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二】桑榆非晚(11):从今往后,你不姓桑,姓俞【番外终】

    【番二】桑榆非晚(11):从今往后,你不姓桑,姓俞【番外终】

    五月十八,宜嫁娶。还未到那日,詹京城中,华灯盈街,红绸遍布。茶馆酒肆,人们口中谈到最多的便是不日即到的太子大婚。

    俞荀正于太子府中试穿婚服,阻风匆匆跑进来,在他耳旁低语两句,俞荀脸色骤变,一只手臂还套在外裳中,当下甩了袖子,着了中衣便跑出门去。

    别院临宅大火,烟火顺着风势直往桑怀音所住的府邸飘,火势再大也是蔓延不过来的,但浓烟味重,呛得人根本无法居住。

    桑怀音在侍卫的重重包围下出了府,上了马车,走出一段距离,在一处窄道上同一辆载着满车家禽的车相撞。笼子滚落到地上,破裂开,里头的鸡鸭鹅便纷纷跑出来,堵得整条道都是,场面一时混乱。

    一群侍卫紧守着马车,另一群去处理路面状况。

    过了好一会儿,路面清空,一名侍卫走到马车旁,恭敬说道:“夫人,问题已经解决。夫人可有受惊?”

    等了一会儿,里头并无动静。

    “夫人?”

    示意一人打开车帘,可马车内空无一人。

    众人大惊,忙分头寻找。

    而那些家禽还散在两道,方才押运驴车的人却也不见。

    显然中计。

    **

    “属下一直牢牢看着马车,没有离开车边半步,不知怎得人却不见了。”

    俞荀到了现场后,看了看空无一人的马车,听着侍卫汇报。他面色沉静地入了马车,对着榻脚踢了踢,咚咚两个声响,他再用劲一脚,榻脚遮掩的木头破裂,榻下位置中空,不大,但藏一人是绰绰有余的。

    “属下该死!竟忘了细查马车内!”侍卫见此情景,当即跪下。

    调虎离山。若真用起脑来,她的智谋也不可小觑。

    俞荀沉声说:“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挖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出来,另外,去定平侯府,将那桑柔给我抓起来。”

    “你抓阿柔做什么呢?又想用她来威胁我?”清清冷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俞荀一震,转身,就看到十米开外的一身白裳的桑怀音。

    “阿音……”

    “他们说,几日后,你就要大婚,这可是真的?”

    俞荀目光紧锁着她,未答。

    “那便就是了。”她眸光暗了暗,“我不信他人所说,特地来找你要个答案。既然如此,俞荀,你尚欠我一封休书。”

    俞荀朝她逼近,桑怀音身后已出现几个男子,皆是清俊的容姿,模样气质与桑怀音有几分相似。

    俞荀握着剑的手紧了紧,说:“你早就怀疑了?什么时候开始谋划着离开的?”

    桑怀音说:“没有。我给阿柔写了信,现在想想该是由你扣住了吧。没有收到回信,我担心阿柔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便自己去寻答案。却没想到听闻意料之外的事。”她目光在他身上停顿半晌,一身缁深华服,暗红线勾勒的花纹,是婚服。

    她表情很平静,一如往常,任人世间风云变幻也掀不起半点波澜。

    她说:“俞荀,我等你的休书。”

    俞荀冷鸷出声:“没有休书,不会有休书,你一日是我的妻,一辈子都是我的人。”

    桑怀音说:“凡错事我只做一次,凡错人我只信一次。一纸休书而已,给不给都无所谓了,于我来说,不过一张纸。此后,我与你已无干系。”

    俞荀闻言面上风云卷涌,说:“毫无干系?你便向我讨一个解释的想法也没有吗?”

    桑怀音说:“解释多数时候不过都是借口,并不能改变现状和结果,再多解释又有何用?我不欺人,更不自欺。”

    俞荀冷笑,目光滑向她的腰腹,说:“是,你坦坦荡荡,我满腹阴诡。”

    桑怀音注意到,手不自觉也抚上腹部,说:“我并未怀孕,俞荀。这个月月事推迟了,今早方来。”

    俞荀心上一沉。是,他时时盘算着,已然注意到她月事未按时来。没有宣大夫给她诊脉,是因为怕她察觉自己的慌急。

    不知何处突然传来一声琴曲,俞荀一怔,看桑怀音正循声望去。他也看去,只见不远处有一楼台,四周悬白色布幔,于风中招展,隐约可见楼台中似有一人,抚琴弹曲。

    此景,像极了旧日瑸城王宫锁春阁,她便也是在亭中低头奏曲,静美如画。

    那时,她同他说:“今日我让你吻了我,此后我便是死,也不会让人再碰我一下。你呢,你做得到吗?”

    他没做到,他同丞相家的小姐,赏花看柳,作画吟诗,极尽暧昧。

    纵使只是做戏。

    但,于桑怀音来说,做戏,恰恰是她所摒恶的。

    楼台中的曲声不断,曲调熟悉,是他向她求婚那日,他故意引导她所弹的《子归》。曲声不似先前轻柔,更显悱恻。

    他心头蓦地收紧,倏然回头,却见不远处巷口,已不见了桑怀音人影。

    桑家人有备而来,得桑柔和穆止相助,布好退路,动作迅疾,退到身后窄巷,倏然消失不见。

    曲声此刻已断。

    好一个声东击西。俞荀咬牙,命人大肆搜捕。

    他还未告知她,他不会迎娶任何除她以外的人。她不愿听他的理由,但必然要解释给她听的。可,她未曾给他机会。

    俞荀怒火滔天,另派了人去捉拿桑柔。而桑柔已早一步,随着穆止车驾,出了詹京。

    **

    马车里,桑柔抱着琴,气喘不匀。

    穆止给她倒了杯水,说:“你怎么还抱着琴?”

    桑柔愣了下,方才从高台上下来,什么也没想,便直接将琴抱着一起跑了,堪堪躲过俞荀的人来抓她,现在仍是心有余悸。

    穆止已经开口:“我还不知,你竟然弹得一手好琴。”

    桑柔说:“可不是,现在发现我是块宝了吧。”

    穆止说:“嗯,那看来我无需给你钱了,你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本事出去赚钱,比如卖艺。”

    桑柔愤恼道:“有你这样将自家媳妇儿丢出去抛头露面的吗?”

    穆止笑:“若是自家媳妇儿……自然是不会让她出去抛头露面的。”他靠近她,“那首《子归》可是弹给我听的?阿柔,你在暗示什么?”

    桑柔被他灼热气息烧得脸上发烫,撇开眼,转换话题说:“侯爷军队到哪里了,我们中途出来耽搁了这么久,会不会赶不上。”

    穆止看了看她,将她手中的琴拿过,放到一旁,说:“不会。大队人多,走得是官道,我们走小道,路程短一些,很快便可以赶上他们。阿柔,你紧张什么?”

    桑柔一愣。

    “你一紧张两手食指不停交叠摆动。”

    桑柔低头一眼,还真是。她低咳了一声,说:“我刚才那仗义之举,是直接开罪了堂堂大燕国的太子殿下,把他媳妇儿给放跑了。如果被逮到,那是分分钟被砍头的事,我能不紧张吗?”

    穆止却微微肃了面,说:“从两月多前,你请愿随夫人参与这次北伐之战,到今日高台抚琴,其实你早就谋划好了是不是?你打算好了要助你朋友离开,而后怕俞荀追拿你,于是躲进这军队之中,让他不能耐你何。”

    这样部署时间间距颇长,桑柔意外他竟然全数看透,说:“其实,我能力有限,哪能从那么久开始就计划到现在呢。我朋友离开与否,我不能确定,她心性我虽了解,但说不定这么些时日改变了她,让她觉得爱情之下,有些原则可以丢弃呢。她若不离开,我很多工作便不用做了。”

    穆止问:“但她终究坚守了自己的原则,放下了爱情。”

    桑柔说:“与其说是她放弃爱情,不如说,她守全了她心中的爱情。太子娶亲背后兴许有其他安排或者无奈,但不论如何,爱情一经欺骗、利益、第三者,便已被破坏。我朋友她其实很喜欢太子的呀,离开他,她一定很伤心。”

    穆止看着她长长的睫毛微微垂下,好似可以感知那份伤心似的,眼里也沾染了些黯然。

    她低低地说着:“无论是何缘由,分离总归不是一件令人开心的事。常常最为亲密思念的人之间,总是天涯相隔,不得团圆。”

    穆止唤了声:“阿柔。”

    桑柔抬眼,却见他双手朝她微微张开,桑柔忽觉心头情绪翻涌,感动地几欲落泪,她扑入他怀中。

    穆止揉着她的发,柔声说:“你朋友是个难得通透的人,纵使难过,她也不会让自己过得不好。而所有想念的人,不论迟早,总会见到。”

    桑柔点头:“嗯。”

    **

    桑怀音回竹坞不久,便又离开。

    桑梓知道她私嫁俞荀,轩然大怒,放言说:“你既已嫁作他人妇,那你此后不再姓桑。”

    她不再姓桑,却也不能姓俞。

    她四处游荡。

    再回詹京,是因桑柔来信说,要离开詹京北上。信中只说,亲人遭迁,欲追随而去。她放心不下,易容回了詹京,却是迟了。桑柔早已离开。

    盘缠用尽,她去了酒楼弹曲挣些钱,一曲还未弹完,却听到帘外传来喧响。一旁奏箫的乐师放下箫管,站起来,走出去,掀开帘子探看了下,说:“是一个客人打翻了茶杯。嘶……茶水还冒着热气,滚烫茶水全倒到他手面上了,他竟然眉头也没皱一下……咦,这样子……是朝我们这儿来了……”

    不消时,帘前呈现一身影,长身峻拔。

    “公子可有何事?”那乐师打帘出去,询问道。

    那人目光紧紧落在帘幕上,一手抬起,好似要撩开帘子,却又五指攒紧,半晌没有动作。

    “公子?”

    俞荀如梦初醒,一下撩开帘子,却见里头唯有几样乐器,零落摆放,不见一人。

    不见那人。

    他问:“方才那琴曲,是你弹的?”

    那乐师回头一看,道:“欸?方才那姑娘呢?“领口蓦然被人抓住,五指修长,关节见白,但手背通红一片,是刚才被烫伤的。

    他出言狠恶:“什么姑娘?”

    乐师被他满身阴厉吓到,哆嗦着开口:“姑……姑娘……就是弹瑶琴的姑娘,她……她她她方才还在这儿的。”

    顿感领上的力道又加大几分。

    “她长什么样?”

    “模……模样……还好,大眼大鼻厚唇,脸上还有些麻子,但……但……气质出众。”

    男人面目沉下,好似陷入深思,五指已然松开,乐师直接瘫坐到地上,一口气还未缓过来,男子已然不见。

    俞荀出了酒楼,便见长街人潮中,一清瘦身影迅疾快速移动,迅疾消失在视线里。

    阻风跟上来:“太子,这是去哪儿?”

    俞荀翻身上马,说:“她回来了。立马通知各城门,关门闭城!”

    阻风一惊:“殿下,闭城……”闭城非得有燕王手谕方可做。

    “说的话没听见吗?”

    阻风跪地:“殿下,下令闭城是破律僭礼,不可为之。”

    俞荀短鞭一个狠力甩在马背上,马蹄碎尘,脱弦之箭般奔驰。

    终究让桑怀音先一步出了城。

    **

    俞荀最后并未成婚,桑怀音已知道。原因听闻是,丞相府谎报小姐的八字,实际的八字与太子的相冲。婚事自此告吹。

    知晓之后,心头说不出喜悲,而是一种荒凉,一种无可填抚的荒凉。

    詹京酒楼里,他仅凭借她信手弹拨的曲子便认出了她,对她熟悉到这般地步,让她慌乱。

    既然暴露了踪迹,俞荀寻她便不再似旧日那般毫无头绪。

    北上南下,他一路穷追不舍。

    她从未将自己和他的天下、权势相比,以来掂量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这样的行为荒唐且无意义。

    但当他孑然一身,眉目含笑地站在她面前,说:“阿音,你可不能再跑了,如今,我只有你了。”她仍是乱了。

    早先便听说,燕国太子在詹京酒楼闻一曲而遇良缘,此后弃江山,去寻美人踪迹,她并未当真,此一刻,忽然就相信了。

    这样的偏远异国边境之地,四周是凝霜冻原,枯枝槁木,他卸去一身华贵,温情脉脉地看着她,说:“如今,我只有你了……”

    桑怀音心下恻恻,眼角涩疼。之前几次,她也险些被他抓到,堪堪脱逃。这么长的时日过去,她想,他尚有宏图伟业,终归会放下。

    却不知,却是为她放了江山。

    她两手握紧,平静道:“我从没有跑,只是俞荀,我们的路本就不同。”

    俞荀走向她:“同或不同,我们还是相遇了,你嫁给了我,我们拜过堂,喝过合卺酒,既是夫妻,就有不离不弃的诺言。”

    桑怀音说:“你执念太深,世间没什么是不可离弃的,时间久了,自然都可以放下。”

    俞荀说:“那你是将我放下了吗?”

    桑怀音未答。

    俞荀勾唇,眼中泰然自信:“你未放下我,正好,我也不打算放下你。”

    他随身背着他送她的那张焦尾琴,这时卸下,拿到桑怀音面前,说:“这把琴,本就送给你的,你将它收好。往后我们去哪儿都带着它。”

    话里,竟是要和她周游天下的意思。

    桑怀音定定地看着琴,怔怔出神,忽觉眼角有温润指腹轻柔擦过。

    “别哭,阿音,我只愿你开心……”

    他没有逼迫她。同她住进了客栈,相邻的房间。

    天欲大雪,不好赶路,便要在此地多逗留几日。

    桑怀音从房中下来用膳,俞荀已点好菜等着她。

    “接着,要去哪儿?”他替她布菜,问道。

    桑怀音抬眼看他,他这般漫不经心的问辞,好似真是打定主意随她浪迹天涯的模样。

    她说:“章临。”

    桑柔同顾珩之间百转千折,如今拖着残槁之身回去了却自己的心愿,事后,需要她的帮忙。约定之期尚远,她本想先回趟竹坞,如今俞荀跟着,不大方便。

    他说:“好。”

    夜里,忽闻四周喧嚣声。桑怀音警醒,立马坐起身来。房门砰一声巨响被从外击开,有人迅疾跑到他跟前。

    “阿音!”

    来不及细说,从一旁扯起她了貂氅,往她身上一裹,抱着她出门去。

    客栈起火,夜风寒劲,火势蔓延极快,不消时,已吞没了大半个客栈。

    所幸,年底,客人不多,很快人都尽数撤出来了。

    桑怀音被人紧抱在怀中,这时借着火光一看,才知俞荀身上只着里衣,她心头大动,想要同他说什么,他却忽然将她放开。

    “在这里等我!”他说,作势往火海里冲,桑怀音一把拉住他。

    “你做什么去?”

    俞荀却裹住她的手,迅疾在她手背亲一下:“琴还在里头。”话毕,又挥手往她肩头一拂。

    身下僵硬,他点了她的穴道。

    桑怀音瞪大眼。

    “怎么回事?那人怎么还跑进去了!”

    “喂,你不能进去,这是送死!”

    “……”

    一群人在桑怀音身旁喊叫,但却半分入不了那男人的耳,他身形动作敏捷,一下消失在火舌里。

    天干气躁,火势越发不可控。

    火苗窜得极高,虽隔着一段距离,仍可感热气腾腾,灼人皮肤。

    桑怀音觉得浑身抑痛厉害,气息已大乱,目光紧锁着那片火海,许久,仍不见那人出来。

    她咬紧牙关,暗自运气,忽然体内某处一阵巨疼,而后血脉一通。桑怀音往前迈动一步,却忽地脚一软倒地,一口鲜血应声而出。

    “阿音!”熟悉声音带着几分焦慌沉哑,她肩头已被人擒住,“你竟然强行冲破穴脉!你疯了!”

    她压抑住一声咳,抬头,见他一脸灰垢,眼中是愤怒、不可置信、心疼,那么多情绪,一双眼,展现得那么淋漓。

    身旁的雪地上,放着那把焦尾琴,琴身完好,可他的衣角发尾却见焦灰,桑怀音忽地起身夺过那把琴,用尽全力狠狠摔贯在地上,嘭一声,弦断琴裂。

    两人皆是一脸愤恨地看着对方。

    她恨他枉顾性命去取琴。

    他恨她伤身伤体强解穴。

    一旁人本欲过来询问,见两人剑拔弩张的态势,便纷纷退开几许,狐疑地看着。

    俞荀忍着火气,伸手去抚她的脸,被桑怀音一掌打落,怒目回瞪他。

    他从未见过她这般失态的模样,鬓发散乱,唇边沾着血迹,双目蕴着喧天恨意,面上泪水潦落。

    便是多年前,在詹京郊外,他好不容找到她,她一身伤痕,满脸泪水,表情仍是无懈可击的清冷。他从未见过她动怒。世间万事,鲜少能入她眼的,更枉论什么能牵动她的心绪。

    “倘若……倘若……”她咳了声,声音因着怒恨发颤,“你再迟一点出来,我……便进去陪你!”

    俞荀闻言猛地一震,一把搂过她,双臂发狠似的将她紧紧按压在怀里。

    月淡星稀,夜色昏沉,周遭是火光漫天,人声喧嚷,却半点影响不到相拥的两人。

    桑怀音随着他先回了詹京,再嫁他,以怀音的名。

    她同他说了桑梓对她说的话。

    俞荀抱着他,说:“从今往后,你不姓桑,姓俞。”

    成婚后的桑怀音不久便马不停蹄往章临赶,方下朝回来的俞荀咬牙切齿一边咬牙切齿地骂“不安分的女人!”一边驾马就追。

    阻风在身后跟着,头疼地想,太子同太子妃之间的相处模式好耗体力。

    ********************************************桑俞非晚番外终*******************************************

    ************************************************补番*************************************************

    得知桑柔再度病重时,桑怀音将近临盆,心急火燎地要去见她。俞荀自然不能同意。不论她如何闹,也不放她出门。

    生了孩子,坐满月子,赶到章临,桑柔境况十分糟糕。

    “不该告诉你的,你才生了孩子,怎好这般折腾!”桑柔靠躺在床上,虚弱地握住桑怀音的手说。

    桑怀音眼中微红,不说话。

    “不过,还能见你一面,我很开心。”

    被桑怀音硬声打断。

    “想见面,日后多的是时日。”

    桑柔无力地笑笑:“可有将俞蓿带过来?”

    俞蓿是俞桑二人的长女。

    桑怀音将女孩拉至榻前,小女孩很是伶俐,脆生生地喊“姨姨”。

    “模样可真是好看,像你多一些,性子则像俞荀多一些。”桑柔拉着她的手,“可见过怀卿了?”

    “谁?”

    “你怀卿哥哥。他该还在书房念书,抑或在练剑,你去找他玩儿。”

    “好!”

    目送女孩出门去,桑柔目光有些恍惚。

    “记得少时,我们也曾盼着来日儿女能够结姻联谊的。眨眼间,都过去那么久了。”

    “听说,你让怀卿拜了鹤枳为师?”

    “嗯。鹤枳除却一身琴艺,还有一手好功夫,我们两个未能传承这块衣钵。鹤枳老头也喜欢怀卿,便让他拜他为师了。”

    才说了几句话,桑柔面上已露疲惫。顾珩掐着时候进来,对着桑怀音点了点头,而后撤去桑柔颈下的靠枕,将她安置好。

    “累了便睡一会儿。”

    桑柔眼皮已有些分不开,摸索到顾珩的手,说:“他们千里而来,晚膳接风宴,我要去,你记得叫醒我。”

    顾珩低声地应。

    她已然睡去。

    **

    俞蓿按照别人指点去寻书房,却还是迷了路,瞪着眼左右顾盼,不知该择那条。

    忽闻何处传来声响,她循声而去。

    只见白梅花树下,一白衣少年,手握长剑,身姿俊洒,挥剑斩落花瓣,很是风流倜傥。

    “你是谁?”

    呵斥声忽然响起,少年已然提剑站到自己跟前,个头比自己高不了多少,但肃严冷面,打量着她。

    她挺胸反问:“你又是谁?”

    少年微微一愣,答:“顾瞻。”

    “顾瞻?”

    “字怀卿。”

    “啊怀卿哥哥。你便是怀卿哥哥?我是俞蓿。姨姨叫我来找你玩。”

    “哪个蓿?”

    “就是上头草,下面星宿的那个字。好难写的。”

    “哦,就是苜蓿的蓿。”

    “你知道苜蓿。”

    “苜蓿,圆叶,紫花,结荚果,嫩苗可食,荚果可饲牲沃壤。”

    “哇,你知道的好多。”

    “虽身处深宫高位,但不能五谷不分,四体不勤。母后以前都这么教导我的。”

    其实桑柔说的是,你看你父王总是这么嫌弃我,我们俩离宫出走好了。母后含辛茹苦把你拉扯这么大,现在是你反哺的时候了,出了宫,你要去给母后讨饭吃。而这些知识将来都是有用的,以防你采了毒蘑菇把你母后直接毒毒死了那可怎么办呀!

    听闻此言的顾珩二话没说,将桑柔拎回宫教训。依桑柔所言,那是家暴。

    “嗯嗯。但是父亲说,只要将我养胖了就好,母亲都不管我。”

    “你是女孩子,不一样。”

    “女孩子,如何不一样?”

    “额……母后她说自己也是学富五车,但她上有父王,下有我,一身才华无处使。你往后找个人照顾你便好。”

    “可是,我母亲最不喜欢别人照顾了。她房中一个侍婢也无,每次过去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做。”

    “那也是好的。”

    “如何好?”

    “……你问题好多?”

    “哪里多?”

    “……”

    **

    桑怀音出了桑柔宫中,去见了被顾珩请到宫中的三叶。

    “她那样的情况,余毒便是除清了,身子也耗损过度。能撑这么几年,已是十分不易。如今……”他叹气,“无非靠在一份执念负隅顽抗。”

    “她……还有多久?”

    “长短无非就那么些日子了。如今,她活着亦是一份折磨,身体疾痛非常人能忍,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或许,对她来说,不如早些离去的好,少一些痛苦折磨。只是,她一放不下顾珩怀卿,二,有些人不愿放弃,她如何说出口放弃。”

    “……”

    **

    俞荀此番来,微服私访。接风宴也就几位相识,并不隆重。

    宴上,俞蓿频频向顾瞻示意低语。俞荀在一旁面色叵测,桑柔则是一直浅笑看着。

    顾珩握了握桌下她的手,问:“你安排的?”

    桑柔说:“确实是想他们两个能够结识结谊,但儿女的事情,可万万不敢勉强。他们来日如何,权且看他们自己了。但关系好些,总是好的。”

    顾珩说:“你想得倒是远。”

    走不了那么远,自然得想远些。

    **

    一年后,齐后薨逝。

    这次桑怀音带着俞蓿来到章临,俞荀因政事缠身,未能陪同。

    却是顾瞻迎接的他们。

    桑柔已然下葬,顾瞻带着他们去陵墓祭奠。

    “母后去后,父王迟迟不肯将母后下葬,寻了冰棺放遗体,安置在寝宫中。后来鹤枳师傅赶来,和父王打了一架,将他打晕了,才将母后下葬。”

    虽年纪尚幼,顾瞻说起来话来,已带几分王者风范,不疾不徐。

    他将一个包袱交给桑怀音,说:“母后说,她此生尤为幸运,得挚爱之人,得至知之交。旧日她在宫中也爱弹琴作曲,她去世前,交代我将琴谱做一些整理,托我交给您。”

    桑怀音接过,抓紧。

    她问:“她可还有话留给我?”

    顾瞻说:“母亲说,所有的话都留在琴谱中,曲声里。您会懂她。”

    桑怀音点头,默了一会儿,又说:“你父王对你母后用情至深,怕是不那么容易走出来,往后还要看你多抚慰他。”

    顾瞻点头:“母后也同我这么说过。临去之时,母后让父王允诺,我世袭王位时,定然要交给我个太平盛世。师傅说,如今天下纷争,做到这个,谈何容易,非殚精竭虑苦干一生不能做到。只此一诺,便不会让父王沉沦悲痛,不能自拔。”

    桑怀音忍抑住泪,笑说:“有时候,她确是个狠心之人。”

    俞蓿在旁似懂非懂地听着,见母亲频频仰头拭泪,又见一旁顾瞻双目通红,却咬牙忍着,走过去,将自己的帕子递给他。

    顾瞻愣了愣,接过,拽在手心。

    ************全文终***************

    题外话:

    1)上一章中桑柔提到的那个炮灰厨子,前面说江厨子,后面说是张厨子,不是bug,是桑柔故意的,说明她压根没把人放心上,来哄穆止(顾珩)那个小傲娇。

    2)桑柔特地安排俞蓿和顾瞻相遇,其实其中确实带有政治目的的,所以顾珩说她想得远,俞荀神情叵测。但是他们两个以后会怎么发展,任君想象

    3)桑俞的番外,是答应藤子要写的,不然估计早放弃了,正文中把框架搭得太大,结果把自己坑了,又要符合正文,又要有剧情,很难写,所以文中有些时间没有清晰说明,但跨度却非常大,有些事件也没有再叙,比如俞荀怎么去说服桑怀音家人等等。

    4)新文会是全然不同的一个故事,唯止也会带着成长的文笔和感悟去书写,期待与你们重逢!

    5)结语借文中的一句话:所有想念的人,不论早晚,都会见到。祝你们长相思长相守长欢喜!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