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七章 火烧落日岭

    西门哲紧紧的握着马缰,与左林帆相互形成一个夹角,小心着李雪韵的举动。

    四周枯萎的杂草沙沙作响,夜风吹过,夹杂着阵阵寒意。

    “西门哲,黛晓,你们是不会成婚的。”李雪韵看看黛晓又看看西门哲,最后的目光还是落在西门哲的身上,狰狞的面容上带着淡淡的忧伤,“为什么?我那么的爱你,你竟对我铁石心肠?”

    没有人回答她。

    “王爷都不想跟我说话了吗?”李雪韵凄然一笑,“我说过要暂时隐忍下去,留待日后给你们致命的一击,可是现在,眼见着你们成婚,我根本就忍不下去!你们一天的夫妻日子我都忍受不了!我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不要再在意王爷了,可是当我见到王爷时,又会忍不住的想要走近王爷,就连此时,王爷都不愿跟我多说一句话,而我还是对王爷下不了狠心!”

    这就是她得到西门哲的消息后,连夜追到落日岭的原因。

    她说过要忍耐下来,布局一切,报复所有人,可是她挥之不去的还想着去破坏他们的婚礼,让他们不能在一起,一天都不可以!

    既然她不是西王妃,西王府里便不可以再有王妃!

    听说黛晓马上就要嫁进西王府了,她将一切阴谋算计都抛之脑后,只想痛快的解决掉这件事。

    “李雪韵,你想怎么样?”左林帆高声问道。

    之前,他解决了蝶舞,却没对这个身为主谋的女人下手,原以为等黛晓成亲后再下手也不迟,免得相府办丧事,给西王府的喜气招来晦气。

    看来,万事都不可以掉以轻心,狠毒的女人是一刻都不能留下的。亏得黛晓还觉得是自己抢了她的位子,心里过意不去,央西门哲去救她一命,这一命留的可真是不值。

    “住口!我在跟西王讲话,哪里轮的到你多嘴!”李雪韵呵斥左林帆。

    “哼,我才懒得理你。”左林帆策马掉转头,打算先带着黛晓离开,避开李雪韵,“西王爷,我带黛晓先走了,你自己去解决这个疯女人吧。”

    “站住,我的事情还没做,这个贱人岂能离开!”李雪韵一听要带黛晓走,马上竭尽斯力的大叫着,策马朝左林帆的马撞去。

    她知道自己骑马的水平不高,但是不怕死的去撞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就像刚才,由于她那一撞,让西门哲没有来得及靠近黛晓。

    “真是疯了!”左林帆,反手一扬,击向李雪韵。

    同时西门哲拔剑出手,刺向李雪韵的马腿。

    马嘶的一声长鸣,扑腾倒地,李雪韵也被左林帆击中飞身摔在了不远的草地上,艰难的爬不起来。

    “这是什么啊!”

    黛晓惊叫一声,拍打着衣衫,上衣湿透了,仿佛是扑面而来的水,但又不像,有股香味。

    左林帆的身上也淋了不少。

    这是李雪韵在冲向黛晓时,将放在马背上的一个水囊扔出,洒倒出来的东西。

    马背上带着水囊不足为奇,所以左林帆没有理会,只是击开,不让其砸到黛晓,却没想到那个水囊的口盖的很松,里面的水一下全洒了出来,淋了一身。

    但是,这分明不是水。

    是香油!左林帆一下就觉察出来了。

    “哈哈,当然是我送给王爷成婚的好礼了!”摔在地上的李雪韵,用力的支撑着近乎半身不遂的身体,看着浑身湿漉漉的黛晓放声大笑。

    枯草地,香油……

    西门哲与左林帆一下就想到该防什么了,看似只有他们四人的空寂的四周,隐藏着深深杀机。

    而远处,似乎有星星点点的火光闪现。

    “哈哈,哈哈!今夜的天空将格外灿烂,这将是迎接新年的最盛大的烟火!”李雪韵望着若隐若现的火光,疯狂的大笑。

    “左林帆,你马上带黛晓离开!”西门哲大声道,驱马朝闪烁火光的方向奔去。

    “西门哲,你就这么的不在意我吗?你会后悔的!”李雪韵放声大喊,顾不得浑身的疼痛。

    音落,李雪韵撑着全身的气力竟然坐了起来,从腰间的内衬拔出了火石与棉絮。

    带着黛晓刚掉转马头的左林帆只觉的耳边生风,提马一跃,闪开了一个火团,那是李雪韵点燃的绵团,里面包裹着石子,所以可以扔出好远。

    左林帆的马没有被烧着,一侧的杂草却已点燃,沾着淋漓的油渍,伴着寒风,呼呼的燃起。

    “该死!”

    西门哲想着不要让远方的火焰烧过来,却没防备了那个被左林帆摔的快要残废的李雪韵。

    李雪韵看着西门哲,诡异的笑着。

    迅速燃烧的火苗拦住了左林帆的马匹,马匹上的油渍与地上的油渍相接,火苗很快窜到了马身。

    左林帆揽住黛晓,纵身跳离了马,向未烧着的另一个方向掠去。

    呼呼!

    远处的火光顺着风朝这边袭来,燃烧的枯草地照亮了夜空。

    “啊!”黛晓只觉得身边的温度剧烈的升起,跳动的火焰就在身边。

    左林帆拥着黛晓,躲闪着火舌,他不敢去接近,因为他身上也淋了油。

    杂乱的火舌仿佛摆了一个阵,困住了四人。

    李雪韵看着尽情燃烧的火焰,笑的妖冶,笑的鬼魅,摔伤的身子挪动不了,她也不想挪动,看着黛晓在火圈中躲闪,带给她说不尽的兴奋。

    完了,都完了,就让他们一起葬身火海吧。她李雪韵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她没有幸福,别人也一天都别想拥有!

    一颗火星溅到了李雪韵的身上,霎间燃了一片。她的身上也沾了油,很快便被火舌吞噬。

    李雪韵看着身上的火焰,红红的就像嫁衣一般的娇艳美丽,疯狂的大脑已经没有了痛的意识,呆痴的瞳孔只定格在那片火红上,被滚烫与炽热吞没……

    “王爷!”黛晓怕了,她怕自己像李雪韵一般消失在火海,她怕再也见不到西门哲,她怕霎间失去了爹爹,哥哥和小蝶,失去刚刚到手的幸福……

    “黛晓!”西门哲躲避着火舌,想要接近黛晓。但是面前的火焰形成了一道宽阔的屏障,难以逾越。他不敢跃起,怕不经意的卷起火星,燃到了黛晓的身上。普通的衣衫一拍即灭,可是被油浸透的衣衫却经不起丝毫的火头。

    而且,他发现,李雪韵用的不是普通的香油,这么大的威力,必然是添加了烈日油。

    之前他在南疆的时候就知道这种月华国皇室祭奠是用的法宝,可以让祭奠之火燃烧的更旺更久……

    “哥哥,你的身上着火了!”黛晓叫道。

    左林帆的后背沾到了火舌,若是平时只要打个滚便可扑灭,可此时近在咫尺的四周都是火苗。

    “西门哲,接住黛晓!”左林帆顾不得背上的火焰,寻好了角度,对西门哲喊道,他要将黛晓穿过火苗的上空,高高的抛过去,抛给西门哲。能不能接住黛晓,让她避开火舌,就掌握在西门哲的手中了。而他身上起火,已经不能保护黛晓了。

    “好!”西门哲应道,这是唯一的办法了。

    左林帆运气提力,将黛晓脱离怀抱,抛向空中,黛晓的身体划过一道弯弯的弧线,朝西门哲飞去。

    咚!

    黛晓跌落在西门哲的怀中。高空被抛的晕眩伴着火焰燃烧的高温热浪让她陷入昏迷。

    西门哲将黛晓拢在胸前,弓着背弯着臂给她营造了一个安全的港湾。他的身上没有油渍,可以抵挡一阵烟火。

    见黛晓安然的被西门哲保护着,左林帆才放下心,设法处理身上的火苗,火已经烧灼了他的背,不用看,都能想象的到,整个后背的惨状。

    左林帆腾空飞跃,踏着火苗,犹如一个火人般掠过,到达了没有起火的地方,就地打滚多次,才压灭了全身的火头,而他已经全然无力的瘫倒在地上,衣服被烧的焦碎,裸露的肌肤被烧的不堪之极,没有了往日邪魅张狂的半点模样,甚至不知是死是活。

    西门哲顾不得左林帆,带着黛晓,策马踏过迅猛的火舌,朝另一边奔去。

    远处有刀兵相交的碰撞声,也有人朝西门哲这边奔来。

    “嘶!”西门哲骑的马突然长鸣一声,翻滚在地。躲避火焰的劳累又突然腿部被刺,那匹马支撑不住了。

    “砰!”

    西门哲的身边响起一道炸声,熏烟瞬间笼遍他的四周。突如其来的视线模糊,令他只能紧紧的护着怀中的黛晓。耳听着周围的动静。

    “王爷!”

    是莫轻寒的叫声。

    “轻寒!”西门哲回应。

    “噗!”西门哲只觉得后背受到猛烈的一击,一个趔趄,扑向前方,头脑清醒的他顺势一番,让黛晓转过了身,他自己的身体贴向地面。

    猛烈的摔倒,令西门哲的身子颤动,拥着黛晓的手不由的抖动了一下。

    “王爷,你怎么样?”莫轻寒赶了过来,附在西门哲身前问。

    “本王没事。”西门哲道,转向臂弯处的黛晓,“黛晓怎样?”

    “黛晓!”莫轻寒扶起黛晓,唤道。

    有血顺着黛晓的鬓角流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