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第14章 恐怖的学生家长

    今天是刘雅倩值班,除了上课时间,无论是课间还是课外活动,都要在操场上巡视,如果今天学生顽皮出事了,便是值班老师的责任。刘雅倩不敢怠慢。

    吃饭刘雅倩要去食堂看守,吃过饭还要赶学生去寝室睡觉,让后刘雅倩搬个凳子,坐在办公室门口,注视着操场上的动静。

    有学生跑出来撒尿,回头便要拉过来罚站。这是校规,解释说是避免让学生都跑出来撒尿,那样会引起混乱,罚站警示那些学生,能不出来就不会出来了。

    刘雅倩新人新手,第一次“执行任务”,十分的紧张和兴奋,倒少了些许的疲惫。

    不一会儿,便有学生憋不住了,一个男孩,看似三年级的学生,呆头呆脑的。

    那呆头呆脑的学生小便后从厕所出来,刘雅倩喊道:“你!过来!”

    听到声音后,那呆头呆脑的学生突然启动“飞毛腿”,直冲寝室楼,瞬间便消失在寝室楼道里。

    刘雅倩看的是目瞪口呆。

    这看似呆头呆脑的学生挺机灵的啊!还知道上楼后猫着腰走,让楼阳台的矮墙遮住了他的身体。

    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刘雅倩看的分明,只见一寝室门被悄悄打开,随即慢慢关上。

    臭小子!我去你寝室找你!看你如何!刘雅倩念叨着便起身要去,突然,又一个小破孩冲下楼来,瞬间便消失在厕所门口不见了。

    刘雅倩没有上寝室楼,而是守在了厕所外面。

    好嘛,你个臭小子,看你这次还往哪跑!

    结果,刘雅倩左等右等,就是不见那小破孩出来,晕死了!这小子难道在厕所里睡着啦?

    刘雅倩又不能进男厕所。

    终于,刘雅倩是熬不过他了,回身朝办公室走去,这刚走了十几步,只感觉身后一阵风掠过,刘雅倩回头看去时,那小破孩已跑至寝室楼道里去了。

    跟我斗智斗勇?好!看我的招数!

    刘雅倩回到办公室门口的椅子上坐定,假寐起来。不一会的功夫,便下来了俩学生,俩学生照例是迅速冲向厕所……

    刘雅倩坏坏地一笑,站起身来,回头从办公室里拿出那“小小庆”萧老师送她的教鞭,躲入厕所旁边的树身后。

    那俩学生果然不备,发现了外面一切正常后,他俩有说有笑地走出厕所来,刘雅倩突然蹦出,如同“神兵天降”,那俩学生被当场拿下。

    四月的风还是潇潇滴。

    操场上俩学生,如同示众,犹如待刑,低头那么站着,时不时无助地看一眼那个“女魔头”。

    刘雅倩手持教鞭,翘着二郎腿靠坐在椅子上,用手弹了弹皮靴上的灰尘,嘴角一个上扬,看向那俩学生,心中得瑟道:能逃出我的魔掌?哼哼。

    俩学生见刘雅倩发笑,毫无欣赏能力地表现出极为厌恶地感觉。

    刘雅倩脸色立刻拉了下来,口气十足像个狱警地道:“知道我教几年级吗?”

    俩学生只好摇了摇头。

    刘雅倩:“我可是教六年级的老师!六年级的学生都被我治的服服帖帖,你们知道吗?”

    俩学生有点惊恐了。

    刘雅倩得意啦:“别说你们,是不是四年级的?六年级的学生见到我都不敢大喘气,你们,看我待会儿怎么收拾你俩!让你们知道,在我值班的时候,你们敢犯纪律,那就是自取灭亡!”

    刘雅倩越说越兴奋,突然,校外大门口有了动静。

    好奇心极强的刘雅倩暂时停住教导,看向那边。

    校大门外来了一辆出租车,下来一中年妇女,一袭白衣很是显得富态。

    大门被老刘头打开,那中年白衣妇女走入操场。

    她似乎发现了什么,又仔细地朝刘雅倩这边瞅了瞅,便径步走了过来,越来越快。

    刘雅倩开始觉得奇怪,随即,刘雅倩敏锐地感觉,不好!难道这俩罚站的学生里,有她的孩子?这中年白衣妇女是这俩学生其中一个的家长?

    那样的话,可就太难堪了啊!

    刘雅倩没料到的是,难堪的还在后面。

    那中年白衣妇女果然走到那俩罚站学生中其中一个身边,正眼都没有看刘雅倩。

    “你怎么了?”中年白衣妇女的语气已开始激动。

    “呜呜呜……”那被问的学生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到底怎么回事!”中年白衣妇女吼道。

    那学生只是哭着。

    刘雅倩坐不住了,赶紧把教鞭放在椅子上,走了过来。

    “哦,是这样的……”刘雅倩的话被打断。

    “你打他了?”中年白衣妇女问道,怒目相视刘雅倩。

    刘雅倩何曾见过这阵势,有点慌了。

    “你为什么要打他!”

    刘雅倩:“没有啊,我只是让他罚站。”

    中年白衣妇女:“为什么要罚他的站!”

    刘雅倩:“他上厕所了。”

    中年白衣妇女气的脸已变色:“上厕所就罚站?难道尿裤子就可以!你们这是开的什么学校?你们这是不是学校!”

    中年白衣妇女吼叫起来,接着,便没有了刘雅倩说话的机会了。

    蒋主任被开后,马主任也没有占得便宜,结果还落得个每天都要陪着老师值班。

    马主任从办公室里跑了出来,人未到跟前,话音先到了:“别吵别吵,学生们都睡觉呢。有事好好说。”

    “什么好好说!我孩子上个厕所就被罚站了,这是怎么回事?你们今天一定要给我个交代!不行,让你们董事长出来!”

    “董事长不在。”马主任道。

    “不在?好,那我给他电话!”中年白衣妇女果然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了。晕,她还真有董事长手机号码。

    放下电话,那中年白衣妇女冲马主任吼道:“我就在这等着!你们董事长就来,我倒是要问问,这怎么了,孩子上个厕所,就要被罚站!”

    说着,那中年白衣妇女开始检查孩子身上的伤口。

    “别看了,我没有打他!”刘雅倩道。

    “没有打?”中年白衣妇女看向刘雅倩的那教鞭。

    “这是吓唬学生的。”刘雅倩说道。

    “吓唬学生?我们把孩子送来是读书的!不是给你吓唬的!好玩是不是!是不是,你给我说清楚,你凭什么让我孩子罚站!”

    中年白衣妇女说着便要冲过去,马主任给挡住了。那罚站的俩孩子,都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一时闹的,许多老师都趴在窗口看起来热闹。

    寝室里的生活老师们也统统地全体出动,趴在阳台上看起来。

    “你听我说,你听我说啊,不是说你孩子上厕所我们就罚站,他绝对是在外面玩了,这是午休时间,如果孩子们都跑出来玩耍,那不是影响别的学生休息吗。”

    “你有没有玩!”中年白衣妇女冲他孩子吼道。

    “我没有,哇……呜……哇呜哇呜……”那学生哭的甭提多悲催了。

    “我孩子说了,他没有,我孩子从来都不会撒谎的!”

    刘雅倩:“但是我们学校规定了的,午休时间……”

    “午休时间是绝对不能出来玩的,上厕所还是可以的。”董事长突然驾到。

    中年白衣妇女冲董事长过去了。

    曹董事长开始低声下气的解释,说了半天,曹董事长突然冲刘雅倩吼道:“你怎么值班的,有没有调查清楚!这个学生到底有没有在外面玩?”

    刘雅倩:“但是学校不是规定不能在午休的时间上……”

    “谁说不能上厕所了?而是不能出来以上厕所的名义乱闹、玩耍。学校说过不能上厕所了吗?难道让学生都尿裤子?大活人还不能被尿憋死,何况他们还是小学生!你怎么回事你!”

    刘雅倩哑口无言了。

    曹董事长这才回过头来,对那中年白衣妇女学生的家长致歉道:“这个事情我一定好好处理。”

    中年白衣妇女:“怎么处理?”

    曹董事长:“严肃处理!”

    中年白衣妇女:“什么时候处理?”

    曹董事长:“现在就处理。”

    中年白衣妇女:“处理吧。”

    曹董事长把马主任和刘雅倩都喊了过来,然后厉色道:“李老师是新来的,马主任你怎么带的?废话我也不和你俩多说,每人罚款二百。”

    中年白衣妇女不依不饶道:“必须要公示出来处理的结果!”

    曹董事长:“现在我就去打公示材料,你怎么说,我怎么打,然后立刻贴出来,行吗?”

    中年白衣妇女:“走。”

    曹董事长带着那中年白衣妇女去了董事长室。

    刘雅倩看向马主任,马主任干咳了一下,道:“认了吧。”

    说完,马主任让那俩学生离去了,他自己回到自己办公室里,这里,现在是他一个人的办公室了。马主任从桌下拎出来一瓶白酒,漱了一口。

    刘雅倩此时想起来那蒋主任了,如果蒋主任还在这里,今天这事,蒋主任绝对是一个人扛了过去。唉!小蒋啊小蒋,你还是很有用处的嘛。

    刘雅倩不知道为什么,那马主任居然对美女会视而不见?想了想,刘雅倩明白了,酒精已让他失去了男人本色。想到这里,刘雅倩扑哧一笑。

    但是那二百块钱的罚款!刘雅倩脑中立刻混沌起来,心中暗叫:凭什么!

    中午这一劫算是过去了,夜晚来临。白天里给刘雅倩开解了半天的李磊也回家去了。

    所幸还有李磊在,刘雅倩有李磊这个莽撞的大个子护佑着,倒也没有老师敢在刘雅倩面前说太明显的风凉话了。

    因为李磊的存在,萧晓庆主动的退避三舍。

    没有人来纠缠,姐也是很寂寞的。

    这要值班到九点呢!

    刘雅倩急的四处乱转,却也不敢轻易抓学生了。

    出了事,可没有人给她挡着。

    刘雅倩算是明白了,这校领导,卸磨杀驴,抛卒保帅的事,可是真干的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