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五章 蝶舞被杀

    “我没事,事实就是事实,无法改变了。”左林帆看着黛晓,明明就在眼前,可是他不能再存有任何奢想,在跟西门哲的争夺中,他出局了,不是斗不过,而是没有了资格。

    一向张狂的语气淡化了,留下一声叹息。

    “哥哥,带我回家吧,我想从家里出嫁。”黛晓伸手轻轻的拉住左林帆。

    “好。”左林帆反手拉住黛晓的手,“我带你回去见父王。不过要稍稍惩罚一下西门哲。”

    左林帆可没忘了他亲眼所见的梅花庭里发生的一幕,妒气冲天的西门哲在指责黛晓,先别说黛晓与夏风的关系,就算真的有什么,只要真的喜爱也得隐忍下来。

    就像他以前,明明知道秋然与西门哲已经有了小蝶,明明秋然的心在西门哲身上,还是毫不在乎的要去拥有她。

    “哥哥?”黛晓不明白左林帆的意思。

    “我只是稍晚一些再告诉西门哲你去了哪里,让他先找找吧。走!”左林帆揽起黛晓,飞掠而去。

    黛晓对此没有意见,谁让西门哲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自己,对自己那么没信心,是该小小的惩罚他一下。

    黛晓跟着左林帆悄悄的回到了左府,西王府这边可是乱了。

    “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瑶太妃问,天马上要黑了,过了今夜,剩下一天就要大婚了,不见了新娘,这不是临阵出乱吗?难道她哲儿的终生大事就这么难实现?

    小蝶在一边默不作声,紧紧咬着唇,担心着娘亲。

    西门亦辰跟西门哲一样紧锁着眉头,大婚之前不见了王妃,会不会是有人要对付爹爹,故意而为的?

    这一点,西门哲也想到了。本来他就是要做个样子给人看,谁知对方下手那么快。

    西门哲一声不响的起身离开,他已经派人暗中保护黛晓,就怕被有心的人给带走了,谁知竟然还是让她在他的眼皮底下不见了。

    这个人一定对西王府相当的熟悉,否则不会轻易的避开他的暗哨。

    西门哲想,夏风突然的来到西王府,虽然名义上是西门无忌派来的,可是不能不怀疑他们来的目的,尤其是他故意在跟他与黛晓的关系上使坏,居心叵测。

    也许,夏风来西王府就是探路的。所以,绕来绕去,西门哲还是将目标放在了西门无忌那帮人身上。

    但是,西门无忌那边被盯的很紧,还有西门亦祈看着,他们的计划并不在此。若是担心,就只能担心狡猾的夏风避开西门无忌另外做什么事。

    毕竟与西门无忌相比,夏风就不太好防范,说不准他会出其不意的来一手,防不胜防。

    看来,夏风出手实在比他想象的快很多。

    “王爷,属下收到消息,西门无忌准备放手了。”这是莫轻寒从西门亦祈那边收到的消息。

    “无忌放手,夏风可是不好办。”西门哲眉头微皱,若是西门无忌的放手惊动了夏风,夏风必然会出其不意的提前下手。

    假冒夏风的乌托能够时隔十几年再次出手,便轻易不会放弃。

    西门哲眸光明亮,“夏风是急着想用黛晓扼制住本王?”

    “可是,属下也没有从夏风那里查到黛晓的消息。”莫轻寒道。

    虽然知道西王是故意跟黛晓吵架的,可让黛晓看来就是凭了夏风的一句话去责备她,一定很气恼,说不准已经被带走她的夏风又骗到了,而且他们还不知道夏风把黛晓带到了哪里,眼看大婚,这婚礼就不能正常举行吗?

    “我们且等着,一定会有消息的。”西门哲道。

    夏风要利用黛晓,就不会将她永远藏起来,一定是为了配合他们的举动做的安排。

    “雪韵,你已经决定了吗?”

    宰相府里,李承一最后一次郑重的询问李雪韵,虽然如今宰相府与西王府的关系已经僵裂,为了得之不易的权势与地位,也为了更高的目标,他已经有了全新的计划,可是为了他那个宝贝的女儿,还是要做最慎重的打算。

    “是的,爹,当我放弃了死时,就对西门哲彻底的死心了,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李雪韵的妆容化的更加精致娇艳,就像一朵罂粟,随时绽放着惑人的美丽,“爹,为了我们家,您就按着自己的所愿去做吧。西王府对我们不仁,也就别怪我们对他们不义,好在爹爹有先见之明,多年来早已做好了准备,否则此时我们岂不是成了蝼蚁,被人践踏?爹爹,如今,不管你做什么,女儿都会支持你!”

    “不愧是我的女儿!”李承一赞道,“若是爹爹得到天下,你将是爹的太女,同样可以跟男儿一样坐拥天下。世人都说我李承一无子无后,不值得费心争锋,那都是见识短,女儿为何不能为皇,雪韵就是我李家王朝的女皇。”

    “我李家若得天下,首先就要黛晓过生不如死的日子,我要让她连猪狗都不如的苟且生活在我的脚下。”李雪韵满脸的阴戾,美丽的面容尽情的扭曲,稍稍缓和下,接着道,“至于西门哲,就让他先死吧,我可不会让他们一起在奈何桥相遇,还有瑶太妃,我也不会给她好日子过!”

    当从李承一的分析中,得知瑶太妃极有可能是因为爱子心切,在替西门哲做试探后,她就极恨这个老女人。

    “好,雪韵,为父定会满足你所愿,让你此时拥有无上的权力,天下男子,任由你挑选。”李承一道。

    “启禀大人,一个自称蝶舞的人求见。”父女二人正商议着计划,下人来报。

    “那个死丫头来做什么?”李雪韵疑惑,由于接二连三的事,倒差点把她给忘了,最近才听到消息呆在夏风身边,据说在平镇上演了一出苦情戏,取得了黛晓的原谅,也就让西门哲放过了她。不过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怎么会突然来宰相府?

    “看来是西门无忌那边知道我们如今的局势,先派人来探寻情况的。”李承一捋须道,“真是正合我意。”

    眼见着西门无忌突然回京,又莫名其妙的跟夏风走在一起,李承一自然会多一个心眼儿,虽然没有掌握到其中的详情,也是有所耳闻的。

    如今的宰相府可谓是单枪匹马了,跟西王府关系撕裂,而暗中交好的凌霄国那边,由于黛晓突然成了左林帆的亲妹妹,反而令西门哲与他们的关系更近了一层。此时,他们宰相府已经彻底的失去了左林帆的消息。

    所以当听到蝶舞来之后,李承一很快根据自己所掌握的判断出蝶舞的来意或多或少都会联系到夏风跟西门无忌,所以他便有了新的打算。

    “让她进来。”李承一道。

    音落,又有人匆匆的跑到李承一面前,慌道,“大人,不好了,那个叫蝶舞的在府门口被人杀了!”

    “什么!”李承一惊问,光天化日之下,来见他的人竟然在自己的府门口被杀?

    何人如此大胆?

    李承一匆匆的来到府门外的命案现场。

    一辆马车停在门口,车夫吓做一团蜷缩在一边,车厢的门帘大开,一眼就看到死在血泊中的蝶舞,依着车厢,耷拉着脑袋。

    “怎么回事?就没发现凶手吗?”李承一质问,马车停在自己的府门口,行凶的人竟然没被守护宰相府的门卫发现?

    “回大人,”门卫道,“蝶舞刚才还好好的让属下进府禀报,可是片刻就听得车厢内传出惊叫,接着一道黑影掠出,很快便逃离,轻功之快,令我等难以追上。”

    “逃离?难道就没见他进入车厢吗?”李承一问。

    “没有。”门卫摇摇头。

    “看来那个凶手早已藏在车上了。”李承一深邃的目光打量着车厢,冷冷的问一旁的车夫,“有人上了车,你就不知道吗?”

    “回大人……”那个车夫哆哆嗦嗦的道,“我的……马……车是被……姑娘半……半路……拦截的……她上来的时候……就她……一个人……我的车里……也是空的,没……没人……”

    一看,就知道这个车夫是个老实巴交的平民,正巧被蝶舞拦了马车,在银子的诱惑下答应送她一程,不想出了事。

    蝶舞究竟为什么来见他?竟然还遭到杀手,太师不免疑惑起来。

    “大人,这个女人的尸体怎么办?”李承一的属下问。

    “将她尽快处理掉。”李承一想了想道,蝶舞所坐的马车是在路上拦的,凶手早已藏在车上,偏偏在宰相府门口动手,留下一具尸体,这些一定都是被人安排好的。

    蝶舞的目的地是相府,就说明她之前是受人指使才来的,但是她又偏偏遇害了,那么,就是那些人在用她的命布局,既然那些人不管她的生死,他李承一也不会接招,去在乎一个低贱的丫头,从而给自己招惹到未知的是非。

    那些人想利用蝶舞生事,他偏偏不给他们机会,在情形不明的情况下,他不会妄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