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第196章 私校斗记之中毒事件二

    救护车越来越多……

    各种小汽车也都开了来到“蓓蕾小学”私校。卫生局、教育局领导纷纷赶来,后厨当即被执法人员给封了。

    一桶桶的剩下的饭食被从后厨给拎了出来,带走。而照相机、手机,拍下了全部过程。

    只是幸亏的是,警车并没有到来。但是警察还是来了,只是便衣坐着别样式的车子来到而已。

    毕竟这里还是学校啊,不能把动静搞搞的太大了,就这,许多学生都被吓哭了……

    分管县领导去了医院。

    ……

    司徒林完全接纳了李宗政的建议,对,此时,该承担的责任都给承担下来,这才是明智之举,接下来是毫无保留的全力配合人家,倾其全力的把孩子看好了,只要不出人命,一切都还有转机。

    等这一晚过了,只要孩子们都能安然无恙的话,到时候,该打理的打理……

    在调查清楚了情况之后,当着校长郑建国的面,司徒林拍了拍李宗政的肩头,道:“学校暂且全权交给你了,我们去医院。”

    李宗政坚定的点了点头,道:“放心吧。不会再出事了。”

    一旁的王缑亢闻言,惭愧的无地自容了。

    便衣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是就夹在两边,也说明了问题,只是面子上,还是给足了司徒林。

    司徒林带着校长郑建国、生活部主任王缑亢出了校园,驱车去了医院。

    ……

    幸亏,万幸!孩子们都没有什么,只是轻微的中毒而已。而大多数学生,都是后来发生的心理作用,并没有中毒。

    知道了初步情况后,司徒林哭了。

    王缑亢当场就病倒在了医院。

    而郑建国,已然是“麻木不仁”了。

    ……

    所谓大义灭亲的是,人家问什么,司徒林就答什么,于是,负责买菜的张军,司徒林的外甥,被警察给带走了。

    只是仅仅过了一晚上,张军变被放回了学校,也只是仅仅过了一晚,第二天,学校的小卖部又照常开业了。

    此为后续。

    ……

    留校的学生们被紧急而有次序的送回了寝室,今晚,都不让学生洗脚洗脸了。直接按倒在床上就让睡觉,生活老师们几乎是彻夜不眠的看守着,虽然她们都不是情愿的,奈何非常时期嘛,再说了,彻夜无眠的人多了,自然也有李宗政。

    李宗政是下了死命令的,不准任何的生活老师睡觉,一旦发现异常,就赶紧通报他,他就坐在了校长室里,坐镇。

    ……

    教师们都扎堆的在寝室里聊着,一个个激动的很。

    ……

    “校长在吗?”

    随着一声谄媚的声音,邵兆龙溜进了校长室。

    看着邵兆龙这小子来了,李宗政笑开了颜,邵兆龙这小子挺机灵的,至少他来了,烟就少不了。果然,邵兆龙掏出烟来,看来是有备而来,他扯开了一包刚刚买来的十块钱的烟。

    “校长不在。”李宗政笑道。

    “谁说不在啊,您不是明明坐在这里嘛。”邵兆龙笑道。

    李宗政:“臭小子,你可别乱说我告诉你,你……”

    “不就是咱们私校聊着嘛,关起门来自家人说话,哪有那么多顾及啊,再说了,我可不是乱说,咱们教师队伍,可都全部认为,只有你当这个校长,学校才能正常发展。”邵兆龙言道。

    “滚犊子,越说越不像话了,人家郑建国可还没有死呢。”

    李宗政说完,邵兆龙就哈哈大笑了起来,李宗政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

    “你们笑的也太是时候了吧!”文英突然的出现在了门口。

    见是文英,邵兆龙原本吓的心都要跳了出来,此时,便更是笑的张狂起来。机敏乖巧的邵兆龙可也就知道了文英和李宗政的关系了。

    文英走进来,把门关上,走向李宗政,说道:“滚犊子,你还就稳坐钓鱼台了?”

    李宗政闻言,连忙是皮笑肉不笑的起身道:“来来来,这位置你坐。”

    不想文英果然是大大咧咧的就坐了上去。文英可比邵兆龙老城多了,她一进门就知道,邵兆龙应该是自己人了。

    虽然文英的集团里还有蒯晓敏、干蓉蓉,但是蒯晓敏和干蓉蓉算是集团内部的小集体,而文英却是和李宗政穿一条裤子的,现在文英的反应来看,算是把邵兆龙也套入了他们的那条裤子里了。

    文英从怀中掏出来一瓶酒……这下子,可把李宗政给吓坏了。

    “你早不拿出来,现在拿出来干什么?庆祝?”李宗政板着脸道。

    “多大的出息!”文英冲着李宗政就教训道:“你也就那么点出息了!就你这样,做校长?姥姥!”

    李宗政看了一眼邵兆龙,暗示文英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邵兆龙笑道:“喝点没事,董事长他们回来,恐怕明天是难了。”

    李宗政这才裂开了嘴笑道:“你小子够机灵的啊。”

    于是,李宗政、文英和邵兆龙开喝了起来。

    一次性的杯子有不少,三个足够,文英还带来了花生米、牛泡馍……如此等等的零食,这些东西,都是学校小店里的,一块钱一份,倒是便宜。

    ……

    “你知道吗?那会子李主任还让我给董事长打电话呢,倒是会想!我一个普通教师,又不是领导,凭什么我打?”干蓉蓉说道。

    蒯晓敏:“你理他干什么!不睬他就是了。”

    干蓉蓉:“可是文英居然也让我打,真是够阴毒的!这一对狗男女!”

    蒯晓敏:“哦,你也知道他们是一对狗男女啊?他们是一对,当然也是狗男女,不过,这狗男八成就要做校长了,你可别惹他们。我们和文英算是一条战线上的,关系怎么着也比外人强多了吧,至少文英和我们的感情要比王丽那****好吧?别把我们这感情给搞的不愉快了。”

    干蓉蓉:“我又没有直接顶撞他们。其实……我能怕他们?要不是为了你,我能这么忍气吞声?我还不是怕我被赶走了,你一个人形单影只的。”

    干蓉蓉的这话,其实也不是全假,干蓉蓉家大业大的,她可不怕没有了这份工作。不过,干蓉蓉要留在学校,可不是就为了她蒯晓敏,分明是干蓉蓉不忍离开萧文斌啊。

    蒯晓敏却一脸动容的拉着干蓉蓉的手,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说道:“好妹妹!我们永远都是最好的姐妹了!”

    干蓉蓉也是动情的抱住了蒯晓敏。两人在被窝里,相拥着。

    一会儿的功夫,干蓉蓉便打起来鼾声了,蒯晓敏只有忍耐!

    蒯晓敏可比干蓉蓉小啊,但是蒯晓敏就一直叫干蓉蓉妹妹,干蓉蓉可乐意了,还真就十分的矫情起来了。

    原本干蓉蓉是要回家睡觉的,但是她的车被司徒林征用了,干蓉蓉也是很大方的就答应了。现在的情势,干蓉蓉也知道什么时候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就凭这雪中送炭的相助,以后自己在学校里,还能怕谁。董事长司徒林能不记自己的这份人情?

    ……

    “大兄弟,有什么事情,你就尽管开口,大姐我有求必应。谁不知道我等于是个活菩萨。”本来是带酒来给老姘李宗政喝的,文英自己却喝高了。

    “文老师,瞧您说的,有什么事,你尽管吩咐,我邵兆龙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邵兆龙觉得,是不是文英有事要说。

    李宗政却吃着花生米,一直沉默着。

    “真的没有事情让大姐帮忙?”文英看着邵兆龙一字一句道。

    邵兆龙有点心虚了。

    文英:“孟雪……”

    邵兆龙突然把酒杯抡起来,敬向文英,立刻说道:“如果大姐能帮我搞定了,我邵兆龙就是你儿子了!我给你养老!”

    文英和李宗政都笑了起来。

    “你小子,终于吐口了吧。哈哈……”李宗政笑道。

    “搞定不搞定的,我可说不准,不过大姐给你带句话儿的能力,还是有的。”文英言道。

    “大姐你说吧,需要我做什么?”邵兆龙及时开口。

    文英看了一眼李宗政,却对邵兆龙说道:“我能有什么事情让你做的,我自己什么事情做不了?”

    李宗政抿嘴笑着。

    邵兆龙笑而不语了。

    文英却又开口道:“不过,大兄弟啊,在这学校里,你也应该知道了,那个校长郑建国,可真不是做校长的料,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要是郑建国有一点料,能出了今天这么大的事情?”

    邵兆龙:“所以,我自打来了之后,一直都认为只有李主任才能做这个校长,也只有李主任才能胜任。据我所知,这学校原本十分不堪的,听说都快要倒闭了,结果在李主任的带领下,教学质量是直线上升,才稳住了学校的根基。这学期的大发展,更是和李主任的付出密不可分的……”

    抿了一口小酒,邵兆龙继续道:“可是这下子,被彻底搞的不行了!李主任付出的血汗,就被这一下子给搞没了,这郑建国和王缑亢到底搞什么搞,董事长真是瞎了眼了。所以,我提议,我们教师应该联合上书,推举李主任做校长!”

    “别别别,小邵啊,你可别害我,这烂摊子,我可收拾不了。”李宗政说的很认真。

    而邵兆龙还是察觉了李宗政真正的心思。于是,邵兆龙开口道:“这烂摊子是已经够烂的了,所以也只有您才能收拾这烂摊子。换了二旁人,谁能有这能力?”

    李宗政连忙的摆手,却不再言语了。

    文英:“不过大兄弟这话也确实是实话,我们教师队伍这块,是没有问题的。关键是谁来跟董事长提这个事情啊。”

    闻言,邵兆龙有点沉默了。

    而文英却又继续道:“其实董事长也早就想换人了,只是一直找不到一个由头,现在由头也有了,只是差了一个台阶了。这鞭炮的引子,还是需要有人来点一点的。”

    邵兆龙完全听明白了,这就是拿我邵兆龙做炮灰使唤啊。不过,为了孟雪,邵兆龙似乎想豁出去了。

    文英察言观色的继续道:“接着这个机会,咱们来串联一下,趁着串联,我就能来联络你和孟雪经常见面,给你们制造各种机会。不过,你要以串联负责人的姿态出现,才显得有话说,不能冒冒然然的就和人家恋爱,感情嘛,是需要慢慢培养的,而女人……你大姐我是最了解的了,女人是需要长情的,在你们接触的过程中,说不定一个小感动,就彻底打动了女孩的心了。”

    邵兆龙确实是被忽悠住了。

    邵兆龙不得不佩服了……别说,这文英和李宗政确实是就有那种本事!明着让你知道前面是火坑,你还不得不跳。明着让你知道人家在拿你当刀使,你却心甘情愿……

    邵兆龙暗付着:高手啊!

    文英不再言语了,她和李宗政都在给邵兆龙时间考虑,而一切,都是在文英和李宗政的掌控之中,答应是唯一而早已有了的,只是“答卷人”邵兆龙迟迟未“动笔”而已。

    但是,这个答案已然是没有了悬念。

    邵兆龙怎么想,最后都还是会答应的。很显然。邵兆龙答应了,好处是明摆着的,而等李宗政做了校长之后,怎么说自己也是“勤王护驾”的功臣。

    而就算邵兆龙不答应了,就凭人家那几手,也是能完成目标的,何况现在又是天赐良机。而邵兆龙若是不答应,人家就算是一万个意外的没有当成了校长,但是就凭着人家现在教导主任的身份,也让邵兆龙吃不了兜着走了。

    “文英大姐,李主任,这个事情,其实你们不说,我也会做的,就算你们不让我做,我也一定要办的,这事不是你们说的,完全就是我个人的意愿,我真的只是为了学校考虑,为了我们教师队伍考虑,为了孩子们的前程考虑,这个校长,我觉得,如果再让郑建国做下去,学校就彻底完蛋了。只有你李主任能力缆狂澜,扭转这个局面了。”

    邵兆龙的答案,当然是在文英和李宗政的预料之中了,但是这个“正确答案”却给的更加漂亮,比“标准答案”超出了许多的水平。

    闻言,文英岔开话题的说道:“大兄弟,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吧,孟雪是你的,一准跑不掉了!”

    邵兆龙激动中。

    ……

    司徒林给学校开始重新整顿了。寝室也都改了改,学生的寝室住的也不是那么挤了,而教师们更是一人一个寝室了。

    二十四小时的热水、澡堂的建立、伙食的彻底改善……

    这种大出血,确实是笼络了人心。

    ……

    这一大周开学后的第一个星期一。

    今天的会议,现场的气氛是十分凝固的。

    司徒林不是原来那种遇到事就心情不好,一脸的谁欠了他几百块钱的模样,此时的司徒林,面色憔悴,确实是被伤着了。

    司徒林的神态是失落的,那种感觉,像是谁现在要是给他一巴掌,他都不带恼怒的。

    ……

    今天的例会,王缑亢却意外的没有参加了。

    不过,这也是能说得通的,因为王缑亢毕竟是生活部的主任,而这是教师例会,并没有任何的生活老师参加。

    在司徒林的左右,只是坐着郑建国和李宗政了。

    ……

    郑建国先发言,他的发言除了自我检讨就是自我检讨。态度十分的诚恳。只是听了半天,傻子也都明白了,郑建国不过是在“打太极”,自我检讨了一大圈后,却没有提出一个对自己惩罚的字眼来。

    郑建国说完后,轮到李宗政开言了。李宗政开头也是一番自我检讨,但是李宗政的讲话,却有了一些解决办法在里面,并没有像是郑建国那样,只是虚无缥缈的讲话。

    李宗政道告诫教师们,要把这个事情平息了,家长要是来电话,或者过来,你们要妥善处理,大河有水,小河才能不干涸……

    李宗政讲完话,突然只听有人居然鼓起掌来……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谁是第一个鼓掌的,而就只见文英、邵兆龙、蒯晓敏和干蓉蓉等人都鼓掌了,随即,掌声彻底响起来……

    董事长司徒林瞟了一眼郑建国,郑建国的头,垂的更低了。

    ……

    掌声竟然持久不息了……看来这是要出故事了啊!司徒林也看出来了。

    只见在掌声诡异的长时间持久不息之下,郑建国站了起来,说道:“同事们,请安静,请安静,各位尊敬的老师,下面请大家安静安静,听董事长讲话。”

    “我想,这事情是绕不过去的吧。”邵兆龙终于在文英一直不断的眼神迫使下,挺身而出的开口了。

    “自古是贤者居上,有能耐的人,何必总是被压着呢?那些时代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觉得吧,能耐有大有小,以前学校人数不多,管理起来很容易,今年形势一片大好,现在人数一多,就需要更有能力的人来管理了。如果再这样下去,下学期的生源肯定是要大批的流失,而这样导致的结果,学校损失是巨大的,我们做老师的,利益也受损,所以,这是关乎着所有人的事情,不能就这么敷衍了过去。”

    “邵老师,你什么意思?”司徒林问道。

    “一校之长,责任重大,能者居上,我就这个意思。”邵兆龙大义凌然的感觉,很是有气魄。

    司徒林扫视了一圈,道:“各位老师,你们都是这个意思?”

    邵兆龙拿着一封信递了上来,放在了董事长司徒林的面前,说道:“这是我们所有教师的联名信,至您的一些建议。”

    司徒林:“信我就不看了,你们直说吧。”

    邵兆龙:“让李主任做校长,我们都服。”

    司徒林淡然的一笑,却是哑然了。一时,全场死寂一般……

    “事已至此,多余的话,说了也是白说了……我的为人,你们都应该知道,我就是脾气坏了点,但是我的为人却并不坏。我是刀子嘴豆腐心……唉!谁修谁得吧!我愿意辞去职务,让贤给有能耐的人!”郑建国实在是忍不住的开口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