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八章 一无所获

    “黛晓!”西门哲惊道,“怎么回事?”

    “她的头正好撞到了石头上。”莫轻寒看着黛晓头部挨着的那块沾了血迹的石块,极度的忧虑浮上心头。

    “快,快带她去找冷梓潇!”西门哲催促道,他知道自己刚才受的那一击不轻,速度一定比不过莫轻寒。

    “好。”莫轻寒抱起黛晓,迅速的奔向远方,眨眼间便淹没在夜色下。

    “王爷,您怎么样?”有他们的人护在了西门哲的身边,也有人去迎击那些妄想追逐莫轻寒的人。

    “没事!”西门哲站起,掩起背部的痛意,冷声问,“究竟怎么回事?对手是谁?”

    “莫公子怀疑是无忌公子的人。”有人回答,莫公子发现李雪韵被人悄悄带离了宰相府,便令属下一路尾随,不想正巧王爷与王妃都来到了这里,想必李雪韵也是知道了消息,才故意来此作难。莫公子发现李雪韵与带走她的人有火攻的打算,命我等全力阻止,属下无能,还是令王爷与王妃受击了。”

    “你们没有让火箭全数射出,给了本王逃生的机会,做的很好了。”西门哲此时已经知道,他在落日崖下看到的远处的火星就是有人在放箭,箭上都带着火焰,是一颗颗火种。

    西门无忌不是决定收手了吗?怎么会出其不意的使出这么一招?

    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西门哲俊冷的目光看着远处燃烧的火焰,大片的枯草地已经烧成灰烬,虽然伴着夜风燃烧的很迅猛,但是若射来数多的火箭则会更加的迅猛,莫轻寒的拦截作用是非同小可的。

    “王爷,左公子伤势不轻。”有人将左林帆背了过来。

    西门哲扫了他一眼,不忍再看,挥挥手,“速将他送进宫,请御医一齐为他诊治疗伤,之后看能否请到冷梓潇。”

    还好,左林帆活着,黛晓不会失去这个意外的哥哥了。

    不远处,袭击者残存的兵马渐渐的被莫轻寒的人打败,死的死,抓的抓。

    这些都是精挑出来的高手,趁着烟雾弥漫,听着西门哲回应莫轻寒的声音,选定方位击中他的就是其中的一个。

    “带回去,仔细的拷问!”西门哲下令。

    “噗!”所有被活捉的人吞毒自尽了。那些毒就含在他们的口中,若是败了,就自己吞掉,他们是死士,宁死不屈。

    西门哲目光骤然冷缩,闪着阴戾。

    “王爷,发现一具烧残的骸骨!”又有人来报。

    “烧成灰!”西门哲恨恨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李雪韵不是想被烧死吗?那就帮她烧成灰,不留一块骸骨。

    西门哲赶到玄古冰崖。

    “黛晓没事吧?”进了洞门,西门哲就急切的问,黛晓不过就是昏迷了,又被撞了一下而已,凭冷梓潇的手段应该没事的。

    候在一边的莫轻寒看了眼西门哲,没有回答。

    “黛晓究竟怎样了?”西门哲急切的问。

    “她伤到了头。”莫轻寒道,声音飘忽,带着几分疲惫。

    “本王知道,不过就是头皮破了而已,即使毁容了本王也要她!”西门哲道。

    “王爷,”莫轻寒看着西门哲,缓缓的道,“不只是头皮划破,而是正巧碰到了穴脉,沉睡不醒了。”

    “这么巧?”西门哲不信,“轻寒,这样的玩笑开不得,天亮后本王就要与黛晓成亲了。”

    “不是玩笑!”莫轻寒神情严肃,盯着西门哲,字字清楚,“黛晓的情况真的很糟,她有可能永远醒不来。”

    “真的?”西门哲愣住了,不由的后退一步,盯着莫轻寒,依旧不愿相信,“不会的,她只是碰到了那块石头而已,那样的伤本王也受过多次,五年前,本王还被黛晓用石头砸晕了,她怎么会这么的脆弱?醒不来了?”

    “西王,”冷梓潇从石屋里走出来。

    “冷梓潇,你们是在开本王的玩笑是不是?”西门哲一把抓住冷梓潇,激动的问。

    “王爷,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看似不起眼的东西也足以致命,不过黛晓并没有死,只是沉睡了。”冷梓潇缓缓的道。

    这要比他再也见不到他的一郎要幸运的多。

    “睡了?什么时候能醒来?”西门哲殷切的问,只要是睡了,不停的呼唤应该是能很快叫醒的吧?

    “也许马上,也许明日,也许要过很多年。”冷梓潇道,“那道穴脉经受到突然的撞击陷入了假封状态,我们不可以人为的去动它,以免被伤损了,只能等着它自己恢复。”

    “自己恢复?你继承了鬼谷神医的衣钵,还有冷家的药物,你指挥不动它吗?”西门哲问。

    冷梓潇的话一字字都让他的心陷入了冰凉的谷底。

    冷梓潇摇摇头,不再吱声。

    “黛晓,黛晓!”西门哲奔进了石屋,一眼就望见了黛晓,一声不响的躺在床榻,已经梳洗了一番,面容恬静,就像睡熟了一般。

    “黛晓,你给我起来!”西门哲一把抱起黛晓,用力的摇晃着,“我知道你贪睡,可是天亮就要成亲了,你怎能还睡着?想耍赖等成婚以后,你现在得给我醒来,我们还要拜堂呢!听到没有?”

    莫轻寒站在门口,静静的看了片刻,转身离去……

    天亮了,黛晓没有醒来……

    西王府收起了满府的喜庆,笼罩了一层薄雾,原本该有的洞房花烛换做了死一般的沉寂。

    小东王府。

    “无忌公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夏风站在西门无忌面前,厉声质问。

    所有的事都出乎他的意料,他万万没想到西门无忌会抢先出手,不惜暴露,那么他们多年的安排不是白费了?他手中还有好多的计划没有用。

    “夏大哥,对不起。”西门无忌长吁了一口气道,“我们的计划其实早被皇上掌握了,是我们一直自以为是觉得很聪明,以为所有的安排万无一失。”

    “西门昊早知道了?”夏风不信,他都还没有出手,西门昊怎么能够知道?

    西门无忌没有做什么解释,叹了口气道,“放手吧,这么多年,我也很累了。”

    “就这样放手?你说你累了?你根本什么都没有去做!”夏风恼火的很。

    “什么都没做,其实也在做了许多,到头来结果发现,其实我们的计划早就泄露了,都成了人家的瓮中之鳖。与其成了反贼步我父王的后尘,不如安于现状,我还能够做回东王,就像西门哲那般,与其并立,也好……”西门无忌道。

    “做回东王?”夏风冷笑,“若是西门晟知道有你这么一个怕死的儿子,早就从地下跳出来了!还想跟西门哲并立,你以为你有那个本事吗?”

    “是,无忌自叹不如,便也不再强求什么。担惊受怕的苦了这么多年,不想西门家的人还能接受我,对此,无忌认为知足了。”西门无忌道。

    其实,一开始,都是他的养父教唆为东王报仇,帮他筹谋一切,之后又遇到夏风,二人一拍即合。他以为,他活在世间是见不得光的,否则会被西门哲除掉,所以,他想让自己强大,强大起来对付西门哲。强大起来可以以东王之子的身份光明正大的活着。

    结果回到京城之后,有人告诉他,其实不是那么一回事,而他的父王也并非死在西王之手,那是生于西门家人的悲哀。

    至此,西门无忌选择了放手,本来,他做一切都是为了活着,既然现实与他以为的不一样,他为什么还要冒险?何况他所做的,都已经被人掌控了。

    “既然要放手,你为什么又要做这些事?”夏风问,悄悄的放手,他还有利用的机会,现在则是毁掉了一切!

    “这算是给父王的一个交代,虽然他不是西王亲手杀掉的,但是与西王也有着关系。”西门无忌道,“就此一搏,我只针对西王,结果怎样,且看天意。”

    “呵呵,还真是个孝顺的儿子!”夏风恨得说不出其他的话来。

    只针对西王?

    而他要的是失去的江山霸业!

    “夏大哥,不,我应该叫你乌托的。”西门无忌道。

    “你说什么?”夏风惊诧的望着西门无忌,这个名字,已经好多年没有听到了,连他自己听来都觉得陌生。

    “皇后娘娘说,如果你冒充的是别的人,或许她一下断定不了你的身份,可是偏偏冒充了跟你长的相像的夏风,你以为依靠这么一个人,就可以摆脱日日易容的困扰,能够以本来面目站在阳光下,可是并非任何事都是最危险的举止是最安全的,你过于精明也暴露了自己,当她亲眼见到你的第一眼就断定了你的身份,因为你的眼睛犹如当年。”西门无忌把从西门亦祈那里听到的话转述给乌托听。

    “这番话是苏染画说的?”乌托泛起一丝苦笑,这个苏染画,眼光是越来越毒辣了!

    难道一开始的错都在他吗?是他自以为是的冒充这个身份十几年,结果依旧一无所获?

    他不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