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屁股

    陈忠寿这边骂着,一直到了上课,一直到了眼保健操开始,她却没有停过,一直骂道操场上,不知道为什么,学校的主任没有一个出头。

    刘雅倩站在六一班过道上,看下去,陈忠寿还在辱骂着,这是老师?

    就当陈忠寿还在滔滔不绝的时候,曹芝芬提着个大棒子已冲了出来。

    陈忠寿要比曹芝芬年轻许多了,但曹芝芬没有丝毫的畏惧,提着大棒子直冲陈忠寿而去,陈忠寿以为不可能的事情却发生了。

    曹芝芬一棒子打向陈忠寿,陈忠寿的身子一个踉跄。

    陈忠寿终于是闭嘴了。曹芝芬用棒子指着陈忠寿吼道:“臭不要脸的女人,你看看你可有人形了!”

    陈忠寿吼道:“你有人形,你这个老巫婆,你不就花俩钱给野男人买酒吗,你不就这点偷鸡摸狗的能耐!”

    曹芝芬一棒槌又打了过去,陈忠寿居然开始逃窜起来。

    看的刘雅倩是目瞪口呆。

    旁边教师里尹莹老师也跑了出来,看的是不亦乐乎。

    这个尹莹老师30了,却因为个头很矮,看上去像个二十都不到的女孩,加之她的演技神乎其神,那种腻歪的声音,谁能想到这个尹莹老师居然都已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尹老师,这是怎么回事啊?”刘雅倩主动的走过去,问道。

    “还不是因为马主任。”尹莹老师笑道。

    “马主任?”刘雅倩诧异万分。

    尹莹老师却不言语了。

    刘雅倩只见操场上曹芝芬拿着个大棒槌追打着陈忠寿,这“一老一少”玩耍的不亦说乎。

    真是有意思!刘雅倩摇了摇头。

    眼保健操结束,尹莹老师走入教室,刘雅倩便也回了自己教室。

    ……

    胡杰,这是一个让刘雅倩十分头疼的男生。

    一开始表现还算不错的胡杰越来越过分了,倒不是他如何的不听课,关键是他听课听的十分细致,不停的插科打诨,不时惹的全班大笑。

    刘雅倩一开始还表扬胡杰的聪明机智,想要让胡杰老实的“归顺”,但是很快,刘雅倩发觉自己错了。

    胡杰根本就不吃她那一套。

    近十七岁的胡杰,一天一套衣服,今天穿了一身紧身黑,外罩披风大衣,要知道,他才是个小学生啊!

    刘雅倩终于发现了胡杰的不同之处,这是一个已经完全长成了半大小伙子的少年了。

    留着偏分的头型,不时的甩着,在一角头发的遮盖下,胡杰的那左眼似乎有点什么,不过,很难看出来毛病。或许也正因为如此,他自信的有点过头了。

    “十六年前的回忆,那么这篇课文告诉了我们什么呢?首先,我想问问同学们,这篇课文的文体是什么文体呢?”刘雅倩的普通话标准的很呢。

    刘玉玉举手回答道:“记叙文体。采取的是回忆的记叙文体。”

    刘雅倩先是表扬了刘玉玉回答的不错,只是回答对了一半,不能说是回忆文体,而要回答是采取了倒叙的叙述手法。

    “那我们都知道,记叙文六要素……”

    “老师。”胡杰又插话道。

    “请举手回答。”刘雅倩语气已经有点不耐烦了。

    胡杰起立道:“老师你用词不准确。”

    刘雅倩:“怎么了?”

    胡杰:“什么叫我们都知道?我就不知道记叙文的六要素是什么。”

    刘雅倩拿起粉笔,走向黑板,写出了记叙文的六要素: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的起因、经过、结果。

    胡杰道:“原来是这啊,我知道了。”

    说完胡杰自行就坐了下去。

    刘雅倩继续开始讲课:“那么我们都……我们应该知道,这篇课文的作者是李星华,她是李大钊的女儿,这篇课文记叙的便是李星华对父亲的回忆,那么我就要问同学们了,这篇课文的主人翁是谁呢?”

    “老师我知道!”刘翔第一个举手了。

    “好!让我们的大明星刘翔来回答。”刘雅倩还在活跃本已十分活跃的课堂气氛。

    “本篇课文的主人公是李星华。”刘翔自信满满。

    刘雅倩手中粉笔掉落地上。一时哑然。

    作者李星华,父亲李大钊,这篇课文记叙的是作者对父亲的回忆往事,这还要怎么说,才够最直白?而学生的回答,让刘雅倩几乎要崩溃了。

    “老师!”欧阳阳举手了。这个欧阳阳同学可是班里的语文课代表

    “好,欧阳阳。”刘雅倩这次不敢把希望看的太满了。她有所忌惮。

    “本篇课文的主人翁写的是李大钊同志。”欧阳阳回答的很平静。

    “耶!”刘雅倩有点忘情了。

    “对死人的回忆,那应该是悼念文才对啊。”胡杰提出异议。

    “十六年前李大钊同志还没有死。”刘雅倩回道。

    “哦?这么说,李大钊一直活到了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啊,那怎么又说他死在国民党反动派的白色恐怖下呢?”

    刘雅倩手中书本掉落……

    胡杰的哗众取宠,让全班再次陷入疯狂的大笑下,一时所有学生都笑的前仰后合的。

    刘雅倩走向胡杰,一步一步,胡杰站在那里,看向刘雅倩,神情中满是挑衅。

    刘雅倩站在了胡杰跟前,两人,居然一般的高矮。

    今天刘雅倩没有穿高跟鞋。

    胡杰那有点蓬松反翘的头发显得了他还有点高出于了刘雅倩。

    刘雅倩看向胡杰,一字一句问道:“你是故意捣乱吗?”

    “老师,你这话说的我又不赞成了。什么叫故意捣乱?老师,不是你说的吗?要大胆提问,不耻下问吗?”

    不耻下问?这词用在这里?

    刘雅倩突然明白了什么,这小子,他可是猴精猴精、聪明的很呢!

    看来胡杰是完全不同于柳翔那学生的了,柳翔是真的什么都不会,真的是连拼音都不会的学生,刘雅倩给柳翔一个拼音,柳翔写不出来汉子,而这个胡杰就不同了,他完全是在故意的“装疯卖傻”。

    胡杰的脸还是显得很稚嫩的,除了他的左眼有点小小毛病外,个头、身材、长相、气质,都可以说是完美的了。

    刘雅倩的脸上突然感觉到胡杰的鼻息,这才猛然发觉,自己和胡杰站的是不是太近了。幸亏这天还不是热天,四月份的天气,刘雅倩穿的还算保守。

    如果是夏季里的热天,胡杰的眼睛可算是得逞了。

    胡杰盯着刘雅倩的胸脯,似乎,胡杰有点异样了。

    刘雅倩立刻走开,走上讲台,心中小鹿居然乱撞起来。她在寻找什么……

    下课后,刘雅倩回到办公室里,此时办公室已然是闹的不可开交了。

    曹芝芬和陈忠寿还在对骂,骂战一直持续到马主任“驾到”。

    马主任把桌子一拍,吼道:“都给我闭嘴!”

    一时,办公室里一片安静。

    “你妈的……”曹芝芬突然怒吼一声。

    接着陈忠寿便是更恶毒的一句,只是他们都改变了目标,似乎她们都冲马主任去了。

    马主任接下来,居然没了一点反应。

    “狗日的!”曹芝芬吐沫横飞。

    “狗男女!”陈忠寿唇枪舌剑。

    “臭不要脸!”曹芝芬干脆把手伸起来,手指向马主任了。

    “奸夫****!”陈忠寿一脚踢向马主任。

    马主任躲过,曹芝芬一棒槌打来,正中马主任屁股,马主任赶紧手捂着屁股,乱圈儿的躲起来。

    看着这三个年龄加起来都快二百岁的仨人玩耍着,旁若无人的打情骂俏着,刘雅倩感到一股恶心味儿。

    “都给我消停点!老子就小情多,这里都是!”马主任居然笑着叫道。

    “依稀……”嘘声四起。

    马主任却甘之如饴地享受起来。

    刘雅倩闪了一个空挡,去了数学组办公室。

    萧晓庆一个人在批着作业。

    “怎么就你一个人啊?”刘雅倩总算松了口气。

    “刘老师。”萧晓庆打着招呼,把手中钢笔放下。

    “其他老师呢?”刘雅倩问道。

    “不是都在你那边看猴戏嘛?”萧晓庆笑道。

    刘雅倩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

    “对了刘老师,这个给你。”萧晓庆拿出一教鞭来,递了过去。

    刘雅倩二话不说,接下,太需要了!

    这教鞭都是用破席子条卷成的,外面裹了一层层的透明胶,这个教鞭不是太粗,也不是很细,长短也合适,刘雅倩觉得,这似乎是这个“小小庆”专门给她做的。

    “谢了。”

    “谢什么,不客气。”小小庆很大气的感觉。

    刘雅倩点了点头,道:“我正需要这个呢。”

    萧晓庆提醒道:“别打学生头、脸,打手心就好。”

    刘雅倩嗯了一声。

    ……

    下午的最后一节课是一班的课,走上四楼的过道,走向一班时是要路过五一班教室,从五一班走过的时候,刘雅倩发现了可怕的一幕……

    这节课也还是尹莹老师的课,只见她正在体罚男生,几个男生站成一排……弯着腰,头朝下,把屁股抬起来。

    关键是,这些男生的裤子都被扒拉了下来……

    “一、二、三、四、五、六、七!再来一次……”尹莹轮番的鞭打着。

    那些白花花的屁股……

    刘雅倩脑中一片空白……

    这都是在干什么啊!

    刘雅倩快步走过。

    这节课,胡杰照例是捣乱,刘雅倩拿着教鞭走向胡杰,气势汹汹!

    刘雅倩心中暗道:看姐怎么抽死你丫的!

    胡杰没有惧怕的意思,当刘雅倩走到胡杰身边,刚要开口之际,只见,胡杰把身一转,褪下裤子,躬了身子,把屁股抬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