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第112章 将计就计的苦肉计

    “吃亏的时候,不要忘记占便宜,这才是俗语——吃亏就是占便宜的真正含义嘛,哈哈……”许歌笑的有点渗人。

    萧文斌似乎一脸的茫然。

    “怎么?还在回味无穷呢?”许歌笑道。

    萧文斌:“我到底做了什么?我刚才……”

    许歌把电脑转动过去,萧文斌看向电脑屏幕,上面的一些不堪的画面……

    “这是我!?”萧文斌脱口而出。

    许歌:“难道还能是我?”

    萧文斌……

    “你杀了人!”萧文斌看向许歌。

    许歌:“别胡说,周世芳可是喝酒过度,胃出血而死。”

    许歌把陀螺在桌上转动着,他的上衣口袋里,还挂着那支杀人工具——钢笔。

    许歌说的跟真的似的,似乎周世芳就是喝酒过度,胃出血而死的。

    许歌此时玩弄着陀螺,完全是习惯性的动作,此时此刻,他没有必要再对萧文斌施展什么催眠大法什么的。

    “经验固然重要,但观念的正确与否起决定作用。经验只能做好现成的东西,观念则决定长远的方向。思维观念高于工作经验。”许歌说道。

    萧文斌知道,许歌是不会再对自己施法了,所以,萧文斌也没有必要再暗自运功,让自己的瞳孔放大。

    “好看吗?”许歌把电脑又转动了过去,说道:“你说我杀人,证据呢?可你干的这苟且之事,可是实实在在的存在。我想……你总是不愿让某些人看见这些画面吧?或者,你不会喜欢所有人跟你一起分享吧?”

    “你这是讹诈!你这是勒索!你这是犯法!”萧文斌似乎很气愤。

    许歌淡淡笑着,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喂,康队吗?我们这里出来个人命案,麻烦你先带个亲信,过来一趟吧。”

    萧文斌惊愕地看向许歌。

    许歌笑道:“我替你报警了。”

    许歌得意的很那!

    而此时此刻,萧文斌更是暗自得意:原本,许歌是想要萧文斌杀了周世芳,而拿到萧文斌杀人的罪证以此要挟萧文斌……现在,虽然那些不堪的画面被许歌给拍摄了下来,但萧文斌犯罪的证据,却没有。

    至始至终,萧文斌都没有犯罪,而最终,还是许歌亲自杀了周世芳。

    原本,以周世芳的身手和功夫的造诣,许歌想接近周世芳下毒手,是万万做不到的。可当时,别说是许歌了,就是一个普通人,也能要了周世芳的命。这就如同狗在交配的时候,你拿着木棒打过去……

    ……

    “改变观念,就是改变可以改变的一切,适应不能改变的一切。改变观念,就是推陈出新,解放思想……文斌啊,你还需要改善自己才行呢。不过,我看好你哦。”许歌的语气,无不自得。

    萧文斌也不特别厌恶,毕竟,许歌和周世芳的路数是不同的,许歌并不想要发展他们的什么“神能门”,只凭这一点,周世芳死的值了。许歌还真是不那么罪大恶极。

    ……

    康浩然过来了,经过“查勘”一番,随后过来的法医断言:周世芳死于饮酒过度,胃部穿孔而亡……

    送走了康浩然等人,天色已快亮了。

    萧文斌很是敬佩地模样,跟在许歌屁股后面。许歌走向自己的住处,忽然地一个回身,拍了拍萧文斌的肩膀,笑道:“是不是很奇诡?”

    萧文斌:“是的,很奇诡。”

    许歌哈哈大笑道:“其实,康浩然和你一样。”说完,许歌自己劲步而去。

    突然,许歌一个回头,萧文斌正一脸不解地看着许歌,许歌把手机晃了晃,萧文斌似乎明白了什么。

    “孩子贫穷是做父母的错,因为他小的时候,父母没给他正确的人生观。家长的观念是孩子人生的起跑线……文斌,萧校长,好好干吧,学校可就靠你了!”许歌笑道。

    这是……已经给萧文斌提职了。萧文斌知道,此时,许歌已把自己当成了他手中的工具,完全没有了戒心……

    “你来自何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去往何方,人生最重要的不是所站的位置,而是所去的方向。人只要不失去方向,就永远不会失去自己!”许歌说道。

    萧文斌不置可否。

    “凡事不要想的太复杂,手握的太紧,东西会碎,手会疼。”许歌笑着,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

    看来,康浩然也有什么把柄在许歌手中了。萧文斌挪步离去。

    ……

    让人心痛的不是离别,而是离别后的回忆。

    留守雅苑学校。

    “用一个苹果交换一个苹果各此得到的仍是一个苹果,用一条信息交换一条信息彼此得到的是两条信息,网络具有倍增原理,信息的交换双方获多倍收益!”刘雅倩和尉迟蝶聊着天,两人探讨着是不是需要把学校里的自动化课程再提高一个层次。

    “在汽车上可以发信,在火车上可以银行转帐,在被窝里可以网上购物,时间和地点都不重要了,买台电脑,租个网站,申请个信箱,就可以做老板。”尉迟蝶道。

    “是啊,当今时代……”

    “咚咚咚。”

    刘雅倩话没有说完,王太太在门上敲了敲,道:“雅倩,有人找你。”

    刘雅倩看想王太太,问道:“谁啊?王太太。”

    王太太:“不知道,是个男的。”

    尉迟蝶和姚瑶抿嘴互相笑了起来。

    “美女就是有人追啊。”姚瑶道。

    尉迟蝶:“小心你的嘴,康浩然知道了,可不得了。”

    姚瑶:“就是要康浩然知道,他可不能松劲啊,不让,好东西可就要被人给抢了去啦。”

    “好你死丫头,我就是一个东西啊!”刘雅倩笑骂道。

    “咦!我又没有说你,我说美女呢,你真是脸皮厚,硬自己往美女上贴啊。”姚瑶伶牙俐齿的说道。

    “唉!你呀,怪不得人家都不敢追你呢!那个婆家也怕你这张嘴了。”雅倩道。

    姚瑶扮了鬼脸。

    ……

    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刘雅倩的董事长室门口。

    刘雅倩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萧文斌!”雅倩的情绪,已然不受控制了。

    “雅……刘董事长。你好。”萧文斌差点也就失控。

    萧文斌的中规中矩,让刘雅倩冷静了下来。

    “有事?”刘雅倩脱口而出。

    “没事,就不欢迎了吗?”萧文斌说道。

    雅倩礼节性的一笑,道:“屋里坐吧。”

    萧文斌跟着刘雅倩,走入屋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