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第114章 挑拨离间

    萧文斌的这一手,让许歌措手不及,许歌怎能想到,萧文斌居然把他和刘雅倩都给耍了!

    萧文斌卷了两百万,居然跑路了!

    “报警!”许歌暗道一声。

    不行……萧文斌,我手中可是有你和周世芳的视频!你怎么敢……难道,萧文斌对刘雅倩真是一场骗局?难道萧文斌对刘雅倩,是在玩感情游戏?想想也是……不对,如果是那样,为什么萧文斌只骗了刘雅倩一百万?

    许歌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

    把萧文斌和周世芳那不堪的视频给刘雅倩?还有什么意义?可惜,当初就不应该只是拍下这样的视频,应该让萧文斌杀了周世芳,拍下他犯罪的证据!这样,萧文斌他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拍拍屁股走人吗?

    ……

    莫紫和颜灏,程立刚和尉迟蝶,康浩然和刘雅倩,他们都是成双成对的,在校园里,自己是那么的寂寥。

    姚瑶无限感伤,倚着一棵树身,她的忧伤……虽然韩范范有意无意的在追自己,还有康浩然的部下警探颜子辉也在追自己,不过,姚瑶就是那么的无助,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姚瑶心中一震,居然是他。

    ……

    康浩然把颜子辉喊到自己的办公室。

    从抽屉里拿出一包烟,往桌上一扔,颜子辉倒也不客气。

    “有事?有心事?”颜子辉点燃香烟,看着康浩然。

    康浩然:“许歌那边的事情……就不要查了。”

    “为什么?”颜子辉诧异道。

    康浩然靠在椅背上,顿了顿,道:“周世芳死了,再查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了。放心,许歌这人,还算靠谱,他只会创业,不会搞那些邪门歪道。”

    颜子辉看向许歌,忽然道:“你是说,周世芳死的蹊跷?”

    康浩然暗中一个震惊,看来颜子辉真是被自己带出来了。康浩然立刻道:“别瞎猜了。周世芳怎么死,都已定论了,你就不要再插手了,总之,这个事情,我自己来办就成了。”

    颜子辉无奈地点了点头。

    康浩然:“忙去吧。”

    颜子辉起身,康浩然朝桌上的那包烟点了点头,颜子辉心领神会,嘿嘿一笑,把那包烟捎带了去。

    颜子辉离去后,康浩然拿起电话……

    “喂,是我……嗯,你们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给雅倩建筑废墟的活干了……废话,我们家缺钱吗!就这么定了。”

    放下电话,康浩然沉思着,他也摸索出来一颗烟,抽上了。

    康浩然现在的性情大变。

    ……

    豆饼子咖啡厅里,一间包房。

    许歌就知道,姚瑶会来。

    “你可真敢约地方啊。”姚瑶笑道。

    “怎么了?”许歌的笑,坏坏的,这可正中姚瑶的胃口。或许,无论怎样,许歌的一举一动在姚瑶看来,都是那么地有魅力。

    爱情,有时候来的莫名而突然。

    我们真的是有可能吗?姚瑶心中暗道。

    两人坐着,姚瑶不知道许歌在想些什么,而姚瑶却想了许多许多。

    似乎再彼此的沉默下去,就太不正常了。姚瑶开口道:“许总,你这么个大忙人,抽出宝贵的时间来找我,不会是只为了请我喝咖啡吧?”

    许歌含笑道:“难道不可以吗?你我是世仇?还是有私仇?还是你我之间有着不可化解的家族恩怨?还是你我之间过去结下了梁子?”

    姚瑶看向许歌。

    许歌继续道:“难道就因为我们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不过,就算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那也是我和刘雅倩,大约……还轮不到你吧?你不过是在给刘雅倩打工而已。”

    姚瑶自尊心萌发地笑道:“如果你非要这么认为,也可以。毕竟刘雅倩是大股东。”

    “哦,你们还是股份制?”许歌似乎很诧异。

    姚瑶:“怎么啦?不可以?”

    许歌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突然十分好奇地问道:“那你们借给萧文斌一百万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觉得吧,其实还不是因为他和刘雅倩私人的关系……你们倒是还真有钱。刘雅倩说给就给啊,你们董事会真是大气!”

    这话,听的姚瑶是一头的雾水了……

    许歌端起咖啡来,抿了一口,叹道:“我也被萧文斌骗了一百万。不过我那是学校,你也知道,那是我私人的,盈亏都是我个人的事情。倒是你们,你们是股份制的企业,怎么刘雅倩一个人说了算啊?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刘雅倩给萧文斌一百万的事情,你们都不知道吧。”

    姚瑶端起咖啡杯,随即又放了下来。她知道,许歌是在挑拨离间,但是,这样的事情如果是事实,那么,许歌的挑拨无论如何都会得逞的。

    “这些事情,是我们学校内部的事,不用外人指手画脚。”姚瑶的大局观还是有的。

    许歌笑了笑:“原本,我是打算报警的。不过,区区一百万,我无所谓。我只是把这事告诉你,你们要怎么做,那是你们内部的事情啊。不过,我所料不错的话,你们刘总是不会选择报警的。因为那钱,是她送给萧文斌的。”

    许歌在刻意地用着一些特殊字眼,如送、给等等。

    桌面上,许歌的陀螺还在转动着,许歌还不打算对姚瑶用什么神能经术催眠大法,因为,许歌知道,他在姚瑶面前是完全没有必要用那什么催眠大法的了。

    “许总,你告诉我这些……其心可诛啊。”姚瑶的眼光和话语都很犀利。

    许歌:“我的用意,我也不会否认,不过我可以明白的告诉你,你们留守雅苑要崩溃了。其原因,就是因为你们内部的问题。这个话,我今天撂在这里,不信,咱们走着看。”

    许歌说完上面的话,掏出一张名片来,很是绅士地放在姚瑶面前,说道:“我们学校,缺个校长。”

    姚瑶手机上已经有了许歌的电话号码……“请许总收回去吧,不要痴心妄想啦。我姚瑶是那种人吗?”

    许歌想了想,还是把名牌留下,人离去了。

    名牌上还有许歌另外一个电话号码,姚瑶犹豫了下,终究是把名牌收了起来,放入了包包里。

    ……

    刘雅倩在会上说着:“流年不利,学校从开学到现在,事故就没有断过,说是人家使绊,如果我们内部制度严明,谁又有可趁之机呢。”

    这是学校的董事会,也是常委会,因为张敏的死,现在学校里并没有再安排不是董事会成员的人进入领导班子了。

    刘雅倩看向李亚强,说道:“如果食堂里有人值班,没有发生玩忽职守的事情,张敏是不会轻易有可趁之机的。也不会接连发生了集体中毒和张敏跳楼的事情……”

    李亚强——第一次在会上被点名批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