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第118章 无法无天二

    许歌告诉姚瑶,他从省城一中、六中和八中这三所全国有名的重点中学高薪聘请了许多退休的优秀教师……

    然后,许歌向姚瑶发出邀请……

    姚瑶陷入了沉思之中。

    “刘雅倩一意孤行,众叛亲离……她一点都不与时俱进,现在这是什么社会了?蛋糕要大家分享才好,她一心只要独吞……康浩然家大业大,如果刘雅倩嫁给康浩然,康家能让刘雅倩整日里这么抛头露面的在外面吗?豪门媳妇,难做啊……康浩然现在一心只要刘雅倩做个全职太太,没有了康浩然的支持,我问你,你觉得刘雅倩现在还有什么后台可靠?”

    许歌说了许多,姚瑶越来越发觉许歌的英明果断了。

    可是出于朋友的道义,姚瑶说道:“可我不能出卖雅倩的……”

    许歌:“谁让你出卖刘雅倩了?我的意思是,你慢慢蚕食,一点一点把雅倩那边的股份都拿到你的手中……最后……”

    姚瑶:“我?我可没有那么大本事!”

    许歌:“不试试,你怎么知道你不能办学?姚瑶,你呀,就是太不自信了。刘雅倩就正好是太自负了。你俩倒真是匀匀就好了。”

    姚瑶:“不行不行,学校要是落在我手中,那可就真是要全完了。”

    许歌:“难道你以为,你们那留守雅苑还能挺多久?”

    姚瑶看向许歌。

    许歌吻了一下姚瑶的额头,说道:“真是最后你拿不住了,大不了我把学校再从你手中买过来,给你一笔让你下辈子、下下辈子都足以安然无忧生活的一大笔钱,你只管吃喝玩乐了。”

    姚瑶看向许歌,问道:“那么,现在是我在玩你?还是你在玩我?”

    “啊!”姚瑶突然倒吸一口凉气。

    许歌的手指,已然滑入……开始动作起来……越来越快,许歌的手,已达到每秒钟一百频率的速度,姚瑶几乎“死”了。

    那种欲死欲仙的感觉,是从来没有过的……

    “我要!”姚瑶再次提出条件。

    许歌:“那么,现在是你要玩我?还是我要玩你?”

    姚瑶一声娇嗔:“你坏!”

    ……

    五百万的资金注入,让刘雅倩暂时安了心。

    对于这五百万的来源,姚瑶一带而过,雅倩倒是也没有细问。

    姚瑶不善于撒谎,而雅倩,再次犯了致命的大意错误。

    ……

    自从杀了人而毫发无损,李亚强的脾气越来越大了。

    似乎,杀了人之后,那种感觉就是要盛气凌人一些。

    晚上睡前,李亚强开始要喝点小酒,一开始是几两的小酒,渐渐地,李亚强开始一斤一斤的大碗喝酒了。渐渐地,李亚强是酒瓶子不离手了。

    最近,不知什么时候,粟小米就出门了,每每夜深的时候,粟小米有时候才能回来。

    这一次,粟小米刚要离开学校,被李亚强突然一把揪住了头发,拖了回来,拖入了后厨屋子里。

    李亚强暴打了粟小米,这是第一次李亚强的家暴。

    “说!去哪!”李亚强手中竟然拿了一把菜刀。

    醉眼醺醺,粟小米忍住不说,这时候要是真说了出来,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

    打闹声惊动了程立刚、尉迟蝶、莫紫、颜灝等人,而李亚强挥刀威胁道:“我看谁敢多管闲事!老子可不是没有杀过人!”

    生活老师围了个水泄不通,那个热闹劲……

    “你这是干什么!”刘妈妈不知什么时候,也来了。

    李亚强看向刘妈妈,胸口不断的起伏着,终于,他一脚踢翻了粟小米,把菜刀扔了,转身走开了。

    粟小米去了医院。

    ……

    这晚,康浩然来到医院病房看望粟小米,为了让粟小米早点恢复健康,也是学校对粟小米的照顾,这是一间单人病房。

    康浩然一边嘘寒问暖,一边一本正经地记录着口述笔录……

    忽然地,粟小米话锋一转,说道:“以后我晚上再也不能去你那了。”

    康浩然:“这事,我会跟李亚强说清楚。让他少管闲事!”

    粟小米:“不行。”

    康浩然看向粟小米,眼神中尽是威胁:“难道你想让他死?”

    粟小米低下了头……

    康浩然走向门口,看了看外面,无人。康浩然悄然放下房门上玻璃口上挂着的布帘,手轻轻一按,反锁了房门……

    康浩然走向粟小米,粟小米知道,即将发生的事情,无可避免了。

    ……

    康浩然坐在那里,病榻前……衣冠楚楚,只是,他的裤子拉链开了,康浩然的小伙伴“独眼龙”,被粟小米含在口中。

    粟小米的嘴巴,上下、左右的鼓捣着……

    “小米,你的嘴巴越来越灵活啦。”康浩然低沉着说道。

    粟小米没有置喙。

    “对了,你以前都有这样伺候过李亚强吗?”康浩然问道。

    粟小米喘了一口气,吐出一口吐沫,怯怯地看向康浩然,说道:“从来没有过。”

    说完,粟小米的头,再次探了过去……

    康浩然按住了粟小米的头,久久地按着,良久,之后松开手,粟小米干咳起来……

    “嘘!小声点!”康浩然低吼道。

    粟小米吐出一口吐沫,继续……

    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康浩然道:“张嘴!”

    粟小米照办。

    康浩然开始自己动手……一股脓液喷出,粟小米居然全部吃了下去……

    康浩然拉上裤子拉链,身心疲惫,却一身的轻快,康浩然笑道:“嗯,你也这样伺候伺候他,保准李亚强以后不会再打你了。”

    粟小米点了点头。

    康浩然:“你多住几天吧……明天我还过来看你啊。”

    粟小米点了点头。

    康浩然离去。

    ……

    看着康浩然离去的背影,李亚强从墙角转身而出,顿了顿,李亚强把拳头松开了。

    “咯吱”一声,李亚强走了进来。

    粟小米手上的吊水瓶还挂着吊水。

    李亚强的突然出现,让粟小米立刻神色慌张起来……

    “别动,睡一会儿吧。”李亚强突然地温柔道。

    这是最近从来没有过的了。至少,这一阵子来,李亚强从来没有过如此温柔的口气了。

    粟小米默然地流泪了……

    李亚强擦拭了一把粟小米的眼泪,说道:“对不起……睡会儿吧,我就在这守着你。”

    粟小米……闭上了眼。

    看着渐渐沉睡了过去的粟小米,李亚强开始目露凶光……

    把吊水瓶上的管子拔掉,空气开始进入粟小米体内,随后,李亚强再把管子接上,悄然离去……

    李亚强离去之后,粟小米睁开了眼,须臾,她把头偏向一边,忍耐着……痛苦会很快过去的……

    粟小米死了。

    噩耗传来,刘妈妈被接二连三的事故给打击的,终于也是生病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