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兽兽凶猛

    萧晓庆寝室。

    彭海涛和戴松林二人站在那里,此时,他们已老实多了。

    刘雅倩把泪水擦干,萧晓庆递过来热毛巾,一看便知,这毛巾是新的,从来没有用过的。

    刘雅倩感谢的接过来,点了点头。

    萧晓庆坐到床边,看向戴松林,又看了一眼彭海涛,萧晓庆最终把目光锁定在戴松林身上,然后问道:“你为什么要打彭海涛?”

    “他骂我。”戴松林回答的干脆。

    “他骂你,你就动手了?你也太嚣张了吧!彭海涛是你们班上的总班长,这正上着课,你就敢动手了!你胆子也忒大了点吧!”萧晓庆吼叫了起来。

    “是彭海涛先骂的人,先动的手。”刘雅倩擦完脸,走了过来,坐在了床边。

    萧晓庆一听之下,顿时尴尬万分,戴松林突然的身体一震,向刘雅倩投去了一种莫名的眼神。

    彭海涛的目光是分明的,分明的憎恨和凶狠,他瞪着眼,看向刘雅倩。

    “彭海涛,你今天是发疯了?还是怎么着了?你为什么要在上课的时候和同学发生冲突?”

    泾渭分明,萧晓庆同彭海涛说话的时候,那种亲昵和婉软是显而易见的。

    “事情是这样的……”刘雅倩把事情的原况一五一十都说了出来。

    萧晓庆听完,看向彭海涛,问道:“是不是这样?”

    彭海涛点了点头。

    萧晓庆叹息一声,道:“你俩都回去吧,明天给我送来检讨书各一份,少于四百字的罚,少一个字打一下手心。”

    萧老师说完,彭海涛便抬脚走人了。

    戴松林刚要起步,萧晓庆一把抓住了戴松林衣领,威胁道:“你要是再和彭海涛干架,我可不饶你了!”

    戴松林被震惊了。

    他看向刘雅倩,刘雅倩自己也有点蒙了。

    戴松林点了点头,萧晓庆才松开了手,戴松林离去。

    “萧老师,你这有失偏颇吧?”刘雅倩看向萧晓庆问道。

    萧晓庆:“没办法,彭海涛是尖子生,保护对象。”

    刘雅倩:“在一个合格的老师眼里,学生平等是最为重要的。在一个合格的官员眼里,众生平等才是最为公允的。没有公正,就有压迫。学生们的人生观、世界观都在形成之中,你这样做,会伤害许多学生的心灵,造成难以磨灭的恶劣影响!”

    刘雅倩越说越激动起来。

    萧晓庆叹息一声,道:“刘老师,你说的对,但是现实……”

    刘雅倩:“现实是,我们必须要做好我们的本职工作,一个教室的本职工作就是教书育人。育人,不只是简单的灌输书本知识,更重要的是要教学生如何做人,这才是根本!”

    萧晓庆张口无言。

    刘雅倩站起身来,来回的度着步子,手背在身后,看着萧晓庆,很是老气横秋的继续训示:“孩子们都是天真率性的,我们的榜样作用是巨大的,我们教师怎么教,学生们就会怎么学,有样学样,因此,我们的教育理念应该是,没有学不好的学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师!”

    萧晓庆鼓掌起来。

    刘雅倩:“孩子们都是鼓励出来的,好孩子都是夸奖出来的。但是,做错了就一定要批评!要讲道理分析给他听,不能因为是尖子生,是好学生就姑息纵容……”

    萧晓庆看了看手表,别说,那手表一看就知道是真货。

    这小小庆还真看不出来,表面上简约的很,怎么还有这么好的手臂?真是应了那句话,做男人,简约,不简单才好。

    “刘老师,不早了,我就不送啦。”萧晓庆这是下了逐客令啊。

    天!我的那个去!刘雅倩想不明白了,自己在一个男生寝室里,居然会被下逐客令赶人?这……这个萧老师真的是个男人?

    刘雅倩看向萧晓庆的脸,那里是没有一根胡须的脸庞,干净的如玉,如润滑的清油,如透彻的清泉。

    突然,刘雅倩想到了太监,太监是没有胡子的,难道……天啊!不会吧!

    “刘老师,不是,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困,我可以陪你出去走走都行,我们孤男寡女的。”萧晓庆这是怕?

    刘雅倩心中已算定了,这个萧老师要么是那里有问题,要么便是个男“同志”。

    突然,只见萧晓庆把右手食指竖起,放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他走向门口,蹑手蹑脚,轻轻地,突然,萧晓庆把门一拉,顿时,三个身体倾倒在地。

    这三人可都是领导同志啊!马主任、蒋主任和曹董事长的那个亲弟弟曹宝坤。

    刘雅倩看的是目瞪口呆,萧晓庆一时也不知道是该上去搀扶呢,还是怎么着。

    不过很快,三人都陆续站了起来。

    三人为众,人多势众,反正也不是丢一个人的脸,三人没有作声,一边拍着衣服上的灰尘,一边各自散去。

    呃……这是?

    刘雅倩看向萧晓庆。

    萧老师笑了一笑,把手摊开,做出很无奈的样子。

    原来如此。

    真是!

    刘雅倩摇了摇头,离去了。

    从这一幕已然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是非之地。人言势必可畏。刘雅倩多了个心眼。

    ……

    竖日的午间操过后,老师们纷纷走进办公室,刘雅倩刚把屁股坐下来,突然一阵刺耳的声音响起,刘雅倩吓了一跳!

    “臭不要脸!男的男的不要脸了,女的女的不要脸了,都不要脸了!”

    陈忠寿开骂起来,吐沫横飞。

    陈忠寿是一个女教师,年龄在四十岁左右一点,但是看她的面容,却有五十多岁了。不过她骂起人来的时候,却只有二十多岁的感觉。

    凶猛,骂的恶劣!但是又十分的有章法,看来不是一个新手,这是个“老江湖了”。

    男的男的不要脸,女的女的不要脸,狗男女,这是骂谁?什么意思?

    刘雅倩想到了昨晚自己在萧晓庆寝室的情形,还有那三个被闪倒在地的领导。

    刘雅倩突然一下的脸红了起来。

    刘雅倩心跳的厉害,但是如何敢对号入座。

    这是怎么了,就算是自己和萧晓庆真的有什么“苟且”之事,又管你陈忠寿什么事情?

    真是奇了怪了。

    刘雅倩听着那陈忠寿骂的越来越厉害了,声音之大,毫无避讳。

    全办公室的老师,都只是听着,有的脸上已然是出现了麻木的神情。

    陈忠寿骂的太吓人了。

    这,这到底是在骂哪两个“狗男女”啊?

    刘雅倩快要疯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