,你给也就给了,何必在允他们一顿饭呢。这一顿饭,肯定能吃的超过三千。”

    邵兆龙:“是啊。”

    孟雪:“看来,你这一月四千块的工资还不够呢。今晚花了多少,咱们AA制吧。”

    说着,孟雪便要去掏包包……

    “孟雪。”邵兆龙道。

    孟雪看向邵兆龙。

    “傻丫头!”邵兆龙想用手点孟雪的头,却还是没有做出来。

    “你才傻呢!”孟雪道。

    邵兆龙:“真正傻的可是李宗政他们,想从我身上开刀,姥姥!”

    孟雪:“你?”

    邵兆龙:“我有那钱给他们花?那我可就真的傻了,傻透了咯。”

    孟雪:“可是你……你这样,李宗政还能饶得了你?他以后恐怕总是要给你小鞋穿了。”

    邵兆龙哈哈笑了起来,那种自信和满满的全局把握的大气,让孟雪的心情,又开始好了起来。

    “放心吧,李宗政根本就不值一提,小角色而已。”邵兆龙言道。

    “可人家毕竟是教导主任呢。”孟雪还是有点担心。

    邵兆龙:“他能有董事长大?”

    孟雪的眼睛睁的圆圆的,好可爱的样子,让邵兆龙差点被迷昏了过去。

    “放心吧。我邵兆龙谁是!”邵兆龙豪气盖天的说道。

    孟雪:“你小心别玩砸了。”

    邵兆龙:“行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对了,那我们讲定了,明天去市里的公园啦?”

    孟雪看向邵兆龙。

    邵兆龙有点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件事跟孟雪说,但是既然都说了出来,邵兆龙知道,不把孟雪心里的疙瘩解开,明天就算孟雪去,也是玩的不能尽兴了。

    于是,邵兆龙说道:“好吧,我告诉你,其实我有李宗政他们一伙人的把柄。所以,到头来,他们不但不会拿我怎么样,还要小心的伺候我,经此一番,李宗政他们更加不能小看了我,他们会知道,我可不好惹。”

    孟雪果然来了精神:“什么把柄?”

    邵兆龙:“还记得那晚吗,岳强事件……”

    孟雪点了点头。

    邵兆龙:“我单独呵斥过岳强,当时我是气急了,打的比较狠,后来岳强把什么事情都说了,说到最后,岳强还说了一件事。”

    孟雪知道,这件事肯定是大事件了,孟雪屏住了呼吸。

    邵兆龙:“李宗政曾让岳强给他带过信——一封情书。”

    孟雪停住了脚步。

    邵兆龙:“李宗政给何佳丽写过情书。”

    孟雪差点没有吐出血来……

    邵兆龙:“李宗政把岳强给开除了,岳强就什么都说了出来。”

    孟雪:“那封信……”

    邵兆龙:“早被李宗政给烧了。可能递信的那晚,李宗政喝多了吧,第二天李宗政就立刻让岳强把那封信给要了回来,不过,这个事情,可是真实发生了的。而我,已经给岳强录了音。还有何佳丽,我也问过了,也录了音。”

    孟雪听着邵兆龙得意洋洋的话语,不知怎么的了,孟雪陷入了惊恐、慌张还有无限的愁苦之中,一种莫名的忐忑和不由自主的不安,让孟雪感到十分的心闷。

    邵兆龙侃侃而谈的说完,自以为孟雪这下子总该放心了吧,不想,孟雪突然的脱口而出道:“邵老师,我突然想起来了,明天我还有事。”

    啊?邵兆龙连忙道:“那后天,后天我们去公园?”

    孟雪突然加快了脚步,说道:“以后再说吧,好吗。”

    邵兆龙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孟雪突然拦了一辆出租车,上了车,邵兆龙也只好跟着上去了。

    车内的气氛,已不容许邵兆龙再说什么,孟雪眉头紧蹙着,把头靠向车窗,手按在头上,很痛苦的样子。

    “不舒服?”邵兆龙关切的问道。

    “嗯。好难受。可能是受了风。”孟雪应道。

    邵兆龙:“哦。”

    “老板,去哪?”司机问道。

    “蓓蕾小学。”邵兆龙应道着的同时,先把钱付了。

    ……

    今天休息,李宗政并没有回家,他还是呆在学校里。

    今天早上文英走之前,曾笑着对李宗政说道:“你就别指望邵兆龙的那一顿酒了,等回来的时候,还是我给你带两瓶吧。我们都被邵兆龙那小子给耍了。”

    当时,李宗政还是没有死心。

    李宗政还记得当时自己回复道:“你真的要走?那回头我给你电话吧,不行让邵兆龙去街上找家酒店也行,离你家近点的。”

    文英瘪了瘪嘴,离去。

    现在回想起来,李宗政丑的老脸开始挂不住了,虽然此时屋里就他一个人,他还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叮铃铃……”手机铃声响起来。

    李宗政看了看来电显示,都也没有看清楚谁的号码,李宗政丑的自己泪眼盈眶的。

    “喂……”李宗政接听道。

    “李主任,邵兆龙那小子到底怎么讲,这工资都发下来了,他还请不请?不请客总要把我的医药费给我吧?这算怎么一回事了!”

    对面传来了干蓉蓉恼羞成怒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李宗政有气无力的说道。

    “什么怎么回事,你怎么不知道了?你这个月让他邵兆龙顶了多少节课了,你心里什么不清楚,你到底怎么想的?是不是人家都是瞎子?人家都是傻子?那三千块钱邵兆龙有没有拿出来……”

    咦!这话说的,李宗政突然的也吼了起来:“干蓉蓉,你说话别口无遮拦行不行,你这话说的什么意思?”

    干蓉蓉:“什么意思你心里清楚。”

    李宗政:“我怎么清楚了我?”

    干蓉蓉:“这年头谁也不是傻子!”

    撂下了这句话后,干蓉蓉把手机给挂了。

    李宗政颓废地坐在了椅子上,这干蓉蓉的意思已然是说的够明白了,这话的意思不就是说自己贪了邵兆龙应该给干蓉蓉的三千块医药费嘛……

    李宗政立刻给邵兆龙拨了一个电话。

    ……

    邵兆龙能去哪里?当然了,邵兆龙也是在学校里的。不管是上学的时候还是放假的时候,邵兆龙都只能住在学校里,难道让邵兆龙出去找间房子租赁下来?疯了啊?有钱没处使啦?

    邵兆龙此时刚从厕所里出来,悠哉悠哉的走着。突然的,手机响了起来,一见是李宗政的电话,邵兆龙二话不说,立刻接听了。

    因为邵兆龙知道,李宗政就在学校,这可是必须要接听的,因为邵兆龙可不想见他李宗政。

    “喂……邵兆龙吗?喂?喂……”李宗政问道。

    邵兆龙躲在角落里,装腔作势的道:“喂……李主任吗?喂?信号不好。能听得见吗?”

    李宗政:“你在哪?”

    邵兆龙:“我在外面办事呢。”

    办事?李宗政心想,莫不是邵兆龙在找饭店?

    随即,邵兆龙挂了电话,再打,不通了。

    李宗政还是抱着希望的在想,该不是邵兆龙去找饭店了吧?等等吧,等中午看看邵兆龙来不来电话。

    ……

    邵兆龙去了女生寝室,才知道孟雪回家去了。

    邵兆龙突然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邵兆龙来到自己的寝室,睡了下去。

    孟雪,昨晚……昨晚,孟雪怎么突然的……好像发生了什么吧?

    邵兆龙突然的一下坐了起来,糟糕!言多必失!自己说错话了!

    肯定是了。

    邵兆龙突然的明白了什么。

    赶紧的,邵兆龙给孟雪发了一条短信:对于给岳强录音的事情,是迫于形势和事情的不同。你可能不知道,我是个农村出来的,我家里的穷困,是你所想象不到的。我不想再回农村老家去了。

    因此我要保住我的工作。但是,我也不是为了保住这份工作就不择手段什么都不顾了的。我也是针对人的,像是李宗政那样的人,我用什么手段都是可以的,我觉得这是应该的。

    别看我和萧文斌两个不对付,但是我对萧文斌,绝不会用那种卑劣的手段。

    其实,我真的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如果你真的就此以为我是个阴险的小人而不耻和我交往了的话,那……我认了!孟雪,我爱你!我有权爱你,但是我没有权力让你也爱我。所以,不管你对我怎样,我都会一如既往的爱你。

    放心,我不会打扰你正常生活,我却永远默默的保护你。

    或许,这都是命吧。其实想想,也是正常的,毕竟,这都像是做了梦一样的感觉。是梦的话,就会醒,只是我醒来的早点吧。

    不过,庆幸我的梦中有你——邵兆龙

    ……

    邵兆龙躺倒在床上,哭了起来。

    半晌之后,孟雪发来了一条短信:邵老师,不要多想,我们还是好同事。你的友情,让我温暖。

    ……

    丫丫的!这还没有开始呢……就失恋啦!我靠!

    邵兆龙蒙头大哭起来。

    ……

    说道萧文斌,他此时正甜蜜的不行了。

    刘雅倩回家后……家,当然指的是康梦晴和她的家了。

    康梦晴中午带雅倩出来吃饭,逛街,恰巧的就碰上了萧文斌。这也是萧文斌故意制造的了。

    而不同于邵兆龙的是,萧文斌可从来不把什么事情都告诉刘雅倩,能不说,能不需要的就不说。这才是成熟男人的标志嘛。

    “恰巧”的碰面之后,刘雅倩很是热情的上来招呼着。

    萧文斌假装还没有认出来一般。因为逛街的时候,刘雅倩是戴着口罩的。

    刘雅倩去了口罩,萧文斌立刻显得十分激动的上前,热情异常的招呼起来。

    而康梦晴走过来,也是十分逼真的问道:“这位是?”

    刘雅倩:“萧文斌,我同事。”

    “你好。”萧文斌说道。

    “你好你好。”康梦晴主动的和萧文斌握了握手,握手的时候,康梦晴还来了一个小动作。萧文斌笑了起来。笑的很正常,也很意味深长。

    萧文斌听了刘雅倩的介绍说康梦晴是她的姐姐,监护人。萧文斌很是激动的就要请她们吃饭,还没有等刘雅倩礼貌性的要拒绝的时候,康梦晴却连忙道:“好啊。”

    刘雅倩看向康梦晴。

    这就很诡异了。

    康梦晴的工作关系的特殊性,是很少和陌生人接触的,而这次,康梦晴居然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看来,这个“姐姐”真是十分的给自己面子啊。

    刘雅倩心情好的没话说了,口罩都不戴了。

    三人去了一处很雅致的地方——“雅克风情”。

    一个最低消费二百元的包间里。

    就这雅倩都说贵了。

    同时,雅倩觉得康梦晴今天很奇怪,感觉她和萧文斌只是刚刚认识,却是像早就相识的老熟人了。

    ……

    在洗手间外,萧文斌和康梦晴单独的碰在了一起。

    “她喊你姐姐?”萧文斌问道。

    “有何不妥?”康梦晴一边洗手,一边道。

    萧文斌:“你的身份证上的年龄比她大?”

    康梦晴:“我们的工作中的身份证,都是改动过的,这是工作需要。我现在的身份,除了名字没有改变之外,其他的都变动了。因此,我有必要再和雅倩解释那么多吗?所以,她只有叫我姐姐了。再说了,身为监护人,她总是叫我妹妹,我就没有威信啦。”

    萧文斌:“你可算占了便宜啦。”

    康梦雪嘿嘿一笑:“不过,雅倩现在确实是很幼稚。”

    萧文斌:“那是,你失忆了之后,不定更加胎气呢。”

    康梦晴:“怎样?雅倩在那里工作的还算顺心吗?”

    萧文斌:“有我呢。”

    康梦晴叹了口气:“是啊,雅倩还有你,还有我,我呢……”

    萧文斌:“难道你不是还有我和雅倩呢?”

    康梦晴擦了擦手,先自走了过去。

    萧文斌便也跟着要走过去,突然康梦晴猛然一个转身,便就吻在了萧文斌的脸上。

    萧文斌刹那间的一个惊愕……呆立不动了。

    还有别的客人在走动,康梦晴已飘然离去,去了包间。

    萧文斌这时候才知道,原来康梦晴是爱着自己的。

    但是,萧文斌是不能接受康梦晴的了。

    以前或许还有可能,现在,是一点可能都不能有的了。

    雅倩,必须是自己的一切。

    这是萧文斌的一切。

    ……

    一直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邵兆龙都没有再给李宗政来电话,李宗政拍案而起,怒道:“邵兆龙……算你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