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180章

    166章 没有如果

    “叮铃铃铃——”

    一阵上课铃打断了冷陌熙的思绪,是啊,是自己亲手打破这个局面的,又有什么资格来谈‘如果’呢?冷陌熙自嘲的勾起一个弧度,转身对上官皓他们说,“好了,上课了,我们进去吧。”说完,带头向教室里走去。

    刚走进教室,就感觉到了两个冷冷的眼神射向自己,冷陌熙抬头一望,就对上了弦音和艾菲那冷冷的目光,不由的一愣,随后装作没看到似的朝自己座位走去。

    雨落其实都已经没有必要再来艾梦思了的,可是,今早晨右眼皮一直在不停的跳,隐约的总感觉有什么不详的预感,刚踏进学校,就听到几个女生在议论纷纷,走进一听,才知道冷陌熙和静瞳分手了……

    而且,还很离谱的说是冷陌熙甩了静瞳。

    呵,怎么可能?一向只有静瞳甩别人的份,怎么可能还有被别人甩的一天。

    可是,刚进到教室,就对上了苏雨菲那得意而挑衅的眼神,雨落就感觉到不详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蓝堂懿也是,原本昨天就打算离开本市飞回英国的,昨晚临走前想跟瑶瑶告别,可是打瑶瑶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打静瞳和星晨的手机也是无人接听,而且昨天treason被灭的事情轰动一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蓝堂懿不得不推迟了行程。

    因为,有一种莫名的感觉,就是如果这次自己走了,会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

    弦音和瑶瑶也是又恼怒又心急,自从知道了静瞳她们的身份后,除了最开始的一片震惊,没想到一直给自己如同大姐姐一样亲切感觉的人,居然是一个立足于黑白两道而叱咤风云的人物!

    她是她们的好姐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却胜似亲人,她给她们一种无形的安全感。

    她身上总有一种令自己舒心的感觉,她有着如同大姐姐一样的亲切。

    而她,却是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既有势力,又有财力、无力,还有一帮对自己死心踏地的下属,她是那么的强大。

    但是,无论静瞳的身份有多么令人胆颤,静瞳给她们带来的那种无形的安全感是永远不会变的,静瞳永远是她们的好姐姐……最好的姐姐!

    弦音和艾菲不约而同的想道,暗暗的发誓。

    就如同姐妹连心似的,姐姐看到妹妹受伤会心痛,同样,妹妹看到姐姐受伤,无论是身伤还是心伤,那个伤害静瞳的人都一样可恶!所以弦音和艾菲会对冷陌熙几个人那般的仇视。

    167章

    正在舆论纷纷的同学都回到了各自的位置上座好,因为冷少和其他三少都进到教室里来了,看着个个阴霾着的表情,谁那么白痴会往枪口上撞?

    而且,谁又敢在当事人面前嚼舌头跟呢?

    但是……

    敢这样做的人还是有的……

    不过……

    敢的人无非就是两种:第一,那个人有权有势而且还可以跟冷少抗衡!

    当然,这种可能已经被完全抹杀在了摇篮里,仅仅限于想象……因为,有权有势的还可以跟冷少抗衡的有必要做这么白痴的事情吗?其次……能和冷少还有其他三少做对的人,希望渺茫啊……

    第二,那就是这个人神经病犯了,或者是到了时间但忘记吃药了的!

    四周静的连地上掉根针的声音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大家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四少的脸色,大气不敢都不敢喘一下。

    蓝堂懿和雨落虽然不畏惧他们的势力,不过,这次他们也只是在一旁看着而已,没人上去说话。

    实在是没什么可说的,不是当事人,说什么也不近于事,那干什么还要搀和这汤浑水?

    莲花都可以出淤泥而不染,那又为什么要那么无聊的去往上面抹污泥呢?说不定还会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淤泥没给抹上去,反而把自己弄的一身泥巴。

    所以,还是静观其变吧!

    蓝堂懿和雨落默契的想到。

    弦音和艾菲就没蓝堂懿和雨落那么冷静了,一脸愤然的冷眼相对。

    弦音这样也没什么奇怪的,弦音本就是名媛出身,面对他们没有那么多的忌讳和自卑。

    而艾菲呢,典型的大爆发,以前在众人眼里无疑是一个柔柔弱弱大话不敢说一句的贫优生,而自从跟星晨和瑶瑶在一起混久了后,脾气又自然而然的改变了。以前在学校里,连远远观望四少一眼的自信都没有,而现在,居然敢狠狠的直视他们的眼睛睫毛的不眨一眨。

    记得星晨曾经还打趣艾菲道:“小小菲啊,真是孺子可教,朽木可雕啊!”

    结果被艾菲狠狠的送了几个卫生球,什么叫朽木!?

    现在想起来,艾菲眼眶不禁慢慢湿润了起来,泛起了一阵红色涟漪……朽木,朽木……终于懂得了星晨和瑶瑶为什么遇事都是那么冷静沉着,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心思却极其缜密,原来……

    这才是真正的孺子可教,朽木可雕!

    就因为遇到了太多,经历了太多,所以明白懂得了太多!

    比起她们,自己真的可以算得上是朽木了,懦弱,胆小,自卑……就因为有了她们,这一切才会改变的,很难想像,如果在以后的生活里,她们突然消失了怎么办?

    艾菲突然抬起头来,愤怒的瞪了一眼苏雨菲,那眼里包含着太多太多,复杂的难以令人看懂……

    番外:雏菊

    ------------------------------------------------

    她如一朵娇小的雏菊花,开在这茫茫的戈壁里,没有像开在温室里的花朵一样有那么好的生存空间,没有精心准备好的花肥,没有人按时给它浇水锄草,没有人为它讲故事,唱好听的歌……

    陪伴它的,只有弥漫的风沙,在它的生活里,前一秒会是烈日炎炎,而下一秒,或许会是狂风暴雨,也或许会是皑皑白雪,或者是巨大的冰雹从天而降,重重的压在这娇小的身躯上。

    但是,它只会笑着,依然如旧的笑着,待狂风暴雨过后,它会用最美丽的姿态去迎接下一秒的太阳……

    有人会心疼它,心疼它那悲惨的遭遇,怜惜它那倔强的坚强,有人也会为它愤愤不平:“为什么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还要用微笑去迎接下一个时刻呢?假如下一秒是狂风暴雪呢?为什么还要那么高兴的笑?”

    它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依然如旧的……

    因为……

    在它悲惨的遭遇里,再经过重重打击之下,它……唯一的,仅剩下的,只有微笑了……它要笑着,不停的笑着,当它破土而出,当它发芽成长,当它长出绿叶,当它结出花骨朵,当它开出美丽的小雏菊,当它的雏菊花凋零,当它接受大自然的礼仪,轮回的时刻,当它化作了泥土,和它土生土长的地方融为了一体……

    它只剩下笑了,它坚强而倔强的守护着唯一剩下的东西,如果它失去了微笑,它将一无所有,不是吗?

    蓦然回首……茫茫的戈壁里,一朵小小的雏菊在微风的沐浴下,仰望着天空,看着这朵雏菊花,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它很漂亮,比温室里的花都要漂亮,最漂亮的还要属它嘴角那丝甜甜的笑……

    --------------------------------------------------

    (你们就当作者我无聊吧,不然怎么会写这个番外......)

    168章

    就在教室一片沉寂,没有人出声的时候……

    “砰!”

    一声门响,打破了这片沉寂,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都聚集到了门外。

    冷陌熙抬头看向 ,谁那么不要命,居然敢这样直闯进来,除了她以外……

    可是,当冷陌熙看清是谁以后,整个人都已经完全僵在了那里,不可思议的瞪着走进来的人。

    众人看到冷少的反应,也一齐看向门外,一时间,各个人全都僵在了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那走进来的人!

    苏雨菲不禁握紧了拳头,手上的青筋若隐若。

    雨落一脸哗然,蓝堂懿眉头诧异一挑。

    艾菲膛目结舌,弦音目瞪口呆。

    欧阳哲满头黑线感叹道,“这,这……这阵容也太高调了吧……”

    只见……

    angel和demon两人首先登场,两人十分默契的一脚踹开了门口。

    angel身穿着一身白色制服,angel顾名思义为天使,可是,现在的angel,却有着如同恶魔的气质,斜刘海遮住了左半边的眼睛,无疑给现在的造型还是气场上,邪魅和冷艳各加一分。

    demon一身黑衣,紧身的黑衣勾勒出了她那惹火迷人的身材,让人垂怜,可是,她冷冷的气质和嗜血的眼神,让人可望不可及,只能限于幻想,斜刘海遮住了右半边眼睛,和angel相反的发型,但是却有着一模一样的脸。

    这对双生姐妹花一出场,全场一阵哗然啊!

    只见angel和demon两人各占一旁,面向众人,冷冷的眼神一扫而过,底下的人就不禁感觉到额上冷汗直冒啊!

    神啊,仙啊,阿拉斯丁啊!谁能解释一下下这是什么回事!?

    可是……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门外又有人走了进来……

    又一对双胞胎,不过这次不是双生姐妹,而是双生兄妹!一样的脸容,只不过,哥哥寒一脸冷酷深沉,如冰山般深邃的眼神,底下的女生看到寒不禁一阵失声尖叫,不过我们寒很酷的朝angel的方向走去,连个眼角也没有施舍给她们。

    而妹妹冰,搞怪活泼,喜欢恶作剧,尤其是恶整寒,此时一身黑色制服,冷眼扫过众人,脸上表现出的是少有的冷酷,随之也站到了寒身后,不再看底下的人一眼。

    众人一阵哗然啊,这也太拽了吧!?

    不过……

    更拽的随之出场!

    冷酷霸气,但是深邃不羁的杀手冷、绝也紧接着走了进来!不过,冷、绝连半个眼角都没有施舍给众人,那么多个人就这样被华丽的无视了!

    帅哥,帅哥啊!

    众女生悲愤挠墙……(激动的)

    接下来进来的人呢……更让全场哗然……

    这么华丽的阵容啊……

    原本一样在这个学校,这个教室里学习的……紫星晨和梦依瑶!

    两人和前面的出场的人一样,不变的黑衣,不变的深沉。

    艾菲和弦音感觉眼角都在抽搐。

    平时看惯了大大咧咧像个男生一样的星晨,也看惯了骄娇弱弱像个娃娃一样,偶尔耍耍小腹黑的瑶瑶,现在再一看……真的,绝对,比珍珠都还要真……

    她们真的连眼角都在抽搐!

    同样的……

    蓝堂懿和雨落眼角也在抽搐,这,这是搞杀手大聚集吗?

    冷陌熙满脸诧异……

    上官皓满头黑线……

    秋宇辰抽搐着嘴角陷入一片沉思……

    欧阳哲激动的蹦出一句脏话:“真妈的太高调了!”

    169章 如此高调

    炎炎烈日高高挂在天上,一大丛风信子在风中无声的舒展着自己娇艳的花瓣,无息的悄然绽开,红的蓝的紫的粉红的……它们尽情的沐浴在这微风中,随风而舞,划出一个个美丽的弧度,沦陷在这短暂的美好当中。

    叶,在随着风的伴奏。

    展开自己的音喉,唱着一首首无字的交响曲。

    风——停了。

    声音戛然而止——

    那首动听的交响曲悄无声息的落幕了。

    随着众人诧异的目光,主角登场。

    不变的黑衣,而穿在他们身上确实另一种味道,有霸道,有狂野,不羁,高傲……

    逸和冥澈伴随着静瞳华丽登场!

    众人看着这一幕,表情全部变成了呆滞状态……

    天!

    上官静瞳……

    惊悚!灵异了……

    妖艳的红发,眉心间那诡魅的一点落红,白暂胜雪的肌肤仿佛吹弹可破。只见她诡魅的红色双眸中一瞬而过一抹皎洁,如同黑夜中狼的眼睛,恐怖而深邃,有着那蛊惑的光芒。莹润诱人的唇,微微上扬,划出一个,诡魅的弧度。

    不明事理的高a(3)的同学,无论是正在叫嚣的,还是在窃窃私语,议论纷纷的,全都呆呆的愣在了那里。

    静——

    四周一片寂静。

    不知是为什么,不知是因为这华丽而强大的气场,还是这出场的冷酷人物,或是因为静瞳犹如鬼魅的微笑,还是那微微上扬的诡异弧度……

    总之,全场就是没有一个人敢说话,仿佛一开口就会有什么恐怖事件发生,空气中弥漫着紧张而僵持的气息,就连呼吸声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静瞳眼中再次闪过一丝皎洁,如同一朵绽开的曼珠沙华,红的妖艳。

    良久,良久——

    只听她缓缓开口:“大家,别来无恙——”

    170章 做人要低调!

    静——

    令人恐惧而颤抖的寂静。

    大家都莫名其妙的看着为首的静瞳,不解,疑惑,不屑随后而至,看着静瞳的眼神也愈发复杂,更多了一丝嘲讽。

    只有冷陌熙等人明白,静瞳的话是什么意思。

    一句‘大家,别来无恙——’

    已经把彼此都彻底划清了界限,现在的立场……

    也只是同学或者是……敌人?对手?或是,为了彼此利益而交涉的,搭档吧?

    呵……冷睿深沉的俊脸上闪过一丝嘲讽。

    “对呀,静瞳,是好久不见……不过,这次你出场,未必也太高调了一点了吧?”欧阳哲先说话了,图打破一下这份僵持,其次是为给静瞳一个比较,呃……中肯(原谅我,实在是词穷了,阿门!)的劝告,要知道,做人要低调!

    静瞳看向欧阳哲,半眯了眯眼瞳,嘴角微微上扬一个诡魅的弧度,故作无奈的语气说道,“不好意思,我习惯了高调出场,高调退场。”

    呃——

    欧阳哲满头黑线,华丽的吃了个鳖。

    “哈,就算再怎么高调,最后还不是被冷少给甩了吗?”

    一个女生看到静瞳这么不给哲少面子,嘲讽的说道。

    但是,那个女生不明就理的强出头的话音刚落,唰——

    在场的几个人,脸色顿时阴沉了几分。

    其中冷陌熙的脸更是阴霾的吓人。

    静瞳只是微微一笑而至,但是身旁的逸和冥澈明显的感觉到,以静瞳为中心点的两平方米以内的范围,空气温度霎那间下降至零下十几度!

    这时,苏雨菲原本紧握的双拳却慢慢放松了下来,只见她一副静观事变的样子,玩味的看着自己的指甲,粉色与白色交织在一起,上面还有几粒硕小的碎钻,碎钻闪烁着一些若隐若现的淡光,衬托着她嘴角愈发愈大的那抹微笑。

    “就是,就是。”另一个没眼力的女生紧接着随机附和道。

    “对啊,看她嚣张成的那个样子!”又一个女生强出头道,原本以为借这个羞辱上官静瞳的机会可以讨好四少,可是——

    谁也没有注意到四少脸上那愈发愈阴霾的冷沉,冷陌熙狠狠的扫视过那几个多话的女生,如苍鹰一般锐利的眼眸散发着阴冷而危险的光。

    而那几个女生就在那不需要观众的自顾自的讲……

    (作者路过:“……已经无语了,见过缺心眼的,没见过这么,这么,这么缺心眼的!巨囧!”某作者有的没的发表了一下她的感言,也有的没的在这乱吼了一通,然后一个华丽的转身,接着走人……众人愤青:“你个无良作者,这么久都不更新!好不容易更了一篇,你还出来干嘛?破坏美感!”)

    静瞳听了她们的话,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诡异而凄凉的婉然的美。

    她半眯着的双眸透露着危险的讯息——

    171章 妖娆的美

    红润的樱唇在空中微微上扬,划出一个很大的弧形,深邃的双眸如黑洞般深不可测,樱唇微微张开,好似又千言万语但却一言不发,碎发在风的伴奏中飘零,很美,让人移不开眼的美,美中,却透露出致命的危险气息。

    她如一株双面花,一边是坚强与隐忍并存的雏菊,一边是美丽妖娆的罂粟,明明有着剧毒,可是,却无法抵挡它窒息的妖娆。

    静瞳额首,摆出一副高傲的姿态,以居高临下的样子凝视着那几个女生,她深邃的红色双眸如一朵在雪中绽开的红色彼岸,红色侵染了大片白雪,红的那么耀眼,她的双眸仿佛有着一种致命的诡魅,被盯着的人,不禁感到毛骨悚然。

    那三个说话的女生目瞪口呆的长大着嘴,眼睛里全是恐惧的看着静瞳,看着静瞳手里拿着的——

    蛇鞭!

    “啪!”只见静瞳一挥手中的蛇鞭,长长的红色鞭子上有股令人恐惧的血腥味,它仿若一只刚刚睡醒的慵懒的蛇,此时正惬意的扭动着柔软的身子,‘嘶嘶’的吐着红色的信子……只见它随着静瞳的手势猛的袭向刚刚三个女生中最前面的那个女生的桌子,那张桌子被蛇鞭狠狠一击,那么坚硬的桌子竟然出现了一条裂痕!

    天!

    静瞳这一个让人始料不及的举动,令全班的人都深深震惊了!

    星晨嘴角微微上扬,瑶瑶脸上也出现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那张可爱的娃娃脸此时正毫不掩饰着她的腹黑与邪恶,也充分展现出她身体里的嗜血因子正蠢蠢欲动。

    那三个女生被吓的脸色惨白,原本脸上就抹的够多的粉底就够白的了,现在,真的,她们的脸色堪比午夜的贞子。

    冷陌熙眼中闪过一抹愁苦。

    现在的形势,是不是也可以用上‘一触即发’这个成语来形容了呢?

    不过这次,不知道又是哪个不识时务的人来充当这跟导火线?再次点燃这颗威力不小的易爆物品。

    静瞳看着现在的形势,脸上依然无一丝表情,微微一挥手,身后的寒、冰心领神会,走出去,不一会儿,就带来了一个依然昏睡着的人——

    冷雪儿。

    众人眼里再一次闪过一抹诧异。

    冷雪儿!怎么会……

    苏雨菲此时心头一紧,原本正轻抚着那白暂的手的指甲狠狠的扎进了皮肤里,渗出了滴滴诡异的红,而她却全无感觉,因为苏雨菲此时的心,全然放在了被带进来的冷雪儿的身上。

    她千算万算,是绝对不会算计到,上官静瞳居然会救冷雪儿!

    冷陌熙几人眼中也满是愕然。

    静瞳微然额首看向冰,冰点了点头,从身上掏出一个小小的琉璃色的玻璃瓶,里面装着一些白色的粉末,冰拧开瓶盖,把小瓶子放到冷雪儿鼻子那给她闻了闻,然后盖上瓶盖把小瓶子收了回去。

    此时,大家的目光全都聚集到了冷雪儿身上,只见——

    172章 闭嘴

    冷雪儿的睫毛眨了眨,缓缓睁开了眼睛——

    冷陌熙看到冷雪儿醒了,终于是松了一口气,不过此时,冷陌熙比起冷雪儿的醒来,还是更想知道一些事情……

    就比如,为什么要在自己面前,自导自演这样一出戏!?

    冷雪儿睁开眼睛,看见眼前全是盯着自己的人,不由的尖叫一声,失控的喊道,“这是哪里,我这是在哪里,哥哥,哥哥——”

    “这是在学校。”静瞳很好心的回答了冷雪儿的问题,嘴角也同时勾起了一个满是戏谑的笑,呵……真是用情颇深啊,一醒来就找哥哥吗?

    冷雪儿听到这个声音,愣了三秒,回过头来就看见了静瞳那满是戏谑的笑,嘴巴张的大大的,好似有千言万语,可就是说不出话来。

    静瞳微微一笑,笑的如沐春风,可是在冷雪儿眼里看来,那就是来自地狱里的恶魔的微笑,充满着死亡的窒息。

    静瞳依然微笑的看着冷雪儿,“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吗?”

    冷雪儿仍然是那副呆呆的样子,死死的盯着静瞳,仿佛她是怪异一样。

    “是不是想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为什么会这样’‘你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类的话?”静瞳仿佛是有读心术一样,冷雪儿依旧不语,只是,瞳孔瞬间放大,满脸的震惊。

    很好,你的表情已经给了我答案。

    静瞳再次微笑,视线却转向了苏雨菲身上,只听静瞳缓缓开口,如鬼魅的声音,好似对冷雪儿说的,也好似是对苏雨菲说的,“很好,你的表情已经给了我答案,既然你没有什么话想说的,那么,你,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一些什么呢?”说完,静瞳诡魅的红瞳直视苏雨菲。

    苏雨菲摆出一副标准名媛的淑女微笑,看着静瞳说道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对于这些事情,我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应该要说些什么……”

    “啊!——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还不等苏雨菲说完那些很官方的话,就看到冷雪儿再次失控尖叫起来,那声音令一向习惯了安静的静瞳感到排斥和厌恶,“闭嘴!”

    “啊——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冷雪儿完全不听静瞳已经接近爆发了的声音,依然尖叫着,就像一个疯子,十足的疯子。

    静瞳实在是忍无可忍,不知从哪里拿出的一个银针,抬手一挥,准确无误的就刺在了冷雪儿的脖子上,只听冷雪儿的一声低吟,“呃——”

    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那根银针就已经融化了!

    而冷雪儿,还没有在刚才的事情中缓过神来,嘴巴张的大大的,看样子是在喊些什么,可就是没有声音。

    冷陌熙眉头紧蹙,失声了?

    “她只是暂时性失声,六个小时以后才可以发出声音来。”静瞳好似看出了冷陌熙的疑惑,从容不迫的解释道。

    众人在听到静瞳的话时,不凭她说了的什么,就凭她那处事不惊,从容不迫的样子,就不由的感觉到毛骨悚然。

    静瞳嘴角微微上扬,划出一个诡魅的弧形,手中蛇鞭扬起,这次,则是对准了苏雨菲——

    173章 破碎琉璃梦

    火红的蛇鞭仿若一只吐着信子虎视眈眈瞅准着猎物的蛇,配合上静瞳冷冽的目光,苏雨菲此时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或许是聚积已久的怨气到了一个程度,她的双眼,也是那般冷峻,满是令人窒息的嫉妒。

    恍然——

    静瞳脑海里一闪而过的是一双清澈的双眸,它像是入春初解的冻溪,宛如夏日里盛开的迎春,秋天里那嫣红的枫叶,冬天——飘零的雪——

    深邃的红眸不禁黯淡几分。

    那双清澈的双眸也在这双眸黯淡的同时无声消逝。

    那刚刚开始解冻的小溪,又再一次雪花纷飞。

    那是一片耀眼的白。

    寒风在呼啸着,迎春枯萎了,枫叶飘落了,雪——依然在下着。

    嘴角不禁勾起一副隐隐微笑的弧度,一个诡异的弧形,宛如夜空中划过的流星,一瞬而逝。

    再次出现的,依然是那双拒人于千里之外,霸道的,强势的,深邃不可见底的红瞳。

    握着蛇鞭的手也在无形中用了几分力气。

    静——

    又是这个诡异的气息。

    空气骤然而至,凝聚了,运转的时钟仿佛在那一瞬间停止了。

    然而,没有。

    静瞳和苏雨菲四目相对,目光中擦出了火花。

    ‘擦出火花’——多么浪漫的字眼,但是,它在这里,绝对不会是偶像剧里男女主人公很狗血的爱恋情节。

    这一下,这两人瞬间成为了众人的焦点。

    在那些无良的看白戏的同学脑海里就开始联想翩翩的浮现出一个画面:

    强大嗜血上官静瞳vs贵族名媛苏雨菲

    天!劲爆!

    果然很好!很强大!

    静瞳眼里再次闪烁过危险的色彩,苏雨菲,就凭你吗?

    苏雨菲也不服输的回瞪了静瞳一眼,那副从小到大的优越感使苏雨菲的高傲更上了一个阶级。

    果然——还是一样讨厌。

    静瞳嘴角勾起一丝嗜血的笑。

    诡异的一幕——

    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另一个主角,雨落嘴角也勾起了一抹苦涩和忧愁,无奈的摇摇头,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活在一个悲剧当中的,因为想报仇,所以选择了活着,因为要活着,所以选择了另一种悲剧。

    而现在呢,看着对持着的静瞳和苏雨菲,却又是另一种无奈。

    在不知不觉中,那份压抑的仇恨已经放下了,所以开始觉得,原来这个世界还是很美好的。

    至少,自己是幸运的。

    因为,在一场滂沱的倾盆大雨时,自己被淋成了‘落汤鸡’,低头看着地面,那是一片破碎的琉璃;而当自己抬起头来的时候,一座由七色架起的桥愕然立在空中。

    彩虹么?

    自己看到了。

    雨落看向静瞳和苏雨菲,苦涩一笑,你们的彩虹,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

    174章 记得,活着回来

    自不量力——

    静瞳心里冷哼一声,手里紧握着蛇鞭,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犹如一只离弦之箭,不留情面的朝苏雨菲的方向袭去。

    看戏的众人霎时间不禁一直的瞳孔放大。

    震惊的看着朝苏雨菲袭去的上官静瞳。

    她疯了吗!?

    众人心里一直的出现了这个诡异的想法,然而,这个看似荒唐而没有逻辑的想法很快就被这群无良小白给确认了。

    然而在千钧一发之际——

    静瞳左耳边的两枚耳钉中的其中一枚碎钻耳钉,突然闪烁着红光,异常耀眼。

    紧接着,星晨和瑶瑶耳上戴着的耳钉也随后闪烁出同样的红光。

    三人不约而同的同时眉头一挑,随后,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了一个莫名的弧度,让人捉摸不透。

    静瞳也在鞭子要在苏雨菲的脸上划出一朵残花的时候,即使的悬崖勒马,一个漂亮帅气的收受,蛇鞭就如同一条被驯服的小蛇,玩腻了,就乖乖的回到主人身边。

    这下子,大家迷茫了。

    不是都要开打了吗?怎么这一下子就华丽收尾了呢?

    苏雨菲更是茫然,脸上满是惊魂未定的样子。刚刚,那鞭子刚要挥下来的时候,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不断上涌,仿佛就要把整个人的淹没了一样,满是窒息的感觉。

    待静瞳莫名的收回蛇鞭后,苏雨菲犹如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着实是松了一口气。

    逸前一秒也是愣了一下,不明白静瞳怎么会突然收手了,这不符合她的性格啊。可是,在仔细细想了一下后,立刻恍然大悟……

    “静瞳,又来了吗?”逸试探的看向静瞳,静瞳正在把蛇鞭放回原位,听到逸的话,稍微愣了一下,随即,脸上再次摆上了那如沐春风的微笑,不带任何的腹黑色彩,有着无形的安抚人心的安全感。

    众人犹如雾里看花,不明白这两人再说什么,不过,瑶瑶和星晨倒是明白的很,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

    随即,静瞳、星晨、瑶瑶三人之间就出现了一段很诡异的对话……

    “这次,你们要小心。”静瞳首先发话。

    “知道啦。”瑶瑶微微一笑。

    “最好挂彩的地方不要太多哦。”星晨也附和上两人的话。

    “哈哈……当然啦,要挂彩当然也不会我们挂的多啦。”瑶瑶看似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

    “……”

    三人就这样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下有的没的聊了起来……

    聊了许久,只听到静瞳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众人不禁一阵哗然。

    只听静瞳微微一笑,红瞳依然是不变的深邃,听不出是什么心情的语气,一句诡异的话缓缓说出口:

    “记得,要活着出来——”

    175章 爷爷的到来

    三个年龄不大的,脸上带着温暖的微笑的,双眸却有着不同的深邃的少女们相视一笑。

    身后的弑魅余众也都反应过来,担心的眼神也都同时定格在了这三个女生们身上。

    冷陌熙等人看到这一幕,眉头不禁一挑,发生什么事情了?刚刚静瞳她们说的话虽然是很小声的,不过自己还是听的清楚的,尤其是那一句‘记得,要活着回来’……这是什么意思?

    “静瞳,发生什么事情了?”弦音不安的看着静瞳,艾菲也是两眼冒着泪花,众人的视线都聚集到三人身上,那炙热的目光,似乎要把三人身上看出一个大大的洞洞出来。

    静瞳给了一个安慰的微笑给弦音,随即,伸出手来帮艾菲抹去眼角的泪,一脸大姐姐的温柔模样,和刚刚那个仿佛来自地狱的撒旦完全没有交集,众人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揉揉眼睛,没呀!

    “真是的,小小菲呀,都这么久了,你还是那么容易哭。”瑶瑶故作嫌弃的瞥了一眼艾菲,这下,艾菲急了,狠狠的吸了一下鼻子,眼角还带着一丝泪痕,带着鼻音不服输的说道,“哪有,我没哭。”

    “嘻嘻,这就好了嘛。”瑶瑶没心没肺的笑笑。

    正当瑶瑶和艾菲这两人嬉戏一闹缓解了一下气氛的时候,静瞳耳上的那枚耳钉的红光闪烁的更加耀眼了,静瞳头疼扶额,微微叹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开口说道,“爷爷来了。”

    “爷爷来了?”瑶瑶不确定的看向静瞳。

    “对,不仅来了,而且还正在赶往我们学校的路上。”静瞳无奈的点了点头,刚刚第二次红光闪烁时,已经是爷爷开启卫星微型定位系统搜索自己所处的方位,现在也应该正在往这边赶,嚯……真狗血啊,静瞳扶额。

    “呃……”静瞳话音刚落,逸一脸震惊和诧异,瑶瑶和星晨也是无语问苍天,呃……问天花板。爷爷啊爷爷,不带这样搞突然袭击的!这样是不道德的!

    旁边听着这有一搭没一搭的话的众人,不仅仅是雾里看花,这雾里,还放了一枚烟雾弹,真晕!

    冷陌熙眉头紧蹙着,隐约的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哗哗哗——哗哗——

    就在众人诧异之际,天空突然风云涌动,一阵阵涌动的声音长啸不止,打破了这一个好不容易营造出来的诡异气氛。

    静瞳微微一笑,随即像走出门外。星晨和瑶瑶也是心领神会,也相继跟随着静瞳的脚步走出了门,来到楼下。

    众人也一涌而至跟出了教室,来到一片空旷的操场上,不约而同的抬头看天空——

    omg!

    直升飞机搞空袭啊!

    看着由几名类似保镖的黑衣人护送着走下来的一个神秘人物,众人心里不禁同时问道:这是谁啊?这么……这么……这么彪悍,靠之!

    176章 考核

    看着这位一身黑色的西服的年迈老人,迈着优雅的步伐,带着令人不可亵渎的高贵和霸气从直升飞机上走下来。静瞳三人脸上都带着微笑,静瞳为首,星晨和瑶瑶则站在静瞳两边,三人右手搭在了左肩上,恭敬的半弯腰,迎接她们的——爷爷。

    “爷爷——”

    “爷爷——”

    “爷爷——”

    三人异口同声的喊道,那位早已斑白着头发的年迈老人紧绷的脸上慢慢露出了慈祥的微笑,看着她们的眼神,满是慈祥和怜爱,就像看到了自己的亲孙女一样。

    “呵呵……静瞳,星晨,依瑶,好久不见了,你们,过的还好吗?”老人慈祥的说着。

    “谢爷爷关心,静瞳过的很好。”静瞳微笑的直视着老人。

    “爷爷,你来的可不是时候哦,我们刚刚还正在处理一些事情呢。”瑶瑶也是满脸微笑的说道,但语气中却稍稍带着点不满。

    “哦?什么事情?”老人听出了星晨语气中的不和谐因素,稍稍愣了愣,疑惑的问道。

    “爷爷放心,只是一些无关仅要小事而已。”星晨轻描淡写的两句话,把刚刚的事情给解释完了。身后听着的众人集体扶额擦汗,无关紧要的小事?靠之……真是彪悍,恐怖的女人。

    “爷爷,这些事情我们可以处理好的,那接下来,是不是可以进行一些正事了呢?”静瞳开门见山的说道。

    “哈哈……静瞳的性格还是没变,还是这么直接,不过,说真的,静瞳现在可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呢。”老人爽朗一笑,怜爱的看着静瞳,又如看见的是一个稀世珍宝般。

    “谢爷爷夸奖。”静瞳依然是风轻云淡的几个字搞定。

    “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兜圈子了,来,都跟我来吧。”老人慈祥的脸容上闪过一抹严肃。

    “是。”三人相当默契的回答道。

    ……

    看着静瞳三人和老人远走了的背影,冷陌熙等人还是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纷纷看向了逸,因为从逸刚刚和静瞳的对话里,可以看出逸是知道的。

    逸感受到了众人探究的眼神,无奈的叹了一声气,看向了冷陌熙、弦音、欧阳雨落等人,没有太多的解释,淡淡的一句话,“如果你们想知道的话,不妨可以跟我们来。”

    冷陌熙一挑眉,正在犹豫要不要去的时候,就听到弦音坚定的声音说道,“我要去!”

    逸头疼扶额,对于弦音,除了无奈还是无奈,但是也没有阻止,因为她们也是有权利知道发生什么的,“弦音,如果要去的话,可是要有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的。”

    弦音眼里闪过一抹诧异,不过随即应答道,“我没问题的!”

    逸看向弦音身边的艾菲,平时看似懦弱胆小的艾菲此时坚定的点了点头。

    “我也去。”沉默了已久的雨落开口说道,没错,她是担心静瞳的,就如同担心自己的妹妹一样。

    “呼,算我一个吧,我也要去看看我妹妹。”蓝堂懿紧接着也开口了,看着弑魅的人如此严肃的神情就有种不祥的预感,自己可是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个失而复得的宝贝妹妹的。

    逸再次看向一直没有开口的冷陌熙四人,在知道他们就是残夜的幕后boss时,说是没有一丝惊讶那绝对是骗人的,而且他和静瞳之间微妙的关系……虽然静瞳没有讲,但是明眼人稍微仔细一点还是看的出来的。

    只见冷陌熙微微额首,犹豫了一下,脸上阴霾的乌云随即烟消云散,嘴角微微上扬,满不在乎的语气说道,“既然人都去了,那不妨也去凑个热闹。”

    ---------------------------

    ps:纳尼!究竟是虾米事情捏?静瞳她们的爷爷为什么会突然大驾光临咧?为虾米静瞳、星晨、瑶瑶会说这么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呢?

    接下来又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剧情已经不再按照剧本表演。

    糟糕,事情大条了……

    年度考核,血的考验,面对嚣张的对手,看我们华丽的静瞳,如何御姐失控……

    177章 诡异的别墅

    静瞳三人很默契的驾着各自的车,跟着爷爷出了郊外,而身后也紧跟着几辆车子,像这种这么名贵的亚洲限量的跑车在a市又能出现几次?所以一看就知道,身后跟着的正是冷陌熙等人。

    来到郊外很远的地方,随着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的范围,入眼的就是一大片很漂亮很漂亮的盛开着的风信子,就如同一个五颜六色的翻涌着的风信子花海。

    接着进入视线范围的就是一栋很大的复古欧式的别墅,粉刷的白色的墙,因为时间的冲刷而微微泛黄,铺盖的红砖和白色交织,高高的顶楼上有着一个用红砖盖着的烟囱,暗蓝色的窗子前的阳台上开满了五颜六色的花,墙上布满着风铃草和爬山虎,高贵的紫色和清新的绿色相互交织,垂帘的紫色小花给绿色的爬山虎披上了一件美丽的花衣。构成了一个绚丽唯美的画卷。

    多么像小时候总说的童话故事里面的城堡……

    这是雨落看到这座别墅后的第一感想。

    而静瞳则是嘴角微微上扬,只不过是囚禁公主的废弃城堡而已。

    弦音虽然小时候经常和爸爸妈妈出席各种会场,对于这种场面也已经是见怪不怪了的,但是,当看到这样的画面,确实也是有不小的被惊讶到。

    而艾菲则是目瞪口呆的张开了那小小的樱唇,真的是,好漂亮啊……

    冷陌熙四个人则是对这个场景丝毫不感兴趣,只是想知道静瞳她们来这里的目的而已。不过,越看这栋别墅,只会觉得它越来越诡异,越来越不简单而已……

    跟在爷爷身边的一个身穿黑色西服的类似是随从的管家的中年男人很主动的走上前去,在别墅的大门旁的围栏下停了下来,伸出戴着白色手套的双手小心翼翼的拨开一丛风铃草,很快,拨开了风铃草后那墙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输入器。

    没错,这是一栋看似漂亮的豪华别墅,无论是它微微陈旧的颜色还是这一大片盛开的花,都显的这么温馨和阳光。在常人眼里,它就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备用别墅,只不过是那家人不在这里住而空置了罢了。

    然而……

    当管家输入了密码后,经过系统审核确认之后,那道铁栏栅自行缓缓打开。大家在管家的带领下进入了别墅里,当别墅的大门一打开……

    入眼的就是地上铺着长长的红地毯,红地毯两旁站满了男仆和女仆,他们齐刷刷的半弯腰行礼,欢迎主人到来。管家走上前去跟一个看上去像是别墅的管治这栋别墅的中年男子交代了一些事情后,又接着走到了前面为大家领路。

    走在红地毯上,看着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和普通,这栋别墅只不过更显的豪华而已,也没什么特别的,直到……

    178章 很好很强大

    当大家跟随着管家的脚步左拐右拐的来到二楼的两个电梯前时,只见管家微微弯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大家也都心领神会了,静瞳三人和爷爷一起,而其他人则是选择了另一个。

    当大家进入另一个电梯时,不得不感慨,这个别墅真的是豪华的绝对让人无语问苍天。电梯里所占的空间很大,容纳十几个人绝对没有半毛钱的问题,地上铺着的是纯手工染制的红羊毛地毯,还摆置了三张英式复古的红白相间的沙发,沙发前面放置了一张精致小巧的桌子,上面放置着一瓶插满了鲜花的花瓶。刚走进电梯里,如果不是看见安置在上面的电子装置正在显示目前所在的楼层位置的话,是绝对不会体会到此时正身在的是一个别墅电梯里的,反而更像是进入了一个比较小型的招待室里面。

    天!

    果然很好,很强大!

    弦音和艾菲很有默契的同时嘴角抽搐。其他人则是比较镇定的,毕竟每个人都经历过蛮多事情,对这种事情已经有的免疫力了。

    然而,当电梯到达了目的地后,电梯门缓缓的自动打开,全部人的免疫力已经彻底崩溃了,看到这种场面,要是还淡定的起来,那就准备好接受大家的膜拜吧……

    omg……

    当电梯门缓缓打开的时候,入眼的就是一个庞大的地下室,地下室弥漫着血腥和阴暗的气息,面前站立的是一排排训练有素的杀手。

    原先的那副豪华温馨的童话中才会出现的城堡的幻想已经完全破碎了。

    这才是它真正的面目!

    上面的别墅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其实,这个地方是爷爷在这座城市的一个力量分支地点而已,它表面看似常年没有人居住,其实不然,它是全程二十四小时的受人监控的。这是一个完全隐藏在美丽的风信子花海下的黑暗力量。

    而静瞳她们来的原因也就在迷雾散开时清晰了,她们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在进行一个年度考核。

    年度考核,顾名思义,也就是每年要进行一次的一个考核。

    而这个考核,不是像在学校每个学期时要进行的学习综合测试,它没有那么温和,只需要拿起笔在试卷上答题就可以了,也不是考的好了就好了,考的差了就继续努力了。没那么好听。

    这是一个血的考核,爷爷会给选出人来,而这个人,就是你的对手。当然,这个对手呢,也不是打打,撂倒就可以了事的了,在考核开始时直到结束后,进去的两个人只能有一个人活着出来。

    而失败了的那个人的下场注定是死亡。

    接受考核的人,如果失败了,那么她原来的职务和位置会被胜者完全替代。

    静瞳、星晨、瑶瑶三人很熟悉的走到三个房间的门前,准备迎接她们的挑战。

    管家则带着爷爷和其他人来到了另一个房间里。管家在前面打开门口,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大家进入房间里,才发现这是一个负责监控的房间,里面有着这栋别墅,无论是地上还是地下的每一个场景的画面,无论是什么风吹草动,都是完完全全的暴露在这里的。

    这时,轮到雨落和蓝堂懿嘴角抽搐了。

    其实,看到这幅场景,弦音和艾菲也好想一起嘴角抽搐的,可是因为前面受的刺激够大了,嘴角已经完全僵硬了……华丽石化了。巨囧!

    真是……很好很强大!

    179章 强劲对手

    静瞳修长的手指搭上了门口的扶手,静静的凝视的几秒,眼睛慢慢闭上,深呼了一口气……推开了门。

    走进房间里,房间虽然是空旷明亮的,但是确实压抑着一种死亡的阴霾气息,让人感到疲惫,残喘不堪。

    静瞳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女生,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

    她有着一头漂亮诡魅的银发,银色的斜刘海遮住了她的半边脸,柳叶般的细眉却紧蹙着,如精美的黑珍珠般的黑眸有着犀利的光,高挺的鼻梁,樱红的双唇紧闭着。她手里紧握着一条长长的鞭子,虽然没有蛇鞭那么精致小巧,可是,鞭子上的血腥味并不亚于自己的蛇鞭。

    静瞳嘴角微微上扬,右手已经紧握住身后腰上的蛇鞭,看的出来,这个女生是绝对有实力也是绝对有狠劲儿和爆发力的。而且,静瞳在她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看到了那股不服输的倔强。

    从静瞳刚进到这里来的时候,魑就一直在仔细打量着这个女生,她的年纪不比自己相差多少,她有着一种令人寒颤的威慑力,不愧是主人首选的人。

    不过,就算如此,就这次,自己也要打败她!

    魑此时看着静瞳的眼神顿时冷冽的几分,这个明亮的房间里,顿时弥漫着重重令人窒息的杀气。

    “啪——”

    ------

    星晨打开了房门,就看到了一个也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生,穿着一身黑衣扭着水蛇腰摆首弄骚,不由的一阵嘴角抽搐……

    搞什么灰机……

    “你就是我的对手?”星晨试探的问了问眼前的这个女生。

    魅笑的花枝乱颤的看着星晨,朝星晨抛了个媚眼。虽然眼前的是个女生,但是也电的星晨直打哆嗦,一阵恶寒啊……

    还不等星晨从魅的媚眼中回过神来,就只听魅又是一声娇吟的说道,“奴家等了你好久了诺……”

    “……”大姐,拜托,我和你不熟啊。星晨欲哭无泪一阵恶寒,如同看怪物一样的看着魅,要不要说的这么暧昧啊!还奴家……大姐,难道你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么?

    不止星晨,在监控室里看着的众人都是满头黑线的,其中秋宇辰嘴角抽搐的最厉害……

    而爷爷则是满脸慈祥的看着监控画面,这慈祥的眼神既是像在看星晨,又像是对这魅。

    “既然你来了,那么奴家就要好好努力的啦……”魅又朝星晨抛了个媚眼,摆了一个极度撩人的姿势,这场面,这对话,这狗血的情节,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然而,在这看起来极度撩人的姿势背后,一把锋利的匕首已经被魅紧紧的握在了手里……

    ------

    瑶瑶打开门走进房里,神经马上就提高戒备到十二度,冷冽的眼神扫向了眼前的正被对着自己的人。

    “呵呵……你来啦。”不同于瑶瑶身上的冷寒戒备,背对着瑶瑶的鬽则发出一阵甜甜的笑声,这笑声听起来什么的孩子气,有着娃娃般的嗲声嗲气,但是又不显的做作,有着如沐春风般的感觉。

    “难道你选择一直这样背对着我说话吗?”瑶瑶嘴角微微上扬,眼里满是冷冽寒冰。

    “呵呵……”又是一阵犹如天籁般童真的声音,只见鬽慢慢回过头来,正面对着瑶瑶,待双方都看清了对方的脸时,还不等瑶瑶有所反应,就听到监控室里观看的人各个目瞪口呆。

    尤其是弦音,弦音在看清了鬽的脸后,一个没忍住的喷了出来……

    180章 事情大条了

    当鬽回过头来,待瑶瑶看清她的脸时,绝对的,瑶瑶连眼角都在抽搐!

    鬽的脸居然和瑶瑶一模一样!

    天!

    这世界灵异了……惊悚……

    “你还可以更变态一点的?”瑶瑶眼角抽搐完后,鄙夷的说出一句话。

    “呵呵……”鬽并没有因为瑶瑶的语言攻击而发怒,相对的,脸上依然挂着那副纯真烂漫的微笑。瑶瑶看的一抽一抽的……

    试想一下下,当你看到你的敌人易容的和自己一模一样,脸上还挂着纯真无暇的笑脸,声音还嗲声嗲气的跟个小奶娃一样。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喷血的事情啊……

    瑶瑶可没时间和鬽在这蘑菇,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抽出腰间的银针朝鬽所占的位置袭去,‘嗖——’的几声,鬽一个腾空翻给躲过去了。

    丫的,瑶瑶这火爆脾气。

    瑶瑶‘蹭’的一下就翻到了鬽面前,直接短距离的就朝鬽发起了攻击,鬽也是一个训练有素的杀手,实力自然也不在瑶瑶之下,两人就这样一攻一闪的打了起来,招招致命。

    懿看着瑶瑶,真的是心都蹦嗓子眼去了。懿和瑶瑶的父母都已经去世了,俗话说,长兄如父嘛,但现在,蓝堂懿可谓是当了个双兼职,父母的角色都一起演完了。一个大男人的而且又是一个杀手,但一看到瑶瑶,就像个女人一样操心这又操心那,让瑶瑶有时都产生幻觉,自己是不是没有哥哥但有一个姐姐的啊……

    欧阳哲的状态也不怎么好,现在更是受刺激了,看着一个跟瑶瑶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人很真的瑶瑶打的难分难解,欧阳哲除了担心之外,更是汗如雨下。

    这事情真的是大条了……

    比起欧阳哲,秋宇辰看着对持着的星晨和魅也是警惕拉到了十二级台风警报,心根本就不在它该呆着的地方,犹如几千个小鼓一样稀里哗啦‘咚咚咚’的敲着,就差没给蹦出来。

    监控画面里的星晨冷眼扫过摆着撩人姿势,一脸风情万种的魅,一脸冷若寒冰的讥讽道,“呵……真是有够失败的,你难道不知道媚术只对男的有作用吗?”

    星晨说完一挑眉,心里愤愤道,你丫的,我不就是平时和瑶瑶这死丫头疯了一点,不怎么淑女名媛化吗?你还真当我是男的啊!

    魅见星晨识破了自己的战术,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只是眼眸中的那风情万种,魅惑人心的迷离的光芒瞬间化作冰冷的幽光,直直射向面前的星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腰间的匕首,猛的朝星晨刺去。

    星晨此时眼里也满是杀气,暗自冷哼道,真是自不量力。

    在魅的匕首离星晨只有三厘米的距离时,星晨嘴角勾起一丝冷笑,犹如一条柔软而又彪悍的蛇一般,身子向后面倾斜下去,朝后来了一个帅气的后空翻,双手撑着地面,双腿一个华丽利落的在空中旋转了一圈,猛了像魅的手踢去。

    魅一个措不及防,手上的匕首被星晨给踢落在了地上。魅面露杀气,一咬牙,和星晨一招一式的采取了近距离搏击。

    ----------------------

    “啪——”“啪——”

    又是两声巨响,在这三对拍档中,静瞳和魑打的是最激励的。

    两条长鞭在空中一次次挥舞着,一次次划出一个个诡异的弧形。

    黑色的软鞭,红色的蛇鞭。黑鞭冷冽利落,红鞭霸气嗜血。

    黑色和红色的鞭子在空中相互交缠着,描绘出了一个很诡魅的画面……

    静瞳嗜血的红瞳对上了魑同样冷冽的眼……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