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第110章 如此变态上

    一开始,许歌要萧文斌杀掉刘雅倩,萧文斌一口应承了下来,后来,许歌突然改口,又说让萧文斌做了周世芳,萧文斌没有二话的答应了下来。

    许歌点了点头,把陀螺往桌上再次的一拧,接着,许歌笑道:“要用行动控制情绪,不要让情绪控制行动;要让心灵启迪智慧,不能让耳朵支配心灵。人与人之间的差别,主要差在两耳之间的那块地方!”

    萧文斌离开了许歌的办公室……

    一路木木然然地走回到自己的住处,机械地关上寝室的房门,这是一间单人寝室。别说,许歌对学校教师的待遇,还是很不错滴。

    房门关上的刹那间,萧文斌突然喘出来一口粗气……

    “草!居然敢对我施法!”

    萧文斌坐在床边,暗付道:这小子原来也会刘雅倩那一套!怪不得……

    萧文斌吐出一口血痰,舌尖已然被他咬破了。

    要不是萧文斌咬破舌尖,用疼痛来抵制许歌的催眠大法,恐怕,现在萧文斌真是要沦落为他的工具了……

    萧文斌当然有他自己的打算,杀刘雅倩,肯定是不会的,应承下来,见机行事,萧文斌料定许歌不会对刘雅倩下手,因为那毫无意义,刘雅倩不在了,学校还会存在……或许,许歌对刘雅倩……

    但是,要杀周世芳,这是萧文斌万万没有想到的。

    这是为什么?

    不过,除了周世芳,可不是坏事,就在萧文斌还在想着什么的时候,突然,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许歌开始在电话中交代一些事情……

    随后,萧文斌再次去了许歌那里,此时,许歌已断定了萧文斌被自己给控制住了,他开始和萧文斌密谋起来。

    ……

    周世芳今天有点不爽,她拿起一条黄鳝,塞入自己的体内……情绪瞬间舒缓了许多。

    “咚咚咚。”敲门声。

    “谁啊!”周世芳立刻把黄鳝拔了出来,只一口,就吃了下去。

    “我。”萧文斌道。

    “干嘛?”

    “有事。”

    周世芳打开房门。

    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对萧文斌极其排斥的周世芳此时此刻,倒是显得没有那么强烈的要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或许,此时来的不管是谁,周世芳都希望他——是个男人。

    萧文斌似乎算准了周世芳会开门迎接他。

    “哦,萧副校长啊……有事?”周世芳的身体已经闪开,那个意思是,请进。

    萧文斌走进来,手中拎着两瓶酒,一手带着点卤菜。

    周世芳想不到萧文斌居然情调来的这么及时。一时,周世芳有点把持不住了。

    坐下,先喝着。

    此时,周世芳的脑子中,没有他想,只一个念头,希望情节的继续发展如她所愿。

    要知道,萧文斌是非常帅气的,只这一点,周世芳就是再排斥他,那也只是立场上的排斥,对于萧文斌本人,周世芳……

    “一次,我去朋友家玩,正好看到他家可爱的儿子(三岁多)在床上玩。小家伙骑着一个大枕头,两手揪着枕头的两角,兴高采烈地大喊着:驾!驾驾!我故意逗他:帅哥,今天骑的是什么马呀?他白了我一眼,大声说:白痴,我骑的是枕头!是枕头……”萧文斌说了个笑话。

    俩人边吃边聊着,谁也没有说正事,只是这样的笑话,可不是周世芳想听的。

    萧文斌不觉意,继续道:“我再说一个啊……甲:我的儿子真是个天才,昨天他在墙上画了只蜻蜓,他妈妈捉了好几次。乙:那算什么?我儿子在地板画了条蛇,我吓得破门而出,谁知那扇门也是他画在墙上的……”

    哈哈……萧文斌自己笑的都不行了。

    周世芳应道:“是啊,现在的孩子都很聪明,他们的父母也很娇惯他们。”

    萧文斌:“一个新手去收高利贷。他把借条拿出来奸笑着说:白纸黑字明明白白地写着你欠我老板100万!难道你想赖帐!人家表示确实没有那么多钱,他威胁道:哼哼!别怪我没提醒你!明天再交不出钱,你的房子就像它一样。于是……他掏出打火机就把借条烧了……”

    哈哈哈……萧文斌笑的是前仰后合……

    周世芳看向萧文斌,问道:“笑话讲完了吗?”

    一边问道,周世芳一边给萧文斌又倒上一杯酒,说道:“来,我们闷了吧。”

    周世芳似乎希望萧文斌喝大了之后,那笑话有点别的味道出来。

    荷尔蒙散发出来的气味,让萧文斌已经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

    萧文斌不再讲什么笑话了。

    周世芳身上的味道越来越重,萧文斌敢肯定,她流了……不过,萧文斌可不打算在她身上失身。

    看着萧文斌的表情,周世芳觉得,今晚是没戏了。

    不过,很快,萧文斌意识到了什么……

    萧文斌不自觉地用手碰了一下周世芳,周世芳浑身一颤,萧文斌笑道:“你一人住在这里,不想家吗?”

    周世芳:“想什么啊,家里又没有男人。”

    这话挑逗的就明显多了。

    萧文斌举杯和周世芳碰了一个,接着,萧文斌吃了一口菜,说道:“如果,让你死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你会不会觉得值了?”

    周世芳呵呵笑道:“人家都说石榴裙下死……”

    突然,周世芳看向萧文斌,片刻死寂一般的沉默后,周世芳一把抓起来酒瓶。

    “放心,酒里没有毒。”萧文斌道:“原本,许歌是打算让我在酒水里下毒的,不过,我觉得没有那个必要。”

    周世芳开始冷了下来。

    她斜着眼看向萧文斌,问道:“许歌要杀我?”

    萧文斌:“你说呢?”

    周世芳:“不可能!萧文斌,你是不是刘雅倩派过来的卧底!”

    萧文斌答非所问的道:“杀你,真的是许歌的意思。”

    在于萧文斌看来,他没有必要再对一个死人撒谎了。

    周世芳:“这么说,真是许歌要杀了我?”

    萧文斌:“难道我有必要再对你撒谎吗?反正你也不会再见到许歌了。”

    周世芳看着萧文斌,就那么地看着他……

    ……

    旭日实验一体化小学。

    突然,许歌用手一把捂住了那陀螺,陀螺在飞速旋转中戛然而止。

    许歌在练“神能经术催眠大法”的最后一层,他要催眠自己,可是,总也做不到。

    如果成功,许歌将有一个质的飞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